刚刚更新: 〔奶爸圣骑士〕〔万剑圣帝〕〔位面复制大师〕〔灵武帝尊〕〔超维术士〕〔箭魔〕〔天下第九〕〔吞海〕〔足坛大赢家〕〔异界召唤之千古群〕〔超级寻物APP〕〔我的白富美老师〕〔智械传说〕〔我乃大后期〕〔当我成了你〕〔全职业试训师〕〔抗联薪火传〕〔打造超玄幻〕〔神话降临〕〔我有一张小地图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夫君,用膳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千里共婵娟
    阿瑶端着九子粽,明显看到莫行乐一家人的惊讶。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有什么好惊讶的呢?

    她没想通,笑着把甜品给端上来:“我想着今天是端午,又是饭后,就把粽子做得小一点,一口一个。老人家可能需要把粽子一分为二,分着尝尝。”

    那是长条的盘子,用酱汁画出枝干,九子粽点缀其中如同结果,最后饰以菖蒲。

    九子粽颜色各异,小侄子看着可爱伸小胖手去摸,未遂,被莫行乐的娘抱走。

    “粽子的颜色不同,区别不同的味道?”莫行乐的娘问。

    “左右两边的黑色粽子用的是乌米,馅料分别是带了少许甜味的蜜枣和口感沙沙的闲鸭蛋黄,棕色的是碱水豆沙粽,玉色的是绿豆咸肉粽,旁边是八宝粽,里边有糯米、小米、黍米、燕麦、红豆、绿豆、莲子,味道是甜的,中间的是鲜肉粽子。鲜肉粽子只有一个,其他都是两个。”

    她提前询问莫行乐在粽子的口味方面有没有要注意的,就得知每年他们家总要来一次“你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的送命题,甭管最后都是吃两种口味的粽子,在此之前先掐一顿。

    “可以可以。”爷爷奶奶各夹了一个乌米粽子,爷爷吃甜的,奶奶吃咸的。莫行乐他爹吃咸粽,他的娘吃甜粽,小侄子在八宝粽和豆沙粽之间纠结。

    莫行乐的娘亲:“小姑娘,今天都是你做的,是不是很贵?今年多大了?”

    “莫大哥路过南浔仗义出手帮了我们家一个很重要的忙,后来我来到京城又是他解决了小混混的滋扰。我身无特长,只有厨艺稍微能上得了台面,承蒙莫大哥看得起,请我到贵府上做家宴,我开心都来不及,怎么能收钱。”阿瑶解释道,“今年十四……”

    她以为莫家的人觉得她年纪小,一个人支撑不起一桌家宴,她连忙补充道:“别看我年纪小,我七八岁拜师,跟随师父学厨至今有七个年头,很多菜肴我都会做。”

    十四岁,她以前十四岁待字闺中,连厨房都不踏进一步,这个小姑娘就已经能做出一手好菜。莫行乐的娘亲看脸颊微胖的阿瑶急忙辩解,极力奴装作大人,可怎么看依旧是稚气未退,越看越喜欢,柔声道:“小姑娘家真厉害,以后常来家里做客。”

    阿瑶只当是客气话,乖巧答应。

    后来她又被莫夫人邀请做了几次菜,多在莫行乐的爹曾经的同僚来做客做上一桌小菜。不说不知道,莫家一门三进士,莫行乐在大理寺,而他哥哥也在刑部手握重职,他爹及早致仕为他两个儿子铺路,但他的影响力还在,而且莫行乐跟他哥也争气,被大佬们看好,这一来二去,跟莫家交好的那一拨人都知道,他们家有个做饭菜很舒服合胃口的厨娘。

    能做山珍海味的厨子比比皆是,但找一个做的饭菜能调众口,每个人都能吃得舒服愉悦的厨子就难了。

    阿瑶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渐渐小有名气。

    ……

    既然已经知道燕窝人在长公主府,并且成了有头有脸的丫鬟,担忧燕窝不知道在那个旮旯里头的心也就放下。

    牢记燕窝信上的吩咐不要联系她,权当作没见过她,阿瑶照做,与之对比,她觉得自己安于现状,忒咸鱼了点,君不见燕窝才用了多久时间就已经能跟在身份不低的太监出入公主府,个中艰难,阿瑶想象不出她付出多少代价,但心里清楚的很,不往上走,不入贵人眼,望月的事永远没有翻篇的机会。

    她师父和她师姐的身份牵涉前朝事,她拜在望月门下,望月倾囊相授,她做不出划清界限,大路朝天各走两边的事。眼下,她能做的就是勤练厨艺,在及笄之后的九月九参加厨艺交流,一举进入官办四司六局再徐徐图之。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秋。

    再有一个月她就及笄了!

    但是厨艺大会在重阳,九月初九,她的生辰在九月十五……阿瑶想起这岔,赶紧去打听,好在他们似乎真的求贤若渴,只要生辰在九月内,不管是重阳前还是在重阳之后都能拟报名。

    美滋滋!

    孙娘脚店的两姐弟看得出来最近阿瑶的心情很好,好到有时指点他们俩,这让李刚李柔受宠若惊,多少馆子的厨子都不愿意将自己吃饭手艺让别人学会,阿瑶却愿意指点他们。

    “你教我一两道就好了,你不怕我们学会了抢走你的位置吗?”李柔问。

    阿瑶失笑:“要是这么容易抢走,那你的厨艺一定天赋极高,还能再培养啊。好了别多想,帮忙揉面团做月饼,趁着中午卖月饼。”

    孙娘是知道阿瑶报名参加重阳的厨艺比试,她问:“到时候进了官办四司六局就不回来吧?”

    “还能继续在这里做上一阵,再怎么着也要等到找到好厨子,我才能放心离开。”阿瑶笑道。

    她打听过,在厨艺比试当中脱颖而出的几位厨子被邀请到达官贵人做宴席,那便是参与厨艺比试的奖励。在官办四司六局登记的厨子,如果是闲散的厨子厨娘,官办的四司六局可以派活给他们,定价由四司六局决定,当中的税也从报酬里边出,客户可以顺便在四司六局购买材料。

    总得来说,官办四司六局背靠朝廷大船,网罗京城厨子厨娘方便管理,定价有标准,有效限制部分厨子厨娘漫天要价,百姓请得起厨娘,名声不显的厨娘也能通过四司六局找到活计,无需签订卖身契,不想去四司六局点个卯的,也能不去,跟牙行差不多。

    其中利弊得失只看本身的身份是金字塔尖的那几个人,还是塔底的芸芸众生。

    “敢情好呀。”孙娘笑盈盈。

    过了中午,店里人不多,孙娘一人发了一篮子水果和月饼:“今天过节,早些回去吧。”

    “好嘞,谢谢老板娘。”阿瑶和李刚李柔带着篮子各回各家,唯有宋方还不动,他摸摸头,脸上羞赧:“家里就我一个人,老板娘你要是不嫌弃……能否多做我一个人的饭?”

    孙娘愣神,笑骂道:“你这呆子!成嘞,我去下厨,你帮忙照看大娃和小宝。”

    宋方傻乎乎也笑了起来。

    阿瑶拎着水果回家,下午的巷子里挂上各种小灯笼,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笑容,仿佛过年一样。

    感染他们家人团聚的开怀,阿瑶也笑弯了眼。

    回到家推开门,两只狗子摇着尾巴,大白鹅举着翅膀哒哒跑来欢迎她回家。

    “今天是中秋节做顿好的,你们要吃月饼不?呀,我忘了你们不会说话,那应该是不吃了惹。”阿瑶笑眯眯说,狗子和大白鹅好像听懂了,发出不满的声音。

    “汪!”

    “嘎!”

    阿瑶用脚轻轻踢了下狗子:“别闹,忙着呢。”她端来荷叶瓷盘,把篮子里头的水果往瓷盘上摆,石榴葡萄橘子芋头还有一把栗子,金桂从枝头飘离,打着旋落在青色瓷盘上,金灿灿的桂花点缀着掰开一半露出里面红得晶莹的石榴籽,还有清香的桂花香,她下意识抬头,这棵桂花树也到了收获的时节。

    地上铺一块布,用竹竿打落枝头的桂花,宛如顽童坐在枝桠上洒金粉,纷纷扬扬的,桂花香味沾满身。用簸箕摇晃,过滤尘土渣子和花茎,用清水稍稍清洗拌入盐,铺平在竹筛上晾干。

    趁着这个空当,她开始准备今晚的晚饭,尽管只有一个人过,也要吃得好好的,不让望月和燕窝担心。

    今年的秋天闻说各地丰收,市面上的新米和糯米价格没有上涨,反而因为供应大足,价格略有下降,阿瑶多买一些运回去,自己做米醋,做酒酿,再囤积一些米好过冬。

    中秋之后,螃蟹上市,此时雌蟹蟹黄饱满,尝鲜的好时节,怎么能错过!

    但是螃蟹性寒,她一个人也吃不了多,用一个小蒸笼,正好能放得下一只螃蟹。蟹腹放一块姜片,上锅清蒸足以突出它的鲜美。

    再来一道糯米蒸排骨,有肉有饭,分量同样是一个小蒸笼,炒一道荷塘月色应景,饭后甜汤是桂花糖芋艿。

    做好的芋艿小小一个,跟汤圆差不多大,好的芋艿绵软不黏牙,比汤圆爽口,天生就有一丝甜味,阿瑶不太喜欢吃芋头,要么粉粉的,要么硬硬的,但芋艿恰到好处。

    剥开芋艿土土的外皮,露出白白胖胖的肉,切成滚刀块。水里加一勺碱面一起煮,会使芋艿变成红色,另一个锅中红糖融在水里烧开,变成一锅红糖水,倒入芋艿块等到筷子戳下去感觉已经软了,用调开的藕粉水倒入锅中,糖水由清到稠,最后加入桂花酱就完成。

    做好晚饭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她翻了翻竹筛上的桂花,估计需要放一晚才能晾干,做成桂花酱和糖桂花。

    门一直都是打开,家家户户陆续做饭,小孩子提着灯笼嬉戏打闹,阿瑶看着门外的孩子,喃喃自语:“趁着天还没黑……我要不要做个灯笼?”

    既然想到,就动手做。

    她想要的纸灯笼不知道要如何下手,柚子灯笼却很好做,像做川贝炖梨那样,先给柚子切一个盖,自上而下划四刀,竹勺插入其中一刀轻松的果皮分离,果肉待会吃,柚子底部放入小板子和蜡烛,被撑开的上面柚子皮用竹签重新扎实连接两边,不让签子突出果皮扎手。

    柚子皮四面雕出月兔的轮廓,把盖子盖上,点蜡烛,光从缝隙和玉兔轮廓里面透出。

    柚子灯笼做好,缝隙露出的竹签各绑上五彩细绳,汇聚到顶部拧成一股打结,最后绑在笔直的竹子竿上,就能提着走。

    晚霞绚烂,圆月悄悄出现在东边枝头,缓缓往上爬。

    阿瑶回屋里点了灯,柚子灯笼放在石桌上,把晚饭都端出来。

    蒸笼里青蟹变成红蟹,她剪了蟹脚蟹钳,去掉蟹掩,剥开蟹盖里面蟹黄几乎溢出,澄黄澄黄的蟹黄,馋得阿瑶当即口水都下来,把两边的鳃,蟹心和蟹胃清掉,舀一小勺浙醋浇在蟹黄上,解腻的同时更加鲜。

    阿瑶拆螃蟹拆得不亦乐乎,吃完蟹黄,把蟹身一掰开,丝丝缕缕洁白的蟹肉爆出来,鲜甜可口。

    吃完糖芋艿,狗子啃着排骨,大白鹅吃着肉汤拌饭,最后一丝余晖散入云层,唯有天上月皎洁,人间处处高悬灯笼并不寂寞。

    阿瑶抬头看着圆月,轻声哼着歌: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福海。

    曲云和做了一桌好菜,望月对月祈福,桌案供一炷清香,三盘果蔬,苹果,柚子,芋头和粉葛,还有一盘三个素莲蓉月饼。

    希望燕窝和阿瑶都好好的。

    等她拜完月,与曲云和相视一笑,入座吃饭。

    “你后天出发,我看你衣服还是多备几套,京城不比福海,那边入秋一早一晚容易着凉。”曲云和说完,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望月眨眨眼。

    曲云和叹气:“早点回来,我很想你。”

    她扑哧笑了出来:“我都没出发呢,你就想着我回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曲云和将她一把搂过,望月撞入他怀里,数着他胸膛下的心跳,只听见他说:“以前能忍受,那是我们分开得太久,我已经麻木,连身体里面流淌的血液都好像是冰冷。因为你回到我身边,如珍宝失而复得,如春回大地,桃花汛来,我怎能忍受得而复失的寂寥?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望月抱住曲云和,“我也一样。但是阿瑶的及笄礼不去不行,我已经答应过她的。”她的额头抵着曲云和的额头,“我答应你,及笄礼结束我就回来。”

    ……

    月上中天,红泥小火炉上的茶壶烧开水咕噜噜地叫,月饼在手边,柚子灯笼里面的蜡烛燃烧了一半。狗子和大白鹅回到自己的地盘打瞌睡,阿瑶也不知道自己坐在院子里要做什么。

    门外的小娃娃精力旺盛还在玩闹,三两个娃娃七手八脚用砖头砌了个简易灶,下面是几根蜡烛,上面垫着芭蕉叶,芭蕉叶上放着小芋头和家里煮熟的田螺。

    墙边传来动静。

    她抬头,有人又不走大门爬墙来。

    “阿瑶,原来你还在,今天月色真美。”裴朔一只脚跨过墙,半个身子挂在墙上,往下看就对上阿瑶的一脸黑线,讪笑,从墙上翻下来,稳稳落地:“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看,我给你带了东山橘,我们一起分着吃!”

    阿瑶忽然笑起来:“好,我这还有柚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西游:最强Wifi系〕〔特种兵之超级系统〕〔众仆之仆〕〔简沫顾北辰〕〔HP—阳光的诱惑〕〔校花的贴身仙尊〕〔苏眠陈迦砚〕〔超级大野怪〕〔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废婿〕〔龙珠演义〕〔豪门之猎手游戏〕〔湛少:不娶别撩〕〔霸道女国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