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极品邪医〕〔重生全能女神美爆〕〔帝国总裁霸道宠〕〔大国重坦〕〔庆荣华〕〔你的小可爱黑化了〕〔医品至尊〕〔阴阳异闻录〕〔旺门佳媳〕〔群史争霸〕〔林树穆婉儿〕〔都市之战神回归〕〔杜立克〕〔克里夫〕〔韩帝〕〔吴天宇〕〔特级萌爸〕〔刘子夏李梦一〕〔明明〕〔小娘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第一百七十四章 信你
    直到晚上苏惟睡着,南在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而南执与还等在他们的客厅里。

    见南在勋出来悄声问道:“你到底怎么惹我妈了,我发现她一整天都没理你。”

    南在勋坐到沙发上也不吭声,南执与等了一会儿也回去了。

    清晨苏惟拿起一卷手纸,打开南执与的房门进去,在他推门要进卫生间时,就把一卷手纸塞到他手里。

    徐正泽正要进卫生间,苏惟就跟他说:“今天不安门,上完厕所出来帮善宇照顾孩子。”

    回去时小执与还没醒,南在勋也睡的正沉。苏惟一个人站在窗口发呆,一样的日出,一样的风景,是有多久没变过了?

    南在勋醒时苏惟抱起小执与,一边给他脱下尿不湿,一边跟南在勋说:“那几个今天会为物资分配吵架,你想办法提前制止。”

    于是每天的日子过得一模一样,这样过了足有一个月。

    苏惟抱着小执与,看着这一个多月一点也没长大的儿子,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谁也没听清。

    她今天在每个人面前都表现的很正常,没有一点压抑情绪。南在勋躺在对面沙发上问:“今天为什么不安门了?”

    苏惟对他笑笑:“昨天孩子们都累坏了,今天先让他们歇歇吧,也不差这一天。”

    南执与拿着可乐举了一下:“老妈万岁!”

    苏惟白了他一眼,嗔道:“我不老。”

    南执与改口道:“那小妈万岁!”

    南在勋笑了,苏惟哼了一声:“南执与你就贫吧,早晚我会把你抛弃了,让你做个没妈的孤儿。”

    南执与嘻嘻笑着,一边儿摆弄着小执与的玩具,一边喝着他的冰镇可乐。

    苏惟把小执与哄睡,说道:“我自己去露台上坐会儿,谁也不许跟着,不然午饭就没得吃。”

    南执与耸耸肩膀,表示他不会跟着。南在勋还躺在沙发上,抬眼看了看苏惟朝她笑笑,表示自己也不会跟着。

    不是自己人的都被锁起来了,苏惟自己出去也不会发生什么危险,也就真没人跟过去。

    南在勋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南执与就戴着耳机在玩电脑游戏。

    突然听到徐正泽大喊着:“太太要跳楼!”

    南在勋在睁开眼睛的同时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看着他疯了似的往出跑,南执与也拔下耳机跟了出去,于是就听到了徐正泽又一次的喊声:“太太要跳楼!”

    小善宇在哭,善宇抱着他一边哄,一边过来照看刚刚也惊醒了在哭的小执与。

    “苏惟你下来,下来呀~”南在勋还没跑到露台,就大喊着。

    南执与也同时喊着:“妈,你怎么了,快下来啊~”

    苏惟站在露台护栏上,回头看着向她奔来的人,她笑着说:“希望我的死能打破这个死循环,让你们都醒过来。”

    南在勋已经到了露台,小心的向她伸出手:“小惟,你下来行吗,有什么事下来跟我说。”

    苏惟摇了摇头:“在勋,希望我这个最早打开那扇门的人,死了能打破这一切困境。用我的死,换我在乎的人的生,帮我带大我儿子,还有,善待执与,他也是我儿子。”

    南在勋怒吼着:“我不答应,苏惟,你要是敢死我就不帮你带大你儿子,我还会不择手段的搞垮南抵与。你要是在乎他们,你就活下去。”

    徐正泽满面惊恐的看着对面楼,突然大喊道:“你们看对面,太太身后有个人。”

    所有人,包括苏惟都看向对面露台。那里并不跟这边一模一样,在这边这些人的基础上,护栏上的苏惟身后站着一个人。

    这边的人都看到了,那人正缓缓抬起手要推向苏惟的后背。

    南在勋跟南执与同时反应过来,一步上前就把苏惟拖了回来。而对面楼露台护栏上的苏惟则没那么好运,被那个人一把推下楼去。

    包括苏惟在内的所有人站在露台上望向对面,谁也没看清推苏惟下楼的人是谁。

    而只有二楼而已,摔在楼下台阶上的苏惟却是脑浆崩裂,看着就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苏惟惊恐的缩在南在勋怀里:“那人是谁?”

    南在勋,强大的南在勋此刻全身颤抖,声音都控制不住的发抖:“我看不清。”

    南执与腿脚发软,扶着栏杆说道:“那人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一样,根本看不清。”

    徐正泽也说道:“对,就是那种打了马赛克的感觉,而且是很重的马赛克,连身形都看不清。”

    几人终于回到201室,全部瘫倒在沙发上,南在勋调整了好一会儿才能正常说话:“小惟,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自杀?”

    苏惟听他问到就哭了起来,指了他们几个一圈说道:“你们体会过我的感觉吗?一个多月了,只有我一个人是清醒的,同样的事,你们重复的做了一个多月。”

    她指向南执与道:“每天早上你在卫生间大喊着谁给你送纸,你会吵醒所有人。然后善宇会送孩子过来,说要跟你们去安门。”

    她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又看了所有人一圈:“你们都以为决定在走廊里安一道门是昨天的事,可那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如果不把那三个南在勋锁起来,他们今天会为了物资分配而争吵。而为了坚固那道门,会在面粉糊里加入你们几人的头发,我都给你们剪过几次头了。”

    几人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头,苏惟吼道:“不相信我是吗?”

    众人赶紧摇了摇头,南在勋说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你。可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清醒,而我们都陷在死循环里?”

    苏惟带着泪苦笑:“这正是我今天要自杀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是那个最先开启那道门的人吗,所以我死了是不是就会打破这一切?”

    “在刚刚看到对面楼那个人影之后,你还会这么想吗?”

    苏惟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

    南在勋看向众人说道:“今天我们知道了真相,那就想办法把这个死循环打破。”

    众人点了点头,可还是免不了一脸茫然。南在勋便问南执与:“你是跟苏惟一同来的,有很多事是因你而起,而我曾经达到的穿越水准,甚至你都追了很长时间,所以,我们两个坚定一下意志,赶快醒过来。”

    南执与点了点头,苏惟抹着眼泪说:“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孩子一个多月一点都没长大,而你们谁也不知道。”

    南在勋回身把她拥进怀里:“怪我,都怪我没早些发现,从今天起,不,是从现在起我就开始坚定自己的意志,一定会打破死循环的。”

    苏惟摇着头:“每一个死循环都应该有目的,而这次对面楼那个我被推下去死了,我想这就是一个提示,只有我死了这一切才能恢复正常。”

    “不,不是这样的,妈你不能这么想,根本就不是想让你一个人死而打破一切,你应该想到这是在逼我们所有人去死。”

    南执与的话南在勋也赞同:“对,执与说的没错,我也这么认为的。这个空间认为我们都是不正常的人,所以并不是仅毁掉你一个那么简单。到最后,这个楼里一个也剩不下,包括两个孩子。”

    “会吗?”苏惟茫然的看向南在勋。

    南在勋肯定的点了点头:“相信我,相信我比相信这个变态的空间掌控者更有用。”

    苏惟不迭的点头:“我信你,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美少妇出轨自白〕〔乱伦大杂烩〕〔俏儿媳〕〔大医凌然〕〔向往的生活之我从〕〔名门儿媳深深吻〕〔白蛟传奇〕〔我!共享公公〕〔都市之我家鱼塘连〕〔名门儿媳深深吻秦〕〔穿越三国我是张辽〕〔穿越之毒女天下〕〔次元世界的天道〕〔火影之沙盒游戏〕〔造反吧,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