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娘子很高冷〕〔启禀陛下:宠妃要〕〔诡系世界的亵渎巫〕〔春野小仙医〕〔五年后,三个萌宝〕〔带着度娘回到八零〕〔人在斗罗:我的武〕〔我在魔王城伪装怪〕〔娱乐圈老干部〕〔心理医生的故事〕〔神眼医仙〕〔精灵:赤红训练家〕〔我的七个绝色姐姐〕〔都市龙王医尊〕〔重生之年代风华〕〔全宇宙最后一个人〕〔诸天之从战狼开始〕〔足坛第一狂徒〕〔武庙至圣〕〔透视医王吴北唐紫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玫瑰软刺 第 7 章(她的牙齿嵌合进了他的指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林素介绍完这家大排档后,陶牧之把菜单递给了她。

    “给我来盘毛豆就好。”

    林素:“……”

    “这么多好吃的呢,你就点一盘毛豆啊?”林素道。

    “嗯。”

    陶牧之应了一声,林素努了努嘴,盯着菜单道:“今天是我第一次请你吃饭,就一盘毛豆怎么行,你这样让我太不好意思了。”

    她话里话外都是对没有招待好他的愧疚,陶牧之看向她,道:“与你无关,是我胃口一般。”

    陶牧之这么说,林素有被安慰到,她重新笑起来,道:“这样啊。那你就只能看着我吃了。”

    反正她胃口现在好得不得了。

    说完,林素举起菜单,冲着正在爆炒的老板喊了一句:“老板,来五斤小龙虾,一盘毛豆!”

    “好嘞!”

    记住m.42zw.

    -

    林素下单没多久,她点的菜就端上了桌。爆辣的口味带来了一桌热辣的蒸汽,空气中漂浮着香精和辣椒素的味道,只闻着这些味道,就冲得令人鼻子受不了。

    而林素却丝毫不受影响,她显然习惯了这些,在小龙虾上桌后,她套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剥起小龙虾来。

    新鲜的小龙虾热油滚过,肉质细嫩饱满,再经过爆辣十三香调料这么爆炒,添上啤酒去腥,留下的只有小龙虾鲜香的味道。

    林素剥开虾壳,吃了一只后,开心地的摇头晃脑,像是小猫咪晃尾巴。

    “你真不吃吗?很好吃的。”林素咬着虾钳,诚心推荐。

    她刚吃了几只小龙虾,套在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已经沾满了红油,刚才吃得时候也马马虎虎,唇边甚至也沾了一层热辣的红油。她像是一本没有颜色的绘本,被涂上了颜色。涂上颜色后,就那么活了过来。

    “不吃。”陶牧之道。

    但是林素一直在吃,他坐在那里不动也不太礼貌。陶牧之拿了手套套上,剥了一颗毛豆。毛豆翠绿,里面还有些茴香大料,味道也没有小龙虾那么冲。

    剥开翠绿的豆荚,里面是饱满滚圆的绿豆,陶牧之将豆子放进了嘴里。在放进嘴里的下一刻,他闭紧了双唇。

    “咳。”陶牧之轻咳了一声,拧开了手边的矿泉水瓶盖。

    在他准备吃毛豆时,吃着小龙虾的林素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脸上。陶牧之没什么准备地吃下一颗毛豆,几乎是一瞬间,他那清白的皮色晕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意。他抿紧了唇线,不太想让自己在餐桌上失态。可是奈何辣度太过刺激,他还是歪向一旁,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陶牧之咳嗽完,林素哈哈笑了起来。

    她手上还拿着一只小龙虾,笑得龙虾钳子飞舞,甚至脸颊边也染上了一层像是陶牧之脸上的那种红晕。

    在她笑着时,喝完水的陶牧之安静地看了她一眼,男人眸光平静,林素的笑声也渐渐收了起来。

    她心里很开心,但面上还要保持礼貌和无辜。

    皱了皱眉头,林素看着陶牧之,道:“啊,忘了告诉你了,他们家的毛豆也是变态辣。”

    说完,林素一笑,她拿了一条毛豆放进了嘴巴里,嚼了嚼,把豆荚吐在了桌子上。

    “好吃。”林素说。

    她在吃完毛豆后,又继续开始剥小龙虾,刚才的插曲像是餐间的节目,让她心情愉悦,胃口也变得更好。

    在她开心吃着的时候,陶牧之安稳地坐在餐椅上,观察着她吃东西时的表现。

    林素并不觉得变态辣很辣,一来她的味觉有些失灵,二来长时间的刺激味蕾,让她对辣度也变得更为不敏感。

    她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味道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从小龙虾的辣味里,尝到了一些龙虾的香味。

    这像是经久减肥的人,在口味清淡过后,尝到一种美味,她的身体就会对此作出一定的反应开始暴食。

    林素沉迷于这个味道,慢慢的,她剥虾的速度就有些赶不上她吃虾的速度了。

    欲、望得不到满足,让林素剥虾的动作渐渐急切,她剥着虾,看向身边坐在看她的陶牧之,把手边的小龙虾盆往他身边推了一推。

    “你帮我剥虾壳吧。”林素看着他说。

    她话音一落,陶牧之眸光一抬,对上了她的目光。陶牧之的眼神依旧很平静,但是现在的平静不像是清澈见底的潭水,更像是月光下的深海,晦暗如深。

    林素直视着这个眼神,丝毫不惧,理由充足。

    “你又不吃。”

    林素说完,陶牧之的眼睫有那么轻轻的一敛。在敛完后,他看了她一会儿,而后,重新套上了一副新的一次性手套。

    陶牧之套上手套,代表他同意给她剥龙虾了,林素开心起来,她看到陶牧之从龙虾盆里拿了一只小龙虾,问道:“你会剥么?”

    陶牧之听了她的话没说话,他把手里小龙虾的头拧了下来,指腹在小龙虾腹部轻压一下,“咔”得一声响,坚硬的虾壳破碎。陶牧之将破碎的虾壳拿开,一颗完整的龙虾肉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指腹之间。

    他只剥了一只,可这一只,林素就足见他剥小龙虾的技法熟练。

    “你以前经常吃吗?”林素看着陶牧之把龙虾肉放在了她手边的餐盘上问了一句。

    “没吃过。”陶牧之又拿了一只虾道。

    “那你怎么会剥小龙虾?”林素问。

    林素在问他问题的时候,也没再吃了,就那么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陶牧之头也没抬,把手上的小龙虾头拧下,又按压了一下小龙虾腹部的壳,“咔”得一声后,陶牧之道。

    “我已经看你吃了一晚上了。”

    林素扬了扬眉梢。

    他是从没有吃过小龙虾,但是看她剥过,所以也就会了。听他说完,林素眼角弯下,笑了起来。

    陶牧之将小龙虾肉剥出,就要放在林素的餐盘上,在递过去时,林素道:“等会儿。”

    陶牧之抬眸,手上的动作停住了。

    陶牧之的动作停住后,他的手就落在了半空,他是个很干净的男人,即使是剥小龙虾,也是干净整洁的。除了手指间的一些红油外,其他地方的手套甚至还是完全干净的,像是新拿出来的一样。

    林素叫住他后,他看向了她。林素对上他的目光,她眼中轻带了些笑。在笑完后,林素慢慢凑到了他的手指边,下一秒,林素张嘴咬住了他指间的小龙虾。

    小龙虾肉并不大,对一个人来说,牙齿和双唇的张合去吃另外一个人手里递过来的小龙虾肉时并不是那么好调整角度。林素在咬住陶牧之指间的小龙虾时,也咬在了陶牧之的指尖上。

    她的牙齿嵌合进了他的指腹,舌尖轻触到了他的指尖,双唇柔软,隔着一层单薄的一次性手套,女人把她的温度和触感毫无保留地传递到了他的神经上。

    陶牧之眸光一抬。

    “啊,抱歉。咬到你的手指了。”林素在咬住小龙虾时,也察觉到了刚才自己多咬了个东西。她松开牙齿后,抬头和陶牧之道歉。

    她的眼中带着懵懂天真的真诚,目光落在他那刚才被咬到的手指上,眼神关切。陶牧之看着她,重新拿了一个小龙虾,拧掉小龙虾的头后,说了一声。

    “没关系。”

    被她咬了一下,陶牧之不但没有在意,反而还继续给她剥小龙虾。林素看着陶牧之手上的动作,问了一句。

    “陶医生,你有女朋友么?”

    “没有。”陶牧之道。

    林素惊奇:“你这么好看竟然没有女朋友?”

    女人语气惊奇,陶牧之眼神波澜不惊,他看向她,道:“你这么漂亮不也没有男朋友。”

    提到男朋友,林素的所有表情全部消失。可是这种表情消失只维持了一瞬,甚至连敏感的心理医生陶牧之都没捕捉到。

    林素依然看着陶牧之,过了一会儿,她轻轻一笑。

    “我被很多人夸过漂亮。”林素道,“但是被夸漂亮和被夸漂亮是不一样的。”

    她说完,望着陶牧之的眼睛里带了盈盈的亮光,连声音都变得娇软了。

    “被你夸漂亮,我是最开心的。”

    她说完这番话后,就笑着回过头去吃小龙虾肉了。陶牧之剥着小龙虾,抬眼看着她,没有说话。

    -

    有了陶牧之的帮忙,林素小龙虾吃过瘾了。

    六斤小龙虾吃完,林素也吃饱了,吃饱后,两人准备分开了。这次来大排档,是林素载着陶牧之来的,陶牧之没开车。两人离开大排档后,林素对陶牧之道。

    “你没开车,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自己打车就好。”陶牧之道。

    他这么一说,林素明显不好意思了:“那多不好,本来今天请你吃饭,饭菜不合你口味你就没怎么吃,还要让你自己打车回去……”

    林素坚持,陶牧之看了她一眼,道:“我不太喜欢别人送我回家。”

    不喜欢别人送他回家代表不喜欢别人知道他住在哪里,这个拒绝很干脆直接。林素听他说完,坚持了一会儿后,放弃道:“这样啊,那好吧。”

    既然陶牧之不让她送,那两人也该道别了,刚好这时有出租车上来,陶牧之和她微一颔首,打开车门上了车。

    在他上车关上车门时,原本站着的林素弯下了腰来。她弯腰伏在车窗前,陶牧之看着她站在那里,打开了车窗。

    “还有事么?”陶牧之问。

    “啊,没有了。”林素笑起来,“就是想跟你说声再见。”

    “再见。”陶牧之道。

    林素笑着挥了挥手,陶牧之关上车窗,在临关上车窗前,林素又叫了他一声。

    “陶医生。”

    车窗关闭的动作停下,两人隔着半截车窗对望。陶牧之坐在出租车上,安静地看着她,林素冲他笑了笑,道。

    “我下次会乖乖去诊疗的。”

    说完,林素笑着又挥了挥手,陶牧之关上了车窗。

    车窗关上,前面司机问是否可以走了,陶牧之应了一声。车子开动,离开了热闹的江边,林素的身影也慢慢变小消失。

    陶牧之坐在座位上,他的双手交叠在了一起。他的左手的拇指放置在了右手食指的指腹上,在这个地方,还有林素隔着手套留下的牙齿的力道。

    清晰坚硬的力道像是烙印在了这里,陶牧之轻抚了一下,松开了手。

    在陶牧之捏手指时,在计程车的另外一边,林素回过了头去。背对着远去的陶牧之,林素脸上的笑容轻轻收起,又轻轻绽放了开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路:我变异出了〕〔穿成顶流女团成员〕〔国运恐怖游戏:疯〕〔乔念乔嗔叫什么〕〔全球觉醒:开局加〕〔重生2008:我能赚〕〔协议精分[穿书]〕〔神豪:我真的是大〕〔强势攻占〕〔灵气复苏:我只想〕〔LOL:这个男人太强〕〔西游:给龙王当女〕〔漂亮后妈看到弹幕〕〔教有灵魂伴侣的龙〕〔全球进化:我返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