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55章 第55章处刑
    寒风卷碎雪灌进玉衡居的内室,魏恒走出去,站在廊前仰头去望漫天飞落的雪,眸中夹杂些意味不明的情绪,许久后才怅然若失地回过神,扭头看向跪得端正的魏玠。

    “兰璋,过几日……是你姑母忌日,记得去看看她。”

    “好。”

    刺客的事,魏恒知晓魏玠能处理好,不必他『操』,此也有过问,话尽于此,他也无法多。

    魏恒走后,魏玠才缓缓撑起身,或许是手臂早已僵冷的缘故,竟感受不到多少疼痛了。他回过身去,长廊的边沿处也积了层薄雪,玉衡居又是片寂冷的白。除了风雪的声响,便什么也不剩下了。

    几日前的温情嬉声,都只是场短暂的幻梦,他容忍自己沉溺其中,却不想最后还是空落落的,什么也留不住。

    被薛鹂推下山坡的那刻,他脑海中忽地闪过了很多画面。时而是他年少时跪在祠堂中听长辈们的教诲,时而是母亲疯癫地撕扯头发,喉咙里发出骇人的悲鸣,亦或是漫长而漆黑的长夜,这些画面破碎而毫无章法地拼凑在起。

    他从前并不知晓人离别为何要此悲痛,生离死别都只是命途中的种,即便是人死去,也是超脱出了这繁琐尘世,渡化切苦厄。切归于虚无,便不会再有爱憎。

    偏偏他为薛鹂的离开,真切地感受到了愤怒,除此以,还有许多陌生的情绪,咆哮同恶兽般要占据他的理智。

    他是魏氏的魏兰璋,也想做她人的表哥。今日再看,原不是薛鹂属于他,是他彻底栽在了薛鹂手上,被她所牵制,然而薛鹂却此清醒,从始至终都不曾对他有过真。

    父亲得对,他应当杀了她。

    他应当在最快活的时候便杀了她,将她剥皮拆骨吞吃入腹,让她永远留在玉衡居,永不背弃自己的誓言。

    ——

    不比春猎之时的混『乱』,前回有赵暨遇刺,反让人混淆了对魏玠动手的刺客从何而。为人都死了个干净,夏侯婧又把火将刺客都烧了焦炭,最后根本无从查起。此回却不同,晋炤活捉了几人,已经关押在府中的地牢,等魏玠前去审讯。

    既是他惹出的事端,自然也要由他平息。

    想要将魏弛查出并不是件难事,加之他魏翎败坏纲常的不伦之事,魏植对他失望至极,得知魏玠查到了魏弛头上,尚未等他摆出多少证据,魏弛便被押到了祠堂前跪下。

    短短的时日,风雪也渐渐停了。

    祠堂被大火烧去了些许边角,工匠已经修补过,却还是无法避免地留下了些许痕迹。

    魏恒『性』子严厉,自幼护幼弟,魏植在魏恒面前从是唯命是从,从不忤逆他的意思。教养子女也让他们要恭敬地对待魏恒魏玠,勤勉学习日后好辅佐他们。今魏弛做出此等残害手足的为,魏植的反应最为激烈,比任何人都要愤怒,倘若不是二夫人哭拉住他,只怕魏弛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

    魏弛被拎到了祠堂前,面上满是青紫的伤痕,鼻子嘴角的血迹尚未干涸。他跪都跪不稳,手撑雪地,魏植从家仆手中接过刑杖,毫不留情地挥打在魏弛背上,砸出的闷响声连观都觉惊肉跳。

    魏弛被打得朝前扑去,手撑雪地,鼻腔里的血滴落在雪地中,猩红的血珠,同掩埋在雪中的赤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