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1章 第 1 章
    初春时节,冬雪才消,寒意仍旧渗透衣衫,凉风吹过,冷得街上行人缩肩搓手。

    马车碾压过湿润的泥地,发出细微的咯吱声。姚灵慧放下车帘,看向一旁正出神的薛鹂,不耐地皱眉提醒:“可还记得我交代你的话?”

    薛鹂收回思绪,轻轻应道:“阿娘且放心,女儿自然牢记于心。”

    看着薛鹂乖巧应话的模样,姚灵慧心中的烦躁不安才算平息了不少。

    此番带着女儿去投奔魏氏,实属无奈之举。她的母亲原是魏氏二房所出,而她却昏了头执意下嫁给了那巧言令色的薛珂。薛珂不过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薛氏没落后他便自甘下贱,去做了那最不入流的商贾,留她独守空房多年,受尽冷眼与耻笑,待他再回府却是要另娶美妾……

    想到此处,姚灵慧幽幽地叹了口气,薛鹂并未看她,只是挑起车帘,淡声道:“阿娘不必伤怀,常听人说魏氏‘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定不会慢待我们。”

    话虽如此,薛鹂心中也清楚,母亲不过是二房长君的表妹,又是庶出一脉。如今魏氏中真正掌家的却是长房。虽说她们的确与魏氏有几分亲缘,也是远得不能再远的旁支。如今父亲弃她们母女而去,若不是薛氏的族人实在欺人太甚,以阿娘心高气傲的性子,是决计不会听她的话,千里迢迢来投奔魏氏。

    从吴郡到洛阳,一路风尘仆仆,薛鹂和姚灵慧都吃了不少苦头,随行的只有三个家仆。

    马车渐渐慢下,薛鹂朝外看去,入眼便是巍然到令人无法移开目光的魏氏府门。

    两百余年,几朝皇权更迭,魏氏却风流不衰,冠冕不绝,始终是第一豪族。

    “阿娘,我们到了。”

    家仆先去禀告来意,很快便有魏府的人前来迎接。

    这次前来投奔,她们带上的财物并不多,剩下的都是些帛书衣物。当今的士族门阀虽说生活奢靡,却又自诩高洁,若是她们带了满车的财宝,必定要受人鄙薄。

    早几日二房的夫人便吩咐过,说是有位表亲从吴郡前来投奔,府中已为她们收拾了住处。只是到底是没落的旁支,肯照拂她们母女已是好心,也不能强求府中的夫人们来迎接她们。

    姚灵慧心中难免失落,看到气势恢宏的魏氏府门,面上不禁露出些戚戚然来。

    魏府的家仆恭敬地迎她下了马车,正要开口,就见马车中一身穿水色直裾的女子俯身而出。

    女子腰肢窈窕,丰姿娉婷,低挽的发髻上插着玉梳,流泻而下的墨发如丝缎一般柔顺,俯身时微低的颈项白净得好似一截玉藕。眉眼垂下时,长长的眼睫轻轻颤动,好似扇在了他的心上似的。

    见家仆愣愣地望着薛鹂,姚灵慧了然地笑笑。

    果然即便是到了美人如云的洛阳,薛鹂的姿色依然不俗,若是她出息些,靠着这副皮相,足以谋得一个不错的婚事。

    薛鹂朝家丁投去一瞥,对方立刻红着脸移开目光,方才要说的话也都忘了个干净,急忙磕磕巴巴地开口:“二……二夫人吩咐过了,请薛夫人与……娘子切莫见外,日后便在府中安心住下,倘若有什么缺的只管说。二夫人与周夫人这两日去净檀山礼佛,不能亲自相迎,还望夫人与娘子莫要介怀。”

    薛鹂与母亲如今是寄人篱下,自然不能有何不满,点点头随着领路的家仆从侧门入了魏府。

    等走入魏府,才知第一望族的豪奢并非虚言。

    即便是薛鹂心中早有预料,在看到眼前的亭台水榭时依然觉得有几分目眩。

    当真是移步换景,无一处不华美,连某个不起眼的檐角都有着精细的雕花。

    姚灵慧的母亲虽出身魏氏,出嫁后却鲜少与本族中人往来,以至于她对魏府的记忆也十分模糊。想到魏氏如日中天的模样,又忍不住在内心悔恨自己当初不听劝告,拒绝了与魏氏郎君的姻亲,转而嫁给了一个拖累她小半生的负心汉。

    安置她们的院落因着有一棵长势很好的夹竹桃,起名为桃绮院。等到了房中,姚灵慧屏退家仆,拉过薛鹂的手,不厌其烦地说道:“阿鹂,我们母女二人日后的荣华都系与你一人身上,你也看到了魏府是何等的恢弘,魏氏家风严谨,立身行事最重礼法,日后切记谨言慎行,倘若能得了长房夫人的欢心,必定能为你谋得一门好婚事……”

    薛鹂一边打量房中的陈设,一边如往常般敷衍地应话,哄得母亲去睡了,这才伸手去摸那模样新奇的青金色香炉。

    魏府中人倒的确不吝啬,便是对待她们这样处境困窘的旁支,也并未随意地糊弄,连庭中的花花草草都十分名贵,屋里的布置便更不必说了。

    此番来洛阳虽说辛苦了些,却也十分值得。

    只是不知以她的身份,要何时才能见到梁晏,想必他早已记不得她了。

    薛鹂的母亲从前也是个温婉良善的美人,只是嫁与了她父亲,被数不尽的琐事磋磨成了一个幽怨的妇人,从前的才情傲气也都消磨了个干净。母亲一心想让薛鹂攀上高枝,在外受了气便会对她动辄打骂。幼年的她还有几分活泼,如今人也沉稳了许多,连梁晏都不曾与母亲提起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绯闻恋人〕〔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