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4章 第 4 章
    魏氏是如今最有威望的豪族,早已没了能与其争辉的门阀。在此之前,也仅有广陵周氏能与魏氏抗衡一二。

    虽说如今的周氏不比魏氏,却依然是位高权重的百年望族。先帝曾有意让魏玠尚公主,只是被魏玠拒绝了,此后想要与魏玠结亲的女子犹如过江之鲫。最终魏玠的父亲魏恒选择了周氏的嫡女周素殷,一来是因为她的出身,而来则是因为周素殷同样是有名的才女,在广陵一带颇有美名。

    魏玠是芝兰玉树,周素殷却也有林下清风。两人本来也算登对,甚至一同出游,在洛水边留下了几篇有名的辞赋。只是不知怎得横插进去一个梁晏,周素殷竟忽地变了心意,最后这婚约转而落到了平远候府。

    魏氏并不将区区一个周素殷放在眼里,以魏玠的身份自然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婚事,然而这事关到魏府的颜面。不止魏氏上下,连带着魏玠的仰慕者也义愤填膺,唯独他自己倒是有成人之美,对此十分看得开,甚至不计前嫌地祝贺了两人。

    魏玠宽容大度,魏蕴却不行,一提到梁晏的名字便咬牙切齿。

    “周素殷当真是有眼无珠,我堂兄肯纡尊降贵与她结亲,是她求不来的福气,竟与梁晏如此戏耍我兄长……”

    薛鹂的眸光暗了下来,袖中的手指暗自绞紧,低低问道:“兴许是两人当真情投意合呢,大公子好度量。”

    “什么情投意合,分明是梁晏有意与堂兄作对。”魏蕴在府中时常受着管教,不许她背后议人是非,倘若被传到父亲那处还要受罚,如今来了一个性子温顺又安静听她说话的薛鹂,一时间便像是倒箱子一般什么都说与她听。

    “梁晏与堂兄自小相识,什么都要一较高下。堂兄最喜好琴,他宁愿冒着事后被平远候一顿毒打,也要暗自以三倍的价钱将堂兄意中的琴买走。后来更是如此,每逢堂兄有什么中意的东西,他便也跟着去争,存心要让堂兄不快,如今连婚事都要抢。“魏蕴越说越气,并未注意到薛鹂的神情变化。

    倘若只是为了与魏玠作对,她反而放心了不少。“世子此举实在过分,大公子便不怨吗,竟也由着他去了?”

    魏蕴冷嗤一声,说道:“堂兄性情高洁,宽宏大度,不会与这等小人一般计较。“

    薛鹂轻挑了下眉,想了想觉得也是,魏玠似乎是个十分端方有礼的君子,即便吃了亏心中有气也只会默默消解,断不会做出与人撕破脸这样的事。只是任由魏蕴口中的梁晏不好,那都是一面之词,倘若他当真如此不堪,魏玠又岂能容忍他至今,想必是其中另有内情。

    “想来也是如此,只是大公子这样好的人,世子何必处处针对。”薛鹂的语气也有几分替魏玠打抱不平的意思,魏蕴却没有随她所想继续往下说。

    “堂兄是美誉满天下的君子,他这类的小人难以比拟,心生嫉恨自然要处处针对,堂兄才不会将他放在眼里。”魏蕴话里都是对魏玠的维护,丝毫不掩饰对梁晏的鄙夷。

    薛鹂沉默片刻,轻瞥了眼魏蕴,才缓缓地附和道:“姐姐说的是。”

    ——

    从魏蕴那处得知了这些事,薛鹂心中便有一个念头埋下了根,总是在她心底翻滚着要破土而出。然而她顾虑重重,还是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长房在东边,薛鹂住在西侧,她找不到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去见梁晏。

    若不是魏蕴说了这番话,薛鹂并不知道原来梁晏与魏玠自幼相识,虽说梁晏几次横刀夺爱,魏玠依旧不曾与他生出嫌隙,亦或者是说魏玠从不与任何人计较,并非是待梁晏与众不同。

    薛鹂想起那一日在魏玠的马车中闻到的冷香,便状似无意地意同魏蕴提起了这件事。

    “那一日大公子好心送我回府,马车上的香气也格外好闻,从前不曾见识过……也不知是什么香?”她想着若是长房特有的香料,她开口讨要再亲自去取,兴许也能有机会撞见梁晏。

    魏蕴嗤笑了一声,轻鄙道:“兄长的香是府中医师亲手制成,有安神宁心的效用,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用的。”

    薛鹂并未因她的话露出半点羞恼来,反盈盈一笑,说道:“那也不打紧,来洛阳的路上听一位江湖郎中说,白海棠制香用来安神再好不过,虽比不得大公子的香料精贵,却也算值得一试。只是白海棠难寻,待我寻到了便制成香送与姐姐。”

    听她这样说,魏蕴的脸色好了许多,说道:“白海棠有何难,魏府东侧有一处林苑满是海棠,什么样的都有,如今海棠应当开得正好,你若想要尽管去摘,我等你制好香送来。”

    说到此处,她又想起了什么,对薛鹂强调了一句:“若有人问你,尽管说是我要制香,让你替我去摘。”

    魏蕴并不觉得使唤薛鹂有什么不对,言语间也时而流露出对她的轻视。薛鹂温和地笑着,眼中却一片冷然。

    ——

    春光正好的时节,走在魏府的路上能闻到香风阵阵,蜂蝶时不时从衣角掠过。

    侍女端着些器具路过水榭,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偷偷打量里面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