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7章 第 7 章
    晋青护送薛鹂回到营帐后便回去了,银灯望见发髻略显散乱,面上带着些湿意的薛鹂,立刻惊叫道:“谁欺负娘子了?”

    薛鹂疲惫地坐下,想到方才被夏侯信扯着袖子的一幕,仍有几分心有余悸。好在她打听到魏玠夜里会准时地回去歇息,掐着时间将人引了过来,要不然白白叫这几个下流货色调戏,实在是得不偿失。

    她叫了银灯在附近等着,若是她当真摆脱不开,稍微叫喊两声便能找人来护着她。只是这一遭可是为了魏玠得罪了几个不好惹的世家子,若日后不能得到他的庇佑,恐怕要过得不甚舒坦了。

    薛鹂越想越觉得疲累不堪,只想好好钻进被褥里睡一觉。“银灯,去打盆水来,我要洗漱。”

    待洗净脸上的泪痕,薛鹂换下自己的衣裳,坐在书案前拿出纸笔,在昏黄的烛光下抄录诗文。

    银灯瞧见了,忍不住说道:“娘子好生勤勉。”

    薛鹂笑了笑,自嘲道:“天分不够,自然只能勤勉些。”否则总是落于他人之后,是要被垫在脚底下的。

    ——

    晋青将薛鹂送走后回去复命,掀开帐帘走进去看到魏玠坐在桌案前看书,营帐内点了许多烛火,走进后宛如身在明昼。

    魏玠端坐在那处,身上披着件雪白的外袍,松散的墨发流泻在肩头,将他一半面容隐在阴翳下。

    没有半点烟火气,像是尊端坐的神像。

    晋青想到方才女子扑到魏玠怀里时,他面上闪过的错愕与事后的无奈,顿时觉着自己还好没有拔刀拦住对方。

    听到动静,魏玠并未抬眼,只是淡声道:“再有下次,自己去领罚。”

    “属下知错。”晋青答得利落,脸上却没有知错的表情。

    他与晋炤侍奉魏玠许久,魏玠待人宽厚,对他们也从不多苛责,时常有赏赐。只是主仆如此之久,他仍莫名觉得魏玠与任何人之间都隔着一层什么,于他们而言也不能例外。今夜看到他冷静的面孔碎裂,实在是有些罕见。

    想起始作俑者方才在冷风中的纤细身形,晋青忍不住说:“这位表姑娘瞧着还有些可怜,在府中结交不到好友,来了此地又孤零零的,难怪被夏侯信盯上。”

    魏玠抬眼朝他看了过来,脸上看不出丝毫同情。

    “未必。”

    晋青愣了一下,扭头去看晋炤:“这还不可怜?”

    晋炤正低头专注地擦他的宝贝长刀,闻言只瞥了他一眼,迅速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敷衍地留下一句:“主子发话了,那便不可怜。”

    魏玠将写好的书信整齐地折好,递给晋青:“送去给叔父。”

    晋青走出营帐时,冷风透过缝隙从帐外溜进来,室内光影顿时也随风摇动。魏玠的影子被烛光拉得很长,风吹进来,影子便扭曲歪斜地颤动,像只张牙舞爪的恶鬼,风止的一瞬又恢复了无常,仍是漆黑而静默。

    ——

    次日一切收整好,才开始真正的围猎。此处是专供皇室围猎的猎场,该有的物什都置备周全。

    魏氏的娘子们虽说从小被教导端庄娴雅,却也会要她们学习骑射,只是真正愿意上马的娘子们少之又少。大多也都是让侍从牵着马,她们坐在马上缓缓地走两圈。

    薛鹂与几位娘子走在一起,等快到马场了,又刻意放慢脚步。

    远处的魏玠十分显眼,即使他身边站着再多的人,薛鹂还是还是轻易地一眼找到了他。

    二房的嫡子魏寰与友人闹得正欢,远远地看到了魏玠,立刻收敛了神色,同时朝一旁的兄弟使眼色,几人也随他恭恭敬敬上前去给魏玠行礼。

    魏玠微微颔首,说道:“既是出来游玩,便不必太过拘束。”

    说完后,他才看到他们身后几位衣裙妍丽的女子走近,薛鹂年纪小,身量还未长开,站在人群中更显纤弱。她似乎是被落在了后方,提着裙子跑过去追上同伴,在隔几步的位置又停下了,看着十分犹豫,似乎是不敢靠近,最终还是缓下脚步沉默地跟随在后。

    魏玠正要收回目光,薛鹂却在此时抬起头四处搜寻些什么,视线忽地落在了他的位置,而后脸上的沮丧一扫而空,眼里仿佛闪着光,像是捕捉到了宝物,面上的神情变得欢欣雀跃。

    他薄唇微抿,平静地与她对视,而后又轻飘飘地移开了眼。

    另一方的薛鹂心中冷笑,面上还要持着一副笑意。魏玠的确是她遇到过最棘手的人,她想要走到梁晏心里,如今他有了婚约,当然不好明目张胆的引诱,只能等他按捺不住。至于魏玠,任他如何高傲,只需他有一分动摇,她便能让人误以为是三分。

    薛鹂自知自己一无所长,偏她生得美丽,倘若能用好,美丽也能如同武力与财富,一样能为她换取想要的东西。

    下一刻,马场上忽然喧闹了起来,薛鹂朝源头看去,正看到一人驾马飞奔,怀里还搂着位女子。他丝毫不顾及怀中人惊恐到变了调的喊叫,任由她裙摆被风掀得飞起,露出白花花的腿根。

    四周一片鸦雀无声,无人前去阻拦,甚至面上也没有多少惊愕,似乎早已对眼前的这一幕习以为常。

    待人走远了,薛鹂听到前方有人小声地说:“陛下怀里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