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9章 第 9 章
    杂草生得毫无章法,一不留神便会踩空,看着是平地,没准却是山崖。

    薛鹂急得在原地跺脚,恨不得指着魏玠骂上两句,又不是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怎得就踩空翻下了山坡。如今倒好,天都黑了,她一个人站在这荒山野岭,谁知道能不能找到出路。

    魏玠从这种地方摔下去,若是摔出个好歹来,他的侍卫又靠不住,刺客追上来她岂不是要没命,何况山里又黑又冷,说不准还有野狼。

    薛鹂心急如焚,脑子里已经在想着抛下魏玠出了山,该如何撇清自己。

    ——

    山坡不算太陡峭,至少远不到摔死人的地步。魏玠滑落了一段距离后便伸手抓住一根树干,让自己停在了缓坡处。而后才迟缓地找到平坦的地方,将琴放在地上,慢条斯理地抚平凌乱的衣袍,拍去衣发上的尘土与树叶。

    虽说他对此处的地形猜了个大概,却远不到能避免受伤的地步,山坡上的荆棘与树枝同样让人不好受,不用看也知晓,他现在的模样应当狼狈极了。

    魏玠从容不迫地席地坐下,而后摆弄起他的琴,用手去探是否有损害。

    此刻薛鹂应当吓得脸色苍白,一番犹豫后决定抛下他先走。

    想到此处,他脸色仍是淡然的。也不知刺客究竟是何人派来,在春猎之时选择刺杀,实在是一件蠢事。很快魏氏的人便会带兵来山中找他,他只需在山里安静地等一会儿。至于薛鹂,若她继续往前走,运气不好便会撞见埋伏的刺客,兴许会死,兴许不会。

    无论如何,都是命运使然。

    琴弦断了一根,琴身上也撞出了凹陷。

    魏玠沾了血的手在琴上轻轻抚过,始终平静的脸上终于多出了一丝惋惜。

    “可惜了好琴。”

    他坐了好一会儿,背后传来些轻微的响动,乍一听以为是山风或鸟雀惹出的动静,待他仔细听,却发现那窸窣声不间断的,离他越来越近。

    魏玠将手伸到了琴身的底部,那里藏了一把匕首。

    “表哥!”

    薛鹂惊喜地唤了一声,直接从小坡上滑了下来,快步跑到了魏玠身边。

    他愣了一下,将手收回来,按在断裂的琴弦上。

    薛鹂小心翼翼抓着树干从山坡往下滑,她心中又惊又怕,如今终于找到了魏玠,高兴得几乎要喜极而泣。

    “还好你没事。”她语气关切,一双手紧紧抓着魏玠的手臂。“方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听到薛鹂的声音,魏玠有片刻的愕然,薛鹂会来找他的确是意料之外,只是也并非全无可能。无论她是有何目的蓄意引诱他,都不足以让她愿意为此涉险才对。

    意识到这一点,魏玠不禁蹙眉,问她:“为何不先走?”

    薛鹂听到他的话,心中不禁冷笑。

    她自然是想走,只是走了几步,仍觉得良心难安,竟突然犯蠢决定来寻他,倘若他当真无事,共患难后他们之间必定能更进一步。只是谁想这山坡如此难走,荆棘划得她苦不堪言,甚至还一个不留神,让断枝将臂腕划出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鹂娘怎能抛下表哥独自离去,说了要跟着表哥……这话何时都作数的,除非你厌烦鹂娘……”薛鹂的声音到了最后愈来愈小。

    魏玠见过的人中不乏有薛鹂这般的,有一些小聪明便自恃美貌想要引诱他,究竟的目的是什么,他并不关心,无非为了是权势金钱,亦或者虚无缥缈的情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