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12章 第 12 章
    春猎的事被搅得一团糟,皇上也被勒令送回了宫。各大世家的人去了许多,皆是叫这祸事闹得疲累不堪。

    太后出身夏侯氏,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如今以魏氏为首的世家权势滔天,太后一面想拉拢魏氏,一面又提防着他们,时不时出手打压。此回春猎闹出这样的祸事,却交予了魏植去善后。

    魏玠回到魏府的时候,正是晨光熹微,天色仍朦胧着,空气里带着清早的凉气。魏恒身边的侍者等候已久,传话让他去父亲的书房。

    魏恒一夜未眠,眼下泛着困倦的青黑色,见魏玠进了门,挥挥手让侍者出去。

    “昨日可有伤到?”

    “孩儿一切都好,让父亲担忧了。”

    魏恒仍沉着一张脸,问道:“听闻昨日你和府里的薛娘子一同遭祸,她是你二叔房里的远亲?”

    魏玠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说道:“薛鹂不会将此事传出去,父亲请放心。”

    魏恒不禁皱起眉,语气中带了隐约的几分警惕。“兰璋,你该注意分寸……”

    魏玠面色坦然,语气没什么起伏。“父亲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

    听到这话,魏恒也感到自己太过狭隘,魏玠向来约束自己,更不会轻易为女色所惑。他做事也一向稳妥,不会给人留下口舌。如今既肯定薛鹂不会透露,便不是袒护她的意思。毕竟是魏植的人,若能不起事端也是好事。

    “你做事为父向来放心,昨夜你也劳累了,早些回去歇息吧。你二叔近日恐要忙得抽不开身,二房那边的事若我不在,你便记得帮衬一二。”

    “孩儿知道了,父亲也早些歇息。”

    魏玠出了书房返回玉衡居,在回廊处见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似是怕被他发现,迅速地将脑袋了缩了回去。

    晋青低声道:“是薛娘子身边的侍女。”

    魏玠面色无虞,并未侧目去注意那处的动静。“不必管她,回去吧。”

    等他们走远了,银灯才松了口气,小跑着回到桃绮院向薛鹂复命。

    不等她走进薛鹂的房间,就听姚灵慧训斥薛鹂的声音。

    “好不容易才叫你舅父将你也带去,你便这般不争气,看看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我的脸都叫你丢尽了。竟还去纠缠魏玠,府里一早都传遍了,你若再不注意分寸,我们母女迟早要被赶出魏府……”

    薛鹂始终沉默着没有应声,银灯听得满腔怒火,恨不得推门进去为薛鹂辩驳,然而再气愤也只能强忍着,一直等姚灵慧说够了离开,银灯才悄悄进去想安慰薛鹂。

    “娘子莫要将夫人的话放在心上……”她才一开口,剩下的话便卡在了嘴里。眼前的薛鹂并非她想象中哭红了眼的模样,虽说衣衫凌乱了些,脸上却没有一滴泪水,反而慵懒地斜倚着软榻,优哉游哉地喝茶,半点没有伤心的模样。

    薛鹂面上带着几分对姚灵慧的不耐,如今见银灯回来了,才敛了敛神色,说道:“何必为此伤心难过,阿娘一直如此,你也不是第一回见了,怎得比我还要气愤?”

    银灯愤愤道:“我只是为娘子不平,分明受了那样多的委屈,夫人还听信谣言指责娘子,半点不问起你受到的惊吓……”

    薛鹂垂下眼,忽然觉得银灯的话格外刺耳。“魏玠可是回来了?”

    “大公子已经回来了。”

    “他看到你了?”

    银灯心虚道:“这……兴许没看到。”

    那便是看到了,即便他看不见,那两个武艺高强的侍卫也能看见。薛鹂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歇息一会儿吧。”

    等银灯出了房门,薛鹂才挽起袖子去看小臂的伤,凝固的血迹已经用湿帕子擦净,此刻再看伤口也没那么唬人了,只是不知魏玠的伤药何时才到。

    她一夜不曾阖眼,此刻想闭眼歇息,脑子里又回响起薛娘子的训斥。无奈下只好揉着眉心坐起身,随意拿起本书扫了两眼,正好又是哪个魏玠的爱慕者写给他的诗赋。

    “无趣。”薛鹂忍不住叹了口气,然而想起魏玠的相貌,又不禁小声嘀咕:“皮相倒是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