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13章 第 13 章
    薛鹂花费大价钱赎琴,为了修琴回府的时候又耽搁到很晚,姚娘子知道她动用了所剩不多的银钱,夜里的时候在她耳边幽幽怨怨地说了许久,以至于让她写课业都无法专心。

    授课的夫子很严厉,兴许是名士都有傲气,总是不屑于将话多复述两遍,亦或是讲得再简洁易懂些。夫子的确是博闻广识,因此授课时时常引经据典,将本就晦涩难懂的典籍说得更为高深。薛鹂并不是有着极高悟性的人,对此总是似懂非懂,在课业上较其他人要花费更多时间。

    姚娘子睡下后,她还在书案前挑灯夜读,直到两眼发昏了才揉着眉心合上书,此时又不禁想到魏玠有雀目之症的事。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必定不需要像她这般为了课业绞尽脑汁,雀目于他这样的人而言,不过是再小不过的瑕疵,何必还要苦心隐藏。

    只是既然魏玠在乎,如今她便成了极少知晓内情的人,必定会在魏玠眼中有所不同。

    由于薛鹂睡得晚,次日便显得有几分憔悴。

    夫子到来的时候她也没有抬眼去看,不等她站起身行礼,就听堂中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室内鸦雀无声,往日的窃窃私语都不曾出现。

    她疑惑地朝堂上人看去,正见到侍者换下软垫,而后魏玠姿态端正地跪坐在夫子往日的位置上。

    薛鹂愕然地看着他,尚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魏玠并非第一次替夫子代课,堂中的大多与他是平辈,年龄相差无几,却依旧要对他恭恭敬敬。

    他并未多言,只是随意扫了一眼,问道:“魏弛兄弟二人,以及李宵人在何处?”

    堂中一时间没人敢回答他的问题,魏玠并未为难他们,只淡淡道:“可见夫子在时亦是如此,圣贤书自幼教导我们尊敬师长,先祖也将此条载入家规规训后人。今日之事,我会命人转告二位叔伯,也希望你们引以为戒。”

    魏玠一板一眼,行事严肃到不近人情,然而魏氏的家风如此,并没有人觉得不好,反都当他是榜样。

    只有薛鹂在其中格格不入,她觉得魏玠在说起这些话的时候,会莫名显得更加冰冷无趣,就像是高台上的神像般难以触摸。

    魏氏处处都是规矩和礼法,也处处都透着死气沉沉。

    好在魏玠授课要有有意思的多,他虽严肃了些,却也十分有耐性,并不刻意卖弄,而是将经典讲得细致易懂,若见人面露疑惑,还会和悦地停下询问。

    授课的人是魏玠,薛鹂本是极有兴趣想认真地听学,奈何昨日实在耽搁得太晚。她又恰好坐在窗边,暖融融的春光照进来,晒得她骨头都发酥,困意涌上来抵挡不住,不知不觉间她的脑袋便低了下去。

    魏玠翻过一页,再抬眼的时候,便看到了端坐的几人中,只露出乌黑发顶的薛鹂很是显目,想要忽视都难。

    他做事一向很公正,因此还是起身去叫醒了薛鹂。

    薛鹂悠悠转醒,目光落在木制的地板上,雪白的袍边堆叠着,像是团了层莹白的雪,让她瞬间打起了精神。她抬起脸看到魏玠平静的脸,堂中众人的目光集聚在她身上,饶是她再大胆,此刻也不禁有几分赧然。

    “表哥。”她极轻地唤了他一声,带着点恳求,亦或者说更像是撒娇,求他不要为难。“我知错了。”

    本不是什么大事,魏玠也没有为难的意思,只是提醒道:“专心。”

    薛鹂点点头,再坐下去的时候当真是半点困意也没了。

    等魏玠讲完课要离开前,魏蕴抱着书跟上去,看向他的眼神好似都在发亮。“堂兄,我有几处不懂,你能再为我讲一遍吗?”

    魏玠点了点头,其余人见了也都跃跃欲试起来。

    他来者不拒,面上没有丝毫不耐烦,只是无论是对谁都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连衣角都不曾被他们碰到。

    薛鹂因为与魏玠一同被找到的事,已经被人编排了好些话,此刻哪里敢不知死活地当他们面凑上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先一步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