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26章 第 26 章
    毫无情意与缠绵之意的吻, 夹杂着薛鹂所有的不甘与羞愤,以及她那股升腾着的恼恨。于她而言,这更像是一种发泄与报复, 势必要魏玠将此刻的羞辱牢牢记住。

    魏玠不曾料到她的动作,在那一瞬间先是浑身僵住, 好似被雷劈了一般动弹不得,当他愤然去推薛鹂的时候,反被她用力地咬了唇瓣, 再次如同藤蔓般死死缠绕着他。

    湿润而温热的吻,渐渐染上了一股微腥的血气。

    魏玠抓住薛鹂两只手腕将她提开, 未免她再次上前,一只手紧攥着她, 一只手则用力地抹去唇上血腥。

    薛鹂脸色发白,唇瓣却红得刺目, 唇角上沾染着他的血,甚至挑衅似地看着他,毫无慌乱与羞赧的意思。

    魏玠往日总是温文尔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阴郁之色,目光中含着从未有过的戾气与恼火,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似乎是在强压下心中的愤怒。

    薛鹂见到魏玠的眼中的冷色, 终于后知后觉地心虚了起来。若是魏玠气急之下将她杀人灭口, 那她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值当, 只是他毕竟是望族出身的谦谦君子, 应当不至于如此残忍。更何况魏府上下都知道她救了魏蕴的性命, 舅父必定会护着她。温婉怯弱的表姑娘强行轻薄了魏氏的大公子, 这话说出去又有几人相信, 必定只当是一场误会。

    想必魏玠也会将此事视为耻辱, 绝不会让旁人知道她的所作所。

    魏玠的目光像是淬了毒,紧盯着她的时候再不像一只姿态优美的鹤,更像是只蓄势待发的毒蛇,正目光阴鸷地打量弱小的猎物。

    浅淡的甜酿气息已经被血腥气冲散,一切都令他恶心不已。

    从未有人敢如此轻佻地戏弄他,羞辱他,再若无其事地一笑了之。

    天气微热,薛鹂的薄衫轻透,露出细长洁白的颈子,白皙的皮肤下是紫青的脉络,犹如花茎般脆弱而美丽,魏玠只需轻轻一折便能让这张美艳的脸迅速灰败下去。

    他将薛鹂的手腕攥得很紧,疼得她忍不住皱眉,单手便能轻易制住她。

    同样的,他想杀了薛鹂,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但他不该如此,他不必为一个薛鹂毁了规矩乱了礼法,他不会为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蠢人而动摇,让自己变得不再克制冷静。

    好一个薛鹂。

    良久后,魏玠松开了被他攥到发红的手腕,面色又逐渐归于平淡,只是那眼神依旧如暗涌的江涛,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危险。

    唇瓣的伤口又渗出了血珠,轻微的疼痛,牵扯出的烦躁却无穷无尽一般,丝丝缕缕地绕着他。

    魏玠揩去唇上殷红,而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待魏玠的脚步声远去了,薛鹂才发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般,背脊与手心也都泛了层细密的冷汗。她缓缓舒了口气,手脚发软地坐下,当恶心魏玠的快意散去后,想到这些时日费的心思,她心底又被一股巨大的沮丧填满。她早该知道,魏玠声名远扬,连衡章县主都频频向他示好。他这样的人见过的狂蜂浪蝶何其多,怎会被她的伎俩迷昏头。她是魏氏的大公子,不是吴郡任她戏弄的郎君。

    薛鹂摸了摸唇瓣,无奈叹了口气。

    罢了,至少不用再对他虚与委蛇。

    ——

    日头渐盛,蝉鸣声吵得人心中杂乱,侍者们昏昏欲睡,大都留在房中小憩,府里没有多少人声。

    直到玉衡居的传来了响动,才打破午后片刻的安宁,仅仅是在院门外便能听到嗓音洪亮的怒喝声。

    平远候气势汹汹来魏府寻人,腰间拴着一根陈旧的马鞭。众人都知他性情古怪不好相与,没有几个人赶去拦他,偏生此刻魏恒不在府中,家仆只好去寻找魏玠来劝说平远候。

    魏恒虽严厉,待人却端正有礼,只是一直以来都看不惯平远候的做派。魏氏是大族,即便是庶女也绝不会低嫁,只可惜平远候夫人有哑疾,后来不知怎得与没落士族的平远候定下亲事,谣言说是平远候诱拐了彼时心性单纯的夫人,这才叫魏氏迫于无奈将女儿嫁给了他。

    侯夫人死后,魏恒对待平远候更为冷淡,即便如此,梁晏每每受到责罚,也都是他站出来护着梁晏。

    梁晏托人去打探了几位长史的意思,想要知道自己是否能得到三公曹的官职,他为此还用心拟下了几篇策论。然而现如今主荒政缪,世家望族彼此题拂举荐,为了攀附魏氏与夏侯氏,他递上去的策论尚未被仔细过目,对方便毫不遮掩地说了,三公曹的位置要暂且留给魏玠。

    魏玠虽然尚未入朝为官,却已经在替皇上及魏氏出谋划策,日后迟早会接替魏恒的位置。即便他不曾递交过策论文章,不曾有意掌管刑狱,只因他是魏玠,便要一切以他为先。

    梁晏收到书信时,魏玠并不在玉衡居。

    他浑浑噩噩地喝了一壶酒,失魂落魄地躺在廊前昏睡。

    平远候闯进去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他一身酒气的模样。怒火霎时间直冲头顶,他一声暴喝:“混账东西!”

    梁晏被他一声怒骂吓醒,不等做出反应,便被猛地一脚踢到了廊下。而后便是一鞭子狠狠抽中了他,将他的衣衫都被打得破开口子。

    平远候是习武之人,一身蛮力,鞭子挥下去带着响声,一旁的侍者都听得心惊肉跳,梁晏偏偏一声不吭,咬着牙硬生生承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