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32章 第 32 章
    薛鹂回到桃绮院的时候还早, 往日里这个时辰,姚灵慧应当还未起身。只是不想这次,她一进院门便看见了姚灵慧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她身上披着一件外衫, 手里还拿着柄团扇, 面色阴沉到能滴出水来。

    听到薛鹂回来的动静, 她立刻抬起头来,面带愠色地朝她走来,直接拿着团扇打在薛鹂头顶, 压低声斥责道:“你个没规矩的!昨夜究竟跑哪儿去厮混了,休要与我装模作样,还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品性不成?倒是好手段,叫魏蕴也甘愿护着你……”

    姚灵慧虽然被薛鹂气得不轻,指责中却也带了几分关切。“我同你说过多少次了, 此处可不是吴郡, 洛阳权贵都不是好欺瞒的,你若得罪他们了,没人能护着你。魏氏长房的人并非善类, 你往后离他们远些,越远越好,休要自以为是,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貌和手段, 便忘了自己的斤两。”

    薛鹂到底是年纪小, 年幼时总受人欺负,习惯了如何讨人欢心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却从未有人教过她该如何做, 只有受到教训才知道进退取舍。如今眼看着连魏玠都能成为她的裙下臣, 难免会生出点骄傲自满来。今早所见所闻,加上姚灵慧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像是给她泼了一头冷水,让她嚣张的气焰熄灭了不少,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阿娘是否知道些什么?”

    姚灵慧对她与魏玠往来的事表现得格外不满,即便是当真觉得她与魏玠有云泥之别,也不至于要如此羞辱责骂她才是。

    姚灵慧瞪了薛鹂一眼,拉着她快步朝屋里走去,而后将门仔细关上,压着她坐到榻边,低声询问:“我问你,昨夜你究竟宿在何处?”

    薛鹂知道她已经猜到了,索性不再隐瞒。“在玉衡居。”

    得到答案,姚灵慧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火又问她:“你们可有逾矩……”

    “阿娘且放心,女儿还不至于如此蠢笨。”只是哄男子欢心,说上几句好听话便是,让他碰了身子可就不值当了。

    姚灵慧松了一口气,而后闷闷道:“我当真是管不住你了,与你说了这么些话,你竟死性不改,还要与魏恒的儿子纠缠。魏氏长房规矩重重,礼法太过森严,且不说你与魏玠云泥之别,便说日后以你的性子,要如何在此处立足,魏氏大夫人,不过是听着风光,你以为是什么好事不成。”

    见阿娘没有说下去的意思,薛鹂回答道:“有所得必有所失,想要荣华富贵,循规蹈矩些也没什么。”

    姚灵慧听到她的话,眼神像是冒着火,咬牙切齿道:“我看你是睡昏了头,魏恒在王氏繁盛之时与大夫人结了姻亲。不过三年的光景,王氏卷入宗室争斗,魏恒立刻与王氏撇清干系,任由王氏没落,没有丝毫帮衬的意思。现如今呢,你来魏氏这般久,可还有见过什么大夫人。什么礼法规矩,倒是半点没误了男子的薄情寡义,与你那混账父亲又有何异?何况……”

    她说到此处,又猛地没了下文。

    “何况什么?”薛鹂追问。

    姚灵慧抿了抿唇,终究是没忍住说道:“你且给我记清楚了,他们魏氏长房明面上高洁正派,背地里的龃龉不比薛氏少,你若不想搅进这趟浑水,日后便离魏玠越好越好,否则日后莫怪我当娘的不曾劝过你。”

    姚灵慧显然知道些其中内情,却不愿意说出口,薛鹂见此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倘若是从前姚灵慧说了这话,她只怕会在心中怀疑是否又是她捕风捉影,用不知从何处听来的谣传告诫她。然而今早窥见的那一幕,却让她不得不信了。

    如今梁晏已经知晓了魏玠对她的情意,她便不必要再继续费力讨好魏玠,是时候该慢慢抽身,将心思放在梁晏身上了。魏氏长房如何,与她实在没有多少干系。

    她满不在乎道:“阿娘的话我记在心里了,女儿不会对魏玠再有情意。”

    ——

    翌日清早,梁晏醒来后呆呆地望着帐顶,梦里的画面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只是女子的笑颜依旧清晰,叫他想忘都忘不掉。

    好端端的,他竟梦到了薛鹂。

    还是昨天那身罗裙,她低下头,小心翼翼地避开脚下荆棘,忧心地问他:“山里会不会有蛇?”

    她问完后便扭到了脚,险些摔倒在地,好在被他伸手扶住了。

    薛鹂迅速地推开了他,红着脸往后退了一步,羞赧到不敢与他说话。

    梁晏心中并无多少触动,只是觉着薛鹂这般文雅怯弱,如何会鼓起勇气接近魏玠这样目空一切的人,岂不是时常受到冷落。不知怎得,他想到了魏玠唇上的伤口,脑子里便不禁浮现了魏玠与薛鹂亲吻的模样,脸上迅速地开始发烫,心中更是说不出的古怪。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便久久挥散不去,一直到与薛鹂分别后,他仍是会忍不住去想这个画面,以至于夜里的梦也乱七八糟。

    他本意是想安慰薛鹂,却不成想经此一夜,心中竟莫名有了几分心虚。

    ——

    魏翎与魏弛闹出了这样大的事,魏府上下却没有丝毫动静,好似在玉衡居的那场闹剧,不过是一粒石子落入深潭,只惊起了一片微弱的波澜,很快便沉寂了下去,连一丝痕迹也不曾留下。

    薛鹂仍记得清楚,魏恒的暴怒并非是从进门便开始的,而是在听到魏翎的胡言乱语后,才忽然暴戾地打断了她。连她一个外人都忍不住为此好奇,魏玠身为被指着鼻子骂的那个人,却表现得这般淡然,实在是古怪至极。

    魏玠仍在禁足中,姚灵慧也对薛鹂看得更紧了,正好她这几日也不想去见魏玠,便留在府中好好看书。只是往日里魏缙总是寻了机会便来找她,这两日却罕见地没有来过。

    薛鹂望见窗台的瓷瓶中逐渐泛黄的的栀子,才忽地想到了魏缙,摇着蒲扇的手也渐渐慢了下来。魏蕴问道:“你在想什么?”

    “这几日似乎不曾见过魏缙。”

    魏蕴愣了一下,说道:“你不说我都要忘了,三日前魏缙被送回了广陵,听闻是堂兄的意思,广陵有一位大儒与堂兄结识,似是有意教养魏缙,堂兄将此事转告给了魏缙的父亲,他们便急着将魏缙带了回去。”

    “带回去了?”薛鹂有些惊讶,魏缙走的这般匆忙,连来见她一面也来不及,多半是魏玠刻意为之,不想让她与魏缙有什么干系。

    薛鹂的心忽地一沉,缓缓生出一股不耐来。倘若她到最后也不能让梁晏甘心为她退了与周氏的婚约,魏缙便是她给自己留的另一条后路。她从前以为魏玠只是品性正直,为人疏离不爱与人往来,如今却觉得他未免太过冷情冷性,将魏缙送走的事上也实在算不得宽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