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34章 第 34 章
    薛鹂面上发热, 然而细听魏玠的语气,似乎又的确是在询问她的感受,回想方才他问的那句“你想与我交吻吗”而并非“我想与你交吻”, 难不成是以为她喜欢做这种事, 因此想要叫她“快活”。

    想到此处, 她顿时觉得是自作自受, 别开脸不敢看魏玠的神情, 连忙灌了两口冷茶好驱散面上的燥热。

    正当她羞窘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有侍者前来通报, 说是魏礼求见。

    薛鹂忙道:“既如此, 我不好留在此处打扰表哥议事。”

    “无碍,你先等候片刻,我自会命人送你回去。”

    “表哥事务繁忙, 怎好为我再费心。”

    魏玠垂下眼, 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问道:“是我做的不好吗?”

    薛鹂愣了一下, 才意识到魏玠指的是什么,方才平息下去的燥热又卷土重来, 她慌忙道:“不……我并非这个意思,表哥莫要胡思乱想, 只是阿娘近日将我看得紧……我有些忧心。”

    她知晓魏蕴定会替她隐瞒,也知晓魏玠是正人君子,因此才有恃无恐, 屡次不听阿娘的劝告。然而今日这稀里糊涂的交吻, 她算是明白了, 魏玠在男女之情上实在愚蠢, 兴许下一次便又去看了什么书, 书中告诉他房中之事使人□□,他也会好心地拉着她去试上一试。

    魏玠点点头,宽慰她:“有魏蕴帮你,不必担忧。”

    薛鹂无奈地坐回原位,幽幽地盯着窗外。

    魏礼几日不曾回府,一回来便得知魏弛被关在祠堂受刑,任何人不得探视,父亲不许他过问,他只好来找魏玠问清缘由。

    魏玠遵循魏恒的意思,并未告诉他魏弛与魏翎之间的不伦之罪。

    魏弛与魏蕴向来不合,此次受罚并未对外声张,以至于连魏蕴都只知晓是魏弛犯了过错,被送到祠堂悔改。只有魏礼察觉到古怪,一心问出个缘由来。见到薛鹂在此处,他也只是扫了一眼,并未在意她的存在。

    “我只求兄长告知,魏弛所犯何事,要被处以如此重刑。”

    “我记得父亲说过,不许任何人探望。”

    魏礼的神情略显气愤,语气也有几分颤抖。“我在祠堂外撞见了医师,有家仆将染血的绢帕送出来,若不是受了重刑,为何会如此。”

    魏玠只觉得他聒噪,眉间染上了一丝不耐,遂说道:“一共七十鞭。”

    魏礼发觉这过错比他想的还要严重,惊愕地瞪大了双眼,还想要再问,然后看到魏玠的神情,只好恭敬道:“多谢兄长。”

    待魏礼离去,薛鹂才好奇地问他:“七十鞭有何深意?”

    “家规中定下了,犯下的错有各自处置的方式,乱了礼法纲常,依照轻重处罚。魏弛与姑母乃是姑侄,打七十鞭便可了事。”

    “二人都要一并处罚?”薛鹂不禁想到魏翎的哭喊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来。

    “叔父认为错在姑母,因此待她受过刑罚后,要在府中的静心观中思过二十年。”魏玠语气平静,听不出丝毫起伏。

    薛鹂心中感慨,换做旁的人家,此事揭过便算了。分明是魏弛与魏翎两人□□,最终却要魏翎担了这样多的罪责。二十年如此漫长,无异于终身不得自由。

    然而回想起魏翎为了保守秘密想要害她性命,薛鹂又觉得自己无需去怜悯她,不过是感慨魏氏处事不公罢了。倘若她不会凫水,想必早被淹死在荷塘中了。

    薛鹂正出神,又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以为是魏礼去而复返了。

    “大公子,二房的姚夫人来寻薛娘子回去了,正在院门外等候。”

    薛鹂猛地站起身,没好气地看向魏玠,说道:“我便说阿娘急着要寻我,你偏不信,如今好了,这都寻上门来了。”

    魏玠宽慰了她两句,送她到了院门前。好在姚灵慧对薛鹂再气不过,对待魏玠也依旧是副好颜色。

    ——

    回到桃绮院以后,薛鹂被罚跪了半个时辰。姚灵慧才告知她,是二夫人心中不满,当着众人的面让她好生管教薛鹂,她可谓是丢尽了脸面,谁知回到院子,薛鹂又失了踪影。

    薛鹂这才得知,这次不知是何缘故,魏蕴并未替她隐瞒,而是直接让姚灵慧到玉衡居寻她。

    想必是她与魏玠往来多日,魏蕴看在魏玠的面子上不曾与她计较,如今积怨已久,再不想替她隐瞒,倒也是人之常情。

    薛鹂的两个侍女也因她受了责罚,姚灵慧吩咐桃绮院的侍者将她看紧,不许她再出院门半步。除次以外,姚灵慧也闲下心,特意留在院子里看住她,不许她与魏玠再有往来。

    薛鹂并不在意这些,过几日魏玠便要去冀州,姚灵慧又会放她出去。这几日将她关在院子里,也省得她再去寻借口避开魏玠。

    比起薛鹂的事不关己,银灯反而比她更为忧心,替薛鹂梳发时都忍不住叹息。

    “眼看大公子要去冀州了,一别好些时日不能相见,娘子便不想去见他一面吗?”

    “我如今连院门都出不去,如何与他相见,你既真心替我着想,不如替我给表哥送一封书信。”

    若是她记得没有错,梁晏时常在接近午时的时候才到魏府来,正好她在屋中闲来无事,不如让银灯去试试能否撞见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绯闻恋人〕〔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