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怀娇 第41章 第41章“大公子近日可还安好”……
    梁晏若当真与周氏退亲,  这的大事,薛鹂即不院子也知晓。何况姚灵慧每日比她还焦急,时时刻刻打听着是否有平远候府被退婚的消息,  然而平远候府那处安安静静的,  没有激起一点水花,  反而是魏氏府中正因事,满是对薛鹂的讥讽与叹惋。

    姚灵慧心急如焚,  薛鹂看着平静,实则不比她好上多。她愿意相信梁晏的为人,但退婚不是小事,周氏那大的望族,  若娶周素殷,必定对平远候府有助力。哪有个男子愿意为情爱而舍弃远大前程,  更何况即梁晏愿意,平远候也定是不肯的。

    薛鹂装病这两日,  魏植命人送不补『药』来。毕竟二夫人相看好人选送到桃绮院,  当日薛鹂跳湖尽,怎么看都像是因他们『逼』迫而想不开要寻死。姚灵慧在佯装可怜上远超薛鹂,  抹着眼泪在魏植前哭两回,让他越发心生愧疚,  绝口不提要薛鹂嫁人的事,任由她己的心意。倘若薛鹂当真愿意嫁给梁晏,  他还要给她多添置些嫁妆。

    从心而论,  魏氏对待薛鹂已是仁至义尽,  她偶尔也因己对恩人的算计而生点歉疚来,只是那些歉疚与她的欲念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顾着己怎会是错呢。倘若梁晏当真反悔,她也不去怪他,爱错人是她不对,至喜爱梁晏这件事对她没么害处。只是若不嫁给他,往后余生都要在惋惜中度过……

    短短日,薛鹂心中就冒无数个念头,她甚至已经想好被梁晏辜负后如何替己开脱。谁知夜里,梁晏偏就来见她。

    魏恒回府一日知晓梁晏想要退婚娶薛鹂的事,他对梁晏一向是爱护有加,如同亲子一般照看,事一,他立即让人去平远候府打探。也是因,梁晏前脚才入魏府,立刻有魏恒的人将他拦下。

    魏玠举止有仪,『性』情沉稳,魏恒认无须过问,以魏玠的『性』子,早已明白如何取舍。而梁晏不同,平远候对他疏于管教,以至于他做事向来是以意为之,一意孤行是常有的事。与周氏的婚约于他而言大有益处,一个薛鹂引诱魏玠也罢,何以让他也跟着犯糊涂。

    “无论是与兰璋怄气也好,还是当真被那女子『迷』『惑』,这些不过是一时冲动,若你为悔婚,日后必定要失悔。”魏恒表情虽严肃,话语并不尖锐,比起平远候的动辄打骂,更像是长辈透着无奈与劝诫的教导。

    即是有过恼火,在看到梁晏脸上的伤痕后,也再难说他句不是。

    毕竟是年意气……他年纪尚轻,又没有母亲爱护。想到处,魏恒深深叹口气,又道:“你父亲脾气火爆,也是为你着想,退婚之事不妥。何况那薛鹂从吴郡远道而来,你与她相处不过数日,当真解她的心『性』如何?『迷』『惑』兰璋,又叫你失魂落魄,我看她未必是良善之人。”

    梁晏这次被打得着实不轻,好在他『性』子坚韧,躺两日正常走动,只是脸上看着有些吓人。眼白里晕着一大块猩红的血团,颊边微微肿起,嘴角与额上都有着淤青。

    听到魏恒的话,他嘴角动动,又没立刻说反驳的话来,沉默片刻后,他才执拗道:“是我倾心她,也是我甘愿娶她,她心『性』如何旁人又如何轻易判定,我觉着她很好,和她在一起我心中欢喜。舅父不愿让兰璋与她有牵扯,既如何不成全我们。悔恨一事错在我一人,即往后失悔,我也绝不说旁人一句不是。”

    梁晏语气朗然,目光坚定,丝毫不见犹豫与退怯。

    他前的魏恒身形笔直,犹如一棵肃肃青松。魏恒虽人至中年,依旧看他容清隽,言行举止带着儒士的端方雅正,然而又他的目光总是锐利而严肃。魏玠同他很像,多种近乎冷漠的平静。

    “你想好?”

    “是。”

    魏恒盯梁晏一会儿,心中生些感慨来,嘴唇微动,似是想说么,最后又么都没说,背过身去挥挥手,算是默许。

    梁晏立刻转身离去,侍者要带他去房间歇息,他头也不回地朝着魏府西侧走去。

    桃绮院的夹竹桃开得正茂盛,桃红『色』的花在翠绿枝叶的掩映下更显艳丽夺目。一大片长院墙,被夜风一吹,花枝簌簌地颤动。

    梁晏走到桃绮院外停住脚步,仰起头去看那片树影,想到薛鹂在树下乘凉的模,心中泛起一种他己都觉得怪异的喜悦。约莫魏恒的许可,好似给他鼓舞,让他觉着己的决定没有错,往后也绝不后悔。

    夜『色』已经深,薛鹂必定早已睡下。他没有来打搅她的意思,只是莫名想走到处,即是隔着一堵院墙去看那枝头的花,他心中也会忍不住感到欢喜。

    梁晏身边的侍者无奈道:“夜『色』深,郎君还是快些回去歇息吧。”

    “知道。”他话音才落,院门吱呀一声开。

    冷白的月光下『露』薛鹂的身影,她惊讶道:“世子?”

    梁晏也愣住,疑『惑』道:“你为何还未就寝?”

    “我……”薛鹂梗一下,低声道:“世子没有消息,我无法安眠,本想在院中走一走,怎料会听到世子的声音……不想当真会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