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抗日狙击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标记我一下 54|拉手
    www..,最快更新标记我一下 !

    江淮后背抵在40号考场门上,手别在身后,手指攥得发白。他站在门边,薄渐站在窗边,隔开一个教室的距离,薄渐背光,看不太清晰面容。

    他盯着薄渐:“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他嗤道:“你应该想了,如果你借我标记……我什么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比如?”薄渐语气很轻。

    江淮不信薄渐这不知道,不信薄渐能把上回天台上的车祸现场忘干净……他没说话,唇线绷得很紧,目不转睛地盯着薄渐。

    薄渐细致地把被风鼓起的窗帘拢到一边。他微微偏头:“我的信息素对你吸引力很大么?”

    江淮神经已经绷紧到了快出现幻觉了的地步。他和薄渐明明他妈离了十万八千里远,还开着窗户,不断往里灌冷风,他根不可能闻得见薄渐的信息素……可江淮却感觉自己整个人在慢慢发热起来。

    头往下。

    “一般。”江淮撒谎,唇线绷紧。

    薄渐轻了声,没说什么,只又问:“你会因为我的信息素喜欢上我么?”

    “不会。”稍一停,江淮没什么表情地又说:“不可能。”

    薄渐抬眼,他逆着光,神情莫辨:“你怕什么?”

    江淮一愣,慢慢皱起眉,没说话。

    薄渐注视着他,向他走了过来。

    江淮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但他原就已经靠在门板上了,再向后仰,无路可走,后背几乎严丝合缝地贴在考场后门上。

    他眼见薄渐愈来愈近,喉结滚了滚。

    每一步,都似乎重合进心脏躁的鼓点里。

    薄渐停在他身前,他注视着江淮,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容,轻缓道:“如果我这个人对你没一点吸引力,我对你所的吸引力都来自标记期给你的生理错觉……即使我再标记你一次,对你不依旧没影响么?”

    “你怕什么。”他轻声说。

    江淮忍住把薄渐推到一边的冲……薄渐离他并不太远,却不近。“我没怕。”江淮冷冰冰道。

    薄渐抬手,勾了勾拂到江淮肩上的发尾。指肚的触感干燥而温暖,无意碰过江淮的脖颈,他几乎立刻按住了薄渐的手:“别乱碰……”

    薄渐抬眼:“这叫不怕么?”他被江淮按住的手微微反转,对上掌心……像两个人双手相握。他问:“你很怕和我什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么?”

    他望着江淮,神情前所未的认:“为什么怕和我肢体接触?”

    江淮颈椎僵直到了尾椎。他没抽回手,薄渐握着他的右手,掌心一干燥而温暖。只他,手心早就完全汗湿了的,被风吹得冰凉。

    为什么怕和薄渐肢体接触?

    不,他不怕。

    他,特别特别特别想。想和薄渐亲密无间的接触。

    他怕的薄渐不喜欢。不喜欢和他接触……不喜欢他。

    他多多少少的一点,一点点喜欢薄渐。

    答案呼之欲出。

    江淮没说话,脸色却不太。

    薄渐轻轻叹了口气。

    木头,他想。不肯说喜欢他……就算假的,待会儿回过神来又觉得不对的,乖乖地说一句喜欢他,啊。

    但薄渐想,如果江淮就这么乖乖地说了,江淮就不木头了。

    他垂眼望着江淮,江淮表情十分不友善,但他偶尔飘忽不定的眼神中,可以大致猜出江淮早已经魂游天外,不知道想到哪去了。

    薄渐很想狠狠咬江淮一口,把江淮的注意力都咬回到自己身上来。

    “江淮。”他叫。

    江淮猛地回神:“嗯?”

    “……”

    薄渐静了几秒,他低眼望着江淮,轻声细语道:“如果你害怕临时标记期期间你对我的反应太强……你可以试试适应我。”

    江淮没听懂,皱眉:“你说什么?”

    薄渐压下头来,眼对眼地盯着江淮,江淮头往后一仰,后脑勺“嘭”的磕在门板上,但江淮没。在江淮出声前,薄渐贴在江淮耳边:“适应我的信息素。”

    薄渐每一下呼吸都洒在江淮耳廓上。

    心脏一秒跳空。江淮推在薄渐肩膀上:“不,你……”

    “如果我的信息素让你不舒服,”薄渐说,“适应它,你就不会不舒服了。”他说的每一个字,用正经、文雅的语气说出的每一个字,在江淮耳朵里都如同赤-裸裸,过分的引诱:“习惯了就了。江淮,你别怕。”

    “抱住我试试。”最后薄渐说。

    江淮猛地哑然无语。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感受到胸腔心脏的搏。

    薄渐声音很低,低得几乎像江淮臆想中的幻听:“江淮,抱我。”

    江淮后背抵在门板上,手心浸满了汗。他眼皮细微的些发抖,闭上了眼。薄渐体温比他高,轻轻环过他的腰,下巴在他颈窝慢慢摩挲了几下。

    江淮手背绷紧,手指捏着薄渐的冲锋衣后襟。

    冷冽的草木叶气味泛上来,细细密密地把江淮拢了进去。但冷虚假的冷,皮冷的,皮下的血肉却都滚烫,冲得人头脑昏聩。

    薄渐抱着江淮。他想要更多,嘴唇似似无地刮蹭过江淮的脖颈,他轻声说:“不舒服就告诉我。”

    江淮前所未的安静,连呼吸的声音都压抑在胸腔里。

    信息素愈来愈浓重,慢慢显露出虚假表象下,alpha无一例外的强侵占。

    薄渐收紧了江淮的腰。十一月份,江淮就套了件单卫衣,薄渐曲起的指节隔了卫衣布料,慢慢顺着江淮的脊索向上抵。

    江淮头脑一片空白。

    直到他感觉到颈窝被什么湿润的,柔软的东西舔了舔。江淮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断了。

    细细的亲吻旋踵落到肩颈上,薄渐低着头,手心慢慢渗出层薄汗,他吮吻过江淮的喉结。木头乖乖的,靠在门板上,又呆呆的,眼皮发抖,被他的信息素沾满了,睁眼盯着薄渐,眼梢晕红,什么没说。

    江淮的脑子像块被信息素烧毁了的cpu板。

    薄渐来没拿信息素压过江淮。这一次。

    大脑完全空白了。

    就剩一个念头……回应他。但江淮分辨不清这因为信息素才衍生出的念头,还出他身,他自己的念头。

    薄渐轻声问:“可以给我一点你的信息素么?”

    江淮的最后一丝理智让他觉得现在的状况已经超出了预料之外,已经很他妈的离谱,很他妈的不收场了,他现在应该推开薄渐,出去,让十一二摄氏度的冷风让他俩冷静一下。

    他盯着薄渐。半晌,他捧起薄渐的下颌,啾地亲了下薄渐的嘴唇,低下眼皮:“咬我。”

    -

    江淮屈腿坐在窗台上,窗户大开,冷飕飕地往考场灌风。他点了支烟,侧头看着窗外,今天个雾蒙蒙的天气,天空发白,显得格外冷郁。

    烟气呛人,冲淡了薄渐信息素的味道。

    江淮已经十分钟没说话了。

    薄渐站在讲台上,两个人远远隔了六七米。薄渐随手翻了翻讲台上的模拟考座位表,抬眼:“后悔了么?”

    江淮扭头,短暂地在薄主席身上看了零点五秒,又叼着烟看窗外了。

    像他现在又在想要怎么他妈的收场,为自己的年轻冲付出代价这种话,江淮不可能说出口的。亲他主亲的,标记他主要的……他还什么逼脸发言?

    太操了。

    江淮原还想等到周末再说,结果今天就他妈翻了车。他能说什么。

    说他年轻经不住诱惑?

    嘴对嘴就算接吻,现在他已经和薄渐接了两次吻了,都他逼人家的。江淮烦躁地“啧”了声,掸了掸烟灰:“我做事来不后悔。”

    薄渐下了讲台,徐徐道:“哦,要完标记就不理我了……我还以为你后悔了。”

    薄主席这话说的,让江淮听了很不顺耳,像他个用完就扔的渣男。他扭头瞥了薄主席一眼,冷飕飕道:“我在想待会儿我怎么回教室。”

    江淮今天穿的卫衣倒帽子,但老林不让在教室上课戴帽子,就让戴,他戴一天,万一不小心掉下来怎么办?

    薄渐走到江淮边上,目光掠过江淮后颈的咬痕。他慢条斯理地校服衣兜掏出一包粉红色的东西:“贴一个?”

    江淮低头一看……薄渐今天在便利店买的草莓棉花糖味oega阻隔贴。这种直接往腺体上贴的傻逼阻隔贴其实用处不大,就理法,纯盖味儿,把oega信息素的气味盖下去,但因为设计都很少女心,款式可爱,所以还不少oega贴着玩。

    但江淮怎么可能把这玩意往脖子上贴。生怕别人没把他和oega联系起来吗?

    江淮抬了抬眼皮,声音挺冷:“你别他妈告诉我,你去便利店的时候就想你今天标记我了。”

    薄主席垂眼,一脸清清白白:“才没,你看见了,我随便拿的。”

    江淮蹙了蹙眉,心烦意乱地喝了口咖啡。他原去买咖啡上课提神用的,现在用不上了。“不用,你自己收藏吧。”

    薄渐稍一沉吟:“要不我陪你一起贴?”

    江淮抬头:“??”

    “你要一个人不敢贴,我可以陪你一起贴。”薄渐轻飘飘道:“不会人因为你贴了个oega阻隔贴就认为你oega的。”

    江淮静了几秒:“但会人因为你贴了个oega阻隔贴就认为你变态的。”

    薄渐:“……”

    江淮低头又看了眼:“草莓棉花糖味的变态。”

    “……”

    节课差十分钟下课,两个人出了40号考场。薄渐斜瞥过江淮的后颈……贴上了一个粉红色的小云朵。

    江淮扎头发的头绳都纯黑头绳,穿了件纯黑的卫衣,黑裤子,黑aj,头黑到脚,就脖子后面贴着一个软软的梦幻粉小云朵。

    他抬手,碰了碰自己脖子后面。他贴了一个,江淮给他贴了一个粉红色小草莓贴。甜腻的草莓糖味像浓稠的糖浆,裹着人鼻腔。

    “江淮。”

    江淮头没回:“嗯?”

    “阻隔贴太甜了。”

    江淮还懒得回头,想说“您不就喜欢甜东西吗”,但他还没开口,薄渐走了过来。他和江淮身上的信息素味道都很淡了,别人几乎不可能再闻得着,可江淮偏偏又嗅到了种清淡的薄荷叶的气味。

    薄渐稍稍侧头,轻声道:“没你的信息素闻。”

    江淮一愣,耳朵尖窜上一股火。

    他“啧”了声,别过头,没什么表情:“哦,谢谢您夸我。”

    薄渐没容:“不用谢。给你树立自信,应该的。”

    江淮:“……”

    江淮突然又不十分想看见薄主席这张脸,迈大了步子,落开了薄渐两个身位。但他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停了。

    他扭头,薄渐已经停了。

    四目相对。江淮问:“怎么,阻隔贴已经甜到您走不道了?”

    薄渐却伸手,摊平:“拉手。”

    江淮:“……?”

    江淮没回,薄渐没缩。

    薄渐轻声说:“想拉手。”

    “……”江淮问:“你疯了?”

    “没疯。”薄主席神情自若,矜持道:“标记期的alpha需要特殊关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你不乖〕〔杀破狼〕〔攻玉〕〔绯闻恋人〕〔从海贼开始燃烧世〕〔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