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镇海王〕〔灵境行者〕〔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嘉佑嬉事〕〔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魏晋干饭人〕〔渡劫之王〕〔雾都侦探〕〔黑石密码〕〔摄政大明〕〔仙王奶爸〕〔我的治愈系游戏〕〔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温柔的背叛〕〔重生后我嫁了未婚〕〔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洪荒:我食铁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标记我一下 102|男朋友
    www..,最快更新标记我一下 !

    周四周五,会考两天。

    题都会做,但江淮考试的心情极其之烂。尤其地理。

    薄渐几乎是逼他地理会考的知识提纲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了。张眼闭眼都是世界地图,今年会考出了道南极洲冰川融化,保护环境的大题……做那道大题,江淮觉得也凉飕飕的。

    薄渐像是无意识地嘬了一下食指,看着:“你南极洲的雪,淌到大洋洲了。”

    江淮尾椎都发麻,手臂搭在眼上,眼皮细微发抖:“闭嘴。”

    考一场会考,江淮颓了半星期才缓来。

    高也还有体育课,下学期没有活动,也没有体检,体育课都不大管,统一做做热身运动,跑几圈以后自由活动。

    江淮最近开始和赵天青打球了。

    也不是他主动找的赵天青,是赵天青主动拉的。赵天青看江淮身体素质放alpha里都是难得的好,跳跃力和爆发力,就校队那几个篮球生,也没几个比得上……就是个儿稍微矮点,刚一米八,但不耽误找江淮练球,积极联络感情。

    江淮倒无所谓。

    对打篮球没多大兴致。或者说除非那种“我快死了”的强刺激的极限运动,对他吸引力都不大。就早些年陪秦予鹤打了几年球。

    但一次体育课,江淮打完球下场,看见薄渐没找他,也没叫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场外长椅上看打球以后……江淮体育课去打球的频率就高了很。

    有时候薄渐会来看几分钟,有时候看十分钟,有时候看小半节课。

    不叫江淮,只在场外看。

    有时江淮下场,会帮江淮递瓶水。

    江淮没问,也没说什么。薄渐想看,打。

    曾经江淮一向对这些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从早忙到晚,逼着自己天天做不喜欢的事的人嗤之以鼻,直到他认识薄渐……

    也还是嗤之以鼻。

    就是一天写十三个半小时作业,学习学到油尽灯枯,在课桌上刻满“早”字,也没法自己复刻成薄渐这样的人。

    只是薄渐如有什么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帮他做。

    -

    梧桐树张满宽大的叶,时至五月中下旬,寥寥的早蝉停停续续的倦懒的嘶鸣。早夏,怕冷的都还穿着长袖校服,在篮球场上打球的男孩子却都大换了短袖甚至短裤。

    江淮属于换回夏季校服换得最早的那一批。

    体育课差十分钟下课,江淮提前下场。

    篮球撞在水泥地上,在他身后杂乱的“砰砰”响。

    今天体育课气温起码十摄氏度,打了大半节课球,江淮衬衫后襟都浸出汗来。球场在户外,球场线外拉了根硬水管,撅上来一个水龙头。

    薄渐就坐在水龙头边上的长椅,侧头看来。

    江淮瞥过一眼,弓下腰,拧开水龙头……“刺啦”,自来水溅射出来,溅到江淮鞋面、裤脚,还有薄渐裤脚。洗了个手:“不一起来打会儿?”

    薄渐稍稍收了脚:“不了。”

    江淮想把带水的手拍在薄主席脸上,可他后头就是篮球场,赵天青们还在打球……他恶劣地把水往薄渐脸上甩了甩:“为什么不去?”

    薄渐微眯起眼,捉住江淮湿漉漉的手:“保持人设。”

    江淮挑眉:“你还有人设?你什么人设?”

    薄渐拇指摩挲过江淮掌心,搔得发痒。轻飘飘道:“身娇体弱,风一吹就倒,需要男朋友好好疼爱的人设。”

    江淮:“……?”

    甩开薄主席的手:“滚。”

    薄渐笑起来,替江淮把顶上解开的两粒扣子又系回去一颗:“待会我去排练,体育课下课,你先自己回教室吧。”

    江淮低头看着薄渐骨节匀称的手,随口问:“什么排练?”

    最近学校有文艺汇演?

    “高三的毕业典礼。”薄渐回答。

    江淮猛然怔了一下。抬头:“高三这就毕业了?”

    “不然呢。”薄渐轻笑道:“离高考还有不到半个月了。”

    江淮想起一句老林经常挂在嘴边和们絮絮叨叨的话:等这届高三毕业了,不用等开学,你们就是新一届的高三了。

    忽然生出一种迫人的紧迫感来。

    恍然发现高三就近在眼前,离高考也不仅剩一年,可他还步无几。甚至还考不到六百,甚至还想去一所七百分的学校。

    江淮没说什么,弯腰从地上拎了瓶矿泉水。

    体育课是上午最后一节课。

    拧开瓶子,灌几口被晒得发温的水:“,那你先去排练吧……我去吃饭了。”

    最后一节课放学铃刚好响。

    薄渐轻轻捋了捋的辫子:“今天中午我都在学校排练……你中午是准备回家还是呆在学校?”

    “去学校食堂吃吧,方便,”江淮神情平淡,“吃完回教室睡个午觉。”

    中南北有两个食堂,上下两层,窗口也,出名的食堂大。但每逢放学点前后半个小时,这两个食堂也都还是人挤人,队排得老长。

    江淮没去食堂,径直去便利店,买了两个面包,揣兜里回了教室。

    教室没几个人,剩三五个男生,都在写卷子,不知道是在写今天的作业还是在做课外练习。

    江淮拿脚背勾出凳子,叼着面包从桌肚翻了本物理的“天利38套”出来,撕了两张新的下来。做题慢,但中午有两个小时,做完一套物理再订正出对错应该不难。

    到高下学期底,理综就慢慢代替物化生三门分考了。

    这个学期的期末考试还是三门分考,但下个月的月考会直接考理综,物理增分到110,生物减分到90。

    尽管江淮自打上了高中,物理就一直在及格线以上及及格线以下下下下下徘徊,但还是有一种十分自信的自我认知:物理不及格是因为他上课没好好上,作业也没好好写,如开始认真学,很快就能追上去。

    因为江淮初中物理就是上课不太上,临考前突刺,分数下来就能考九十分。

    高中跟初中的区别不是如高中没有好好学,再想突刺,就要付出更多精力而已。

    江淮做题投入,除了薄渐故意骚扰,别的动静都基本影响不到他。

    等做到实验题,无意抬头,扫过教室……才忽然发现教室的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空了。班同学一半住宿,一半走读,大家放学都各有去处,不像江淮去哪都可以,也没人管。

    中午买的面包还剩一个,江淮喝了口水,咬了口面包,继续往下做题了。

    薄渐在操场彩排了两遍毕业典礼的流程。

    不是今年的高三毕业生,但校学生会主席无论在哪个年级,都要以学生代表的名头在毕业典礼上演讲。

    今年的毕业典礼的流程组织也基本是校学生会全权负责。

    彩排到一点钟结束。薄渐在台上和负责主持和成人宣誓的学又大致对了对流程安排,才下了演讲台。

    想,等一点二十左右到教室,江淮应该能正好睡醒。

    宣传部部长在台下端着相机笑嘻嘻地给学生会的学拍照。钟康是今年高三的学长,还有一个多星期,们这届高三就不用来上课了,在家备考,到高考那天。

    钟康把镜头对到薄渐:“主席,拍张照片。”

    薄渐稍顿,礼貌性地弯弯唇角。

    “咔嚓”。

    一张照片拍出来。

    钟康半开玩笑地笑:“我记得你们这届高一入学,我们高的oega群当时还搞了个新生alpha颜值评选,最后选出两个来,一个你,一个江淮……结到我们这届都要毕业了,你们俩还是单身,你们俩是只喜欢学弟学妹不喜欢学长学姐吗?”

    当时群里确实有这么个新生alpha评选。

    入围标准是脸要长得帅,个子也要高,体力还得好,不能是弱不禁风的那种。

    们这些oega群里的姐妹,千挑万选,从几百个新生alpha里,观察了一个军训,才挑出两个来……一个薄渐,一个江淮。

    江淮那时还没有出过那些事。

    群里还有姐妹放言,在高三毕业前,绝对要这两个alpha一个人谈一遍,最后让这两个alpha为了反目成仇,大打出手,再哭着喊“你们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会心疼的”。

    刚彩排完,本来就人多,钟康一说,不少学觑来瞧热闹。

    “不是单身。”薄渐轻描淡写道:“江淮是我男朋友,交往很久了。”

    “!!!”

    -

    两个小时,刚刚好做完最后一道大题,对着答案错题都批出来。

    但没有改错题的时间,江淮想他做题还是做得太慢。

    快一点半了,扣了红笔笔帽,暂时把做完的物理卷子收了起来,伸出个懒腰……然后江淮冷不丁看见薄渐在他后头站着。

    被吓得小幅度抖了下:“我操,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回来。”薄渐垂下眼,坐到赵天青的位子上:“你中午留在教室做题了?”

    “没。”江淮否定:“刚睡起来,改了改卷子。”

    “哦。”薄渐手搭在江淮放在课桌的手上。捏了捏江淮的手,小声说:“骗人,你算数的草稿纸都还没收起来。”

    江淮猛地低头,对上自己一纸狗爬的草稿纸:“……”

    抽回手,立马把草稿纸塞了桌肚。

    薄渐微低眼,手摩挲到江淮膝盖,渐渐往上:“我都和你交往这么久了,你还是天天和我偷偷谈恋爱……想过给我个名分么?”

    江淮喉咙发紧,手给推开,似笑非笑地瞥过去:“那您想要什么名分?皇后还是贵妃?”

    薄渐似是好好想了想一样,顿了半晌,才神色认真地问:“有没有那种……像皇后一样独一无,仅此一个,还像贵妃一样备受宠爱的名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醉经年〕〔高四生〕〔判官〕〔缚耳来〕〔娇宠〕〔伏鹰〕〔杀破狼〕〔你不乖〕〔攻玉〕〔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绯闻恋人〕〔迟迟〕〔乱战异世之召唤群〕〔独享你〕〔砸锅卖铁去上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