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婚宠:温少宠〕〔大道监狱〕〔重生之全能大亨〕〔才不要做使魔〕〔暴君,你又被逼婚〕〔九转帝尊〕〔神豪的妖孽人生〕〔修道红尘间〕〔我在轮回世界无限〕〔超级捉鬼小和尚〕〔重生六零好时光〕〔中古全战〕〔重生之都市最强刺〕〔直播大战僵尸〕〔大周江山志〕〔餐饮巨头〕〔全职攻略大师〕〔从原始人世界归来〕〔空间炮灰生存〕〔间谍风波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耻之徒 第九十章 长腿
    老千到处都有,够层次叫千王的却极少。李牧野目前也只见识了一个李奇志。

    那些低层次的骗子生活中其实很常见,这种人往往已经彻底没有了廉耻,张口就骗,闭口也是骗,反正每一句话都是处心积虑费尽心思地让无辜的人们进入他有意无意早已设置的圈套之中。

    这些圈套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证明其混的非常好,因为混的好,所以混的不好的人才希望有机会跟他一起混,跟他一起混那必须得出本钱,本钱太少人家不带,本钱太多人家坚决不答应——他嘴里天天挂着投资需谨慎这几个字。钱一旦真到了他们手里,就算是泥牛入海不回头了。

    这种一锤子买卖的小骗子是干不成大事儿的。

    李牧野需要的是真正高层次的大老千。

    这个层次的大老千,至少也是鲁源这种貌似忠厚磊落,等闲绝不轻易出手的。至于千王级别的李奇志,不但要懂得高明的手法,更要吃透世情人心,开庄做局的套路信手拈来。内涵修养绝非一般人物可比。

    次日清晨,从鲁源家出发重新上路,临行前鲁源在送别的时候把整个后备箱都塞满了。以干海鲜为主,全部都是鲁源亲手炮制的地道野生货色。一部分是送给李牧野的,还有一部分则是请李牧野转交给女儿鲁少芬的。

    关于叶泓又那件事,鲁源表示会尽力帮忙联络。匆匆一唔,又忙忙告别。来去匆匆,再度踏上南下之旅。沿着黄海大道一路南下,走连云港过盐城,南通,无锡,苏州,最后平安抵达上海。

    这一路开一辆没牌子,没有保险标志,也没有环保标示的车,居然没有遇到任何相关行政部门的阻拦,顺风顺水稀里糊涂的开到了大上海。只是到了这里就没那么顺当了,入城交费三十,没有环保标示的汽车不许进入。李牧野的车连强制险都没有,还是外地来的,非但不能进入,按规定还要暂扣车辆,直到补办完相关手续才能提车。

    都已经到了大上海,这辆车基本完成历史使命了。李牧野大手一挥,全体下车,老崔负责背着所有行李,一行人等溜达进城。车就交给警察叔叔安置去。

    这下子反倒把交警们跟弄懵了,依法扣车没有问题,可这又是外国友人,又是拖家带口的,进城的路还老远呢,这事儿传扬出去可有点好说不好听。要是弄出国际影响的大事来,那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天朝在对待洋人的问题上没这个规矩呀。小警察没办法,只好请示上级。得到答复:车必须暂扣,可以在本地相关部门开一条绿色通道给他们补办必要的手续。

    警车礼送,拉着一行人进了城。

    李牧野交代乌兰珠跟警察叔叔给车办手续去,这辆车就留给她代步。乌兰珠的学校在杨浦区,其他人去学校附近找了家酒店先安顿下来。

    傍晚的时候乌兰珠开车回来了,临时牌子和相关手续全都补齐了。

    李牧野按照老鲁交代的号码给他闺女打了个电话。这妹子学业了得,读的是有着大学里的东方明珠之称的复旦大学。鲁源虽然没有过多吹嘘过这个女儿如何优秀,但是从他简单只言片语中不难听出,这姑娘绝对是他的骄傲。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您好,我是鲁少芬。”李牧野想了想,回道:“少芬你好,我是你李叔,受你父亲鲁源大哥的委托给你带了一些东西,请问是你来我这里取,还是我改天有时间给你送过去。”

    李牧野故意给自己拔高了一辈儿,一是让她不好意思麻烦自己送过去,二是人生地不熟的想让她过来聊聊,三则是对鲁源的丫头有点好奇,鲁源那副尊荣,生出来的闺女估计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据说还是个习武奇才,想必也是五大三粗赛过了那顾大嫂孙二娘的猛女吧。

    果然,年轻的小姑娘没什么经验,一听电话另一边是个长辈,立即语气谦逊的:“怎么好意思麻烦您送过来呢,我现在就过去取,请问您在什么地方?”

    ??????

    鲁少芬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李牧野就不得不慨叹基因这东西真是说不好的事儿。

    眼前的姑娘身高将近一米九,一双大长腿就占了多半,穿了条邦威运动短裤,上半身穿了件网球衫,长发垂到了腰,五官端庄,高鼻梁,安在那张又白又嫩的鹅蛋脸上,简直是相得益彰。

    最难得的是气场。说不清什么感觉,李牧野瞧她一眼,就一点歪心不起。

    她站在餐厅门口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走向约定见面的包房。李牧野隔着玻璃看着她走过来,起身招呼道:“这里,你就是少芬吧,我就是李牧野,你爸爸的兄弟。”

    “李…叔?”她走进来看见满桌子菜,还有一家五口洋鬼子和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少女,尤其是看到这个年轻的李叔后,不由愣了一下。

    李牧野让乌兰珠招呼她进来坐下说话,道:“快进来,别拘束,我跟你爸十几年的交情了,都是自家人,当初可没少听你爸念叨你这个出色的女儿,今天可算见到本人了。”

    鲁少芬脸儿红了一下,道:“我以为就是来取东西的,骑着自行车就过来了,刚打完练习赛,连衣服都没换,实在是太失礼了。”瞧了瞧李牧野,按捺不住怀疑的心情,问道:“您真是我爸的朋友?”

    李牧野现在有点后悔跟她拿大辈儿了,但这时候当然要充到底,点头道:“快坐下吧,看见你就错不了啦,也只有老鲁大哥那身材才配养出你这样的闺女。”

    鲁少芬被乌兰珠硬拉着入席,还是有些局促不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李牧野坏笑着一指老崔,依次介绍道:“这是你崔哥,崔嫂,大侄女,小侄女和小侄子,然后这是乌兰珠,比你小一岁,你们就论姐妹吧,我跟你爸是最好的朋友,这辈分不能乱了,你就叫我李叔吧。”

    鲁少芬挨个点头示意,最后自我介绍道:“我是鲁少芬,鲁源是我爸爸。”

    乌兰珠热情的:“你一进门我就猜到了,我们昨天晚上还在你家吃你爸做的饭菜呢,特好吃,跟你爸的手艺比起来,我做的那饭就跟石头蜡烛似的没味道没口感。”

    她的热忱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鲁少芬的拘束感,她笑了笑,顺着乌兰珠的话题说道:“我爸确实很喜欢研究厨艺,不过我可能是吃习惯了,倒是没觉得特别好吃。”

    李牧野道:“我们这次经过你家,你爸可比五年前见老了,胡子老长,白的多烟的少,主要是你奶奶走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我们走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跟我叨咕个没玩,翻来覆去都是在说你,后半夜三点钟就起来准备路上带的东西,把我们那车都塞满了。”

    “谢谢你,李叔。”鲁少芬道:“你其实没必要说这么多,他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有数,也许是我还太年轻吧,经不住那么狠绝的别离,所以始终没办法原谅他,你既然是他的朋友就该知道,那些年他极少回家,都是奶奶和我相依为命,他做的那个决定不管出发点如何,总之我真的没办法谅解,所以就请您也别白费心思替他说话了。”

    李牧野嘿的一笑,道:“哎,这读书多的人说话水平就是跟我这大老粗不一样,话都被你说了,李叔还能说啥呢?这种事儿啊,还得多经历一些才能明白,你爸爸做这个决定,最痛苦的人绝对不是你,最舒坦的人就是你奶奶。”不容鲁少芬再说什么,老练的掌握聊天方向,话锋一转道:“算了,我言尽于此,咱们今天初次见面,我这当叔的其实是有求于你。”

    鲁少芬挺上道,问道:“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我虽然无法面对我爸爸,但对他的朋友还是尊敬的,有什么能效劳的,一定尽力。”

    “乌兰珠进修的体育学院要读三年,因为是半途插班,学校宿舍又紧张,就没申请住校,另外还有你崔嫂和孩子们也要留在这座城市里住下来,所以我就寻思着在那附近给她们买套房子,我听你爸说你们学校也在杨浦区,来这边快两年了,对这片应该比我们熟的多,所以就想请你过来给当个向导,参谋参谋。”

    “买个房子?”鲁少芬愣了一下,难以置信道:“那个李叔,您是认真的还是跟我逗呢?”

    李牧野点点头,道:“很认真的,就是要买个房子,最好户型大一些的,相对受到干扰少一点,距离校区越近越好。”

    “那要好多钱的。”鲁少芬道:“虽然杨浦区在上海这些区当中房价算比较低的,那也差不多要一万左右一平,就算是离虹口区比较远,相对差一些的地段至少也得六七千块钱。”

    真不愧是国内最发达的一线城市。煤城当下最贵的房子单价也没达到四千一平,那可是纯独栋别墅。都比不上这座城市里最偏僻的区域的老旧公寓楼的单价。

    钱应该不构成问题。李牧野在心里盘算了一下。

    跟狄安娜离婚后,自己目前直接掌握着莫斯科境内规模最大的跨国贸易公司牧野国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二十属于基里琴科,由老楚全权代理执掌。

    跟联邦政府合作的牧野农业拥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最大股东是联邦政府,但狄安娜占据着百分之三十,白鹏担任cro的同时并拥有百分之五股权。

    与联邦国际贸易委员会合作经营的安娜黄金珠宝集团,还剩下百分二十的股权,不过狄安娜离婚后分得百分之二十五,圣彼得堡城市银行占据百分之三十八,阿纳萨耶夫拥有百分之十七。

    贸易公司主营业务最广泛,盈利能力也是最强的,国内紧俏商品的利润率向来很高,而雅库特地区特产的食品和裘皮同样能带来不菲的利润,另外公司的贸易清单上新近又加入了北高加索地区的宝石和石油,同样是一个具有爆发力的利润增长点。现在,手上到底有多少钱,李牧野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公司正处于高速上升的轨道中,到处都用钱,看着挺热闹,其实能调用挥霍的资金也是有限度的。临行前狄安娜曾交代过,如果需要用钱,在不影响公司运营发展的情况下,最多可以调集一亿美金的现金流,如果再多就会影响到向雅库特地区支付货款的时间。

    一亿美金,并非极限。因为雅库特那边的钱其实可以少给,甚至是不给。只要不过分,阿纳萨耶夫同志不会有多大意见。至少不会降低对安娜珠宝集团的信誉评级。

    尽管在财力上已经达到寡头级别,但在现金流和家底方面其实还远没达到人家那个水平。就拿去年跑去英伦半岛玩足球那位来说,抡圆了砸钱,光买俱乐部和球星就一口气花了五亿英镑。这才叫财大气粗,凭的就是家底厚实。单就企业规模而言,李牧野对这位还真不大服气。

    不过不服气也没用,人家的钱是寡头时代瓜分来的老底子,加上后面石油换面包政策中从地里喷上来的,劳资成本极低。而李牧野的买卖却是需要很多资金来维护渠道。起步晚,底子薄,天然条件还不比人家强,两相比较下,自然对现金流的需要程度不同。

    当然,这是相比较那些商界寡头巨子而言,在当下这个国度里,能够自由支配的一亿美金俨然已是凤毛麟角级别的富豪。而上海的房价从零三年开始猛涨,到零五年四月达到一个顶点,目前则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阶段。

    记得从莫斯科走的时候,老楚送行前说起,国家着力发展东南沿海城市经济,要把上海建成远东地区首屈一指的国际大都会城市。这老头消息灵通,他的话还是比较靠谱的。

    李牧野这次回国,其实是有在这座城市生活的意向。这趟送乌兰珠过来上学,也有考察一下当地经济人文环境的意思。

    “这样吧。”李牧野把思绪拉回到眼前,道:“明天是周末,你看看时间上能不能安排过来,你带我们到比较好的地段瞅瞅去。”

    “排球队明天上午有训练课,下午我没事儿,就两点钟吧,我来酒店找您。”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好好吃饭,完事儿以后让老崔送你回去,我还跟别人有个约定,就先走一步了。”李牧野看一眼时间,跟老鲁帮忙越来见面的叶泓又定的是八点钟见面,是时候会一会这位上代千王级人物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重生六零:翻身做〕〔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婚情告急:总裁请〕〔她比蜜糖甜〕〔珠胎暗结〕〔林诗曼肖凡〕〔[综]金木重生·番〕〔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天才萌宝,神秘妈〕〔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重生七十年代小中〕〔一术镇天〕〔极品大当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