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时宠爱:老婆,〕〔末世宠婚:军少,〕〔带着系统看历史〕〔朱门锦色〕〔我很凶猛〕〔逆命魔主〕〔无敌气运〕〔高能优质偶像〕〔软玉生香〕〔嫡女冥妃:魔尊,〕〔重生八零之婚宠撩〕〔浮世绘:百鬼夜行〕〔纯阳剑尊〕〔禅师的文娱〕〔寒门祸害〕〔创仙府〕〔万界装逼帝师系统〕〔重生:朕的二嫁皇〕〔美漫法神〕〔正统天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耻之徒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隐于市
    何晓琪不情不愿的搬回家的时候,李牧野正在首都机场送别何锟铻。袁成德和老崔一文一武寸步不离的陪在左右。四个男人站在登机通道前话别,何锟铻的气色很差,李牧野的情绪也不高,气氛有点萧索。

    “我很害怕这次离开就再没有机会回来。”何锟铻道:“能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我已经心满意足,金源正何是我一生的心血,晓琪是我在这世上的血脉传承,一切就都拜托了!”说着,双手握住李牧野的手,动情的说道。

    李牧野道:“我尽力而为,世事难料,难保哪一天我也扛不住了,就去投奔你。”

    何锟铻道:“你不会的,袁先生说的很对,你比我更聪明的地方在于你没什么可失去的,狄安娜小姐对你痴心一片,阿纳萨耶夫只认你的名字,这些都是陈淼绕不开的名字,你的财富分散,影响力却是决定性的,而我的错误就在于太痴迷于财富,忽视了人心向背,金源正何集团内部的问题很多,到了这一步,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其实如果你甘于任其摆布,最后也许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果。”李牧野道:“我一直觉得你这逃离的举动没有必要。”

    “我没得选择。”何锟铻说道:“金源正何是我毕生的心血,如果不能传给晓琪我怎样都不甘心,事到如今,我本人就是集团最大的破绽,那些年我有很多小辫子被人家掌握,她们想动我不过分分钟的事情,一旦等人家出手,金源正何也就不姓何了。”

    袁成德道:“何大哥,你放心去吧,晓琪身世清白,她们没办法通过官方渠道动她,眼下集团内部虽然错综复杂,但只要李先生一天不倒,就没人敢动晓琪,我那个十年的承诺,只要我活着就不会更改。”

    何锟铻热泪盈眶:“就拜托二位了!”转身走进登机通道。

    李牧野手插在裤兜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道:“对我来说,送别是一件伤感的事情,从俄罗斯离开的时候提莫夫和柳辛斯基带了很多人送我,狄安娜没有出现,她受不了面对面的别离,那些愿意来送我的,无不是内心当中希望我离开的,对我来说,如果当时不退那一步,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是另一个莫斯科版的何锟铻。”

    “一进一退之间有大智慧呀。”袁成德感慨的说道:“进固然千难万险,退却是挖心摧肝般直接的痛苦,何锟铻当初不愿意接受我的意见跟张海潮联姻,他以为上岸洗白就等于彻底洗白了,却不知道人家手里攥着刀把子,怎么可能随便撒手?当初白雪入股是他退一步的机会,却被他一口拒绝了,这才逼的人家对他亮出了刀锋,再想全身而退已经没有机会了。”

    “袁老兄提醒的很好。”李牧野道:“在金源正何这盘棋上我已经连进了几步,何锟铻这一走,可谓是进了一大步,是时候退一退,缓解彼此的紧张情绪了,过两天召开董事会,让晓琪提一下,白雪入股那件事通过了吧。”

    袁成德点头道:“必须走这一步,不然咱们在人员进出境和物资设备调配等方面会寸步难行。”

    李牧野笑道:“白处长可是个人才,说不准咱们还占了便宜呢。”

    广播里传来甜美的女中音正在提醒,飞往上海的航班已经就位……老崔看一眼机票,道:“老板,咱们也该走了。”

    来去匆匆,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这座正在蓬勃发展日新月异的伟大都城。

    ??????

    餐馆开业了,酒香也怕巷子深,尤其是营业时间放在晚上八点钟以后的情况下。

    连续三天没见一个客人,第一个光顾的人居然是白雪。

    她一个人来的,当时鲁少芬和乌兰珠正在店里帮忙,李牧野坐在开放式后厨的入口,头上戴着大厨专用的帽子,身上穿一件白大褂,一眼看见白雪从正门进来,鲁少芬赶忙上前招呼。

    白雪没说什么,点了两壶剑南春,一盘白切鸡和一份生鲜海胆。

    李牧野准备食材的时候她主动走过来,坐到了靠近厨房窗口的长条桌子前。二人悄声低语。乌兰珠和鲁少芬老远坐着,恨不得把耳朵和眼睛都丢到李牧野兜里去看去听。

    “谢谢你,总算没有让我太为难。”她捏起酒盅抿了一口。

    李牧野为她把精心炮制好的白切鸡捞出来切盘,递到眼前,道:“谈不到谢字,因为你本不必这么为难的,之所以为难是因为我让你为难了,如果你公事公办,我要付出更大代价才有机会把何锟铻送出去。”

    白雪吃了一口,道:“真是任性又让人着迷的滋味。”

    “味道好也不管用。”李牧野嘿嘿一笑:“开业三天了,也就你一个给面子的。”

    白雪白了李牧野一眼,轻哼一声,反问:“你在乎吗?”

    李牧野道:“开门做生意,总归还是希望有人欣赏的。”

    白雪丢了个似怨薄嗔的眼神过来,嘲弄道:“那个人不来,纵然车水马龙,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思?”

    李牧野被精准命中心事,忽然来了酒兴,于是摘掉帽子,坐在白雪对面,拿起一只酒盅示意白雪倒酒。

    “剑南春这个名字真好听。”白雪摇晃着酒壶说道:“巴山钟灵,蜀水毓秀,巴山蜀水出好酒,剑南烧春以倾动朝野而闻名,这酒陈香幽雅,品在嘴里如珠玑在喉,甘润飘逸,闻之似香思刻骨,青出于蓝,自然历久弥新,要我说,只有这样的酒才能喝出文化来,老毛子那边的烈酒根本比不上。”

    “有话说,有屁放,我这人粗鄙无文,圈子兜大了我怕跟不上。”李牧野将酒盅里的酒一饮而尽。

    白雪抿嘴笑笑,道:“谦虚使人进步,你进步了。”又道:“放心,这次不是来请你帮忙的,就是忽然很想看看你的大隐于市生活是怎样的,聊聊天品品酒。”

    “我不懂酒,只会喝酒。”李牧野道:“如果是有人想把中国酒弄到北边去,我劝她趁早断了这念想,那边人爱喝酒不假,但不喜欢咱们的白酒,主要是不适应这股醇香味道,前两年粮食不够,酿酒业受到严格限制,东北的自酿烈酒在那边还能凑合卖,这两年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透着你最聪明。”白雪尴尬一笑,索性单刀直入:“白鹏在彼司克的酒厂不是办的挺不错吗?”

    “那是他自己的生意。”李牧野道:“我在里头可一股都没占,人家买卖做的多好都跟我没关系。”

    俄罗斯从去年开始禁止私酿酒厂,并对酿酒行业苛以重税,几乎对这个行业形成了国家垄断,同时还对国外酒类进入俄罗斯市场附加了多重限制,在俄罗斯,能拿到一张私人酿酒的牌照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至少白鹏还不够资格。

    白雪对此心知肚明,却不好明说,只好捡有根有据的说道:“酒厂是他的,可粮食原料是牧野农业提供的,成品销路在基里琴科控制下,一进一出两个环节都在你掌控下,想怎么摆布他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

    李牧野道:“他是我兄弟,如果按照你这个思路去理解,这酒厂也可以算作我名下了。”

    根本就没区别。白雪腹诽不已。道:“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帮他扩大一下产能,最好是引入一些国内的酿酒工艺。”

    李牧野道:“你们想打酒文化这张牌,既可以赚钱,又可以促进中国文化输出,想法是好的,但是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是你亲自来,我也不可能白帮忙,这件事如果不是楚老师实在难以插手,相信你们也不会找到我头上。”

    白雪道:“那你想要什么?”

    李牧野道:“我最想要的谁也给不了,你们能给的我根本不感兴趣,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就勉为其难提一条不算苛刻的条件,我想注资给对面的医院,不过体制上存在一个极大的障碍,这事儿你给我办了没问题吧?”

    “说实话,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但对我来说却有点难以接受。”白雪冰着脸说道:“真他吗混蛋。”

    李牧野没有理会,继续说道:“我从那边带回来的钱所剩无几了,出资能力有限,但占比不能低于百分之三十,运作的细节我不过问,给我这个结果就成。”

    “成交!”白雪将壶里最后的酒一饮而尽,起身道:“你继续等待下去吧,我接下来又有的忙了。”

    她前脚离开,乌兰珠和鲁少芬后脚便跑过来,好奇的打听:“哥,这姐姐是谁呀?”

    李牧野应付了一句:“一个朋友,过来看看。”

    鲁少芬一脸向往:“那衣裳穿的实在太有范儿了,看不出什么牌子的,跟身上长出来似的透着自然。”

    乌兰珠补充:“还有她带的手表,身上的味道,喝酒时候的姿态眼神,本来我觉着周平他姐就够女王范儿了,可跟这姐姐一比,最多也就是女王跟前提灯笼的丫头。”

    鲁少芬关心的问:“大哥,这姐姐跟你关系不一般吧?”

    “小屁孩子知道什么。”李牧野在她们每人头上胡乱摸一把,道:“别胡思乱想,跟你们想的不是一回事儿。”

    老崔提着个箱子从外面进来,道:“东西都送过去了,还是按你说的新店开业,免费品尝做宣传,还是那个小护士收下的,她吃没吃就不晓得了,不过她那边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

    李牧野顿时关切的问:“什么麻烦?”

    “有一伙人在急诊闹事,指名道姓说她手术做的有问题,人群中我看见周平他姐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爱婿临门〕〔七零年代小媳妇〕〔珠胎暗结〕〔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田园娇妻:毒舌王〕〔[综]金木重生·番〕〔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心里有个兵工厂〕〔校花的贴身仙尊〕〔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