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时宠爱:老婆,〕〔末世宠婚:军少,〕〔带着系统看历史〕〔朱门锦色〕〔我很凶猛〕〔逆命魔主〕〔无敌气运〕〔高能优质偶像〕〔软玉生香〕〔嫡女冥妃:魔尊,〕〔重生八零之婚宠撩〕〔浮世绘:百鬼夜行〕〔纯阳剑尊〕〔禅师的文娱〕〔寒门祸害〕〔创仙府〕〔万界装逼帝师系统〕〔重生:朕的二嫁皇〕〔美漫法神〕〔正统天命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耻之徒 第一百八十三章 鸿门宴
    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战之可也。

    杀人可以安天下,用战争结束战争,战争就是正义的。

    通俗点解释:不服,我就打到你服。

    这就是范增推崇的霸者之道。

    袁成德说一宠门宴,成了霸者之道和王者之道楚河汉界的分水岭。

    沈培军的聚会安排在克里夫高尔夫俱乐部,客人不多,没有刀光剑影明枪暗箭的较量,只有唇枪舌剑袖底乾坤的试探。果岭上挥杆的潇洒和会所里品位不俗荤素无忌的美女,都只是沪上商圈这场看似不起眼,却注定影响深远的聚会的点缀。

    李牧野斜靠在雕工精美价值不菲的黄花梨椅子里,长腿醒目的小助理在旁边陪着。对比其他几个围坐在茶几周围相谈甚欢的中年商界大佬,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之前沈培军丢出个浦东新区远景规划的话题拿来闲谈,几个人都各抒己见说了些看法,只有李牧野表示没啥可说的。沈培军就又主动把话题拉到国际贸易方面,李牧野依然保持缄默。

    这就有点太不上道了。

    人到中年,依然保持着良好身材,相貌堂堂的南峰园董事长孟庆夫正笑着说道:“我们这位李老弟,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赏脸出来一回,却给咱们几个老家伙玩了个徐庶进曹营。”

    相貌略丑,个子不高,身材也有些发福的鲍文涛说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代沟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你必须承认它是存在的。”

    “尼采有一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的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沈培军说道:“所以,我倒认为,这不是代沟的问题,而是境界的诧异。”

    郭阚道:“沈兄太谦虚了吧,我们几个肚子里没几滴墨水的老粗俗物也就罢了,你老兄可是复旦高材生,还有小孟,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同济才子,连你们都跟小李老弟搭不上话去,那我看咱们还是赶快结束算了吧。”目光投向没说话的成家东,问道:“老成,你说呢?”

    成家东瞥了坐在角落里的李牧野一眼,道:“我看李老弟不是那恃才傲物的年轻人,应该是等着咱们先抛砖引玉,然后在谈看法吧,那就不妨由我来当这块砖头好了。”

    沈培军道:“作为今天这场商务聚会的发起者,这砖头怎么都得我来当。”

    成家东又把目光投向李牧野,然后说道:“我是搞建筑出身的,扔砖头是我的看家本领,我看沈兄就不必跟我客气了。”

    这几个老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夹枪带棒挤兑小野哥开口说话。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看一看这个连续拿到东海沿线港务疏浚建设工程政府订单,并且拥有欧盟认证的直营牌照的年轻人的成色。

    小芬轻轻用脚碰了一下李牧野的腿。

    李牧野也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真等老成开口,那就等于当面说人家是砖,而自己是玉。是不是玉不知道,就知道现在自己是被几个商界大佬架在这里了。再不主动说几句肯定交代不过去了。沪上商圈最讲究面子和里子,你吹我也吹,面子相互给,里子自己赚,多少自己知。谁不守这规矩,谁就别指着在这圈子里混生活。

    “难得几位前辈抬爱,那我就斗胆说几句吧。”李牧野站起身,走到几个人的圈子旁边,端着一杯酒,斜靠在旁边的斯诺克球桌上,道:“刚才沈先生提到了国际贸易,我就是做这个生意的,咱们在座几位或多或少也跟这行当有点关系,我年轻,见识浅薄,多说难免多错,现在是赶鸭子上架,就凑合着说几句浅见。”

    沈培军哈哈一笑,道:“李老弟的金口玉牙可算是张开了,不瞒你说,我之前听了一次你的高论,可是受益匪浅,把这话跟几个老同学老朋友一说,大家都对你这个行事低调的商业奇才十分好奇,都张罗着要亲眼见识一番,你老弟倒好,三番五次的不给我们这些老家伙面子,好不容易出来一回,还三缄其口,搞得我这张老脸都快没地方搁了。”

    “沈先生言重了。”李牧野道:“我是后辈,断然不敢在各位前辈面前摆什么臭架子,之前咱们小聚过一次,我跟您说过,我读书有限,在商场里属于江湖派,摸着石头过河,琢磨出一点点不值一提的经验,怎么敢随便卖弄。”

    孟庆夫道:“李老弟是不开口则矣,一开口便显露胸怀,这番话圆滑老练,可不是那些学校里刚出来的书袋子们能比的,刚才咱们说起国际贸易的话题,据我所知,你老弟在莫斯科有一家牧野国际贸易,就在不久前已经通过了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的认证,拿到了欧盟成员国的商品特许直营牌照,这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沈培军附和道:“就比如我吧,产品卖到米兰都快十年了,却依然要忍受人家针对非欧盟直营资格商家征收的高额税率,就这一项,便让成本居高不下,直接制约了咱们在那边发展实体经济的机会。”

    “我其实也是误打误撞,手下有个经理人比较得力,商品凑巧对路,加上在那边有几个意大利朋友帮衬,这才算勉强先行了一步,要说有什么特殊心得,天地良心,真就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鲍文涛道:“老弟,我想问你一句,外事局的陈淼跟你是什么关系?”他没等李牧野回答,继续说道:“据我所知牧野国际贸易创办至今也不过五六年的时间,之所以成长速度这么快,跟外事局在开始阶段的大力扶持是分不开的。”

    李牧野滴水不漏道:“草创阶段的确得到了外事局的大力支持,从国内组织货源,到出入境手续,再到贸易准入审批,都离不开他们的帮助,之所以能得到这么大力度的支持,主要原因还在于支持中国商人走出去一直都是他们的工作领域范围内的事情,当然,也是借助了一点点私人关系才搭上了这艘大船。”

    鲍文涛笑道:“我最感兴趣的恰恰是你那一点点私人关系。”

    李牧野道:“说出来不值一提,不过是在东北的时候跟陈局有过一面之缘。”

    鲍文涛道:“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六处的白处长刚好收购了你在呼纶贝尔的煤矿结识的?”

    当初陈淼找上门来买走了齐天留下的产业,正是以白雪名下公司的名义完成的收购。这帮人看来是对自己做了一番详细的工作。王红叶加入南峰园后担任的是集团副总兼公关部总监,享受股权派送,看来也不是白来的。

    李牧野点点头,道:“真的只是这么一点香火缘。”

    孟庆夫道:“六处的白雪处长可是个人物啊,不但工作能力出色,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商业家,慈善家和风投高手,你老弟能跟这样的女人成为好朋友,既是福气也是本事。”

    李牧野道:“充其量也就是有那么一点商业上的往来,局限于工作范围内。”

    沈培军道:“我最关心的还是你是怎么从意大利人手里拿到那个认证的。”又道:“如果事关商业机密不方便说就算了。”

    李牧野道:“确实有那么一点点不方便透露的东西,但既然沈先生问到这儿了,冲着商界前辈的面子,我也只好说一些不能说的秘密了,这件事主要还是靠着我在俄罗斯的前妻在欧洲有些关系才办成的。”

    “狄安娜女士是珠宝行业的一颗明珠,我在刚知道她是你前妻的时候可是着实大吃了一惊呢。”沈培军恭维了一句,不动声色的又问:“老弟方不方便透露一些具体的细节,据我所知,意大利那些家伙可是非常排外的,一般的关系恐怕还办不到这么大的事情。”

    “狄安娜虽然跟我已经离婚,但她在牧野国际贸易还有股份,促成这件事对她的安娜珠宝也很有好处,牧野国际贸易在欧盟国家开办实体商业,可以为安娜珠宝的高端产品进入欧盟市场提供很大的便利,为了这件事,她专门找到了在意大利的一门远亲,在皮货供应,实木销售等方面许了极大好处后才得到对方的支持的。”

    鲍文涛又问:“你老弟在俄罗斯和东欧市场其实已经有了足够发展的根基,怎么忽然想起去开拓欧盟主流市场?”

    李牧野举杯品了一口葡萄酒,道:“加入世贸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国内商品积压过剩的问题依然存在,外销商业并没有得到爆发性增长,贸易顺差的数据很好看,但实际利润率却非常低,西方人针对我们设置了许多条条框框,冲破这些限制往往需要付出很大代价,之后所剩无几的利润点其实主要来自低廉的劳动成本和政策扶持。”

    沈培军点头表示认可,道:“所以我公司那些股东们总是在说,外贸不如内销好赚。”

    李牧野道:“其实我们的优质商品在那边的卖价并不低,甚至远远高于国内售价,但利润全都被那些有欧盟直营资格的渠道商赚走了,我不服这口气,这才花了极大代价办成了这件事,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不知道这个答案会不会让几位前辈失望?”

    孟庆夫笑了笑,道:“李老弟办事干练,说话滴水不漏,看似说了全部,但其中一些细节却只能凭我等想象来补全,以我所见,如果欧洲那边的事情真这么容易办,那沈兄也不至于努力了数年仍未果,你说是不是?”

    这个笑面虎是个厉害人物。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却有抬李贬沈的意思。李牧野不管认可还是谦辞都不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爱婿临门〕〔七零年代小媳妇〕〔珠胎暗结〕〔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重生六零:翻身做〕〔田园娇妻:毒舌王〕〔[综]金木重生·番〕〔现代猫祭祀生活手〕〔心里有个兵工厂〕〔校花的贴身仙尊〕〔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