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私宠:亿万甜〕〔二婚袭来:总裁太〕〔超忆大师〕〔蜜谋已久〕〔精灵王座之耀落星〕〔透视神医仙帝〕〔丹师剑宗〕〔罗兰的十字〕〔靠近童话〕〔降灵人〕〔联盟之诸天主宰〕〔娇妻甜如蜜:战少〕〔爆宠骄妻,老婆你〕〔王牌自由人〕〔西游土地爷〕〔匠心〕〔桃运神相〕〔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全能科技巨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耻之徒 第四百四十五章 杀破狼
    焦大凤举着几百斤的四九纯金狼牙棒,猛扑向李牧野!

    空间狭窄,局面凶险,利在速战!

    李牧野审时度势,一出手便是杀招。一道无影无形的纤细飞链悄然从小野哥指尖弹出。

    与此同时,孙德寿手中的黄金双枪也同时向李牧野射击。这老畜生没什么功夫,心法修养也不过初入门径的层次,但枪法却着实了得。有飞豆杀蝇的本领,双手双枪,夜打香头弹无虚发。

    这个地方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精心设计的,灯光,环境布置,甚至是气味,都无不考虑到给对手以最大干扰,而他早已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孙德寿自信满满,在这个地方他已经杀了不知多少一流人物。那些人不管携带任何兵器都难免落入他们夫妇的算计,而他的黄金双枪和妻子的黄金狼牙棒却不受强磁的影响。

    在开枪射击的刹那,他坚定不移的认为这个距离内没有任何人能在应对焦大凤的黄金狼牙棒的同时躲避他的子弹。李牧野也不会例外。他打的是小野哥的头,这两枪志在必得。直到斗大的人头飞起,横亘在双枪的弹道上,孙德寿才意识到自己危险了。

    李牧野在收回削首飞链的刹那,同时抢步上前,从死了的焦大凤手中夺走了黄金狼牙棒,跳到来不及击发第二次的孙德寿面前,挥手一棒砸飞了孙德寿的黄金双枪。

    “别!”孙德寿看着额头前的黄金狼牙棒,捧着鲜血淋漓的双手,失声叫道:“别杀我!留着我还有用,我还有秘密可以跟你说,杀了我,会有人找你寻仇,你今后会麻烦不断的。”

    黄金狼牙棒轻轻落下,孙德寿眼睛一翻晕了过去。李牧野拿出青云镰月来,径直走向正大战猰貐魁斗的白冠鼠帅。这东西敏锐无比,察觉到危险立即转身。李牧野在它有这个动向意图前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神兵,挥手一刀将他剩下的前肢斩断。白冠鼠帅吃痛惨叫,魁斗趁机扑入怀中,利爪划过当胸白线,刺啦,一下到底!

    姬雪飞恢复了知觉和行动力,正坐起穿衣裳。

    李牧野头也不回,拾起昏迷不醒的孙德寿走过去坐到沙发上。小魁斗扒出了鼠帅的内脏大快朵颐,场面十分血腥火爆。

    “小丫头片子,我真是很好奇你这两下子怎么就在那个什么榜上排到了白起和陈庆之的前面?”李牧野笑嘻嘻看着她,问道:“你要不要先上去洗个澡?”

    “少废话!”姬雪飞面皮微红,又道:“自然是因为发榜者是我们玄门!”她扣上衣裳扣子,看着已经失去脑袋浸泡在血泊中的焦大凤的尸体,恨的咬牙切齿,飞起一脚来踢在焦大凤的死人头上,恨声道:“想不到会着了这恶妇的道儿。”

    李牧野道:“这俩人跟你们玄门作对许多年,居然还能在这里活的这么滋润,这事儿还真有点意思呢。”

    姬雪飞微微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跟玄门有什么过节?”

    李牧野点头道:“这男的是鼠王孙德福的三弟,之前我跟你提过五部地师门的事,这人也算是地师门里的重要人物之一,你们玄门跟政府合作的特殊部门通缉他们多年,损失了不少好手,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派真正的强者来收拾这两公婆。”

    “这怎么可能呢!”姬雪飞先是一惊,随即凝眉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有些蹊跷,我虽然没跟宗教办的师兄师伯们接触过,却也知道师爷对他们有过严格要求,任何时候都不许弱了玄门的威名。”

    李牧野笑道:“这就有趣了。”

    姬雪飞脑子不慢,立即问道:“你的意思是玄门内部有人袒护这俩人?”

    李牧野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们玄门规矩森严,按理说不能出现内鬼这种事。”

    姬雪飞道:“你少挖苦我,玄门内部若有问题,我们自然会查明白。”话锋一转:“倒是你,刚才看的很过瘾吧?”

    “你觉着自己除了这张小脸蛋儿外,有什么让老子看的过瘾的本钱?”李牧野道:“寸草不生的飞机场,有什么看头?”

    “姓李的,我跟你没完!”姬雪飞作势欲扑上来厮打。

    喵呜!

    魁斗一个纵跃拦在她身前。姬雪飞看的一愣,刚才的猫鼠大战她也看到了,明知道这小东西是怎样可怕的存在,但还是禁不住流露出喜爱之色,道:“老李,它要挠我了,你快跟它说对我友好些,让我抱抱它,我就原谅你刚才对我的污蔑。”

    “它不是猫,而是兽中之虫,虫中之仙!”李牧野郑重道:“它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宠物,你要想讨它喜欢就得先学会尊……唉我去,这猫真是有够贱的。”小野哥的话没说完呢,魁斗竟已经跳入到少女怀中。

    “你看它喜欢我摸它。”姬雪飞兴奋的叫道。

    李牧野贱嗖嗖道:“这家伙是公的,你当心它成精了,晚上幻化成人钻你梦里去。”

    姬雪飞自知斗口不是对手,道:“这里头的气味太恶心了,我带它去上面等你。”

    孙德寿醒了。

    李牧野提着黄金狼牙棒坐在这厮面前,道:“咱们玩个小游戏,我问你答,错了就是一根手指,听懂了没?”

    “只要别杀我,随便你问什么。”孙德寿颓然说道。

    李牧野道:“你大舅子跟你们感情如何?”

    孙德寿一愣,道:“他大概挺恨我吧,这八年他不止一次求我结束他的痛苦,我都拒绝了,还故意挤兑他。”

    焦小凤还算老实,这一点上没说谎。

    李牧野把狼牙棒往后撤了撤,又问道:“玄门内部有人保护你们,是不是孙德福?”

    孙德寿道:“这是个很重要的秘密,我说出来,你很可能就不需要我活下去了。”

    李牧野笑道:“你是聪明人。”提起狼牙棒重重落在孙德寿右手拇指上。

    一声凄厉惨叫,孙德寿疼的面皮涨红额头冷汗直流,咬牙颤声道:“别,别砸了,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李牧野道:“你不肯开口,对我来说就毫无价值,你说了,我也许会饶你一命,也许会食言而肥,对你来说,唯一的机会就是赌一下我的人品。”

    孙德寿一脸苦相,道:“你这人品还有赌的价值吗?”叹了口气,又道:“算了,我认命了,说出这个秘密后只求你给个痛快吧。”

    李牧野笑道:“你不但聪明,而且还是个明白人,说吧,我洗耳恭听。”

    孙德寿道:“孙德福接受了白云堂的条件,已经改头换面混入玄门,他现在的身份是个秘密,也许只有白云堂主知道。”

    “说完了?”

    孙德寿缓缓闭上了眼睛。

    李牧野挥手一棒子砸在孙德寿的头上。

    村口土岗上,李牧野看着被付之一炬的五间大瓦房,正在打电话。

    姬雪飞看到皮包里的焦小凤,吓的花容失色,失声叫道:“老李,这是什么东西?”

    “老子当然是个人!”焦小凤没好气的:“小丫头没见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姬雪飞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自语道:“这难道是个人?”随即又问道:“你姓什么?”

    焦小凤道:“姓焦。”

    姬雪飞面皮一红,忍着气问道:“叫什么?”

    焦小凤道:“小凤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姬雪飞听成了小缝儿,一下子联想到自己刚才在地下的情景,登时大怒,向李牧野告状:“这怪东西耍流氓!”

    李牧野没好气的:“这位老兄连屁股带那玩意全都没了,拿什么跟你耍流氓,人家本来就叫焦小凤。”又道:“这里的事儿办的差不多了,但暂时我还不打算离开,我联络了一个朋友,最晚明天也差不多到了,然后我要在这里忙上一阵子,你要是有事就先忙你的去。”

    姬雪飞眨巴眨巴眼睛,道:“我能有什么事,说好了我跟着你一起给娜姐找治病的天材地宝,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随便你好了。”李牧野转头对焦小凤说道:“我把你的情况跟我这朋友说了,他姓袁,比你小十来岁,命运未必比你好多少,你们俩估计能有共同语言,这鼠国里的勾当我就交给你们了,另外你跟我提的要求我也请他帮忙安排妥了,你放心,老袁办事一向有准,电话里说要给你找俩,全都是白种大洋马,会一起带过来,保证让你感受到最温柔的爱。”

    焦小凤道:“我还喜欢黑又壮的。”

    李牧野道:“鼠国里还有很多耗子,老袁的团队可没本事处理,只要你好好给我干活儿,要什么颜色的都有。”

    姬雪飞问道:“这么说你找到了鼠国宝藏?”

    李牧野哪里肯跟她说实话,道:“找是找到了,不过可惜最值钱的那部分已经被鼠王孙德福给掏空了,剩下都是些残次品,接下来就是要做一些修复和保护工作,没什么好处可捞。”

    姬雪飞一脸狐疑,道:“老李,你该不是怕我分你一杯羹吧?”

    李牧野道:“你看我是那小肚鸡肠的人吗?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那地方实在太恶心了,里边的大耗子多的数不过来,你一小姑娘真不适合去那种地方,你看见老焦了吧,手脚全都是在里头睡着了被老鼠给啃光的。”

    姬雪飞听得全身恶寒,道:“得得得,您快别说了,我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我不去,行了吧。”

    一天后,老袁带了五十名貂熊佣兵成员来到这里。同时来的还有两个金发碧眼身材饱满的外国娘们儿。一个西班牙的,一个意大利的,可把焦小凤给稀罕坏了。

    发掘宝藏的工作进行的时候,李牧野找机会跟老袁进行了一次意义重大的单独秘谈……无耻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珠胎暗结〕〔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创与灭之战纪〕〔逍遥大仙农〕〔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九难成仙〕〔萧家嫡女〕〔林诗曼肖凡〕〔七零年代小媳妇〕〔恐怖邮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