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名门私宠:亿万甜〕〔二婚袭来:总裁太〕〔超忆大师〕〔蜜谋已久〕〔精灵王座之耀落星〕〔透视神医仙帝〕〔丹师剑宗〕〔罗兰的十字〕〔靠近童话〕〔降灵人〕〔联盟之诸天主宰〕〔娇妻甜如蜜:战少〕〔爆宠骄妻,老婆你〕〔王牌自由人〕〔西游土地爷〕〔匠心〕〔桃运神相〕〔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全能科技巨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耻之徒 第五百五十四章 铁血傀儡
    大多数人都喜欢光明,但无论怎样也没办法阻挡夜晚的到来。在这个半黑半白的世界里,有人喜欢光明,就有人喜欢黑暗。熟知包王爷的人都知道,他的赛马场和斗狗场都是在夜晚才开始营业的。

    国内禁止经营任何形式的赌博类场所,但这里却有超乎想象的热闹景象。

    叶弘又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从恶来手里接过跟当地安全部门协调来的资料看着。

    包王爷本名包世民,本地人,发迹开始于十年前。

    当时国有企业搞改革减负,有一家多年亏损的国营福利劳保厂面向社会招标,其中有个令人望而却步的条件就是必须接收工厂里几十名残障人士。工厂经营本就艰难,貌似无利可图。在当年没人愿意承担这个貌似沉重的负担。这时候包世民站了出来,以一个极其低廉的价格接手了工厂的人员,土地和设备。

    那之后他先是拆卖了设备,然后把工厂改建成了酒厂和斗狗场,那些残障人士则去芜存菁,保留年轻力壮的作为工作人员和打手,相对老弱的则负责给他养马养狗酿酒。这些廉价的劳动力不但帮他节约了成本,还带来了免税福利。

    打着福利厂的旗号,包世民一边享受着免税待遇,一边大肆经营赌博业务。鄂城是一座富庶的城市,喝酒和赌博在这座城市里就是夜生活的主流。包世民的生意经可以说非常对路,几年的时间,就成了鄂城赌坛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这当中有一个人值得关注,此人叫做谢辉,人送绰号哑蛇,是原本福利厂看门老谢头的儿子,九年前从南朝鲜打工归来加入到包王爷手下,那时候包王爷的酒厂和斗狗场都还在起步阶段,本城内有多名竞争者,很难形成垄断经营高速发展的形势。正是这个哑蛇谢辉到来后没多久,包世民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们就一个个翘了辫子。

    民间风闻,这哑蛇谢辉是半仙之体,能指挥常仙迷人害人。那些竞争对手都是死在他的手里。包世民对他十分器重,几乎是百依百顺,也正是在他的辅佐下,包世民才迅速成长为今天的包王爷。

    所谓常仙是北方民间传说的四种出马仙之一,分别是胡、黄、灰、常。就是狐狸,黄鼠狼,耗子和蛇。民间不知虫事,以为是妖孽修成得道,其实这四种生物都是穴居之物,某些特异个体成虫后会进化出一点性灵和养某一种榌虫,能弄虫法害人,也会与懂得虫事的人建立沟通,彼此合作,做些愚人骗财的勾当。

    恶来悄声说道:“要我看,这个谢辉多半就是新天地教会的妖人。”

    叶弘又点点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这个狗场对那些鬼眼獒虫来说太便利了。”

    恶来道:“叶大爷,要说我咱甭查了,也不用等那小子过来,直接就干他吗的,咱们爷俩收拾这伙妖人足够了,您都不用动手,我一枪一个全给他们料理了。”

    叶弘又笑道:“你叔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收拾包世民这瘪三的?”

    恶来道:“打了小怪物,后面的老妖怪自然就跳出来了。”

    叶弘又道:“也有可能闻风而逃了,如果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个哑蛇谢辉的确是新教的人,那就说明他们在这个地区的图谋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头很可能藏了一个大计划,你为了收拾几条小鱼小虾提前打草惊蛇,岂不是得不偿失。”

    恶来道:“我叔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让白起那大灯泡子去保护许大棒难道就不怕打草惊蛇了吗?”

    叶弘又道:“那叫投石问路,拨草寻蛇,这边的局势有点复杂,你叔派他去许大棒身边,一是为了不让许大棒死的太快,对方太容易得逞;二是找机会探一探那个袁泉的底细,免得误伤好人;三是看一看除了这点争风吃醋的勾当外,许大棒身上是不是还藏着别的有价值的秘密。”

    恶来道:“即便是这样,我也依然觉得干掉包世民是个不错的选择,这王八蛋坏事做尽,拿他开刀刚好可以打乱新教妖人的部署。”

    叶弘又道:“就算要杀这包世民,也不能咱们动手,关于这件事你叔已经有安排了,咱们就好好看戏便是了。”

    恶来道:“也不知道叔跟那个袁泉见面后说了什么,这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让咱爷俩配合他的行动,我也就算了,您这样的老江湖连我叔都给您面子,凭什么这小子一来就挑大梁,让您给打下手。”

    叶弘又笑道:“你这坏小子,跟李牧野身边太久了,好的不学偏学了一肚子坏水。”

    恶来嘿嘿干笑,挠头道:“我肚子里这点花花肠子都在您法眼里搁着呢。”

    叶弘又问道:“对新来的不服气?”

    恶来嗯一声,点头道:“听白起说是个小白脸子,还是什么彩字门把戏世家传人,做人做事比较仗义,这一点我是服气的,但我觉得作为特调办成员,光是仗义可不够,咱们的对手可是一群最不仗义的王八蛋。”

    叶弘又道:“你怕他不够狠,会误事?”

    恶来看一眼手表,道:“您看看这都几点了,我担心他是不是太紧张了,根本没做好杀人的准备?”

    叶弘又道:“这人你叔亲自测试过了,我相信他不会看走眼,人家应该没问题,倒是你小子这心性还得再磨砺,眼前这次行动对特调办来说不过是小试牛刀,今后的大场面多的是,你是跟他时间最长的一个,这么急躁可不成。”

    恶来轻轻拍了拍腰间的折叠弓,道:“这您可冤枉我了,急躁的不是我,而是这家伙,我这不是刚得到的新家伙嘛,军工所量身定制,七百五十公斤的拉力,两百米内,大象都能射个对穿,还有兜子里这三枚特制高爆箭头,这么强的火力对付几个土鳖,根本就是大炮打苍蝇,您说这让我怎么按捺得住嘛,再说,我知道自己个不是指挥官的料,但要说杀人这点勾当,我绝对不次于任何人。”

    叶弘又道:“时间差不多了,按照约定,斗狗开始以前他会过来,如果情况有变,我允许你直接射杀包世民和那个跟他形影不离的哑蛇谢辉。”

    斗狗场里,两条面目狰狞伤痕累累的比特正相互敌视着。

    一个戴鸭舌帽,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走进观众席,左右逡巡后来到叶弘又和恶来所在的角落。

    “斗狗比赛开始十五分钟后,包世民一定会死,之后我的命就托付给两位了。”鸭舌帽男子正是袁泉。

    叶弘又问道:“你准备在这里动手?”

    袁泉点点头,道:“包世民身边有一明一暗两个江湖好手,明的是哑蛇谢辉,暗的是个女人,应该是最近才来到他身边的,很可能是你们在寻找的人之一。”又道:“这女的其实我也不怕,我最忌惮的是她随身带的一件江湖奇物。”

    恶来问道:“你不是水戏袁门的传人吗?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忌惮?”

    袁泉道:“天师堂的铁血傀儡!”

    叶弘又一皱眉,道:“世外江湖的五绝杀器之一?”转而又问:“你怎么知道那女人手里有此物的?”

    袁泉道:“我听曾祖讲过,天师堂的铁血傀儡有多具,有的擅长拳脚功夫,有的擅长打暗器,有的能喷毒烟,有的手持大刀或双锤,有的却不过一尺多高,内藏含沙射影的毒针和九子连环的火器,能打散花天女,任凭身手高绝之人也万难抵挡,前些日子包世民到富丽华来捧我的魔术专场,一个女人跟他同来,哑蛇谢辉对她十分尊敬,这女人当时怀抱一个傀儡娃娃,被我认出来正是铁血傀儡中唯一适合女性使用的袖珍娃娃。”

    世外江湖的五大杀器出现在这里着实非同小可,尤其是这铁血傀儡本是天师堂的宝贝。前阵子白无瑕带人扫平了天师堂山门,几位大宗师级别的老天师被赶进昆仑山,天师堂的铁血傀儡也被白无瑕破解。想不到却又出现在这里。

    叶弘又顿时重视起来,问道:“你能确定那是铁血傀儡中的一个?这件事可跟小李先生汇报过?”

    袁泉道:“彩字门虽然不入流,但我们水戏袁门的水戏之术却是源自天师堂的五行物化经,我曾祖与天师堂的几位老天师本是方外至交,所以看到过全部的铁血傀儡图谱,我小的时候入天师堂山门亲眼见过,绝不会看错,这件事我已经汇报给小李先生,还曾建议他先动许大棒,但他只命我按照计划行事,说一切有他。”

    这件事李牧野事先没有跟叶弘又和恶来交代,说明小野哥是要亲自对付这个铁血傀儡。

    叶弘又对李牧野有着百分百的信心,暗松一口气,道:“那就没问题了,他说没问题就一定没问题。”

    恶来道:“叔命我准备三枚特殊的箭头,我还觉得小题大做,原来是为了这东西准备的。”又呸了一口,略显轻浮的说道:“什么铁血傀儡,都是哪年的黄历了,按照这个标准,如果一把枪丢到旧日江湖里,绝对能成为排名第一的杀器。”

    袁泉道:“我进来的时候特意找过了,没发现小李先生的踪迹,你们二位似乎也不知道他在哪?”

    恶来笑道:“他想刻意隐藏,你若是还能找得到,这包世民早就死在你手里了,甭找,按他交代的照做就是了。”

    叶弘又道:“小李先生行事向来深谋远虑,我想他既然这么安排了,必定是有其深意,或者在这件事上他还有更深沉的谋算,咱们就不要乱猜了,按照计划执行吧,恶来选个有利位置去,小袁等我暗号就送包世民上路。”安排了两个年轻人的事情,老叶却不禁流露出困惑之色:李牧野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这会儿去哪了呢?无耻之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珠胎暗结〕〔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创与灭之战纪〕〔逍遥大仙农〕〔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天才萌宝,神秘妈〕〔重生六零:翻身做〕〔九难成仙〕〔萧家嫡女〕〔林诗曼肖凡〕〔七零年代小媳妇〕〔恐怖邮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