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警之战神部队〕〔元青传奇〕〔大明影侯〕〔我的恐怖电影院〕〔大国工程〕〔盛妻凌人〕〔狐狸的本命年法则〕〔有钱就是了不起〕〔上神,夫人逃婚了〕〔霸道权少宠上天!〕〔皇旗〕〔一套阵法闯南宋〕〔恶魔就在身边〕〔烽火佳人:少帅的〕〔鸿胪寺女官〕〔摄政王要造反〕〔玄道之门〕〔似锦〕〔长生天阙〕〔我要充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汉末红颜赋 第十三章:纸鸢身世
    “多谢这位公子……我真的粗心,居然把妹妹忘在城门口了……”纸鸢觉得自己的确有些丢人,自己特么的跟裴元绍都在酒楼睡了一个晚上,居然把她忘了……

    这是真没当回事……

    那人笑了笑:“我看这女娃娃跟你也没有亲属关系把?”

    “是的……这是我在一个饿死的女人那里捡来的,结果进洛阳以后,被这城市的繁荣有些惊呆了,就一时疏忽忘记了她。”纸鸢的确有些对不起这女孩子了。

    突然这人仔细了看了一眼纸鸢,纸鸢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他的目光。然后她就发现,估计是露馅了……

    不仔细看或许看不出来,但一旦细看后就能看出纸鸢跟男人的确不一样了。并且在纸鸢出了点汗以后,还带着一股特殊的香味。

    “失礼了……”男子微微告罪一下,然后目不直视。

    纸鸢摇了摇头:“无妨,无非是为了出门方便而已,有心人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男子也摇头,不过他说的跟纸鸢猜的的确不一样。“姑娘易容水平真世间少见,我并不是通过这个看出来的,而是香味跟我家内人有些相似……”

    “允许我冒犯一声,请问姑娘名讳?”

    纸鸢倒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我自称为纸鸢……本姓唐。”

    男子突然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进屋子里,然后过了一会一个同样二十岁左右的妇人,来到了门口的位置。

    这个妇人看了看纸鸢,然后神色有些激动:“姑娘姓唐?可有身份信物?如何可以的话,能否让妾身看看你的本来面目。”

    这女人跟纸鸢居然有几分相似,算是一个十分成熟版的纸鸢,容貌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让纸鸢突然觉得有些怪异。

    “不会这么巧合把……那老头子说我本姓唐,然后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纸鸢,难不成我特么还有亲人?这也太狗血了吧,这都能遇到?”

    纸鸢倒也没拒绝:“这位姐姐请等一下……”

    然后纸鸢回到屋子里洗了一把脸,又把束胸解开,把襦裙穿上。其实这女人真的跟自己有点关系也没什么坏处,毕竟遍地都是世家的时代,后面有人的确挺好的。

    梳洗打扮一番后,纸鸢再次走了出来。那年轻的男人眼睛一亮:“贤内,果然跟你有几分相似……”

    那女子上下打量起来,然后又小声问了一句:“姑娘的胸口处,是否有一个桃花状的粉色胎记?”

    纸鸢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姐姐知道我的来历?”

    那女子直接抱着纸鸢痛哭起来,让不远处的小丫惊讶万分,昨天这个妇人照顾自己,今天怎么还哭了。

    少妇哭了一小会,然后擦了擦眼泪。“你就是我的亲堂妹啊……跟我来到院子中,我们细细详谈。”说完不由分说的把纸鸢拉着,然后到了她们家的院子里。

    几个人在蒲团上跪坐,然后这妇人一边流眼泪一边说道:“我本中常侍唐衡之女,而你是我叔家唐珍之后……”

    这女人一边说,一边哭……不过好歹也让纸鸢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妇人也就是唐氏,父亲唐衡是桓帝(刘志)时期的一个小黄门,也就是宦官。

    最轰动的事情呢,就是几个宦官联合,诛杀了当时嚣张跋扈的外戚梁冀。桓帝一开心,就赏了唐衡一个汝阳侯,一共有五个人称呼为五侯。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人毕竟是宦官。宦官基本上都是贪财,再加上身居高位自然嚣张跋扈,所以名声也不怎么样。

    本来打算把这唐氏嫁给汝南傅公明,因为唐衡的身体不好了,打算给自己的女儿嫁出去。虽然那个时候唐氏才三四岁这样子,但那傅公明根本看不上宦官之后。

    所以后面没有办法,只好嫁给了当时还不算太有名气的这个年轻人。唐衡死后,唐家还有一人……也就是她的叔叔唐珍。

    唐珍吧……本身有些本事,年轻的时候算是一个神童,并且在唐衡死后,为了保持唐家不坠,花钱跟汉灵帝也就是刘宏,买了一个司空的职位。

    当然,因为是买的官,所以这唐珍也没少被读书人和世家骂。毕竟买来的官,层次不行啊……

    在唐衡死后,唐氏也住在唐珍家里。并且在几年后,唐珍的妻也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就在这个女儿只有一岁左右的时候,居然被人抢走了。

    那一次是唐珍带妻女去附近的道馆,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劫匪。唐珍也是会一点武的,这个年代就算是文人,也都得学一些剑术防身。

    但匪徒的人很多,最后妻受伤不治,女儿也被人抢走。唐珍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认为是自己买官或则因为哥哥唐衡的时候得罪人了,所以以后更加小心谨慎,生性恬淡起来。

    但由于唐氏就在她叔叔家住,所以对这个女孩子也是有很大印象的,至少在刚出生的那段时间,唐氏对这个小女孩几乎形影不离。

    所以当纸鸢出现的那一刹那,一种跟血缘相关的感觉,顿时触动了唐氏。

    毕竟自己身上的胎记这女人都知道,那么纸鸢自然也就信了几分。其实信不信又能如何,她本来就是穿越者,对这个世界的亲情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

    不过……纸鸢倒也觉得,如果有个姐姐,那的确也是不错的。

    然后就是纸鸢把这么多年的事情说了出来,在她的记忆中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跟那老头学习了。

    纸鸢差不多说了半个时辰,裴元绍回来以后也没有打扰她们,在小丫那里问了一下情况后,也就在一边旁听了。

    旁听的不仅仅是裴元绍,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就是现在唐氏的夫君,看样子两个人还是挺恩爱的,这人一直在边上听着两个人聊天。

    等纸鸢把自己的经历说完后,唐氏的夫君对着纸鸢说道:“乌角先生?这个名字我似乎听说过。”

    “唔……我想起来了。”这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乌角先生,我在乡下听过这个道号,似乎有大神通,甚至可以役使鬼神。”

    “特别精通炼丹术和房中术,据说他的丹药可以让人强身健体,百病皆消。”

    “他的本名应该叫左慈,对……我没有记错。”

    纸鸢惊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逆流黄金时代〕〔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我,神技之主!〕〔[综]金木重生·番〕〔无限动漫在都市〕〔重生六零:翻身做〕〔都市玄幻之最强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