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警之战神部队〕〔元青传奇〕〔大明影侯〕〔我的恐怖电影院〕〔大国工程〕〔盛妻凌人〕〔狐狸的本命年法则〕〔有钱就是了不起〕〔上神,夫人逃婚了〕〔霸道权少宠上天!〕〔皇旗〕〔一套阵法闯南宋〕〔恶魔就在身边〕〔烽火佳人:少帅的〕〔鸿胪寺女官〕〔摄政王要造反〕〔玄道之门〕〔似锦〕〔长生天阙〕〔我要充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汉末红颜赋 第十四章:跟苟货的对话
    “自己的老师是左慈?”纸鸢被吓得不轻。

    左慈是谁啊,那可是在三国演义里面把曹操玩的团团转的一个。汉末三仙其中之一,另外两个人是南华和于吉。

    一股阴谋论出现在了纸鸢的脑袋里,毕竟平白无故的教了自己一些东西,还不让自己称呼他为老师,怎么都觉得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纸鸢的第一反应,就是姜子牙了……难不成自己成为了某些势力角逐的棋子?

    但随即纸鸢苦笑了一下,就算是棋子又能如何呢。身为棋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人连做棋子的能力都没有。

    纸鸢点了点头:“原来是老仙人,怪不得有这么精妙的剑法。可惜那老头子没传授给我炼丹的技巧,我仅仅会一点岐黄之术而已。”(其实是纸鸢不学)

    好吧,说了这么久,纸鸢还没有问这个年轻人是谁呢。

    “还未请教尊姓大名……”纸鸢对着这个年轻人问道。

    说实话纸鸢倒是觉得自己这姐姐眼光不错,因为自己本身有着一个男人的灵魂,但就算这样他看向这个年轻人的容貌也不得不赞一句。

    容貌不错而且特别有气质,给人一种非常可以相信的感觉。

    那年轻人笑了笑,然后对着纸鸢说道:“在下荀彧,荀文若……”

    “噗……”纸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居然就是传说中的苟货。

    荀彧有些疑惑:“姑娘听过我的名字?”

    纸鸢无奈的点了点头:“王佐之才……当然知道。”

    “哦?你知道这个?”荀彧这个王佐之才是何颙给他弄出来的。

    纸鸢嘿嘿一笑:“自然是听别人说的,刚刚不久之前才和许劭打过交道。”纸鸢急忙往别人的身上引。

    等纸鸢说完,不仅仅是荀彧,就连唐氏的嘴脸都有些抽抽了。

    唐氏:“我说妹妹,这样的话,你还嫁的出去了么?那许劭也太敢说了吧,什么虎女……这不是败坏你的名声么。”

    荀彧倒是笑了笑:“其实用另外一个角度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可以避免宵小之徒。至于将军或则有帝王之气的,这种人也不是少数嘛。”

    “没准以后你的妹妹,可以嫁给刘辩或则刘协呢,到时候自然也算应了许子将的评测。”

    唐氏听到自己夫君这么说,倒也点了点头:“夫君说的不错……妹妹天生丽质,嫁于王侯之家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现在我叔在朝堂上也有些本事,要是听闻他的爱女回来,一定高兴得很。不如我们明天,就回去认祖归宗把。”

    纸鸢对这个也无所谓,不过这么多年多了一个人,现在多了一个老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

    不过嫁给刘宏那两个儿子,纸鸢痴笑了一下……“既然今天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亲姐姐,那么我就听姐姐安排也就是了。

    “我先去弄一些吃的,让姐姐和姐夫尝尝我的手艺……”

    汉朝的时候除了煮就是烤,说起来也没什么太多的花样,不过纸鸢还是尽量弄的好吃点。当然刚刚下山也没机会让她去搜索材料,所以现在她只有一些发酵的肉酱做辅料。

    把肉切成薄片,弄成火锅那样的,总比一大块肉直接丢进去煮,感觉好多了吧。还有一些青菜,也都丢进去。

    酱碟子里面加葱姜入味,烤肉上面也用这些东西腌制,弄出来以后空气中一股特殊的酱香。让荀彧和唐氏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就连小丫和裴元绍也一样充满了期待。

    说实话……纸鸢打算有以后有条件了,把韭花弄出来。那玩意好歹有些辣的感觉,用来吃火锅再好不过了。

    一群人吃的倒也热热闹闹,荀彧家里那边有几个下人,但纸鸢这边都是租的房子,裴元绍和小丫也不算下人,所以都有一个鼎煮东西吃。

    这个年代还是分食,并不是在一起吃。幸亏煮东西方便要不然可忙死了。

    一边吃饭唐氏一边对纸鸢说,她要给纸鸢介绍夫君的事。

    纸鸢真是满脸黑线,自己才13……而且你不是说当年很喜欢这个妹妹的么,怎么就这么干脆的把我往出推,嫁人很有意思么。

    纸鸢叹了口气:“姐姐不要说嫁人的事了,我打算再过几年再说。现在看起来在朝堂上说话算的人,未来还不一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纸鸢这话说完荀彧的眼睛亮了一下,他看了看纸鸢然后问道:“不知姑娘对当前的朝堂如何看待的?”

    好把……男人一提这种事,就立刻有精神了。不过现在大汉形势如何,别人不好说这荀彧是肯定清楚的。

    纸鸢笑了笑:“我不懂朝堂,不过在我看来,朝堂是最肮脏的地方。”

    “但我知道的就是,天下要乱了……”

    荀彧眼睛眯缝了一下:“什么意思?”

    纸鸢呵呵一笑:“王佐之才能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又不会没有人知道,只不过知道了也不会去说而已。”

    荀彧点了点头:“那么混乱的源头又是什么?”

    这个纸鸢到不说话了,因为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朝代末期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一次矛盾大爆发的时候。

    想到这里,纸鸢干脆说道:“因为利益罢了……”

    “用不着一年,这个国家就会混乱,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去……而动乱的源头,却不是动乱的参与者。”

    “平民收到压迫,自然就会反抗……”

    “而平民的压迫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皇权和士族……”

    “如今陛下无为,对各处灾害无动于衷,甚至还征收重税。”

    “陛下的税重,下面官吏附加的税也就更重……农民辛辛苦苦一年的收成,可能都不够缴税的。最后没有办法,只能把田地卖出去。而卖出去的田地就流落到了士族的手里。”

    “世祖皇帝本身就是靠士族起家的,后面为了避免士族过大,就启用外戚来压制。”

    “外戚倒了一个,又会出来一个,并且一个比一个势力强大。”

    为了避免外戚势力太大,所以陛下又让宦官掌控一部分力量,用来平衡。

    纸鸢说完这句话,用水在地面上画了三个圈。士族,外戚,宦官。

    “但现在这三方的斗争,都是以牺牲平民的利益来做的。”

    “张角不过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宦官联合他用来灭掉一些士族。而大士族根本不在乎这个,它们会借着动乱掠夺更多的人口。”

    “而外戚会利用大乱之际,控制更多的军队,并且壮大自己。至于最后这天下会乱成什么样子,平民死了多少人,在这三方眼里,不过是数字而已。”

    “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在乎这天下是否安稳,姐夫还是要趁早打算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逆流黄金时代〕〔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我,神技之主!〕〔[综]金木重生·番〕〔无限动漫在都市〕〔重生六零:翻身做〕〔都市玄幻之最强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