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警之战神部队〕〔元青传奇〕〔大明影侯〕〔我的恐怖电影院〕〔大国工程〕〔盛妻凌人〕〔狐狸的本命年法则〕〔有钱就是了不起〕〔上神,夫人逃婚了〕〔霸道权少宠上天!〕〔皇旗〕〔一套阵法闯南宋〕〔恶魔就在身边〕〔烽火佳人:少帅的〕〔鸿胪寺女官〕〔摄政王要造反〕〔玄道之门〕〔似锦〕〔长生天阙〕〔我要充钱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暖婚100分:总裁,轻点宠 第202章 居然敢耍滑?
    男人挂上电话,睨着地上的布桐,啧啧摇头道,“同样是两条胳膊两条腿,怎么你的命就这么值钱,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布桐听到耳边又多了几个脚步声,应该是又走进来几个人,“大哥,她长得可真美,要是能......”

    “想都别想!”男人厉声打断道,“没听见林澈说的吗,他多给五个亿,这些钱可是额外属于我们的,拿着这些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谁敢碰她,我打断他的腿。”

    “是是是,大哥说的没错,我们只要钱,不碰,不碰......”

    几个男人很快离开,铁门也被再次关上,布桐隐隐约约,听见他们在外面打牌喝酒的声音。

    布桐凝神听了很久,基本确定没人在旁边之后,才动了动手指,活动筋骨。

    她没有当过兵,但从小爷爷没少教她一些小技能,比如解开这种布条打成的死结,是不在话下的。

    记得那时候她对这些特别感兴趣,爷爷还夸她有做特工的潜质,特意请了专业的老师来家里教她,虽然没想让她真的当特工,但是最起码可以防身。

    许久没练,难免有些生疏,布桐花了十几分钟,才终于解开手上的死结。

    她摘下脸上的布条,一边揉着手腕,一边望向了四周。

    屋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灯,看上去废弃已久,三面都是墙壁,紧闭着的铁门旁边倒是有一扇窗户,但是那些人就坐在门口,根本没办法逃跑。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制伏他们。

    布桐到底是个女孩子,遭遇这种处境,难免害怕和紧张,更何况是第一次经历。

    且不说无人敢得罪布家,就是有这个念头要绑架她勒索布家的,恐怕也没这个胆。

    而且众所周知,林澈对她的保护严谨到可以用夸张来形容,身边从来不离人,一般人更加不敢对她下手了。

    布桐在身上找了找,她的手机放在包包里,而包包在被他们绑来时就掉在地上了,浑身上下什么都没有。

    不对,她手腕上戴着一个手镯!

    她记得这是唐诗找人专门给她订做的,看上去是一个精致奢华的手镯,但是里面其实暗藏玄机,据说里面有一个针头,含有高浓度的迷药,只要扎在人的皮肤上,很快就能使对方昏迷。

    当初她还是拗不过唐诗才戴在身上的,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布桐取下手镯,仔细研究了一番,果然发现了能按出针头的机关。

    她重新把自己的眼睛蒙住,用布条胡乱缠住自己的手,倒在了地上,装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开口喊道,“有人在吗?来人啊......”

    没一会儿,铁门被打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我尿急,能不能带我去解决一下啊?”

    “不用这么麻烦,尿在身上就可以了。”

    布桐:“......”

    “这位大哥,我有洁癖,拜托你,很快就好,你们这么多人,我跑不掉的。”

    “真是麻烦,等一下。”男人出去了一下,很快折回,帮她解开了脚上和眼睛上的布条。

    布桐看见他带着黑色的头套,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跟我出来吧,别耍什么花招。”男人拉着她的手臂,将她带了出去。

    屋外的桌子上坐着三个男人,应该是怕她看见他们的脸,头上都戴了一样的头套。

    那个男人把她带到了屋子外的一个角落里,“就在这里解决吧。”

    “大哥,你帮我把手上的布条解开。”

    男人俯身,伸手去解她身后的布条,布桐抓准了时机,飞快地伸出手,把手里的镯子扎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男人捂着脖子大叫一声,“踏马的,你敢暗算老子?我......”

    话没说完,就“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布桐的心脏砰砰直跳,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厉害。

    其他三个男人听到了动静,很快赶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布桐见准时机,又把镯子扎在了另一个男人脸上。

    “啊!好疼,这什么东西?”

    男人刚问完,就倒在了地上。

    布桐的速度根本来不及对付三个人,另外两个人很快冲上来制伏了她,“小丫头,居然敢耍滑?”

    布桐来不及想那么多,弯腰,从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下绕到了他身后,直接把镯子往他的后颈处扎。

    “啊!”又倒下了一个。

    最后一个男人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暗器,直接扣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

    “嘶......”布桐吃痛,下意识地松手,镯子掉在了地上。

    “死丫头,这是什么东西,他们怎么了?”男人气急败坏地问道。

    布桐听出他就是打电话给林澈的人,怕他会恼羞成怒对付自己,开口道,“放心,死不了人的,只是迷药而已。”

    “啪”的一声,一个重重的巴掌甩在布桐的脸上。

    布桐被打得摔倒在地,下一秒,那个男人又一脚踹在了她的肚子上,“你找死!”

    布桐疼得蜷缩了起来,捂着肚子,望向了那个男人。

    只见他正四处找着什么,最后从桌上拿了一个啤酒瓶过来,朝着布桐的头砸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布桐强忍着疼痛,灵巧地翻了个身,躲过了他的攻击。

    “砰”的一声,酒瓶碎裂在地。

    “死丫头,还敢跑?看我不弄死你!”男人恶狠狠地冲了上来。

    布桐深呼吸一口气,用尽了全力爬起身,一脚踹在男人的下半身。

    “啊啊啊!”男人捂着某处,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布桐趁机跑去拿了一个酒瓶,对着男人的头用力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酒瓶碎裂,男人愣了几秒钟,头上的血一滴滴地滴落了下来。

    他抬手摸了摸头,看见一手的血,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咚”的一声晕倒在了地上。

    布桐长松了一口气,捂着肚子跌坐在了地上。

    但此刻还不是可以休息的时候,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可这个地方荒无人烟,周围漆黑一片,连路灯都没有,她更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婚情告急:总裁请〕〔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想住进你心里乔默〕〔逆流黄金时代〕〔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珠胎暗结〕〔我,神技之主!〕〔[综]金木重生·番〕〔无限动漫在都市〕〔重生六零:翻身做〕〔都市玄幻之最强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