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57章 他消失了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28
    “嘟嘟嘟”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冰冷的音调让陆沁安僵在那,再没了反应。

    她缓缓放下手机,面容呆滞的盯着前方。

    小肉团子抱着画册坐在旁边,只有些担心的朝她这边看了看,好半晌,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陆沁安许久没有反应。

    她脑子里整个是乱的,来来回回的都是男人那句自嘲的话。

    他说,“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他说,“我可真是娶了个好妻子。”

    所以……四叔后悔娶她了么?

    心口是尖锐的疼,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刀往里戳,还带着倒刺,狠狠绞弄了一番。

    陆沁安低着头,身子不住颤抖。

    是啊,她好像从来没有为四叔做过什么,连这次……还被陈莹莹利用,连累了四叔。

    “叩叩叩”。

    外头传来敲门声。

    秘书走进来,声音平铺直叙,“大小姐,几位重要董事到了,宁老请您过去。”

    董事?

    陆沁安一时有些懵,直到人来到了会议室,瞧见坐在宁老对面几位来势汹汹的人,才恍然反应过来。

    是宁老的几名义子,也是如今势力最大的几个。

    “哟,小侄女到了。”

    中间那人“热情”的打了招呼。

    陆沁安这才笑了笑,“五叔。”

    这人名字就叫宁武,简单粗暴,如今已年过五十,秃顶、啤酒肚,脖子上戴着一条大金链子,胡乱往沙发上一坐,说话声音极大。

    “既然人都到了,我就开门见山。”

    “爸过两天想召开股东大会是不是?我呢正好有事要出国一趟,想是来不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不管您的想法是什么,我那一亩三分地可不许动……”

    他手里掌控着宁家在东南亚的所有生意,半黑半白的,如今慢慢的确做大了些。

    可也有越来越不服管的趋势。

    “我的想法跟五哥差不多,爸您也知道,我那边事情多……回来这么长时间,实在是抽不开身。”

    “对对对,总之,北美那边经营还算不错,无论如何希望不要影响到。”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其实说的再清楚不过。

    若是宁老要将公司大权交给陆沁安,他们也不反对,只是日后若是宁老归去,怕是北美区、东南亚区等等,都要独立出去。

    陆沁安静静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

    她脑子还有些乱,情绪本就是强行冷静下来的。

    旁边,宁老“呵呵”的笑。

    “什么叫你的一亩三分地……难道不是宁氏的地么?”

    “爸,地是宁家的,可若没有我们这么多年辛苦耕耘,哪有今天的成绩?爸您可别偏心太过,小侄女也就一人……就算只是f城的几家公司,也够养她一辈子了。”

    “对啊……就算真让她亲自管理,也得有那个能力不是,小丫头片子……”

    几个人你来我往的,越来越过分。

    陆沁安拿出手机翻了翻,忽然瞧见上头的新闻。

    “顾氏集团易主,顾四恐再难翻身?”

    才不会!

    四叔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击倒……

    陆沁安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好像她对顾重深,一直是盲目崇拜的。

    “你们还真想造反不成!”

    宁老动了气,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吹胡子瞪眼的。

    可对面三人非但没有反省的意思,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爸,您可没有多少日子了,医生叮嘱过,少动气。”

    “你……”

    宁老气急败坏,可人终究是老了,威慑力大不如前。

    “你们都好样的,我还没死呢!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们的股份全部收回!”

    宁武耸耸肩,却是无所谓的模样。

    “不收回……分红还能拿几年?就那么一丁点股份,说不准没两年宁氏就倒闭了啊。”

    “爸你既是不肯将公司交给我们,也不必找个小丫头回来糊弄……”

    越说越难听的话。

    可偏偏都在理。

    直到某一刻,周围忽然“啪”的一声。

    陆沁安站了起来,

    世界整个安静下去。

    “五叔、九叔、十四叔……你们可也别忘了,自己都是爷爷捡回来的,养了几十年呢,就是狗都养熟了不会反咬一口。”

    “你们算什么?”

    她捏紧掌心,再没有顾忌。

    陆沁安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真真正正的宁家的继承人,觉着自己必须要站出来做些什么。

    以前有四叔,有什么事他在前头挡着就好了,他会保护自己、保护吃吃。

    可如今,四叔被她害了……

    陆沁安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好,但她无比确定,她至少必须要去做。

    便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垂眸盯着几人,嘲讽的笑开。

    “几位叔叔,爷爷让你们种种地,还真当自己是地主了不成?”

    “要是放在以前,偷地主田地严重点可是要砍头的!”

    哈?

    宁武被唬了两秒,忽然反应过来,扬起手指着她。

    “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商场如战场知不知道,瞬息万变……”

    “再变你手里也只有百分之一的股份!”

    陆沁安冷笑,胸口剧烈起伏,到这时却是不管不顾了的,非是咬紧牙关撑下去。

    “爷爷是老了,拿你们没办法。”

    “可谁也别忘了,公司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都在我身上,要么有钱有势厉害到把其他散股都吞了……否则只要我在一天,大股东就叫陆沁安!”

    “什么北美区、东南亚区,不想干就给我走人。逼急了我上任之后,第一个砍掉资金的就是东南亚!”

    哼。

    陆沁安说完,直接坐下来。

    宁武震惊的不知如何是好,许是没料想她忽然发作,竟许久没找出合适的语言。

    还是旁边有人拉了拉他,让他先离开,等股东大会再说。

    几人气急败坏的走远。

    这边,陆沁安呼吸还格外急促,许久冷静不下来。

    宁老脸上的笑容倒是越来越大,看着她涨红了的脸,忽然笑出声。

    “老头,你乐呵什么呀?”

    “没……只忽然想到了你奶奶。”

    陆沁安没听他提过奶奶。

    谁都知道奶奶死的早,而之后宁老带回家的女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宁老长长的叹了一声,看着她好一会才起身。

    “我宁家的孙女,再弱也不能弱到哪去。”

    “刚刚接了消息,顾四已经消失了……”

    什么?

    陆沁安反应不过来,四叔消失……是什么意思?

    宁老已经起身,拄着拐杖缓缓朝外头走,快到门边的时候才转过来。

    “我跟他打的交道不多,不过依他的行事作风,想来总不是一蹶不振之类的。”

    受伤的狮子,从来不会好勇斗狠。

    他需要时间,需要在暗处等待、蛰伏,再给敌人致命一击。

    ……

    一连几天,陆沁安再没有听说过关于四叔的新闻。

    他好似真像老爷子所说的,彻底消失了。

    顾氏的动荡,是牵一发动全身的。

    整个名城似乎都慌乱起来。

    无数进了顾氏拿着高薪的人开始惶惶不安,私底下有的商量着跳槽,有的期待着顾氏的改组。

    盛朗进入顾氏之后,立刻跟陆文成有了深度合作。

    陈莹莹是中间人。

    她如今已能光明正大出现在陆家。

    “把那个女人留下的东西统统丢出去,屋子里所有布置、家具都换新的。”

    佣人唯唯诺诺的在一旁,将陈莹莹吩咐的都小心记下来,生怕出错。

    她管的多,也管的细,是半点不许有差错的。

    陆文成就坐在沙发上看资料,闻言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

    “换来换去的不嫌麻烦,换套房子住就是了。”

    他刚办妥了离婚手续。

    到现在陆文成也早已想了清楚,他这辈子就两个女人、两个女儿。

    一个不是亲生的,另外一个……不能生育也就算了,还意图杀人、甚至干脆疯了。

    人活至这个地步,还能期待些什么。

    不如将眼光放在事业上。

    至少,谁也没想到,年过六十之后……他陆文成,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换房子?”

    陈莹莹笑容灿烂,款款行来,在他身侧坐下。

    “这可是你的家,为什么要换掉?”

    “我听说这栋房子里所有的布置都是那个女人亲自弄的,而我、就是要她看着……看我如何毁掉她原本珍惜的这些。”

    她四下看了看,将桌上的小摆件拿了下来,随意掰断扔在垃圾桶里。

    “不想看见就卖掉,哪那么多事。”

    “卖掉?那多省她的心……我啊,就是要她时时刻刻都记着,这里现在是我住的地方,我的家,就算她曾经费尽心机夺走了我的男人,我的家庭,又有什么用?”

    “终究,你不是又回到了我身边么?”

    陆文成看着面前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皱着眉。

    “你心里清楚,我是为了顾氏。”

    “那又如何?”

    陈莹莹勾起唇笑了笑,端起旁边的咖啡杯轻抿了一口。

    动作轻缓。

    “我本来,就是要把顾氏夺给你的。”

    “为此连唯一的女儿都跟我断绝了关系。”

    她笑,眼底有些凉意,还有点狰狞。

    陆沁安如今已经回到f城,看情势似乎还不错,若是以后真稳住了,怕还会转过头来找她麻烦。

    “不过没关系,我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就算暂时不服管教,也有的是法子让她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