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70章 顾先生别忘记,她给过你什么!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8-01-02
    陈莹莹极少见到陆沁安这幅模样,人真强硬了起来,哪还有半点以前的柔柔弱弱的模样。

    她掀开眸,眼神里泛着一股嘲讽。

    “你跟我,有何利益可言?”

    对自己的女儿,陈莹莹终究是了解的。

    她知道陆沁安心软,哪怕自己真利用过她威胁过她,大概也没法子报复回来。

    陆沁安咬紧唇,眼底有些挣扎。

    无论为何,面前的女人终究是把自己养大了的。

    可吃吃受的那些苦,四叔因为她……

    陆沁安眼神闪烁了下,却是终于下定决心。

    “跟你是没有……”

    她笑了笑,眼神里难得的有些冷意。

    “可现下,你不是要跟陆文成复婚么。”

    隔了这么多年,她对陈莹莹早已不算了解。

    可独独对陆文成,却是知根知底的。

    陆沁安将包里的文件拿出来,娇嫩的面容上只有公式化的笑容。

    “我从来都知道你有多爱他,哪怕他出轨,哪怕他抛弃你跟陈田静结婚,还将你赶出家门。”

    “我不知道你这些年在做什么,更不知道过去的几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事……”

    陆沁安顿了顿,嗓音清冽。

    “可我总是知道陆文成的,他为了陆家那点产业,拼命巴结奉迎,为了能更进一步,不择手段的那些事,点点滴滴……我都清楚。”

    纤细的手掌轻落在资料上。

    厚厚的一沓。

    陈莹莹面色微变,飞快将资料拿到手里浏览。

    她只稍微扫过一眼便能确认,这些都是事实。

    陆沁安查到的陆文成的资料,都是事实。

    亏空,行走在灰色地带,行贿什么的……加加减减算下来,少不了几十年牢狱。

    “你处心积虑弄来这些东西,想做什么!”

    陈莹莹低吼,咬牙切齿,“那是你爸!”

    她那样激动。

    可陆沁安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不是亲生的不是……”

    “在他心里,从来都只有陆菲菲一个女儿啊。”

    “你……”

    陆沁安盯着面前那张美艳的脸,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呢,美丽、大方知性,可如今却显得格外狰狞。

    盯着她的目光里,尽是怨毒。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周围空气静默了两秒。

    好半晌,陆沁安才从发愣中回过神来。

    她摇摇头,“想做,就做了。”

    总归这些事都是由她开始,到结束时,也由她结束是最好不过。

    “晚上我就到f城了,走之前如果现状未变,明天……这些材料会送到警局。”

    “你威胁我!”

    陈莹莹咬紧牙关,不知何时开始,情绪陡然冷寂下来。

    她就那样默默的看着陆沁安,眼神全然陌生。

    陆沁安点点头,“是的,我在威胁你。”

    “哈哈……可你觉得我会为了他,放弃自己到手的一切?”

    “女儿,你会不会太天真?”

    陆沁安没想这么多。

    她咬紧唇,轻轻叹息了一声,“原本是不确定的,可从刚刚开始,我反而确信了你会。”

    因为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陆文成,因为她这么多年处心积虑,无非都是因为心底的不甘。

    陆沁安很难理解一个女人,因为不甘心可以变成什么样。

    可她见过二姐,见过陆菲菲和秦宣曼。

    到这时,再见到陈莹莹……似乎也不是那样难以理解。

    “好……你很好!”

    “我养大的女儿,就这样反咬我一口!”

    陈莹莹轻嗤,眼底情绪冰冷。

    她随意往后靠在椅背上,忽然好整以暇的端起咖啡杯,全然无所谓的模样。

    “就算做了这些,你以为顾四就会回到你身边?”

    “原本也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想等你到f城之后再送,现在想想……看个现场直播,也没什么不好。”

    陈莹莹将手机放在桌上。

    当着她的面打开了视频。

    屏幕里是一幢高大的建筑物。

    陆沁安一眼就能分辨出来……那是隔着一条街的顾氏大楼

    只是顾氏大楼旁边都是商场和写字楼,四处繁华。

    她正狐疑之际,忽然便瞧见了一道眼熟的身影。

    女人从顾氏大楼一侧的门走出来,身边没带人。

    她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莫语蓉?

    昨晚才见过,陆沁安对她总还是有印象的。

    她疑惑的抬起头,就对上陈莹莹泛着笑的面容,那样的阴森……和狰狞。

    “你想做什么?”

    视频里,莫语蓉就站在马路旁边接电话。

    镜头稍一转,从顾氏正门走出来一道挺拔的身躯。

    顾重深不知因何也出现在这里……

    两人似乎正在通话。

    陆沁安心底忽然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你到底想做什么!”

    眼见着两人正在互相走进,陆沁安慌乱的拿出手机,想给四叔打电话。

    可尚未接通……

    视频里画面忽然有了改变。

    就在莫语蓉走到顾重深面前的那一刻……从一侧忽然冲出来一道身影!

    那人行色匆匆,仿佛在被人追逐。

    顾重深一贯的警惕,几乎在对方靠近的瞬间,便已扬起手将人制止……

    可下一刻,陆沁安分明看见那人身子扭转了一下,有一道冷光划过镜头。

    而旁边的莫语蓉……骤然倒地!

    ……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陆沁安只来得及看见最后那一幕,看见从莫语蓉身上流出来的鲜血……

    “你把她怎么了?”

    陈莹莹已经收起手机,无辜眨眼,“我听不懂你在桌什么。”

    “时候也不早了……你手里那些东西,真想递给警察局,就递吧。总归他也不肯听话,让他进去反省反省也不错,日后求着我救他出来时,自然该明白过来。”

    陆沁安只觉得背脊发凉。

    她看着陈莹莹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甚至脸上还有些许轻松……和笑容。

    心底仅余下的那点自信,也消失了干净。

    陈莹莹约她出来,或许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

    或许……她就是要用这种方式警告她!

    手机“嗡嗡嗡”的响起。

    刚刚没有接通的电话,顾重深拨了回来。

    “什么事?”

    他语调依旧冷漠,可陆沁安似乎能听见那边的嘈杂。

    便咬紧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缓一些。

    “我……我去找你。”

    你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即便顾重深连地址都没有说。

    ……

    陆沁安不确信莫语蓉受的伤有多重,可事发地点在顾氏大楼附近。

    能送的医院只会是仁和。

    任何不算顾氏的产业,一半是顾重深私人控股,一半在连家名下。

    她冲进去,直接往八楼走。

    电梯门刚打开,陆沁安便远远的看见了手术室门外立着的那道身影。

    “四叔……”

    顾重深瞧见她时,眼底闪过一抹惊讶,旋即凝了眉,“你怎么会在这?”

    “我……莫语蓉怎么样?”

    陆沁安多少有些担心,她很难接受一个人,当着自己的面被人刺了一刀,而即便那个人可能是她的情敌。

    “你……”

    “是我妈、不,是陈莹莹做的,虽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针对莫语蓉,可刚刚她给我看视频,就是故意……”

    她情绪慌乱,语言也显得混乱。

    可一切终究还是说了清楚。

    顾重深面色阴冷,只凝着眸静静盯着她,半晌之后薄唇才微微蠕动,正要说什么。

    可下一刻,忽然旁边传来一道夸张的抽气声。

    有人从身后走来,直接跑到陆沁安面前,抓着她的衣领。

    “原来是你!”

    女人看起来三十出头,打扮干练。

    “原来是你害了语蓉!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语蓉不过是跟他传了点绯闻,你至于要杀人吗!”

    杀人?

    陆沁安愣在那。

    她身子被摇晃的快要站不稳,许久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只不住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

    这件事……与她无关啊。

    “伤害语蓉的人是你妈,你敢说跟你没关系!陈莹莹跟语蓉还有合作,无冤无仇的何必要痛下杀手……只能是你,就是你对不对!”

    声声指控有如利刃,夹杂着女人凄厉的声音,让陆沁安一句话说不出来。

    “顾总!”

    那人忽然调转矛头盯着顾重深,“你就看着她这样伤害语蓉吗!”

    “你就看着一个那样喜欢你的女人……差点死在你面前!”

    顾重深眸光微微闪烁了下,只不经意的将陆沁安拉到自己身后。

    他眉目不动,盯着已经失态的经纪人。

    “你的大吵大闹,没有任何意义。”

    经纪人僵了两秒,不敢置信的指着陆沁安。

    “到现在你还维护她?”

    她倒抽了一口凉气,正要说什么。

    手术室门忽然打开。

    护士神色漠然的走了出来,“你们……谁是家属,病人情况危急,这是病危通知单,请签字。”

    经纪人尖叫一声,几乎当场昏厥过去。

    她跌在地上,胡乱将字签上,抓着护士的手不肯松。

    “请你们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救她。”

    “您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护士说完便匆匆又走了回去。

    四下是死一般的寂静。

    陆沁安愣愣站在一侧,神情恍惚。

    她只隐约听见经纪人嘲讽冷漠的声音。

    “事已至此,我想语蓉绝不会想看见她……”

    “还是请顾太太离开吧。”

    陆沁安微怔,抬起头……

    “四叔?”

    顾重深脸上没什么表情,甚至于许久不曾有过变化,只微微凝眸,没有开口。

    “呵……顾先生可别忘了语蓉的身份!可别忘记,她给过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