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77章 陆沁安,你有没有脑子!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8-01-07
    “太太现下是在责怪我?”

    周围格外安静。

    陆沁安恍然听见头顶传来男人温雅的声音。

    她顿了顿,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顾重深却只轻嗤,半点不留情,静静看着她,“难不成抱抱不是太太的孩子。”

    他说这话时,眼眸明显眯了眯。

    陆沁安微愕,唇蠕动了下,想开口。

    “这几个月,是谁不曾理会过抱抱,难不成因为抱抱不是太太亲生,所以压根不曾放在心上。”

    “你什么意思?”

    某姑娘有些不敢相信。

    她瞪圆了眼。

    “你……恶人先告状!”

    哪有这样强词夺理的。

    哪能……还将一切怪在她身上。

    陆沁安咬紧了唇,心思尽都沉了下来,一下子不知要说什么,只有些委屈的红了眼。

    他凭什么呢。

    凭什么还责怪她。

    明明是他移情别恋啊!

    “太太既是认为我是恶人,何必还抱有期待。”

    顾重深眸光微凝,薄唇上始终泛着一股子冷意。

    陆沁安瞧着,有那么一刻,几乎是凉到了心底。

    她几乎是不敢置信的。

    整个人都僵在那,委屈的情绪已然到了极点,直到男人又十分冷静和克制的模样。

    好似对一切都不在乎,解开袖口的纽扣。

    “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沁安低声呢喃,许是心真疼的厉害了。

    像是再也忍不住似的,咬紧了唇,声音轻柔低哑,几乎是听不清了。

    男人不曾言语,好似没有听见。

    那倒高大的身躯始终伫在原处,慢条斯理的解开全部纽扣。

    他换了一件衣服,眸光里分明没有什么情绪。

    “你到底想怎么样!”

    直到发现男人似乎要转身离开,陆沁安终于在也忍不住,几乎是尖嚷出声的。

    “夫妻之间不是这样的,四叔……我们之间不该是这样的。”

    顾重深终于顿住,眸光缓缓往后移,眼角余光落在那张细嫩的面庞上。

    许久的没有开口。

    空气静默的像是要窒息,重重压在陆沁安心口上。

    她仿佛要喘不过气。

    再扬起眼时,鼻尖泛酸,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下,难受的不行。

    “那么,太太觉着该是怎样。”

    他始终那样冷静。

    陆沁安曾经看到过这样的说法,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矛盾,就在于面对同样的事情,女人的歇斯底里,在男人看来只是无理取闹。

    他们永远是理性的。

    “我……”

    她说不出来。

    可打从心底是知道的,知道不想跟他这样生疏,不想看见他那样冷漠的样子。

    顾重深半点不着急,长指在身侧摸了摸,许是想抽烟的,只是刚换下衣服,烟也不知扔在了哪里。

    便只留下一道挺拔的背影,许久之后才转过身。

    垂下的眸静静凝望着她。

    “我不知道……”

    她只是,感觉不到他的爱了。

    她只是,觉着只有自己还那样爱他,而这个男人,心里似乎早已没有她。

    陆沁安喃喃出声,声音在夜色里,泛着深切的涩凉。

    “你喜欢她对不对?”

    她抬起头,清澈的目光直直望入他眼底。

    “是了,要是不喜欢,不会经常去看她。要是不喜欢,不会放任绯闻继续扩大。”

    “可你真喜欢……为什么不光正大提出来!为什么不昭告天下,为什么……不娶她回来。”

    她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几乎听不清了。

    顾重深抿紧了唇,所有的情绪都仿佛在那一刻有了改变。

    他好半晌之后才终于开口,声音温淡不起波澜。

    “陆沁安,你觉着自己有脑子吗?”

    什么。

    “我要是喜欢她……为什么不提出来?为什么不昭告天下,为什么不娶她回来?嗯?”

    她摇头,不明白。

    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泛着些迷茫,已经快三十的女人呵,泛红的眼睛像小鹿似的,可怜巴巴的模样,像是被真被人欺负的过分。

    就这样,哪还有半点三十岁女人的模样,外头学校里随便找个人出来,都比她成熟。

    顾重深忽然觉着可笑。

    他跟她计较些什么,一个智商一百零九,这么多年从来没变过孩子气的女人。

    她哪懂他的心思。

    冷落她一阵子,别的不会想,只觉着他要移情别恋,要跟别的女人结婚。

    “也是,你要有脑子,哪会变成今天这样。”

    陆沁安这下更加不解。

    她眼睛眨了眨,在旁边扯了几张面巾纸把那两滴眼泪擦干净,抽噎了下。

    “我就是没脑子,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

    “早这么嫌弃,干嘛还跟我复婚!”

    陆沁安现在是理直气壮的。

    两人第一次结婚,是她怀孕欺骗,是她半逼迫着,后来总也吵不过他,她认。

    可如今再婚,是他在拉斯维加斯那样精心而盛大的求婚,是他应了她所有条件要将她再娶回家。

    是他点头了再不会分开,再不会有三婚。

    陆沁安越想越委屈,气愤和所有的怒气都统统涌了上来。

    扬起的指尖嫩白,就这么指着他。

    “是你不守信!顾重深,我们会走到今天都是……都是你的错!”

    对。

    她一下子想通了。

    “我告诉你,我不会轻易离婚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除了顾氏外头还有不少资产,当初说要都给我的时候那些分明没有算在内。”

    “现在想离婚,把东西都给那个小妖精是不是?我告诉你不可能!”

    陆沁安想了想,一下子豁然开朗。

    她跟这男人闹什么。

    总归自己现在还有爷爷撑腰,他来不了硬的,宁家的律师团也是全国闻名的。

    这场婚姻自己没犯过什么错,他想逼她提离婚么,不可能!

    “想要跟我离婚,非得把你全部家当都榨出来不可。老娘就不信那小妖精,真愿意要个吃软饭的!”

    顾重深一脸黑线。

    他捏了捏双拳,本想好好跟这女人说说清楚。

    可一句话还没开口,她那神奇的脑回路已经将事情引到另外一条线上。

    这一下,竟还偷偷盘算起来……

    顾重深嘴角抽搐,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你在算什么?”

    “算我跟我离婚之后能有多少资产……说不准我能成为国内首富呢,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女首富。”

    顾重深,“……”

    谁说要跟你离婚!

    这脑子……

    某男人深呼吸一口气,他就知道不能对她抱有太多期待。

    就知道,这特么压根就是个笨蛋!

    陆沁安愣了愣,刚刚还在勾手指的,现下反应过来,认真看着他。

    “不离了么?”

    顾重深抿紧薄唇,强行压下心底那份要抓着她揍一顿的冲动。

    “我没提过这件事!”

    “哦。”

    陆沁安眨巴了下眼睛,看他脸色阴沉,明明吃瘪难受却没法发作的模样,心情莫名大好。

    “那莫语蓉?”

    “我们的事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

    顾重深彻底炸毛。

    绯闻?

    妈的,他哪个月没有几条乱七八糟的绯闻,何况是现下乱作一团的时候?

    还是探病?

    哈。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去自家医院也不行了?

    许是顾重深吼的过分了。

    陆沁安抿紧唇,非是被吼愣了几秒。

    直到最后终于抽了抽鼻子,皱着秀气的眉。

    “那……你是要让她当小三?”

    “陆沁安!”

    某人吼她。

    吼的更大声,更过分。

    外边,小肉团子缩在对面门外,小可怜似的站在老太太身后,有些担心的朝这边房间里看。

    “奶奶,去救妈咪。”

    爸爸好凶!

    老太太迟疑了下,抬起手想敲门的,可仔细一听里头的对话,愣是没敢敲下去。

    只将小肉团子带走,小声安抚。

    “这个,大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好不好?”

    小肉团子不依,小脸挤在一块,上头写满了担忧。

    “爸爸真的很凶!”

    “找揍就直说!”

    顾重深的声音再次从里头传出来,少了些愤怒,却更多一分阴冷。

    小肉团子缩了缩脖子,还是觉着害怕。

    她只偷偷抓着老太太的衣角,“妈咪很怕疼的,爸爸说要揍她啊……”

    好可怜的妈咪。

    小肉团子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要惹爸爸生气的好。

    老太太一时表情僵硬,斟酌了许久寻不出一个好的借口。

    再看小肉团子的样,真怕她给吓出阴影来。

    便只硬着头皮敲门。

    刚碰上,房门直接打开。

    进来的急,压根没锁。

    透过门缝,便只瞧见那道高大的身影扬起手,重重一拳往下挥……

    小肉团子惊呼一声。

    几乎是要直接冲进去的。

    可好在老太太抓着她。

    她挣扎的厉害,以为妈咪真要被打了。

    可下一刻,便瞧见爸爸的拳头从妈咪身边经过,重重落在墙壁上。

    旁边响起他那样充满挣扎和复杂情绪的声音。

    “女人,你讲讲道理!”

    陆沁安其实也被吓了一跳。

    他问她是不是找揍,她自然是生气的。

    而这时候半点不肯落下风的吼了回去,“你敢你就试试!”

    顾重深是真试了。

    她惹他惹的厉害。

    说什么移情别恋,说什么要他娶别的女人。

    拳风擦过她耳畔,有那么一刻,陆沁安连呼吸都仿佛停止了下来。

    直到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她扬起眸,便对上男人猩红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