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10章 疼着你让你恃宠而骄了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超市就在小区进门的地方,陆沁安进去的时候手一直被男人牵着,一刻也不曾松开过。

    她偷偷抬起头看,瞧见顾重深冰冷的侧脸线条,小手抓了抓他衣角,“呐,我要挑菜的四叔。”

    一直抓着,多少人看呢。

    顾重深眯起眸打量了她一眼,厚实的手掌摩挲了下她嫩白的掌心,黑眸扬起来扫了周围一眼,“我牵自己的女人也有意见?”

    大爷大妈们闻言纷纷侧目,陆沁安挣扎了一阵,松不开,指了指旁边的青菜,拿了两颗。

    “你想吃什么?”

    顾重深兀自不理她,只牵着她的手,四下看的时候脸色越来越沉,直到陆沁安蹙眉,“四叔?”

    “买了就走,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有些凶狠的语气,长臂一伸随便抓了点吃的扔在篮子里,牵着她往收银台走,整个人身上都弥漫着疏离,像是真被惹着了,淡淡的冷意从身上散开,让周围的人下意识避开。

    陆沁安盯着肃杀冷寂的背影,忽然轻轻叹了一声,手落在他袖子上,轻拉了下,“四叔,我不会再偷偷走的。”

    很早很早之前,她是趁他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逃跑了。

    陆沁安无奈,嗓音细细柔柔的,“就问你,想吃什么呀?”

    闻言,顾重深终于有了反应,眉目依旧不动,可里头隐隐约约的总还透出淡淡的晦涩。

    “想吃什么太太都让?”

    陆沁安点头,周围仿佛安静了几秒,扬起的眸便迎上男人泛着浓郁情绪的目光。

    她一怔,实在太熟悉这人,只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恼怒的瞪,“好好说!”

    到嘴边的那个“你”字被生生憋回去,某个老男人抿着薄唇脸上没什么情绪起伏,目光沉静的凝着她嫩白的笑脸,蠕动了下,“太太做的四叔都喜欢。”

    这还差不多。

    知道自己厨艺不好,他肯说喜欢陆沁安已是心花怒放,便任由顾重深牵着,在一众注目中满脸绯色的走了回去。

    而顾重深却是脸不红心不乱喘,一手提着袋子一手牵着她,冷静而自持。

    到了超市外头,冷风吹过来,陆沁安缩了缩脖子看着他,“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男人眯了眯眸,非但不放,反还长臂一伸将人揽到怀里,敞开的大衣足以将她裹在里头,只露出一张小脸。

    陆沁安靠在他怀里,看不清男人的神色,只隐约听见头顶传来低哑的声音。

    “外面冷,更不能松了。”

    推开公寓门,顾重深走在前头将东西放下,身后小小的一坨笼在昏暗的灯光下,正翻了鞋子出来换,脱下了大衣,里头是一件黑色的针织毛衣,裹着丰满软糯的身躯……

    他心弦微动,只觉得情绪在上涌,长臂一伸将人抓到怀里,没有犹豫的落下吻。

    “唔。”

    陆沁安尚未穿妥鞋子,身子晃了晃,整个跌在他怀里,唇被吮住,他又过分,勾缠着整个屋子都是暧昧。

    本以为只是随便亲亲,可没一会那双手已经不老实的在她腰上来回移动,按着最敏感的那处……

    “太太,我饿了。”

    男人低哑的嗓音里在耳边响起,隐隐约约的还带着些蛊惑的味道,陆沁安心弦被撩的不要不要的,只好按在他胸膛上,用力气推,“饿就吃饭,放开我才能去做呐。”

    “不……是它。太太先喂饱怎么样?”

    陆沁安脸颊一下子爆红,真是无论过多久都习惯不了这老男人的荤素不忌,呼吸还很急促,她便喘着将人推开,扬起的小脸上还染着绯色,“可我肚子真饿了,没力气。”

    那嗓音软软糯糯的,香甜酥软的像是要把他的心给融化掉。

    顾重深当即有些后悔,怎么就还跟她闹,明明没那意思,两人靠的那么近,刚刚那缠绵的吻,反弄的他心潮澎湃不受控制,便贴着额头靠近蹭了蹭,饮鸩止渴似的嗅着她的气息。

    陆沁安被磨的全身轻颤,呼吸间尽是他的气息,头顶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来,她便能清晰的瞧见面前英俊的面庞。

    “顾重深!”

    某处又被按了按,陆沁安恼羞成怒的吼他,男人这才摊开手,十分遗憾的看着她提着东西进厨房。

    随意炒了两个菜,尽量吃的清淡些,陆沁安端着碗,某人端着盘子默默跟在她身后,放好在餐桌上。

    陆沁安对自己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夹了菜往他碗里放,眼儿亮晶晶的,“四叔,好不好吃?”

    “嗯,有进步。”

    “以后不一定能常吃到,多吃点……”

    话一出口,似乎哪里不对,顾重深当即放下碗筷,抬起眸凝着她许久,里头是一些晦涩不明的情绪,眉拢起。

    “老太太今天跟你说了什么?”

    陆沁安下意识怔住,澄澈的眼眨了眨,囫囵吞下几口,声音闷闷的,“没有说什么呀,只是关心老爷子的身体。”

    说完周围是一片寂静,男人脸色沉静不起波澜,扣在筷子上的长指微微收拢,眉眼里都是冷厉。

    “不然还能说其他的么,就是问两个孩子在家乖不乖,老太太想他们啦。”

    顾重深眉目不动,淡漠的抿着唇,头微微垂下,任凭头顶灯光将他所有表情遮掩,不疾不徐的拿起筷子,“真没有别的?”

    “没有,别胡思乱想。呐……你怎么又挑食!”

    精致的青花瓷碗旁堆满了一小块一小块的胡萝卜,小山一样的。

    陆沁安鼓着腮帮子,有些气馁,她走已经切成丁了,怎么还总是挑。

    男人撇了一眼,继续挑菜的动作,眸里是倨傲和清冷,不经意的皱着眉,“不喜欢。”

    “不喜欢也要吃啊,抱抱就是因为学你,也不吃胡萝卜知不知道?”陆沁安有些絮叨,帮他夹了些其他的,小脸皱着,“四叔,你胃也不好,总挑食更麻烦。以后记得跟可可说让她尽量准备清淡的,每日三餐一餐都不能少……”

    顾重深的手忽然悬在半空,放下筷子,不疾不徐的扬起眸,看着她,“太太不打算亲自照顾老公么?”

    “那……我做的菜不好吃嘛。”

    她心虚,不敢再去看那双凌厉的眸,男人身躯覆着一层晕黄的光线,说不出的冷漠和疏离,瘦削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生硬,“没有的事。”

    他低头,飞快将剩下的胡萝卜往嘴里塞,脸上没有任何起伏,胡乱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出去。

    “明天不用帮我订餐,以后一日三餐我只吃太太亲自送的。”

    “顾重深你干什么啊。”

    陆沁安站起来想抢过手机解释,可男人已经飞快挂断电话,一双眼睛冰寒而冷漠,手掌紧紧扣着她的。

    好半晌,空气寂静无声,他终于掀开凉薄的唇,“怎么,太太不愿意?”

    不然?

    “我哪有时间一日三餐陪着你!”

    顾重深嗤笑,手上的力道更大,俯首凑了过去,独属的干净嗓音里泛着温凉,“是没有时间,还是不想陪?”

    陆沁安将手抽回去,红彤彤的一片,有些恼怒的瞪他。

    “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我现在虽然没上班……但过段时间还是要继续,哪有时间伺候你。”

    “太太又撒谎。”

    顾重深坐了回去,面无表情听着她一顿解释,眉眼里却藏着一丝冰冷的嘲讽,甚至于在身侧摸了摸,不知从哪摸出来了一包烟,抽开一支,当着她的面,点燃。

    小姑娘是最不喜他抽烟的,当下鼓着腮帮子过去抢,可男人只需要站起来,扬着手,她便怎么也碰不着。

    折腾了一阵,气鼓鼓了也抢不下来。

    而顾重深撇了撇,却不知怎的更恶劣,低头将那雾气喷在她脸上……

    “顾重深你……”

    气愤的吼他,可还没说完唇便被封住,呛鼻的烟味从他嘴里传进来,这辈子从未沾过烟的陆沁安顿时被呛的直流眼泪,整张小脸通红!

    瞪他,扬起手重重一拳捶了下去。

    “老混蛋!故意的是吧!”

    顾重深抿着唇,唇畔是没有温度的弧度,甚至于眼角都逐渐浮现出一丝厉色,冷冷的道,“太太想离开我。”

    “你觉着我们不能在一起……想跟我离婚。”

    从医院回来开始,给他做饭要他日后好好注意胃,让他不能给抱抱做坏榜样。

    呵,喷了一口烟雾,顾重深笑的晦涩,“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陆沁安被说中心事,顿时心虚不已。

    看着男人明显在克制的面庞,下颌线条紧紧绷着,明明唇畔有笑,可眼底的疏离和冷漠让人不禁心惊肉跳,清隽的身形在昏黄灯光,散着厉色。

    一支烟终于抽完,他冷冰冰瞧着面前的小女人,嗓音被熏过之后格外低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许动这个念头,是宠着你太过了,还是疼着你让你恃宠而骄……”

    “不是……”

    顾重深长指扣着她的下巴,用上些力气,骨节青白的强迫她抬起头,眸色厉厉逼近,“不是?那你说说是什么,嗯?”

    他这样很吓人,陆沁安皱着小脸,勉强想挤出一丝笑容,可光线落在她脸上,这笑容分明那样不真实。

    倒是下巴,被他捏的疼了。

    可思前想后的,不知要如何开口,只不住摇头,鼻尖酸酸的难受……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