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31章 现在你满意了!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掌心握着的地方有艳红色渗出来,陆沁安用力帮他按着伤口,明知道顾彦均已经走了,电梯门也已经关上。

    可莫名的,全身仍在抖。

    “四叔,你怎么样四叔……”

    她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瞧见男人忍者疼的那张脸,英俊的面容早已因此变得狰狞,额上豆大的汗正往下落。

    “怎么了这是?”

    一声惊呼传来,却是老太太从外头慌慌张张跑过来,她不过是下楼买了些东西,怎么一回来就仿佛变了天?

    站在病房门口,只瞧见里头一堆一声围着病房,想进去,却被人拦住。

    老太太一下子心急的快要哭出来,重重跺脚,手里的东西哗啦啦掉在地上,抓着人问,“到底怎么回事!”

    “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他现在……”

    那人不许她进去,隔着远远的距离只能瞧见医生拿着起搏器重重按在老爷子胸膛上,隐约还能瞧见那紧闭的双眼。

    一下子,眼泪夺眶而出。

    陆沁安咬紧唇,脸色惨白,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怀里的男人挣扎着起身,不顾手臂还在流血,一把将她甩开。

    她只能抱着他,满脸的慌张,“有人去追了,咱们先处理伤口好不好……”

    “松手!”

    “四叔……”

    那声音柔柔软软的,从身后传过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下,顾重深忽的转过来,眼底尽是漠然……

    “我让你松手!”

    顾重深忽的将人甩开,低吼出声,下颌线条紧绷,目光猩红的盯着她,满是厉色,“你还想把人害成什么样!”

    陆沁安僵住,手上忽然没了力气。

    男人不带温度的看了她一眼,旋即让人递了纱布过来,转身便追了上去。

    陆沁安站在原处,头顶明亮如白昼的光线洒在男人疏冷的身躯上,她清楚的知道那一眼里除了愤怒之外,尽是失望。

    周围阵阵凌乱,医生和护士来了又走,连书彦也很快赶过来,匆匆忙忙与她打了个招呼便进到病房里。

    没一会,连书彦又神色凝重的走了出来……

    “书彦,好孩子。你伯父他怎么样?”

    老太太迎上前,用力擦掉眼泪,焦急的抓着他衣服。

    连书彦摇摇头,艰涩开口,“勉强抢救过来,现在只是吊住了一口气而已,也许……撑不过二十四小时。”

    老太太惊呼一声,却是忽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八楼一片混乱。

    心脏外科的主任和权威医师很快都赶了过来,聚在一起商量了很久,在手术室里进进出出,脸色却始终没有好起来过。

    四下苍白的病房里,老太太还昏睡着没有醒来,陆沁安在一边安安静静坐着,垂了脑袋,内心越是波涛汹涌时,苍白的小脸上就越平静。

    医生护士来过两次,而她始终没有开过口。

    直到病房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夹带着一些冷意。

    男人熟悉的嗓音传进来。

    “她人在哪。”

    顾重深一身风尘,比匆忙离开时更要狼狈,手臂上的伤口似是已经凝固,左臂只无力垂在身侧。

    褚子楠皱眉,半强迫性的拉着他,“老太太晕了,医生帮她打了镇定剂,让她多休息会。”

    ”恩。”

    他往病房走。

    末了,褚子楠想一想还是加上一句,“安安在里头守着,还是先去处理伤口吧,流了不少血。”

    顾重深只微顿,扬起的黑眸凝着前方,像是下定了决心,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

    “四叔。”

    陆沁安下意识抬起头,看着那夹带着满身冷厉和疏离的男人,头发凌乱的垂在额上,脸上和手上都沾了血。

    她莫名的有些慌,心口闷闷沉沉的难受,便勉强扯了笑,“老太太没事的。”

    “可老爷子呢?你觉得他有没有事?”

    顾重深开口便是讽刺,满脸的厉色和阴冷气息,眼眶猩红,盯着她的目光里没有半点温度!

    陆沁安捂着心口,眼前视线是模糊的,只隐约瞧着那泛了冽寒的身躯站在她面前,盯着他的样子像是要活生生将她烧掉。

    “现在你满意了?”

    喑哑的嗓音划破空气。

    陆沁安骤然僵住,脑袋有一瞬间空白。

    顾重深单手扣在她肩上,用力,“爷爷病重垂危,梁初被带走,现在、你满意了!”

    最后那句话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陆沁安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瞬间炸开,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不是,没有……”

    她想解释,可紧紧掐着掌心,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顾重深盯着她,手掌用力拽着她手腕,顾不上伤口渗出血来,嗜血而狂暴,“不是?!不是你告诉我在病房里发生了什么,不是你给我解释,为什么甩掉保镖!”

    “为什么放顾彦均上来!”

    “爸又是为什么心脏病发!”

    一连几个问题让陆沁安脑袋一阵眩晕,她说不出话,明明人就在现场,可确实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出事的&

    顾彦均,又怎会那样刚巧的出现。

    “老太太醒了。”

    褚子楠在一旁干看着,却插不上手,本就一阵烦躁,眼尖的发现老太太眼皮动了动,许是醒了。

    顾重深甩了人,立刻过去。

    “妈……”

    陆沁安默默站在他后头,眼圈却一直是红的,她用力捏紧着手指,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旁边,老太太浑浊的目光扬了扬,四下看,扫过她的脸,最终却凝在顾重深身上。

    “小四,你爸爸呢?”

    “书彦在想办法。”

    老太太会意,艰难起来,却是要求他带自己过去,十分平静的看着他。

    “医生说他时日无多,我想还是陪陪他。”

    顾重深点头,扶了人起来。

    那边,陆沁安正要跟上去,老太太的步伐却顿了顿,缓缓侧过身,眼角余光落在她惨白的脸上,摇摇头,没说话。

    “老太太,我扶您过去。”

    褚子楠将人接过来,小心陪着往外走。

    这一次,顾重深没跟上,那张英俊的面容上冷厉之色许久不散,只回过头,没有温度的凝着她,好半晌,才终于吐出几个字。

    “你走吧。”

    “我想……”

    “你还想如何?”

    男人的声音更阴沉几分,低哑的声线里是沁到骨子里的凉意,一字一句,似要将她打落地狱,“把爷爷害成这样之后,你还想做什么?”

    他一凶,陆沁安便抽着气,说不出话来。

    “我可以解释……”

    只用力摇着头,想解释,可胸口闷闷的在疼,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却是压根不知要从何开始解释!

    顾重深轻嗤了一声,猩红的眼眸里泛着血丝,活脱脱的像要将人吞噬下去,喉结滚动了下,声音凉的不像话,“你要解释……呵……”

    “太太是要跟我解释顾彦均不是你带上来的,还是要告诉我老爷子出事,跟你和顾彦均都没有半点干系!”

    陆沁安张张嘴,声音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恍惚之际,只听见男人满冰冷的低吼,“给我滚!”

    ……

    好,她走。

    陆沁安低着头,飞快自他身侧走过去,经过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还瞧见了坐在外头,身上没有了一点生气的老太太。

    旁边的褚子楠看了她一眼,张张嘴似是想说什么的,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只等着她离开,目光一转,看着顾重深。

    “顾老四,你几个意思,今天这事问了明白。她是不小心甩开了保镖没错,可被顾彦均挟持不是她的错……人没事就好了,你还责难她做什么?”

    顾重深仰起头,缓缓闭了闭眼。

    有医生过来让他坐下,终于开始处理手臂上的伤口,却只面无表情的靠在椅子上,嗓音低哑,“再不让她走我怕我会忍不住。”

    “什么?”

    他的姑娘,明明受了惊吓,明明那样委屈,他凶她的时候,眼圈红红的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真真委屈到了极点。

    好半晌,顾重深才开口,“顾彦均带着梁初走了。”

    处心积虑布局了这么长时间,最后仍是一败涂地。

    他与顾彦均,一个拖家带口,一个了无牵挂,输赢实在太明显。

    褚子楠按着眉心,默默低下头,有些烦乱的样子。

    “他带梁初走的时候我见着了,那女人一点反抗都没有,我看,她是原本就打着这主意。说到底,她也是个来历不明的,不好说能不能搞定顾彦均。”

    一早,梁初也提过,她必须要接近顾彦均。他们都没有太过在意,却不想最后是用这种法子让她达成了目的。

    而他们这边,却是一片狼狈。

    “接下来他只会隐藏的更深,在人没有离开名城之前,不能放松警惕。”

    时隔三十年,谁也摸不准他的性子,原以为他没有害人的意思,如今老爷子却……

    褚子楠扒了扒发,“那安安……这不该怨她。”

    空气静默了几秒,两人看了看在不远处的老太太,都下意识压低了声音。

    顾重深抬起头看了看重症监护室,老爷子也不知还有多少日子,顿时脸上又染了几分涩意,薄唇抿的紧紧的,好半晌才缓缓开口。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