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36章 不准放陌生人进来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冷风呼呼的往人身上刮,陆沁安缩了缩脖子,看也不看他的就往里走。

    却不料手腕倏的被握住。

    “非要不听话?”

    顾重深蹙拢眉,莫名有些不悦,落在漆黑天幕中的嗓音有些哑,长身如玉一般立在那,等她回应。

    车里,抱抱扒在窗户上看着两人,远远的便也听见了顾重深的话,当即摇摇头,无奈的将脑袋缩回去。

    真是笨。

    他暗暗吐槽,果不其然,陆沁安扬起眼,手指扣在身侧,捏的紧紧的,就这么盯着他,绯色的唇上还漾着淡淡的笑意,“所以说,顾先生究竟以什么身份来要求我听话?”

    她哼了哼,鼻尖泛着酸软,“少多管闲事了。”

    甩开手,陆沁安理也不理会他。

    哪怕明知道这人对她是关心,可总还会下意识想起他在发布会上说的话。

    什么叫性格不合。

    就一老男人移情别恋,对她始乱终弃!

    “叮嘱你的事何必非要任性!吃吃是我的女儿,我不管谁管?”

    顾重深有些恼怒,身上泛着冷意,略显凌乱的发被吹起来垂在额上,旁边的路灯洒下阴影,落在那张英俊的面容上,一半是阴影一半是光华。

    见她仍是自顾自发脾气,男人眉眼紧蹙,终是失了耐心,“太太不想让我管,还指望着哪个男人管你?”

    哈?

    他不说还好,非是不肯放软身段,非还是那样强硬。

    陆沁安忽然转过去,唇扯开狠狠的回呛过去,“除了你,谁都可以!”

    “砰”的一下,她走进别墅,铁门被分开锁上。

    顾重深站在门外,冷风呼呼的往他身上刮,在外头呆久了,总是冷,那张英俊的面庞上满是阴鸷,似是想进去,可远远的就听见女人清脆的声音。

    “这栋屋子现在是我的,不许放陌生人进来!”

    陌生人。

    某人嘴角抽搐了下,整张面庞都凝下去,面无表情的看着陆沁安离去的方向,身上气息更凉,最终却只能悻悻然上车。

    抱抱摇头,下了结论。

    “活该。”

    顾重深狠狠瞪了他一眼,本就不悦的面色这下更是冷厉,落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骨节青白,声音阴冷。

    “不想回去了是不是?”

    抱抱用力点头,扒在窗户上,乌黑发亮的眼一直盯着别墅二楼,“对啊,爸爸你要让我留在她们身边吗?快,打开车门!”

    某人额上三条黑线划过,冷冰冰扫了他一眼,飞快将车驶出去。

    “做梦!”

    ……

    “安安,你最近有没有回过陆家?你爸那边什么情况。”

    伺候小肉团子睡下,陆沁安洗完澡一块躺在床上,收到林清欢的消息。

    “陆家?这段时间没怎么有消息,之前两个女儿都嫁到了顾氏,多少会给他点面子,至于现在……”

    发过来的是褚子楠,啧啧两声,陆文成也算风光过,可如今两个女儿都被离婚,在名城的地位自是一落千丈。

    陆沁安冒泡,发了个疑问的表情。

    那边,林清欢顿了顿,解释,“他旁敲侧击问过我,你是不是真离婚。或者……迫不及待想重新给你介绍一个?”

    一切听老婆安排的妻管严,“有道理。”

    “咦?相亲吗?小嫂子那你要好好把握啊,万不能再找个老四这样的。”

    时谨言一贯的无所顾忌,那张娃娃脸探头探脑的,“陆家没什么好资源,小嫂子要不要我帮忙介绍?”

    “高的帅的有钱的,随便你挑!”

    下一刻,硕大的“呵呵”两个字砸在他头顶。

    一个泰迪头像冒出来,幽幽道,“我这样是哪样?”

    这话一出,群里头立刻安静下来。

    某人坐在床上盯着手机,周围安安静静的,他脸色阴沉,飞快打了一行字,发在另外的群里。

    “你们几个都给我注意点,别趁老子不在的时候怂恿我媳妇!”

    “切,安安现在不是你媳妇。”

    “对啊,老四,我老婆说了,出轨男都该碎尸万段,看在你跟我相熟的份上她决定不揍你。但一定要把安安的下半辈子幸福把好关……”

    顾重深,“滚!”

    下一刻,这边群里又热闹起来,几个女人开始兴致勃勃讨论起最近名城的青年才俊。

    一个个的都帮她操心的不行。

    “小嫂子喜欢啥样的?这几个都单身。”

    陆沁安扫了一眼,发了个“三”过去。

    时谨言“咦”了一声,“为啥,这个满身肌肉哎。”

    “嗯,看起来器大活好。”

    “……”

    下一刻,一直在窥屏的某人终于气急败坏跳出来,“有老子大有老子活好?离婚了你想要随时满足你!”

    “可我喜欢年轻的,三十多岁老腊肉看不上。”

    陆沁安凉凉的甩过去,看气不死他!

    某男人安静了几秒,旋即开始刷表情包,一溜一溜的刷屏!

    众人阻止不成。

    十分钟后,群消息提示。

    “泰迪顾被移出群聊”。

    众人惊。

    好半晌,那边才慢悠悠的有消息发出来,是长期潜水的时老大,“继续。”

    ……

    陆沁安没有立刻回到陆家,她清楚的记得陆文成让她回去的缘由。

    十二月月底,过两天是她母亲的忌日。

    三年前母亲的骨灰已经运了回来,如今就在名城郊外,回来这么长时间,她还没有带着吃吃去看望过。

    “真要不愿回来,至少也要祭拜下你妈吧。”

    陆文成难得对她那样好语气,陆沁安一时也摸不准,可等到母亲忌日那天,她总还是带着吃吃去了南郊。

    墓园。

    小肉团子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肉呼呼的脸蛋被冷风吹的红彤彤的,抬起头瞧着远处,“妈咪,姥姥就在那边吗。”

    “嗯,我们先上去吧,吃吃四岁了,姥姥还没有见过你呢。”

    小肉团子是知道姥姥的,以前妈咪跟小辰叔叔时常会提起,姥姥是一个特别漂亮的仙女婆婆。

    她努力迈开小短腿,一级一级循着台阶往上。

    墓碑前已经有人,是陈姗姗。

    她穿着一身黑色大衣,取下帽子站在那,旁边是不发一言的沈文。

    陆沁安有些僵,便只牵着吃吃走过去,让小丫头把花放在前边,“吃吃,叫姥姥。”

    “姥姥好,我是吃吃,今年要四岁了。妈咪说你是吃吃的姥姥,可吃吃之前一直住在很远的地方,没有来看望你,你不要生吃吃的气好不好?”

    小肉团子年纪虽小,可也是看得懂气氛的,乖乖的站在旁边,不打扰他们。

    陆沁安只打了个招呼,便自顾自跟母亲说话,经历了先前那么多事,她对陈姗姗实在没有太好的脸色。

    说完便要走,陈姗姗却有些心急的追上去,抓着她的手,“安安,之前的事都是姨妈太偏激,可现在你跟重深总归已经离了婚。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她摇摇头没说话。

    却是小肉团子有些嫌弃的将姨妈的手拨开,占有欲及强的抓着陆沁安不放,“这是吃吃的妈咪。”

    不许乱摸乱碰。

    陈姗姗收回手,却丝毫不觉尴尬,那张风韵犹存的面容上覆着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只柔声开口,“姐夫今天本也要过来,可家里头出了点事耽搁了。不过安安,他也是有心的,今天特意给姐姐准备了忌日……咱们带着吃吃一块过去吧?”

    “妈咪,她说的是要去哪里?”

    “姥爷家。”

    陆沁安皱着眉,帮小肉团子整理好围巾,捏了捏她鼓鼓的脸蛋,“呐,吃吃想见姥爷吗?”

    歪着脑袋,小肉团子想不清,却很有兴致的点点头,“可以见到吗!”

    “你看,吃吃都没有见过姐夫,不管怎样,至少该让他们认识认识。”

    陈姗姗插了几句,不再给她反驳的机会,一块开车往陆家走。

    陆沁安一路都没有反对,她如今再看着陈姗姗的脸,仍觉得跟母亲的相似,下意识蹙着秀眉,心里莫名的忐忑。

    如果陈姗姗跟母亲是姐妹,那么她和四叔、和陈姗姗没有血缘关系的缘由是……

    自己不是母亲亲生的。

    “到了,安安你看,姐夫还是上心的。”

    陆家院子里摆放里不少百合,生前,母亲最喜欢的就是百合花。

    陆沁安牵着小肉团子,后者浑然不知气氛,看见满院的花,小脸蛋上尽是兴奋。

    “安安,你肯来真是太好了。快过来。”

    陈田静的声音从厅里传过来,堆了满脸的笑容,就这么就她迎进去,“这就是吃吃吧,姥姥早就听说过你,又漂亮又机灵。”

    她作势去牵吃吃,小肉团子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吓的直往陆沁安身后缩。

    小脸一下子绷起来。

    “这孩子,是怎么了?”

    陆沁安连忙将她抱起来,软软的身子窝在她怀里,却是警惕性十足的盯着陈田静,到了屋子里也不肯放手。

    陆家的人都在,陆沁安还眼尖的瞧见了坐在旁边的一个陌生男人。

    很年轻,帅气、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模样,瞧见她便点头打了招呼,略显拘谨。

    “吃吃,下来吧……”

    “不!吃吃害怕!”

    小肉团子嚷嚷着,瘪着脸快要哭出声。

    陆沁安不解,拍了拍她,“怕什么?"

    “她……”

    吃吃径直指着陈田静,小脸涨红,呜呜咽咽的样子像是陆沁安敢把她放下去,立刻嚎啕大哭。

    后者囧,狐疑的等下文。

    客厅里安安静静的,小肉团子四下看,直到最后终于憋不住,可怜巴巴的喊,“姥姥明明去了天堂,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是不是要来抓吃吃去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