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50章 老混蛋,倒是安分点别出事啊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陆沁安也不生气,见他杵在那不动,英俊的小脸蛋上有些小情绪。

    便张开双臂,圆润的脸上覆着些绯色,“来,我抱抱抱抱。”

    她似是打趣,小肉团子也学着自家妈咪的样子,伸出肉呼呼的手臂,奶声奶气的喊,“哥哥,快过来嘛。”

    小家伙走的很慢,蜗牛似的,一路走还一路抱怨。

    “抱什么抱,怪矫情的。”

    “那你到底要不要抱嘛……”

    陆沁安无奈,手都伸酸了。

    又顿了几秒,那个已经九岁快要十岁的大男孩,似乎心不甘情不愿的靠过去,不让她抱,反是伸出手臂将一大一小母女俩都拥到了怀中。

    空气安静了好久好久,静谧的病房内,除了呼吸声,便只有加湿器孜孜不倦的往外散着雾气。

    抱抱很安静,安静到已经没什么脾气,从顾重深出事到现在,他小小的年纪却始终处于不该有的紧张状态。

    直到这时,终于松缓下来。

    好半晌,小肉团子又睡着在她怀里,陆沁安便干脆将人抱到床上躺好,瞧着抱抱也是一脸倦容,柔声开口。

    “饿了吧,你陪着妹妹在这休息,我去买点吃的。”

    抱抱点头,看她心神不宁的模样,也猜到她要去哪,便打了个哈欠在床边趴着,似是不经意掀了掀唇,“6208。”

    “什么?”

    小家伙哼了哼,没好气的看着她,“爸爸的病房号。”

    陆沁安立刻反应了过来,心思被一个孩子看穿,莫名的有些窘迫,只胡乱挥挥手,“谁要去找他啊。”

    她脸染着绯色,匆匆忙忙走出去。

    说是不寻,却没有去买吃的,而是下意识找6208,直到远远的瞧见这个数字,才终于放缓脚步。

    病房门开着,门边有人。

    “刚醒来就一会?这下次醒得什么时候?妈的、别告诉我还跟之前一样……”

    褚子楠的抱怨声音不小,隔着些许距离也听得见。

    陆沁安站在那,下一刻便听见连书彦温和的嗓音,许是因为四叔今天好了些,他心情还不错?

    “这绝对不会,我保证。这回是真正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身体太虚。说起来,要不是你搞不定这些事,他也不至于强撑着去见他二姐,回来就又晕了。”

    “艹,老子又不会分身术,公司开着会,一群老不死的闹着要换董事长,说什么我走了默认弃权。跟他们磨蹭了十几分钟……”

    他扒了扒发,是真有些烦的。

    抬起头,忽然发现连书彦不说话了,顺着他的目光往旁边看,正好瞧见那立在一侧的身影。

    微怔。

    “连医生,褚少爷。”

    陆沁安捏了捏手指,无意识的绞弄着,即便心里一再告诉自己不在意,可目光总还会往病房里探去。

    “安安你来了啊,没事吧?”

    两人对视一眼,一块让了位置让她进去瞧着人。

    陆沁安摇头,“我不要紧,四叔他?”

    “在里头呢。”

    “身体其实还没恢复过来,过去的那一趟也只是强撑着。回来气力不足就晕了,估摸着得躺一阵子。”

    连书彦压低了嗓音,似是怕扰着他,“总之,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放心吧。“

    她点点头,瞧着那安安静静躺着的老男人。

    从进来到现在,乖乖在那没有半点动静,看的出来脸瘦了一圈,下巴上冒出些青紫胡茬,整个人看起来格外虚弱的样子。

    可认真瞧,胸膛起伏却格外明显。

    他还活着。

    到现在陆沁安才终于确认这个事实,心里的忐忑不安终于消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长松了一口气。

    “不是说他一直失踪了么?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离开病房,连书彦被人叫走去看病人,褚子楠却是没借口的,只乖乖站在那,斟酌着解释。

    他难得的这样为难,最近一个月跟公司那些老古董唇枪舌战半点不逊,可偏偏到这种事人却不知如何开口。

    迟疑了好半晌,那平日里温软好说话的姑娘,如今却只瞪大眼睛看着他,一副不说清楚就不放他走的模样。

    “他好端端的消失了一整个月,我总得知道自己白白担心的一个月是因为什么。”

    陆沁安还算冷静,一直等着他给答案。

    周围安静,褚子楠往病房里看了看,某个不争气的老男人还人事不知的躺着。

    妈的,只会把烂摊子丢给他。

    “如你所见,安安。老四他受了伤、枪伤,差点就正中心脏。那天结束之后我们把他带回来,书彦抢救了很久,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可始终危在旦夕。”

    “瞒着你跟孩子们是我的主意,老四一出事,不少人蠢蠢欲动。暗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若是让人看出来他没事,治疗的这段时间还不知得出多少幺蛾子。”

    “来确认他死没死的,恶意捣乱的……一旦知道他的情况,保不齐制造点意外真要了他的命。”

    顿了顿,褚子楠有些无奈,“抱歉安安,我没办法冒险。”

    陆沁安摇摇头,他有什么好道歉呢,便欣然一笑,“都是那个老混蛋弄出来的事。”

    “嗯,前段时间动不动就来个心跳骤停什么的,书彦整月没睡过好觉了。现下该是稳定的。正好你在,好好陪陪他,书彦说可能得睡到很晚。”

    “公司还有很多事,我得回去处理。”

    他解释完便要走,心里一再庆幸,还好没有问的更细,婚礼什么的、连书雅什么的,真是不好说。

    陆沁安点点头,没再追问,小脸上始终悬着的表情,在他离开之后才松缓下来。

    走进去站在床边,瞧着那睡着了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便捏紧手掌。

    轻轻的哼了一声。

    “坏人。”

    周围安安静静的许久没有声响,陆沁安静静凝着床上的男人,瞧着那张明显瘦削了的面庞。

    紧闭着双眸的时候,脸上终于没有了以往的冷厉,浓密的睫毛覆在眼睑上,缓了冰冷的脸颊线条,不像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更像个少不更事的少年。

    她瞧了好一会,心下一动,指尖便已经朝他伸出去,落在高挺的鼻梁上。

    轻轻的碰了碰,指尖传来淡淡的暖意。

    从那传来的真实感让她怔了怔,手指缓缓的往下滑,落在男人薄薄的唇上。

    到这时她才终于确认,四叔没有死,他失踪了一个月,可如今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她面前。

    忽然间,掌心下覆着的那双黑眸徐徐睁开……

    “四叔。”

    陆沁安怔了下,下意识喃喃出声,正对上那双漆黑如墨色的眼眸时,心底便一阵波涛汹涌。

    这一整月,梦境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场景终于真实再现,情绪比预想中来的还要猛烈,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冲撞着,难以呼吸。

    男人“嗯”了一声,眸里的情绪从陌生逐渐变成熟悉,直到里头盈满了她的模样,薄唇终于掀了掀,喊。

    “太太。”

    沙哑的嗓音像是在喉咙里摩挲了好久好久,低沉而醇厚。

    陆沁安僵了好久好久,终于点头,将手移开,落在床边的时候正好被他握住。

    没什么力气,便只虚虚缠着,顾重深面前移动了下,定定瞧着那张布满绯色的小脸。

    漂亮的眼睛里泛着晶莹,小小的嘴唇一开一合的,分明想说什么却一直没开口。

    他莞尔,格外满足的模样。

    “太太。”

    陆沁安将手抽回去,他不肯放,非要抓着那只软软的小手,还用力按了按,似是在确定她存在。

    薄唇蠕动了下,又继续喊,“太太……”

    “干嘛。”

    “太太太太。”

    陆沁安没好气的皱着眉,“干嘛一直喊。”

    他抿着唇,瘦削了许多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不真实感,便只笑,沉沉解释,“就是想喊。”

    就是想确认她在,想喊她太太,看她应不应。

    陆沁安是真受不了这男人的幼稚,瞪了他一眼,递过去一杯温水,小心弯腰过去喂了,某人十分受用的样子,目不转睛盯着她。

    “我睡了多久?”

    好半晌缓过来,身子仍不大能动,便让她稍微垫高了枕头,抓着那双细软的手,总算乖了。

    “整整一个月。”

    今天是第三十二天。

    陆沁安没有再解释,而床上的男人早已有些失神,温凉的眸光往窗外瞧了瞧,漫天遍野的墨色。再转回来,温暖的灯光下,他的姑娘那样认真的照顾他。

    “太太辛苦了。”

    他可以想象到这一个月发生了些什么,那些苦苦等待机会的人,早已闻风而动。二姐跟陆文成已经大胆到光明正大的,对她下手。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阀门,苦苦埋藏着的情绪汹涌而来,几乎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陆沁安鼻尖一酸,声音哽咽。

    “你还知道道歉!臭不要脸的老男人,你怎么还好意思叫我太太,嗯?谁是你太太?”

    “不是要跟连书雅结婚么,不是要把孩子给我日后跟别的女人过日子么。不是说让我走不要管你……”

    她斥了几句,重重一哼,“老混蛋,倒是安分点别出事啊!”

    t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