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57章 四叔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喂?小岩子呀。”

    “安安你怎么样?我答应了欢欢要安全把你送回家的。”

    陆沁安四下看了看,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个在跟她谈价格的男人,便眯着眼嘿嘿傻笑,“没事没事,好着呢!小岩子,良辰美景大好时光啊,趁着没人跟着你,今儿你就去找个男人,好好大干一场!”

    某个一直在吃醋的老男人并未发现她言辞里的不对,只实在忍不住,一把抢过来手机。

    “她跟我在一起,用不着外人操心!”

    “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气呼呼瞪着那个还不知错的女人。

    “有没有警告过你,不许喝酒、更不许跟别的男人出去喝酒,更更不许喝醉酒还在我面前撒泼!”

    陆沁安“哦”一声,反应有些迟钝。

    而脑袋是歪着看他的,觉得那张英俊的面庞歪歪扭扭的不太舒服,便胡乱伸出手,落在他脸上。

    强行掰正!

    顾重深“哼”了一声,受不了个醉鬼,只是早有打算,便从柜子里飞快拿出了一份文件,摊开放在她面前。

    “签字。”

    “什么东西?”

    陆沁安直觉握紧拳头,就不去拿笔,她一瞬不瞬的盯着男人好看的面庞,干净的眼眨啊眨的。

    不动。

    “算你还有点警惕心。”

    顾重深闷闷的咕哝了几句,转过身瞧了那张纸几秒,却忽然笑开、薄唇缓缓往上挑着。

    靠近,鼻息都落在她脸上,一副温文无害的模样,真像是迫害小白兔的大灰狼。

    “乖,不是要买我今晚么?签字就依你。”

    周身都是男人浓烈的气息,尽数萦绕过来,激的陆沁安浑身发软。

    她迷蒙的扬起眸,瞧着自己被捏住的小手,脸持续发红,却是声若蚊蚋,“我想怎么样都可以么?”

    “当然。”

    顾重深呵呵冷笑,扣着她的手却始终不松,稍微用上些力气,还故意在她唇上亲了亲。

    亲的某姑娘毫无反抗之力了,这才指着那张白纸。

    “乖,写这里,陆、沁、安。”

    “嗯嗯。”

    她乖的很,没什么思考力。

    只是有些奇怪,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哎,不过好算是清楚的,似乎总不会害她才对。

    乖乖签好名字,顾重深飞快将文件收起来藏好,心里多少有那么一丁点愧疚,这么欺负个醉鬼,他真是……

    转过身,某傻白甜看着他流口水。

    “再跳舞。”

    什么?

    “跳舞,之前那样的……”

    陆沁安还手舞足蹈比划起来,捂着脸有些小羞耻的模样,“转个圈圈……有肌肉。”

    顾重深头顶三条黑线划过,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看见某女人好不自知的在翻手机,“我还拍了呢,给你看哦……”

    他再也忍不住,大灰狼终于往床上扑过去,将小白兔生吞入腹。

    ……

    落地窗外,漫天焰火照亮漆黑天幕,整个名城都弥漫在欢天喜地当中。

    楼下远远的还能听见电视机的声音,非要守夜的老太太带着几个小的坐在那,听见电视里熟悉的声。

    “十、九……二、一!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了。”

    陆沁安咕哝了几句,觉得有些干燥,迷迷糊糊睁开眼,只瞧见房间里被焰火映亮了的五彩斑驳。

    悬在她身上的男人身躯劲瘦,手指扣在她下巴上。

    “专心。”

    心头有火在烧,仿佛燃尽一切。

    一扇窗外薄雪轻飘、冰冷却热闹,一扇窗内寂静安宁、却是无止境的缠绵……

    ……

    大年初一,要敬茶。

    老太太是传统的人,鞭炮声已经不绝于耳。

    陆沁安迷迷糊糊睁开眼,听见声响走出去,就瞧见站在院子里放鞭炮的几个孩子。

    都小,不敢碰。

    老管家点燃之后呵呵的笑,领着他们站远了些。

    几个小的中间伫了一道笔挺颀长的身躯,一身浅棕色大衣,裹覆着劲瘦分明的肌肉,明明已经三十多快四十的男人了,可身上愣是没有半点赘肉。

    哪怕住院了那么长时间,腰腹上都还能看出点腹肌的影子。

    说起来,四叔虽然上了年纪,可身躯还是极为年轻的,体力也不输当年,甚至隐隐有更久的趋势……

    似是察觉到身后的注视,男人忽然回过头。

    陆沁安僵住。

    等等,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昨天晚上他们俩……

    他们。

    心里蓦地有些乱。

    陆沁安飞奔似的回到房间,却只瞧见满地狼藉,衣服扔在地上没人收拾,被子被她刚刚掀开成一坨在床上。

    隐隐约约的似还能闻到一些奇怪的味道……

    她僵着脸缓缓转动脖子,终于瞧见旁边的垃圾桶上扔着一只、两只、三只……

    草!

    “顾重深你个禽兽。”

    房门应声而开。

    衣着整齐的男人站在那,身姿挺拔,脱掉外套后,只着黑色的衬衫和套在那的小马甲。

    “刚刚说谁是禽兽,没听清。”

    陆沁安怒,“没听清你个大头鬼,顾老头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她脑袋还隐隐作痛,到这时终于记起来,自己原是跟阮青岩约好在帝国通宵跨年的,半路被这男人带回家,然后……

    顾重深挑眉,唇畔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就这么瞧着她,忽然迈开长腿缓缓靠近。

    “你、你别过来!”

    “捡衣服干什么,你个下半身思考的泰迪,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没有权利对我这样……”

    “怎样?”

    他不着急,慢条斯理的弯下腰,在凌乱的地面逡巡一周之后,旋即挑眉,笑的邪气。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陆沁安气急败坏,他竟还……这样坦然?

    “反正,我可以告你!”

    时隔多年,她还是只有这套说辞。

    顾重深摇头,“一点长进也没有。”

    弯腰,这下终于寻到自己想要的,长指抓起一块薄薄的布料,就这么抬起来放在她眼前。

    “啊……变态!”

    陆沁安尖叫,直接跳回床上,捂着眼睛。

    某人脸色骤然阴沉下去,瞧着她的目光里有些不善的意味,便只哼了哼,将料子打开。

    “看见了吗?”

    “什么啊。”

    裤子打开,里头哗啦啦掉出来不少红色钞票。

    顾重深面色温淡,声音平铺直叙而没有起伏,哑哑的,“这些是昨天晚上你塞进来的,说是睡了我的补偿。”

    陆沁安僵住,小脸惨白。

    “看来记起来了一些,那么或许你还记得怎么跟我说的,嗯?你有钱、有卡,离婚分到了不少财产,包养小鲜肉完全没问题。”

    顾重深“呵呵”,嗓音冰冷。

    “还有什么来着?只要让你满意一切都好说……”

    陆沁安脸色刷的一下,又涨红。

    那漂亮的手指在面前抖啊抖的,好久之后却挤不出半个字。

    她依稀记得,这些都是真的!

    男人嗓音温雅,听不出什么起伏,只黑眸盯着她。

    “结婚这么长时间,我竟不知道你私底下玩的这么开,还那么喜欢主动,嗯?”

    陆沁安捂着脸,说不出一句话。

    呜呜呜,没脸见人了。

    ……

    陆沁安是做足了心理暗示才勉强从被子里钻出来的,用这辈子有过的最快速度收拾好地上残局,顺便还把垃圾给倒了,这才慢悠悠出现在餐厅。

    吃吃还在吃早餐,她吃东西向来磨蹭,细嚼慢咽的像个小老太太。

    嗯,真的老太太也已经吃完,就剩下她。

    “妈咪,早安哦!新年快乐!”

    小肉团子入乡随俗,新的一年第一次见面要说新年快乐。

    陆沁安回了一句,在旁边坐下啃包子。

    抬起头,便瞧见一脸没睡醒的的顾重语,踩着拖鞋慢悠悠进来,“就你俩啊?”

    “其他人都吃饱撤了。”

    “月月姐姐跟哥哥去隔壁窜门,奶奶说让我也快点吃完跟上去,会有好东西。”

    顾重语坐下,打了个哈欠,“那你爸爸呢?”

    “爸爸说身上有些伤要治,去药店买药了。”

    “伤?好端端的又什么伤?”

    坐在对面的陆沁安脸颊顿时爆红,手指捏着一颗包子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老不羞,这种事……这种事也胡说八道!

    顾重语却是老司机,笑的暧昧不说,还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小别胜新婚嘛。不过小四毕竟在医院躺了这么久,你俩多少也节制一点,别真弄伤了得去医院……”

    “我就抓了两爪子,明明是他自己……”

    话未说完,陆沁安却再度石化。

    对面,小肉团子有些懵的看着她,不太明白。

    陆沁安挥挥手,又放了一颗包子在她碗里,“吃东西,抓紧时间吃。”

    “哦!”

    顾重语勉强憋着笑,再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只随意至极的提起,“小四把你带回来应该是想复婚吧?你俩商量好了时间?”

    陆沁安摇头,情绪还没缓下来,“谁要跟他复婚啊,重新找个多好,干嘛还不吸取教训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顾重语看了她一会,认认真真的凑过去,压低了声音,“你还年轻,再找一个当然没问题。只是安安,你确定再找一个……有小四这么满意?”

    “说起来,能长成小四这样跟吃了防腐剂一样的男人,也不多吧。”

    那倒是。

    陆沁安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四叔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