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62章 上次花了多少钱,双倍换你陪我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抱抱站在门边,房间里透出来的阳光落在他脑后,小嘴嘟着,很嫌弃的盯着他。

    “什么?”

    顾重深蹙眉,酒精作祟脑袋还是疼的不行,他勉强按了按太阳穴,嗓音沉沉哑哑的。

    见他转身要回去,低吼,“说清楚!”

    “说什么说清楚啦,自己上楼看不就知道了!”

    抱抱捧着书,还重重“哼”了一声,进去的时候很用力的把门甩上抗议。

    老男人心里闷着不舒服,迈开长腿往二楼走,打开卧室门。

    里头安静齐整到像是从来没有人出现过,床铺甚至还是他离开时的模样。

    隔壁的小房间里,小肉团子专属的抱枕和公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那塞满了整个柜子的公主裙,只留下了几条因为她太胖穿不了的小裙子。

    顾重深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炸开,情绪拼命往上涌,克制不住。

    “还傻愣着干嘛?抱抱说的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你哄好人赶紧复婚,可好,不但没回来还带着吃吃走了。”

    “你说说你,有什么用?”

    老太太气不打一处来,她一听家里乒乒乓乓的就知道是顾重深回来了。

    再想到早晨自己怎么留也留不住的乖媳妇和孙女,怒气又蹭蹭蹭往上涌。

    “安安说打扰的时间太长了,住在这里怕引人误会。带着吃吃回别墅了……”

    解释了一阵,老太太看着那伫在一旁像是个石头一样的男人,又是一阵气急败坏,“还不去找她们!”

    顾重深将柜门合上,清隽的面上没什么表情,垂眸扫了一眼干净的小房间,嗓音温淡。

    “要走的女人留不住。”

    “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老太太捂着心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见他不动,忽然往旁边一靠,“我不管,没有儿媳妇没有孙女,你爸又还躺着,我……我不活了!”

    “奶奶您可不能太伤心啊,要是你也被气出病来你让抱抱怎么办……呜呜呜,抱抱不想成为没人要的孤儿。”

    孤儿?

    顾重深皱纹,怎么哪哪觉得不对。

    可旁边一老一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的他脑袋疼。

    “你也不想想,月月跟个小大人似的,咱们家好不容易有个贴心的小棉袄……呜呜呜呜。”

    “反正抱抱也知道的,注定不会有人疼有人爱,就是没妈的孩子……”

    “行了!”

    祖孙俩越说越过分,顾重深拧起眉,面色沉郁的点了点头,“我换个衣服就过去。”

    ……

    别墅里空了一段时间,陆沁安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小肉团子大扫除。

    钱嫂还没有上班,小肉团子又是个不争气的,擦了会桌子便瘫在那一动不动,只好让她自个回房间里玩。

    外头响起声音的时候,陆沁安正好将客厅打扫干净。

    回过头便瞧见立在门边那道颀长的身躯,一身的冷厉和肃杀气息,脚下黑色皮鞋擦的干净发亮,瞧见她一脚便踩了进来……

    “你站住!”

    陆沁安紧张兮兮的提醒,“换鞋。”

    “不,你还是别进来了,有什么事就站在那说。”

    顾重深身躯僵了两秒,垂下的眸里染尽晦涩,好半晌才终于扯开唇,凉薄一笑。

    “老太太想让你们回去。”

    一开口空气便更冷了,陆沁安眨了下眼睛,目光移开,“我已经跟她解释过的,以后会经常带着吃吃回去看望她。”

    “顾先生,这事您就不用操心了。如果没别的事,请回吧。”

    她转身要进房间。

    可手腕忽的被握住,上头握着的东西被人拿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人便夸张的力道拽住,直拖拽到房间里。

    “顾重深你干什么!”

    她回头,干净的地板上隐隐出现一行脚印,顿时炸毛,手指重重戳在他胸膛上,“就是非要来惹我是不是!”

    顾重深抿着唇一言不发,夕阳从外头照进来,落在身侧小小的身影上,周围仿佛笼了一层金色。

    她嚷嚷个不停。

    他默默不语,好半晌才掀开薄唇。

    “跟我回去。”

    哈?

    “我凭什么要住到前夫家里,在这住的挺好的。”

    他皱着眉,脸色迅速阴沉下去。

    “哪里好?”

    顾重深忽然扬起手,指尖扣在她雪白的下巴上,使上些力气,“这么大的屋子你跟吃吃两人住,不安全也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金屋藏娇你懂不懂,这地方太太太方便不过……”

    男人神色一僵,“你还想着跟哪个男人鬼混!”

    “我的私事前夫也要管?顾老头,我今儿把话撂在这,之前你跟梁初在我们还没离婚的时候就你来我往,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下我们离了婚,别说找个男人回来,老娘就是按天召男宠找牛郎,你也管、不、着!”

    周围空气瞬间凝滞下去。

    顾重深看她气急的小脸,黑眸里凝着阴霾,手指掐在她腕上,用力,“不是前夫。”

    啥?

    低低哑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陆沁安看着他从西装口袋里掏了东西出来。

    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a4纸。

    而某人慢条斯理的将之摊开,指尖落在一角,声音温淡。

    “结婚申请书、太太看清了么?”

    就在最最角落的那处,签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名字……

    陆沁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怎、怎么是我的签名……”

    “太太忘了么?民政局还没上班,你非要缠着四叔写申请书,说直接去领证还生气来着。”

    他好整以暇的将之收起来,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陆沁安脑子飞速转动,看着那张欠扁的脸,终于想起来是什么时候签的。

    除夕她喝醉了的那天晚上!

    小脸涨红,陆沁安指着那张面不改色的脸吼。

    “卑鄙!”

    顾重深只浓眉斜挑,“怎么,想反悔?”

    她气,努力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跟这老混蛋计较。

    很有骨气的挺起胸膛……

    “对,就是要反悔怎么样!你这是以非正常手段诱我签下的,没有法律效应。”

    “再说,那天晚上我是付了嫖资的,或许是顾先生嫌给的少了,故意威胁……唔。”

    实是听不下去。

    顾重深掐着她下巴,直接吻上去,“胆子不错。”

    “还想要多少老娘给,给钱还不行么!”

    话音一落,陆沁安只来得及看见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寒芒,旋即天旋地转,直接跌在床上……

    双手被制在头顶,男人劲瘦的身躯悬在她身上,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过,面上覆着一层阴冷寒气。

    “如果我不想要钱呢?”

    陆沁安气势一弱,“那、那你要什么……”

    顾重深微微眯眸,眼神扫过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和挑弄意味,空出一只手往下。

    落在她身上。

    陆沁安呼吸一窒,身体骤然紧绷,几乎吓的要尖叫。

    “顾老头你你你……”

    他扯开唇,凉薄的笑了笑,却顺势扔过去一张卡,塞在她衣服里……

    “上次睡了我多少钱,给双倍你陪我一晚上怎么样?”

    说完,身躯往下落,灼热的呼吸染在她唇上,激起的情绪像是被忽然惊扰的平静湖面,波浪一阵阵往全身蔓延。

    陆沁安全身发颤,眼睛被枕头蒙住什么也看不见,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她难以适应,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刺激了,感官更要强烈。

    她忽然惊呼一声,原是身下一凉。

    “我不接你的单,你走开,我拒绝!”

    顾重深眯了眯眸,却重新拿出那张卡,在白嫩的脸蛋上轻轻刮过。

    “上次给你的是副卡,这张才是最值钱的……上限十个亿……”

    陆沁安听着那个数字,双腿不争气的软了下。

    可她很快反应过来,这男人分明是故意的。

    深吸一口气,她胡乱甩着脑袋,只恨不得能一脚踹在他身上。

    “不想当顾太太是不是,那只好多花点钱把你买下来,日后养着也就是了……”

    “你、你说什么?”

    眼前视野依旧昏暗,只隐隐约约能瞧见男人靠近的身躯,陆沁安全身僵硬,听见男人阴冷的嗓音。

    “顾四的情人也不是随便什么女人就能做的……”

    “顾重深!”

    他往下压,陆沁安只觉得身体一阵发凉,手指紧紧掐在掌里,奋力挣扎,“谁想做你的情人,你赶紧给我滚!”

    “现在么?晚了。”

    从她激怒他的那刻起便收不住。

    尤其身下的女人那样妖娆,哪怕顾重深原只想教训下这不听话的小女人,到现在却也有些失控。

    不许她再挣扎,顾重深直接按住人……

    “我说了我不要,混蛋!”

    “妈咪?”

    许是叫嚷的大声,在自己房间里乖乖玩着的小肉团子听着不对,手里还抱着她最喜欢的公仔,踩着小拖鞋站在门边。

    房间里一片凌乱,妈咪跟爸爸缠在床上,她从开着一点点的门缝里看过去,只瞧见了妈咪的脸,好像……很可怜很生气的样子。

    她皱着小脸,“爸爸,你什么时候来的……你欺负妈咪吗?”

    门没有关紧,吃吃要进来了!

    陆沁安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趁他不备一脚将人踹开,胡乱把枕头被子都砸过去。

    “你给我滚,老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