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68章 太太单纯,老公自然要提点着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陆沁安接通。

    男人沉沉哑哑的嗓音从里头传出来,似还带着笑意。

    “听说你找我有事?一共打了四个电话。”

    陆沁安闹不明白他突然的阴阳怪气是怎么回事,只皱着眉。

    “本来是有事的,哎……四叔,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待遇环境都很合适,你这么一闹大家对我有情绪,以后还怎么工作啊。”

    顾重深微怔,神色立刻凝了下去,“我闹了什么事?”

    “就是跟小区居民说的那些……反正、反正就算我要跟王奶奶赵奶奶的孙子相亲也不关你的事,以后你不许再来影响我工作。”

    说完便握着门把手推开病房门。

    “我还有事,挂了。”

    “啪”的一声,顿时手机里便只余下“嘟嘟嘟”的冰冷声音。

    顾重深阴沉着一张脸,修长的手指扣紧袖口,没有表情的抬起头,“高宇,听懂她说的?”

    秘书下意识点头,旋即又飞快摇头。

    “总裁说笑了,我哪能明白呢。不过太太大概的意思就是……就是请您不要过多干涉她现在的生活,是吧?”

    顾重深起身,冰冷的眸扫了他几眼,薄唇扯开一抹凉薄的弧度,那笑容,却莫名的让人心惊胆战。

    “你也觉得我不该干涉她的生活?”

    “这个……”

    “小丫头片子脑子不好使,放着仁和的待遇不要非去个什么社区小医院里看门诊,她这种错误的价值观难道不应该由我来纠正?”

    秘书僵了下,心里一阵腹诽。

    您都离婚了,还想怎么纠正啊。

    可嘴上仍不住称“是”,“太太年纪还小,处事不成熟。总裁您能提点着最好不过,外面的人心黑的过分,太太单纯可不能被人骗了。”

    “嗯。她现在在哪?”

    某个老男人表示受用无穷。

    “去仁和了,医院那边特意来过消息。”

    好端端的,她去仁和做什么?

    顾重深拧着眉,恍然响起陆沁安曾跟他提起过,要抽时间去看望顾英武的。

    是今天?

    ……

    病房里都是消毒水的气味,陆沁安走进去的时候就听见电视机里放着综艺,很漂亮的女艺人在画面里。

    顾英武抬起头看着她,将声音调低了些,外头淡淡的阳光照进来,也不关窗帘,就这么照在病床上,脸上苍白如纸。

    “坐吧。”

    “上来之前你都看过的,我妈今天不在。她这几天去邻城了,说是可能有能救我的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嘴唇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一只手在埋着管子,陆沁安看了一眼。

    是输血管。

    连书彦提过,目前对顾英武的治疗没有更好的方案,只能在他还能撑住的情况下,身体内骨髓造血不足之后便进行输血,暂时稳定住需求。

    “安安,我想跟你道个歉。”

    耳边响起那虚弱至极的声音,陆沁安有些不敢置信,失笑,“你跟我道歉干嘛呀,没能救你的是我,非要说道歉也应该是我才对……”

    “不,是对以前的事。”

    顾英武静静看着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缓缓开口。

    “我们俩是二十多年的未婚夫妻,可好像从你出国之后就没怎么相处过。以前,似乎也没有跟你好好相处过。”

    “年少气盛的时候,许多事想不清后果,总是随着性子,想如何就如何。”

    陆沁安走到窗前,瞧着下午有些刺目的阳光,迟疑了下还是想将窗帘拉上……

    “别。”

    顾英武重重咳嗽了几声,整张脸渗着灰白,像是生气被夺走,再没有往日的张扬和活力。

    她僵住,眨了下眼睛。

    “别拉上窗帘,许久没出太阳了,遮住了的阳光,也不知还能看几天。就这样放着吧,安安,外头天气好,我心情也能稍微好点。”

    周围安安静静的,陆沁安拉开椅子坐下,从她的立场而言,很难找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顾英武。

    好在,后者笑的坦然。

    “其实很想让你带吃吃和抱抱过来,好久没见着他们俩。听老太太说,吃吃又胖了……”

    “对呀。”说起这个,陆沁安撑着下巴好无奈。

    “她出生时身子不好么,没办法只能拼命喂,谁知道喂了几年就变成这样,我是真害怕她继续长下去。”

    “明明是萌萌哒的小丫头,我怕她长大以后怪我……”

    顾英武一下笑出声来,带出几声咳嗽,“这个你不用担心,吃吃像你,大了会瘦下来的。你别忘记了,小时候你也挺胖。”

    陆沁安哼哼唧唧的几声,赧笑,“记不太清。”

    现在回想起来,在名城的记忆很多是不大清楚的,比起家园、亲情之类的记忆,母亲每天的抑郁情绪和家里奇怪的气氛更印象深刻。

    “安安,你信不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

    陆沁安抬起头,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提起。

    顾英武眯了眯眼睛,似是不经意的朝外头看了看,旋即长长叹息了一声,“以前没跟你相处过,不知道你的性子。后来你成了我的四婶婶,更没有机会说上话。”

    “最近大概是在医院躺的时间久了,以前的事一件件清晰起来。偶尔也会想,如果当初的订婚礼没有毁掉,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一样……”

    “顾英武你别胡思乱想……”

    “如果我们顺利订婚,现在的你,是不是我的妻子?”

    空气僵了下。

    陆沁安拧着眉,小脸皱皱的,干净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思索情绪,沉默了好一阵才扯开绯色的唇,轻笑开。

    “不一定的。”

    她笑,迎着下午的日光,脸上是白和黄交织的光芒。

    “就算我们顺利订婚也不一定会结婚,陆菲菲喜欢你……喜欢一个人是无法掩藏的,而她恰好那样恨我。顾英武,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所以我们不可能顺顺利利走下去。”

    她顿了下,嗓音清澈而干净。

    “又或许在订婚礼上遇见了四叔……没有发生的事,谁知道呢。”

    顾英武盯着她,好半晌才笑开,往门外看了看,嗓音虚虚的,“你说的没有错。”

    “只是我快死了……安安,如果你是我的妻子,现在的情况,会救我么?”

    很严肃的问题。

    陆沁安皱着眉仔细的想,她不是圣母,可也不至于残忍到眼睁睁看着他死,一时间竟有些迟疑。

    “算了……我不该问这个。”

    “不,你问了我才明白。其实这对我而言早就有答案的,如果我的你的妻子,出于道义总是要救的。但顺从心意……”

    顾英武扬起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我明白了,安安,你出去吧,我有些累了。”

    没要求她救他,没有像二姐一样跪在地上求她……

    陆沁安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当过医生,见多了生老病死,可人心终归是肉长的,眼睁睁看着一个人离世而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不好。

    “那你好好休息。”

    推开门走出去,走廊里始终安安静静的,没有人在。

    她径直朝连书彦的办公室走去。

    ……

    顾英武的病房门是在陆沁安走后才再度被打开的。

    脚步声刚一响起,床上便有了动静。

    他掀开眼,盯着那道纤细的身影,眸子里干净冷漠,没有多余的情绪。

    “都听到了吧?”

    “我快死了……我才二十多岁,就这样死了。你说换了谁能舒服?陆菲菲,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跟你牵扯不清,后悔为什么非要求我妈、求爷爷让我娶了你!”

    “如果娶的人是安安,也许我就能活下去。”

    陆菲菲用力抽了抽鼻子,也不说话,就这么站在病床旁盯着他。

    “你现在还守着我做什么?我们俩早就离了婚……我挺恨你的陆菲菲,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不至于落的这个下场。”

    “可我还爱你。”

    陆菲菲擦了下眼睛,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只扬起下巴笑容倔强,“你恨我又怎么样?我心里喜欢你就够了。”

    “既然是我把你害成这样,顾英武,你就该有骨气一点,就该让我想办法救你……不管任何方式!”

    “闭嘴!”

    他扬声呵斥,动了气,整个人都咳嗽起来,咳过分了浑身上下都在抖。

    陆菲菲连忙拍抚他的背,小心而温柔。

    “我警告你不要再动歪脑筋,上次是四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你一马,再有下回他非要你的命不可!”

    “知道了,你别说话……”

    陆菲菲咬紧唇,目光扬起来看着窗外,开年之后天气逐渐好起来,再有一段时间就会开春,一切都生机勃勃的。

    可这病房里,方寸之地尽是死气。

    “英武,你不舒服就先休息吧,我在这陪着你。”

    顾英武抓着她的手,显然是要说些什么的,可嘴唇蠕动了下却终究没有力气。

    他缓缓躺下昏睡过去,陆菲菲坐在床边许久,脑子里总有许多思绪缠绕着。

    她总归,是个嫁过人又无法生育的女人,名声败坏不说,连生育能力也没有,还有哪个男人会要。

    真要被四叔弄死了,似乎也没什么打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