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73章 小丫头片子,还治不了你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陆沁安忽然有些僵,脑子一时转不太过来。

    她能清晰的在那双黑眸里看见自己的影子,恍惚觉得他是那样认真的,认真到垂了垂眸,便作势要再去盛汤。

    陆沁安咬紧唇,眨了下眼睛。

    “好喝吗,四叔。”

    “你对自己的手艺没个数?”

    顾重深只扫了她一眼,声音仍冷冷的,没有情绪起伏。

    陆沁安知道,她手艺不好,吃吃是一贯的嫌弃,半年前刚回国的时候尝到了钱嫂做的饭菜,之后便很少吃她做的。

    屋子里很安静,气氛静谧的时候人总是会下意识多想。

    说起来,只要是她做的饭菜,四叔从来没有不吃的,再嫌弃再难吃,也二话不说往嘴里塞。

    明明挑食挑到难以忍受的地步,对她做的却格外包容。

    明明平日里穿的都是专人定制的衣服鞋子,可办公室里却还放着她送的不到五十块的手套。

    褚少爷说四叔其实对她挺好的。

    “他就是倔,脑子转不过弯来,总觉得娶了个年纪小小的姑娘,对她好的方式跟平常人不大一样。总觉得自己就是天,什么都能扛着,什么也不想让他的姑娘知道。”

    “安安,老四跟你年龄有差距,小女孩的心思他不懂,他只是用他觉得好的方式、待你好而已。”

    喝了汤,也不问她好端端的为什么熬味道这么奇怪的东西,瞧着小姑娘低着头在那不说话。

    顾重深起身,想再高冷一点,像先前那样发脾气,赶她走的。

    可外头漆黑一片,她小小的一坨坐在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薄唇蠕动了下,终是说不出赶她走的话。

    进了浴室。

    陆沁安瞧着他熟门熟路拿了毛巾和衣服进去,恍然想起来,两个人住在一块的时候她似乎什么也不用操心的。

    洗澡的时候洗发水和沐浴乳、毛巾一定在那放的整齐,要穿的衣服懒得去买了,定期衣柜就会清理一遍。

    四叔,其实很宠她。

    前些日子去北海道那次,其实她心里清楚是四叔在背后安排好的,当地的导游天天跟在他们后头,态度恭敬不要小费,生怕出半点差错。

    反倒是结婚那么长的时间里,她除了给他生了吃吃之外,似乎没做别的。

    只是小女孩的心思散不开,再如何,当初她离开了三年都没有毁掉的结婚证,怎么能那样轻易就离了呢。

    呆了会,浴室门打开。

    顾重深裹着浴巾站在那,小腿还露在外头,瞧了她一会,小小的一道身影窝在那,整个屋子似乎都不一样了,本是冰冰冷冷的地方,忽然就温暖起来。

    “打算呆多久?”

    他嗓音低沉。

    陆沁安“哦”了一声站起来,扫过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原本泛着红的脖子上,颜色似乎消褪了些。

    “看什么。”

    小鹿似的眼睛,盯着他的胸……

    老男人被盯的心痒痒,越发不爽。

    陆沁安皱着眉,狐疑抬起头,“四叔,你不知道自己过敏了吗?”

    某人愣了下。

    “今天我呆的那间休息室你是不是昨晚睡过?那里应该很久没人住过了,可可说你又不许人碰床上的东西……”

    她轻叹,这老头是不知道他自己皮肤养的多娇贵。

    平时在家里的被子床单一个月必须洗晒,这里的更不用说,天天换天天清。

    顾重深看着她小脸上的无奈,头顶光线落在漂亮的眸上,光影结合处有些不真实感。

    小小的手掌摊开在他面前,放着个绿色的小盒子,“汤是止痒的,待会把药抹了,明天早上起来在抹一遍应该就没事了。”

    他不接,喉结滚动了下,嗓音沙哑。

    “你来就只为了这个。”

    陆沁安抬头看着,脸色有一闪而过的尴尬。

    “没别的要说?”

    顾重深却的动了气,甩也不帅她,径直越过她站的地方,挺拔的身躯站在桌前,摸了烟出来。

    “我知道去小区的事是老太太做的,跟你没关系。所以我这不是道歉来了么……可、可谁让你不见人。”

    她咕哝了几句,将药盒子放在桌上。

    “这个就当是我的道歉好啦,走了。”

    说完转身,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许是夜色太好,她连步伐都很轻很轻。

    等了等,没人叫她。

    身后又传来烟味,陆沁安总归是没忍住,急哄哄走过去,一把将烟夺下来,“少抽点。”

    顾重深挑眉,看着她有些恼的神色,英俊的面庞上更多了分深沉、和几不可察的笑意。

    “不是不关心?管这么多干什么。”

    他轻哼,转过去打开电脑,似要继续处理公务。

    嗓音温淡,“时候不早了,女儿还在家等你。”

    他拿她说过的话堵她。

    陆沁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指了指药盒,“这个记得擦。”

    “拿走。”

    她微怔,小脸顿时拧了起来,看着老男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甚至掀都不掀。

    “顾重深,不擦你得痒一晚上。”

    顾重深听见这话才终于抬起头,手指从电脑上收回去,骨节分明的指敲击着木质桌面,咚咚咚的轻声响。

    眼底敛着些不知名的情绪,扬起下巴扫了她一眼,薄唇微掀。

    “我说,拿走。那天说的话还清楚,老子现在不要你的东西。”

    陆沁安深呼吸一口气,忍。

    她捏着拳头,试着跟他讲道理,“刚刚的汤你可是喝了,现在不要药,顾重深你觉不觉得你很矫情啊?”

    老男人被说矫情是真忍不了,薄唇抿紧,夹着咬牙切齿,好半晌才挤出三个字。

    “要、你、管!”

    “哈?当我想管你来着,爱擦不擦,不擦痒死你算了!”

    懒得理个别扭的老混蛋。

    陆沁安转过身,走到门边去换鞋,伸手去拿外套,抬起头的瞬间就看见桌子那处雾气袅袅,某人靠在椅子上,微闭着眸,长指扣着烟,一副再享受不过的模样。

    她真是……

    “咚咚咚”的走过去,手指戳在他胸膛上,格外用力。

    “顾重深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想活长了是不是,连医生说了你不能再这样抽烟……”

    连书彦的原话是,“以后忌烟忌酒,酒可浅酌不可牛饮,烟是最好戒了。”

    她训他,再次将烟拿过去,顺道连抽屉里的都搜出来统统扔到垃圾桶。

    这回不管多值钱都绝对不许留下!

    气急败坏的,没发现老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小丫头片子,还治不了你。

    顾重深扬起手抓了抓脖子,一会便一条红痕,几下下来,整个触目惊心。

    陆沁安好不容易把烟处理干净,回过头看见这一幕,一肚子气忽然消失了干净。

    “很痒吗?”

    某人掀了掀眼皮,“嗯”了一声。

    陆沁安指着药,帮他打开,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子的清香味,小脸皱了皱,“那你赶紧擦。”

    顾重深再次“不屑一顾”的扫过去,重新闭上眼,皱着眉,嗓音低哑。

    “麻烦。”

    陆沁安深吸一口气,一忍再忍,却是费尽了力气按下想叫他去那边罚站的冲动,拿起药膏。

    “那我给你擦成不成?”

    老男人立刻眼睛一亮,神色却控制的很好,看不出任何奇怪情绪。

    只微微扬起下巴,似是思考了许久,终于开口,“可以。”

    ……

    药膏是清凉清凉的,女人的手指柔软舒服,缓缓抹在身上,像是羽毛轻轻刷过一般,激的人心底更加难受。

    “更痒了。”

    陆沁安愣了下,只当自己听错,狐疑的拿起药膏看了看,“没错啊,应该有效果的。”

    顾重深眯了眯眸,里头尽是些晦涩的情绪,开口时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就在她耳边低低的道。

    “太太摸的我,更痒了。”

    陆沁安脸骤然通红,直接将药膏塞在他怀里,“你自己动手!”

    这种时候还有闲情调戏她,她是真闹不明白,这男人怎么就能端着一章那样严肃的脸,说这么……这么有暗示意味的话。

    顾重深却不着急抹。

    老男人是有脾性的,只抬起手将药膏放在桌子上,起身,高大的身躯总在无形中有压迫感。

    就这么站定在她身后,似是不经意的开口。

    “今晚要不要在这里睡?”

    陆沁安微僵,打开的房门还能看见那边宽大的床,上面铺着柔软的枕头和被子,男人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持续诱惑。

    “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做不成夫妻我们可以做跑友。彼此满足也好过形同陌路。”

    他以前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陆沁安的印象里,四叔是个做事格外霸道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当初答应了要娶她,一周领证、一个月内搞定婚礼。

    后来说要离婚,跟梁初在一起也好,赶她走也好,同样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如今说要跟她做跑友,倒是好商好量了。

    “四叔……”

    顾重深拧着眉,“你要是不愿意……”

    “四叔,你脑子里每天总想着这些事,再这么下去,没几年能做的了。”

    某人僵了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陆沁安苦口婆心,“你都这个年纪了,四叔,三十七呢,又刚做过大手术,从鬼门关里死里逃生回来,身子本就比以前要虚,要是真痿了,还有哪个女人敢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