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75章 带孩子们来医院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翌日,阳光正好。

    陆沁安很早便醒了过来,昨夜做了梦,只是记不得究竟梦见了什么。

    睁开眼四下看,周围安安静静的没有声息,她瞧着格外熟悉的布置,一下子清醒过来。

    旁边睡着人。

    一个五官样貌都是上上之选的男人。

    顾重深还没有醒,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头发凌乱的垂在额上,眼眸闭的很紧,浓密的睫落在上头,覆了一层厚厚的影。

    鼻梁高而挺拔,嘴唇性感,睡着不凶的时候,好像漫画书里走出的男主角。

    她抿了抿唇,心情不自觉变得美好。

    眼见着顾重深动了动,似是要醒过来,陆沁安便再没有犹豫,飞快下床洗漱,穿了衣服便跑。

    她直接去的社区医院,如同往常一样已经有人在里头。

    只是今天,气氛不太对。

    “陆医生,你可算来了。有人一大早就在等你呢,在休息室。”

    护士指了指里头,在旁边不远处站着一道陌生的人影。

    是一个中年男人,背对着她,身上穿着一套造价不菲的灰色西装,头发略有发白,可背脊依旧是笔直的,听见脚步声回头。

    看着她笑。

    “陆沁安?”

    “你是?”

    那人笑了笑,眼神里是陆沁安看不透的复杂情绪,好像是冷的,又好像……是有别的情绪在。

    对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底始终带着晦涩不明的笑容,好半晌才朗声开口。

    “我叫盛朗,是英武的父亲。若非阴差阳错,你原该叫我一声公公。”

    陆沁安吃了一惊,差点没反应过来。

    “顾英武的父亲……怎么会来我这?”

    对方笑容微僵,“陆小姐应该很清楚才是,重柔已经走投无路,来求我想办法。我刚从国外飞回来,听说陆小姐在这里工作。”

    “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您,要什么条件才肯救我儿子。”

    陆沁安脸上挂着的那点公式化笑容,忽然收敛起来。

    她轻叹,“盛先生也是为人父母的,你大概知道我的情况,换做你,会去做这件事吗?”

    他挑眉,“我不会,但不代表陆小姐也不会。开出你的条件,无论什么我都会答应。”

    陆沁安不明白,这世界上怎么会真有人以为可以拿其他东西换别人的一条命?

    她皱了皱眉,“抱歉,我没有任何条件,因为我根本不会答应。”

    “你请回吧。”

    盛朗脸色立刻沉下去,“要钱?要权?开出你的条件!”

    条件你妹啊条件。

    “这个世界上所有东西都有价格,如果陆小姐不愿意,只说明价码不够……”

    哈?

    “哎,你拥有最多的是什么呢?钱?权?可你看我像是缺钱的人么,再者,我也不需要什么权利。”

    “有这机会,还不如多想想办法,也许有人能救他……”

    似是没料到她这样说,盛朗脸色凝重,语气几乎可称凶狠,“别太贪心,我不止英武一个儿子。”

    “那你何必来找我?假如我的条件是要的你的命呢?”

    “胡闹!”

    “既然凡事都有条件,你当父亲的,拿自己的命去换儿子的命,怎么了?”

    盛朗被堵的哑口无言,眯着眼仔细打量了她许久,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我知道重柔为什么拿你没办法,不过这世上救英武的人也不止你一个!”

    话音落下,他甩开袖子便走。

    陆沁安跟出去,瞧见他上了车,扬长而去。

    “陆医生,这人谁啊?”

    陆沁安摇摇头,“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她没有把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只是心头隐隐的有些不安起来。

    而随着时间推移,这份不安正在逐渐扩大……

    ……

    盛朗离开的很快,在车上很快拨了电话出去。

    “按我说的去办,没什么可不忍心的!你就自己想一想,愿不愿意救你儿子!”

    ……

    下午,仁和医院。

    八楼vip病房,老太太跟老爷子在病房里吵嚷起来。

    “大冷天要吃冰淇淋?你还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跟吃吃一样。”

    老爷子却是犯了倔,吹胡子瞪眼的,就因为电视里的美食节目,“我还有多少日子,现在想吃什么就得吃什么,以后吃不着几次!”

    “胡说八道。”

    老太太最听不得这种话,也不喜欢他说不中听的,当下软了气势。

    “不就是冰淇淋么,我问问书彦你能不能吃再说。”

    “等着!”

    她凶巴巴的,却终究还是往连书彦办公室走去。

    老头看着她走远,心情倒是不错,悄咪咪的便从旁边柜子里摸出一颗糖,还是吃吃留下给他的,能偷吃一颗不容易。

    病房门“咔嚓”一声被打开。

    老头有些懵,飞快将糖收起来,一阵兵荒马乱,还当自己被抓包,老脸通红的抬起来。

    病房门已经被锁起来,一道艳丽的身躯站在那,定定看着他。

    “爸。”

    “你……你进来怎么也没个声!多没礼貌。”

    顾重柔指了指门,神色淡漠,“爸,我已经敲过门了。”

    “哼!

    “来找我又有什么事?安安那边我说不下口,你们要么自己说服她,要么另想办法。”

    顾重柔笑了笑,不着痕迹的走到仪器旁边,指了指老爷子的输液管,“速度好像快了些,我给你调调。”

    老爷子不说话,盯着电视屏幕。

    “英武的病是命,咱们家得过这病的人有的能活,有的不能活,谁也说不好。”

    “说不准,他也能慢慢好起来。”

    顾重柔幽幽叹道,“要是有人为了他换骨髓,自然还是有希望的。哪怕只是换了血……也能多撑一阵子。”

    “现下,英武是真撑不了几天,爸你不总不忍心白发人送黑发人不……”

    老爷子被她说的一阵伤感,眉宇几乎皱成“川”字形,“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嗯,没关系,只要爸肯尽力就好……”

    老爷子满脸不悦,看着她在那忙前忙后的,“没头没脑的说胡话,行了行了,别忙活。看英武去吧,你妈待会就回来了,我这不用你操心。”

    顾重柔似有坚持,低着头,声音也轻轻的,“我就给你削个苹果。”

    她默默将苹果削好,干干净净的放在老爷子手上,好半晌才开口。

    “那爸,我走了……待会得再去一趟邻城,也许还有机会的。”

    老爷子挥挥手,不耐烦的让她赶紧走。

    他已是暮年,这两年也有几个当年的老友离开人世。

    可人啊,越是见多了生离死别,就越见不得生离死别。

    病房里很安静,老太太去外边买了冰淇淋,满心无奈的推开门……

    “书彦说只能吃一点点解馋,老头子啊……我买的还是你最爱的草莓味。”

    病房里没有人。

    老太太大惊失色,恍惚转过身,瞧见有护士急急忙忙往一个方向跑。

    她立刻抓着人。

    “我丈夫呢?老头子呢……他去了哪?”

    护士慌慌张张的,“顾老先生刚刚被送去了急救室,您跟我到这边来。”

    助理医生出来解释,让她签了病危通知单。

    “老爷子突发心衰,这一次……您做好心理准备。”

    老太太吃了一惊,眼泪簌簌往下掉,全然不受控制了。

    她捏紧了手掌,整个人都是慌的,胡乱抹了下眼泪,立刻叫人打电话。

    “去,叫小四他们都过来……”

    时针转的飞快。

    手术室红灯整整亮了两个小时。

    连书彦终于走出来,和其他医生打了个招呼,摘下口罩。

    “老太太……”

    “怎么样,书彦?你伯父他这次……还扛不扛的过去?”

    连书彦脸色凝重,摇摇头,“抱歉,伯母。这次恐怕……”

    “老爷子还有一点时间,抓紧时间通知其他人吧。另外有个事需要征求您的同意。”

    老太太压根反应不过来,站的站不稳了,跌在顾重深怀里。

    他沉声开口,“什么事?”

    “老爷子曾经得过跟顾英武一样的病,只是病情更轻一些,后来治愈这么多年再没有其他问题。他的血……应该能对顾英武的病起一点点作用。”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看着他,“所以,还要抽掉他的血吗?”

    “只是一部分,同时也会进行输血,不会让老爷子最后的一段路有任何痛苦,我保证。”

    老太太终究还是点了头,可刚签完字……人便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

    外面下着大雨。

    三月的第一天,天气多变。

    早上还是艳阳天,下午开始,天空便灰蒙蒙的,一直在哭泣。

    天黑的早,别墅里两个孩子已经回家,刚吃了晚餐。

    陆沁安是晚上八点左右接到的电话。

    男人的声音低哑而深沉。

    “老爷子……快不行了。”

    什么?

    陆沁安原还没有反应过来,可转眼听见这话,心里却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她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走动,瞧着外头昏黑的天色,眼见着又要下雨。

    吃吃是个胆小鬼,打雷就整夜整夜的哭,心脏在胡乱的跳动,别墅里只有两个孩子在,她再焦急也不敢离开。

    脑子里有些乱,不明白前几天才刚刚恢复过来的老爷子,怎么忽然就不行了?

    “四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