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76章 生离和死别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四叔?”

    陆沁安试探着开口,嗓音柔柔的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怎么会突然就……”

    那边沉默了半晌,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之后,终于传来男人嘶哑的声音。

    “书彦说,这回怕是很难再救回来……让大家都做好心理准备。”

    陆沁安听着这话,全身都在哆嗦,好半晌才颤抖着开口,“那、那我这就带着孩子们去医院。”

    “嗯,派人去接你们。”

    凌晨,天色一片漆黑,冷风阵阵的刮在人脸上,生疼。

    陆沁安怀里抱着裹成粽子似的小肉团子,车一停便急急忙忙往手术室赶。

    进了电梯,四下安静的可怕,两人急促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抱抱抓着她的衣袖,到这时才终于有符合年龄的反应,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是克制不住的惊慌。

    “安安,爷爷他……会死吗?”

    陆沁安摇头,张张嘴想安慰他的,可事实摆在那,老爷子是到了年纪,心脏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手术之后本就十分危险。

    这回又闹了个心衰,普通人都耗不住这样折腾,何况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滴”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门外正好有人。

    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跟护士,还有在旁边的院长……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院长,老爷子他……”

    摇摇头,院长只垂着脑袋,直接走进电梯,“过去看看吧,还能见到最后一面。”

    陆沁安一听,几乎是不要命的跑过去,一路跑到病房里。

    周围死一样的安静,只有一道夸张喘气声。

    老太太格外平静的坐在旁边,枯槁的手握着老爷子的,看见他们便朝两个孩子看了看,“都过来,见爷爷最后一面。”

    陆沁安放下吃吃。

    小肉团子是睡迷糊了的时候被抓过来的,头发乱糟糟的也没来得及收拾,如今扒在陆沁安身上睡了一路,此时整个是蒙的。

    “快,过去跟爷爷说说话。”

    吃吃“哦”了一声,虽然还是很困,可被哥哥牵着,便努力迈开腿走过去。

    病床旁边围着不少人。

    老爷子躺在床上,勉强还有气息,只是早已格外虚弱,整个人再没有了往日的生气。

    勉勉强强睁开眼,布满皱纹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

    他在老太太的催促下,才终于能辨出旁边的人。

    “是吃吃跟抱抱到了,再看看他们吧。”

    老太太声音格外温柔,又低低的,其他人突然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只静静瞧着这一幕。

    抱抱乖乖走到病床旁,他年纪稍大一些,总是明白生老病死的。

    前些日子奶奶总让他过来陪爷爷,说爷爷最喜欢他,说他只要多陪陪爷爷,就会好起来的。

    所以哪怕他非常讨厌医院,讨厌这个自己住了整整五年的地方,却仍每日按时按点过来。

    但为什么,他那样努力了,爷爷还会死?

    小肉团子只觉得气氛不对,却不明白“死”字的。

    她笨拙的走过去,乖乖站在病床旁边,乌黑的眼眨巴了几下,瞧着爷爷十分憔悴的脸色,下意识朝他伸出手。

    奶声奶气的。

    “爷爷,你是不是又病了?”

    老爷子张张嘴,还有意识,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

    “是啊,又病了……”

    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很难受,像是有人有磨砂纸一直在擦着什么东西,又像是牙齿互相碰撞……

    十分刺耳。

    小肉团子皱皱眉头,认认真真看着爷爷,小手抚上去,摸了摸他满是皱纹的脸。

    老爷子“呵呵”的笑,看着她。

    “吃吃以后,不要生病哇。”

    小肉团子用力点头,“知道的!爷爷你一定是不爱吃东西,像吃吃这样每顿饭都吃多多的饱饱的,就不会生病啦。”

    老爷子还在笑,唇干裂着,笑声也格外沙哑。

    “是,是爷爷吃的少了。”

    小小的手掌落在他脸上,瞧着老爷子已经全白了的发,小小的心忽然变得不舒服起来。

    她转过身想去找妈咪,可妈咪用眼神鼓励她,让她乖乖呆在那。

    便干脆爬过去,软软的手瞧着爷爷身上插满了的管子,不大开心的嘟着唇。

    “爷爷。”

    她脆生生的喊。

    “爷爷你什么时候起来陪吃吃玩呀,上回你答应了吃吃……等天气暖和一些就带吃吃去上游泳课的。”

    老爷子眯着眼,努力想啊想的,好久才想起来。

    “那什么时候去呢?”

    她追问,希望爷爷能赶快好起来。

    可老爷子只能努力睁开眸,脸色整个是白的,勉强摇摇头,跟她道歉。

    “爷爷恐怕……要食言了。”

    他看着小肉团子那细嫩的脸蛋,努力伸长了手,在老太太的帮助下,才勉强碰上去。

    真好啊……

    真舍不得。

    老爷子缓了缓,那双浑浊的目光往四周看,一个个的逡巡而过,像是在努力记住世界上最后的画面,很努力很努力的想看清楚些。

    只是目光最终还是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只能勉强停留在老太太脸上。

    手掌用力握住她的,张开的唇很努力很努力,才终于说出几个字。

    “素莲……我先走了……”

    老太太点头,想说什么时,目光所及处,老爷子却已经闭上了眼。

    她一下子……泣不成声。

    陆沁安站在旁边,眼圈一径的红的,往旁边瞧了瞧,下意识靠着身边那道高大的身躯。

    没有人说话。

    只是小肉团子瞧着老太太在哭,妈咪也红着眼睛,一下子觉得哪里不对劲,立刻瘪了唇。

    “奶奶,别哭呀……”

    她不明白大家为什么看起来都很难过,她想爬上床看看爷爷,可有人给爷爷盖上一片白色的布,就再看不清爷爷的脸。

    那一天,她小小的心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伤心。

    第一次懂得“死亡”两个字的含义。

    也第一次知道了奶奶的闺名……

    还第一次,懵懵懂懂的明白了,原来人和人是不会永远都在一起的。

    就像是她跟最最爱的妈咪,也总有一天会分开。

    ……

    老爷子走的突然,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老太太哭晕了过去。

    顾重语在病房里陪着她。

    “她应该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孩子们都累了,安安,你跟小四带他们回去吧,我跟你三姐夫在这边陪着就行。”

    三个小的排排坐在沙发上,顾月月一直在偷偷抹眼泪,天才少女平日里从来不掉眼泪,一贯只有她欺负人没有被人欺负的惯例,连妈妈都管不了她。

    她还以为自己从来不会哭。

    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那个虽然很喜欢训她,可总还给她好多零花钱的爷爷,不在了呢。

    “姐姐,你为什么哭?”

    小肉团子还是不懂,大家看起来都好伤心,伤心的她好像要跟着掉眼泪了。

    问了两次,顾月月有些烦,忽然凶巴巴的瞪了她一眼。

    “笨蛋,因为爷爷死了啊。”

    吃吃有些懵,“什么是死?”

    “就是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跟你玩,再也不会给你买好吃的好喝的和穿的,再也不会……有爷爷这个人!”

    小肉团子愣愣看着她,再看看低着头不说话的哥哥,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只忽然觉得心口痛了痛。

    抱抱将她抱过来放在怀里,低声解释,“爷爷生病去世了,月月说的对,以后他不在了。但爷爷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看着吃吃慢慢长大……”

    “可吃吃不要他在天上看着,要他在地上看着啊!”

    她奶声奶气的问,抗议。

    一下子不听话起来,非在抱抱怀里挣扎出去,眼泪说掉就往下掉。

    “哗啦啦”的不受控制。

    屋子里顿时乱起来。

    顾重语跟陆沁安对视一眼,后者揉了揉眼睛,连忙过去将小肉团子抱起来哄。

    “先跟妈咪回家好不好?天晚了……”

    陆沁安看了看另外两只小的,轻叹,“你们俩也跟我回去休息,听话一点。”

    ……

    四叔连夜去通知顾家其他人,老爷子在海城辈分高,葬礼不能办的太寒酸。

    也不知怎么了,吃吃从医院回来开始便一直在哭闹,怎么哄也哄不好了,非是闹着不肯睡。

    摸摸额头,竟还有些低烧。

    陆沁安没法子,让抱抱跟月月去睡了,她带着小肉团子在主卧呆着,一直哄她。

    “乖啊宝宝,咱们不闹,好好睡一觉嗯?”

    可吃吃蜷在她怀里,身上盖着被子,却是怎么也不舒服,闹着就是睡不着。

    深夜。

    外头传来车子停下的声音。

    楼下脚步声逐渐靠近,很快,男人推开房门,目光很快扫到床上的两道人影。

    屋子里尽是哼哼唧唧闹脾气的声音。

    陆沁安抬起头,指了指怀里那坨,小脸也瘪着,快要跟小肉团子一样哭了……

    “哄不好,不知道怎么回事。”

    顾重深顿了顿,脱下衣服走到床边,掀开被子瞧了瞧她,将人抱起来。

    他嗓音沙哑,连着毯子一块将小肉团子裹在一起,黑眸扬了扬,“你先去洗洗,我抱她。”

    陆沁安这才去浴室里洗澡,隔着一道门,只听见男人低低哑哑的嗓音一直在哄小肉团子。

    听不清他说什么,可效果似乎不错。

    等她再出来时,吃吃已经乖乖睡着过去,小小的脸蛋埋在被子里,安安静静的。

    顾重深侧躺在床上,帮她拨开额上凌乱的发,旋即扬起眸,幽暗的眉眼里有些晦涩不明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