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81章 去哪了,回来陪四叔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四叔?”

    陆沁安轻声喊了喊,像是生怕惊扰了他,小心翼翼的模样。

    可顾重深躺在床上一直没有反应,英俊的眉眼紧紧闭着,安安静静的模样,哪有半点平日里的冷厉。

    室内光线和缓舒适,落在男人面容上。

    陆沁安一直知道他是好看的,明明已经四十岁的男人,可除了眼尾有些细小的皱纹外,压根看不出年纪。

    她有时候总默默的想,这老头是不是背着她偷偷保养来着。

    指尖动了动,顺了心意的落在他鼻尖上。

    很挺,很好看。

    戳了戳,他也不醒。

    陆沁安看着旁边的数据,再翻了翻放在床头的病历本,秀气的眉蹙了蹙。

    不明白四叔为何还昏迷着。

    病房外传来脚步声。

    走进来的男人穿着一身警服,是一脸严肃的时谨言。

    “咦,小嫂子过来了啊。”

    陆沁安点点头,把他手里的花插到花瓶里,刚一抬起头,就看见时谨言弯腰在床边,一脸凝重的看着顾重深。

    “哎,老四啊。你看小嫂子都过来陪你呢,赶紧醒过来吧……再这样下去,她得多担心。”

    说着还垂下脑袋,好像抹了抹眼泪似的。

    陆沁安愣了愣,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谨言哥,四叔他……还没醒过吗?”

    “对啊,你不知道么?”

    时谨言揉了揉眼睛,一个人高马大快一米九一百七十斤的壮汉在面前抹眼泪,陆沁安实在接受不能。

    只摇摇头,“我以为他只是睡着……”

    “唉!”

    时谨言又是重重一叹,那张与身形不符的娃娃脸搭下,一双眼睛还在发亮,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瞅着她。

    “书彦一定是怕你担心才没跟你提,其实老四这次受的伤很重,二姐那一刀直接插到了器官,大出血,好不容易才抢救过来。之后就一直昏迷着……现在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还没醒,书彦说如果过完今晚老四还是没醒过来的话,恐怕就……”

    “就什么?”

    陆沁安一颗心骤然提起,忽然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时谨言摇头,别开脸不敢看她,只声音悲怆。

    “恐怕会再也醒不过来!”

    “怎么会这样……”

    陆沁安喃喃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她用力捏紧手掌,目光往旁边扫过,最后落在床上那张平静如睡的面容上。

    四叔分明,只是睡着了啊。

    “说起来老四也是真可怜,小时候被虐待不说,好不容易能长成个人样,又遇见秦宣曼。之后娶了你吧,我们大家伙还以为他终于苦尽甘来,没想到现在却……”

    “想想,顾家更惨。老爷子刚没,这又走了个顾英武。要是老四再有个万一……”

    “不会的!”

    陆沁安脱口而出,小手按着心口,不想承认那突如其来的慌乱已经席卷全身。

    她胡乱摇着头,眼圈却不知泛红。

    走到病床边,抓紧了男人的手。

    “四叔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对不对四叔……”

    时谨言眨了下眼睛,清清嗓子,“可怜老四现在还孤身一人,听说你至今不肯同意跟他复婚……”

    “我同意!”

    陆沁安咬紧唇,鼻子抽了抽,小脸上尽是可怜和惆怅。

    开口时,声音里似乎还带着一丝哽咽。

    “等四叔醒过来我就跟他复婚,呜呜呜,如果不是我不小心……四叔也不会因为救我受伤。更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了四叔……”

    时谨言唉声叹气的,“有你这句话,老四就算死也甘愿吧。”

    也不知他话里哪个字眼刺激到陆沁安,小姑娘猛地跳了起来,红着眼圈瞪他。

    “四叔才不会死,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时谨言被吼的有点懵,瞧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往后退了几步。

    “我就是这么一说……”

    “说也不许……呜呜呜,不吉利。”

    陆沁安鼻尖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她没想过四叔会出事。

    梦里只记得四叔离她越来越远,却并不知道他会昏迷不醒……

    越想越难受,小鼻子抽啊抽的,可怜巴巴的瞅着顾重深,推了推他。

    “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四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复婚就复婚,就算以后你有别的女人,我也……”

    “四叔不会有别的女人。”

    陆沁安愣了下。

    擦了擦眼睛,耳边又想起那道熟悉的声音,低哑而深沉的窜到耳朵里。

    “有你一个大麻烦就够了,再多别的女人……真要四叔的命么。”

    好半晌,陆沁安终于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双漆黑清亮的眸已经睁开,正定定望着她,瞳孔里映出她此刻狼狈的模样。

    顾重深唇上还泛着淡淡的笑,喉结滚动了下,嗓音沉沉的开口。

    “怎么还愣着了。”

    陆沁安用力眨了下眼,小小的手捏紧,怔怔瞧着他,“四叔,你没有昏迷?”

    “昏了。”

    “早就醒了?”

    顾重深皱眉,直觉哪里不对,却还是点头,“大概五个小时前醒的。”

    “可谨言哥说你一直昏迷没有醒过来,还说你可能会永远醒不过来……”

    老男人嘴角抽搐了下,脸不红心不乱跳,“他骗你玩。”

    已经走到病房门外的时谨言回过头,气急败坏的看着他,“喂,是谁让我这么说的来着!顾老四你过河拆桥!”

    顾重深面无表情。

    小姑娘看着他,一直握着他手掌的温软小手缓缓抽离,直到脸上泛起一丝恼怒。

    忽的站起来,眼圈通红,“你这么骗我有意思吗!”

    老男人想了想,生怕她反悔,“总之,你答应了复婚。”

    “谁答应了!”

    “你。”

    陆沁安用力捏着小拳头,被气的不行,狠狠瞪着她他吼,“复婚你个大头鬼,顾老头你自个过去吧!”

    她揉了揉眼睛,心疼自己白掉的眼泪。

    “咚咚咚”的走出去,将门甩上。

    外头,时谨言默默站在一侧,正好跟她四目相对,立刻心虚的移开……

    等到人走远,他才悄咪咪的又摸回去,把病房门关好,瞧着床上一脸阴沉的老男人。

    “这是什么情况?咋你醒了她还发这么大脾气哦……”

    顾重深扬起眸,嗓音冰冷,“她说不复婚。”

    “可刚刚还答应了,女人都这么善变?我看是因为你骗她心里不高兴吧,换了我我也不高兴。”

    顾重深恼羞成怒,“所以谁让你说那么严重!”

    “靠,不是你让我说的吗!非说小嫂子不肯跟你复婚,气的病也好不了,老子好心好意帮你……妈的,小嫂子说的对,你自己过去吧!”

    时大警官表示他也是有脾气的,就算家里有只母老虎天天教训他,可这脾气是过去三十多年养成的,改不了!

    当下重重“哼”了一声,踩着重重的步伐走出去。

    病房再次陷入安静。

    顾重深眯了眯眸,呼吸之间还有女人的馨香味。

    旁边折了的被子一角,指尖残留的些许温度,都是安安留下的。

    如今人不在。

    老男人心里一阵烦躁,立刻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又干嘛?”

    接通便是一阵吼,陆沁安没好气的呛声。

    这边顿了两秒,顾重深嗓音阴冷,“你去哪了?回来陪四叔。”

    “陪?您不是还昏迷不醒着呢,先努力清醒过来吧您咧!”

    话落,“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顾重深听着里头“嘟嘟嘟”的声音,俊脸一阵抽搐,换了往常时候,就该过去抓了她回来收拾。

    再不行直接抱回床上教训,没有什么是大一顿屁股解决不了的。

    实在不行……

    他想了想,终究还是舍不得打两顿的。

    可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刚输完液病情平稳,压根没有人理他。

    老男人心里……顿时好惆怅。

    ……

    “目前情况很稳定,待会可以直接办理出院手续的。”

    陆沁安的主治医生是一名女大夫,看了看她的情况便叮嘱了几句,旋即笑着离开。

    旁边,林清欢抱着宝宝喂奶,小婴儿偶尔吮的厉害了,让她一阵教训。

    “咿咿呀呀”的哭。

    “不听话,等你一成年妈咪就把你嫁出去,哼。”

    林清欢声音扬了起来,那分明被训斥了一顿的小婴儿没啥反应,只咧开嘴笑,还朝她吐舌头。

    倒是套房隔壁坐着看书的抱抱愣了愣,小脸上尽是悲愤,只用力拽紧了拳头……

    “待会就出院了,安安……你爸爸有没有找过你?”

    陆沁安微愕,“他找我?”

    “嗯……你有所不知。那天绑架你的主使就是陆菲菲,被她雇佣去绑架你的人都招了。加上后来有意想伤害你,一个绑架加一个意图谋杀的罪名,判下来不轻。”

    “我听褚子楠说,如果按谋杀未遂从严判最多能判个无期下来。但如果按意外伤害之类的处理就轻了……”

    林清欢微顿,看着她没什么起伏的表情,这才放心。

    “你不会心软就好,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陆菲菲也不是一次两次想害你了,血缘这种东西有时候真不值钱。”

    陆沁安莞尔,“我跟她还没有血缘关系呢,我也不是爸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