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284章 骨肉亲情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他扬了扬手,“安安这里!”

    陆沁安这才急匆匆走过来,仔细瞧了瞧男人还算正常的脸色,没好气的瞪他。

    “让你乖乖在病房里呆着怎么不听,连医生说你要再受点风寒,还得多住几天……”

    “那就住。”

    总归有她伺候,舒服。

    陆沁安呵呵了两声,“可八楼就那么几个护士,你再住下去全都得吓到辞职不可……”

    旁边那对夫妻脸色顿时非常精彩,八楼是vip病房,平日里医生护士都有定额,病房哪怕空着也不轻易接纳其他人。

    他们张张嘴想说什么,那边陆沁安已经推着他离开。

    只是刚走进医院,正要上电梯的时候,顾重深手机便“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他接通。

    里头是高宇的声音。

    “总裁,二小姐想见您一面。”

    高宇解释了几句,后面的话陆沁安没听清,只听见顾重深低声应。

    “知道了。”

    便收了手机抬起头看着她,“四叔要过去一趟,你带孩子们先回去?”

    陆沁安拧着秀眉,“你身体还没好,四叔。”

    “连医生没说可以出院呢,过两天再去不成么?”

    他挑眉,轻叹了一声,“抱歉太太,恐怕不成。”

    两人僵持在那。

    小肉团子已经走进电梯,按着开关看着两人。

    抱抱怀里的小宝宝闹腾了下,整张脸涨的通红,他实在太习惯这个脸色,嘴角抽搐着飞快抱着她进电梯。

    回头喊。

    “安安,快些。”

    陆沁安咬了咬唇,终于没有再说什么,远远的瞧见高宇已经过来接他,这才点点头,“那你要注意身体。”

    “知道。”

    电梯门缓缓关上,抱抱抬起头看着她垂下的脸,摇摇头。

    “安安,老头他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陆沁安哼了哼,“谁担心他啊,我才没有。”

    小家伙也不戳破她的心思,只叹气,低头看了看小肉团子,“吃吃,你以后可不要跟她一样,被老头吃的死死的。”

    “吃吃才不会被吃呢!”

    她咧开嘴笑的开心,“只有吃吃吃东西,没有人会吃吃吃啦。”

    沟通失败,抱抱也不再坚持,便只着急的抱着怀里那个往某个方向冲。

    一边冲一边喊干妈。

    你女儿便便了!

    ……

    顾重柔已经在里头呆了好几天,谋杀罪名一旦成立,她将会在监狱里呆一辈子。

    此时抬起头,面前是干净的天花板,周围所有东西都叠放的整整齐齐。

    门外有人在站岗,好久之后才终于有声音。

    房门打开,有人进来。

    “小四。”

    她扬了扬眸,声音格外虚弱,有气无力的模样。

    整张脸素白干净,再没有任何妆容,憔悴都写在上头。

    “你们先出去吧。”

    “如果有任何情况顾先生立刻叫我们。”

    看守她的人十分警惕,虽说离开却依旧留着门,隔几秒便会探过来看一次。

    顾重深扫了她一眼,嗓音平稳,听不出任何起伏,“找我有事。”

    “我想见英武。”

    顾重柔声音平静,捏紧了手掌看着他,祈求之意都写在脸上。

    “我自杀……他们肯定会找你过来。小四,让二姐见英武一面好么?”

    顾重深好半晌没说话,室内安安静静的,那双漆黑如墨色的眸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他嗓音沉郁,“两天前他已经火化了,骨灰装殓起来入了墓。在爸的墓地旁不远……”

    似是不经意提及老爷子。

    顾重柔怔了怔,身子哆嗦起来。

    到这时她才恍惚抬起头,满脸的泪痕和惊慌无措,手捂着脸不敢面对,“我只是想救英武。”

    “他告诉我……老爷子的血可以救英武。你知道爸的,明明是他同意的事却偏偏要反悔……何况他活不了多久不是吗?就算没有这件事,他也没有多少日子。”

    “英武是他的孙子,牺牲一点也不算什么。”

    顾重深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不,应该说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面上始终没有什么表情。

    只坐在轮椅上静静看着面前的女人,从一开始的不敢相信到现在,心已经逐渐冷下。

    顾重柔咬紧了唇,哭的不住抽搐。

    “我没想到……没想到最后英武还是没了。陆菲菲那个贱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从来没做成功过一件事!如果不是因为她,英武早就娶了陆沁安。”

    “如果不是为了她,我的英武也不会死啊!”

    顾重深一径注视着她,却不作声。

    好半晌,面前的女人还在发泄,手腕上的伤口裂开,艳红的血渗出来一些。

    他抿了抿唇,缓缓抬起头看着窗外。

    天气很好,快要傍晚了还有夕阳落在天际,一切都看起来非常美好。

    他自嘲的笑了笑。

    “老爷子其实很疼英武。”

    顾重柔愣住,“你说什么?”

    顾重深语气十分平静,没有半点起伏,静静坐在轮椅上,目光直视她,看不出任何憎恶和嫌弃,像是瞧着陌生人。

    “他疼英武?笑话……他如果疼英武怎么会一点股份也不留给他!怎么会从小到大,把她他当外人一样!明明英武才是爸的亲孙子,可他眼里心里,偏偏只有你这个捡来的!”

    “但凡老爷子心里头……稍微有英武哪怕一点点地位。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英武死,也不会这样绝情!”

    顾重深摇摇头,手指落在袖口上,轻摩挲了下,好半晌才开口,“你当真这么认为?”

    “他怎么对待英武的,谁看不出来么!”

    “二姐眼盲心盲,和当年一模一样。”

    空气仿佛在瞬间安静下来。

    顾重深嗓音低沉,温雅的声线从喉咙里溢出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浸染过,“三十多年前,二姐执意要嫁给盛朗,哪怕明知你们的结合可能会增大后代疾病,哪怕明知……盛朗对你只是利用。”

    “那时老爷子老太太一直阻止你,婚后第二年你们生下顾英武,老爷子当即宣布不会给顾英武任何股份。”

    “三个月后,盛朗跟你离了婚。”

    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陆沁安后来听见这些时也想起过,或许从一开始二姐就错了,又或许她其实知道自己错了,只是不愿承认。

    只是没有办法承担认错的后果,所以宁愿选择一错再错。

    顾重柔不住摇头,手指紧紧掐着掌心,那张原本美丽的面庞上尽是狰狞。

    像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惊惧无措,更多的却是恐慌。

    “爸之前病危过一次,也是你做的吧。”

    顾重柔“咯咯”的笑,神情凄然,“是又怎么样,一次、两次,有何区别?”

    “对你来说没有太多区别,对爸来说……是他给女儿的机会。”

    顾重深嗤笑,到这时才终于扯开薄唇,勾起一抹嘲讽。

    他抬起头看了看窗外,落在袖口的指尖顿了顿,摩挲的动作停下,好半晌之后才开口。

    嗓音嘶哑的不像话。

    “爸的名字叫顾仁,二姐不会不清楚这个名字在海城的份量。顾氏如今的规模,四分之三是老爷子一手打下来的,黑道白道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这样的人……在顾氏还未曾洗白的那些年里,经历过多少袭击、暗杀?你给他下毒,他如何会不知。”

    顾重柔忽然僵住。

    耳边是男人醇厚内敛的嗓音,带着一丝复杂和怅惘,“他从来都知道你对他做过什么,只是没有戳穿。甚至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提过一个字。”

    “或许就算是现在,他也不想你后半辈子过的凄惨。”

    说到这里,顾重深却顿了两秒,脑袋微微仰起来看着天花板,旋即开口。

    “二姐不是信佛么,佛家讲不杀生……讲轮回。经书里有没有提过,弑父是要受什么样的惩罚?”

    顾重柔只胡乱摇着头,眼眸涣散的看着他。

    下意识朝他伸出手,想碰又不敢。

    “我言尽于此,至于英武,我想他并不想见你。”

    顾重深扬起手,叫了人进来。

    高宇推着轮椅往外走,轮胎跟地板摩擦时有淡淡的声响。

    直到快到门边。

    “我不知道!”

    顾重柔忽然喃喃出声,“我真的不知道爸爸会……可他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揭穿我,不把我抓起来!”

    “不……爸根本不是那种人。他心冷如铁,从来只偏心你!你只不过胡编乱造一些莫须有的来恐吓我,我不会后悔的。”

    “只要是为了救英武,我才不会后悔!”

    轮椅停在门边。

    顾重深目光直视前方,瞧着天边落下的最后一抹余晖,薄唇蠕动了几下。

    “可最后,他不还是死了么。”

    “啊!”

    身后传来阵阵夸张的尖叫声,凄厉、绝望。

    医生着急冲进去,而高宇推着他,却连头也不回。

    直到离开监狱医院,铁门重重关上的那刻,顾重深才终于扯开唇笑了笑,凉薄而冷漠,隐约还有淡淡的嘲讽。

    他最终轻叹,怕是谁也没有料想到,风风雨雨一生的顾仁,最后居然是死在自己的亲生女儿手上。

    一个没有良心的女人。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

    高宇低声催促,“总裁,您的电话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