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07章 四叔,你为什么想让我怀孕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06
    连书雅在这里。

    陆沁安是在第二天知道这件事的。

    前天夜里顾重深告诉了她地址,一直到翌日下午才出现。

    一身的风尘,原本干净漂亮的脸蛋看起来格外憔悴,手上没有半点行李,整个人不施脂粉,脸色苍白的可怕。

    “四哥,小嫂子。”

    陆沁安连忙帮她倒了水,小肉团子也难得有眼力,飞快寻了毛巾过来,沾了热水递过去。

    “姨,吃吃帮你擦擦脸哦。”

    连书雅本还不说话,只是打了个招呼。

    坐在那的时候,人依旧显得僵硬和淡淡的无措。

    可小肉团子爬到沙发上,软乎乎的小手伸出来,柔柔的抹了抹。

    连书雅眼圈一下就红了。

    “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拉斯维加斯。”

    连书雅咬紧唇,却不说话,只是默默垂着头。

    “你爸妈跟哥哥都很担心你。”

    顾重深蹙眉,他其实很少与连书雅相处,先前假结婚那一出也不过多见过几次面。

    前几年连书雅一个人在国外究竟经历了什么没人清楚。

    “先前的事是四哥对不住你,没把你保护好。但书彦说你留了消息让我们别找……带你走的人,究竟是谁?”

    顾重深眯着眸,眸光冷厉。

    连书雅的事终究因他而起,他没办法视而不见。

    那边,陆沁安则是瞧着她垂眸不说话的模样,小心拉了拉顾重深。

    “要不,还是先让书雅休息吧。等她精神好些再说。”

    某男人挑眉,神色沉了沉。

    “书彦他们还等着结果,这副样子,究竟是被谁欺负了,就算找人报仇也得有个对象。”

    “没人欺负我……”

    连书雅声音低低的,直到这时才开口。

    她咬紧了唇,胡乱将头发拨在耳后,唇畔还勉强扯开了一抹笑。

    “都是我自找的。”

    她苦笑,模样涩凉。

    “是我太天真,是我期待太高。四哥,你就跟我爸妈说我很好……过两天我就回名城。”

    顾重深显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薄唇蠕动了下,正要开口。

    那边,陆沁安动作飞快的抓住他,直接走过去将连书雅扶了起来。

    “等回去之后书雅自个跟连伯父连伯母就说就行,哪要你来多事。走,咱们去洗个澡好好休息。”

    “吃吃给姨挑了好漂亮的睡衣。”

    小丫头有些时候是个激灵鬼,早已准备了粉红色的小熊睡衣,还主动牵着连书雅让浴室走。

    几人住的地方是一幢独栋别墅,一早特意换的地方,是顾家在拉斯维加斯的房产之一。

    “书雅,吹风机我放在床边,洗好之后想吃东西就下来,不然先睡一觉。”

    她轻声交代,隔着一道浴室门,里头只有“哗啦啦”的水声,好半晌才听见一道轻轻的“嗯”。

    可陆沁安不傻,这声音里藏着的哽咽实在太明显。

    “怎么回事。”

    顾重深带着吃吃在房门外,瞧见她走出来,指了指手机,“书彦问情况。”

    陆沁安只苦恼的摇摇头。

    “应该……经历了一些伤心事。但看起来不像是你们想的那种,被人欺负了去。”

    “你先别着急,我慢慢的问嘛。”

    女儿家心事,哪好与个男人说,还是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哥哥。

    顾重深“嗯”了一声,拿起手机,嗓音低沉,“都听见了,有消息就通知你。”

    里头的水声停止,陆沁安想了想,朝楼下扬声。

    “吃吃,帮姨拿点吃的上来。”

    小肉团子正在厨房偷吃,一听到妈咪的声音吓了一跳,可好在妈咪没有看见呢。

    她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旋即踮起脚尖寻了甜点和陆沁安刚热的菜,拿一个盘子装着往楼上走。

    “书雅,吃点东西吧。”

    连书雅在擦头发,闻言点了点头。

    小肉团子很热心的凑过去,将盘子小心放在她面前。

    “姨,你喜欢吃哪道菜,吃吃给你放了鸡翅哦,可香了。”

    金黄金黄的色泽,还散着淡淡的香气。

    连书雅点点头,拿了手套正要抓起来……

    可忽然,便捂着胸口着急往浴室里跑……

    狂吐不止。

    “姨?”

    小肉团子不明所以,瞧着陆沁安也一直往那边看,小小的眉紧紧皱起来,“妈咪,她怎么了。”

    陆沁安蹙眉,一时想的多了些。

    没一会连书雅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这边,将那块鸡翅拿开,胡乱扒了几口饭。

    “我没事,可能今天太累了,待会休息一阵就好。”

    陆沁安点点头,却多留了一分心眼。

    折腾了一会。

    外头是“叩叩叩”的声音。

    顾重深走进来,手里拿着手机,“给你准备的,号码已经告诉了书彦,他会联系你。”

    连书雅接过,说了声谢谢便回到床上。

    几人一块离开,坐在餐桌上吃晚餐。

    “四哥,刚刚书雅一直在吐……我看她的样子好像……”

    衣服穿的宽松,倒是看不太出来。

    顾重深倒没有她这样细致的眼力,只一边吃东西,一边随意至极的开口,“要是不舒服明天一块去医院就是。”

    陆沁安微怔。

    “一块?”

    “嗯,治你的病。”

    ……

    约了医生帮她做检查。

    陆沁安一开始还不知道,敢情这男人带着她来拉斯维加斯,还刻意约了人打算治病。

    治她不孕的毛病。

    北美的名医,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人,样貌英俊,穿着白大褂斯斯文文的模样,乍一看比电视上的明星更要俊美。

    “撩开衣服到床上去躺着。”

    他脸上始终带着笑,娃娃脸一笑开便显得稚嫩。

    陆沁安被看了一会,老脸一红,乖乖走过去。

    “等等。”

    某男人在旁边看了一会,浓眉几乎皱成“川”字形,冷冰冰的冲着那人开口,“换个护士过来。”

    “不好意思,我这就一个人。告诉你的人应该说过,我是无国界医生,独来独往,这间诊室还是借医院的。”

    对方笑了笑,摊开手站在那,言下之意,他要是不同意便不再继续。

    顾重深嘴角抽搐了下,那边陆沁安已经将衣服撩开,露出平坦干净的小腹。

    远远的还能瞧见上头有一道疤痕。

    “你带吃吃出去等着好了。”

    多大的人了,事儿这么多。

    某男人却是脸色又沉了几分,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太太,你想跟个男人单独相处吗?”

    陆沁安老脸又是一红,磕巴了下。

    “这哪是男人……医生跟患者之间,没有性别。”

    “上一次受孕,取出胎盘时已经将子宫肌瘤切除,只是子宫……”

    医生盯着屏幕,垂眸扫了陆沁安一眼,“这几年经期时间怎么样?”

    啊?

    陆沁安愣了下,努力回想,“应该、大概一两月一次吧。”

    “上个月是四十天左右。再上个月是二十到二十五天。这个月才刚过……”

    某人隔着帘子站在旁边,黑眸沉沉的凝着她。

    陆沁安微愕,“你怎么记这么清楚?”

    顾重深老脸有些尴尬,捏了捏拳头,“因为你不长记性。”

    某姑娘委屈,孩子都生了她也没心思记这些。

    再说确实感觉一年十二次左右差差不多,加上自己身体本就有毛病,每个月前后有差距很正常。

    “输卵管异常,加上子宫先前的创伤……目前情况来说很难自然受孕。”

    “哦,那就算了吧。我有吃吃就够了。”

    陆沁安说完便坐了起来,擦干净肚子上的显影液,瞧着在旁边乖乖候着的小肉团子,心里涌起一股满足感。

    幸好老天待她不薄,还给她留了一只肉团子。

    “一句话,到底能不能治。”

    顾重深抓着她,神色不善的盯着医生。

    后者挑眉,好半晌才轻叹了一声,“真想治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不容易。”

    ……

    “四叔,治疗过程那么复杂,咱们还是算了吧。”

    医生说了许多,顾重深或许不清楚,但陆沁安总归能理解,整个治疗过程加起来需要大半年时间不说,吃药加两个小手术,想想就觉得麻烦。

    受苦是她哎。

    可顾重深一副坚持己见的模样,也不知是何缘故。

    “如果要治,先按这个单子上面服药,另外吃这个药的注意事项,你应该清楚?”

    陆沁安看了看单子,脸有些窘,知道了。

    “那我先去拿药……”

    她虽然想再要一个,可并不是非要不可。只是不明白四叔为何那样坚持。

    陆沁安迟疑了一会,终于还是带着吃吃出去。

    门外,连书雅正好从洗手间里出来,满脸苍白,捂着心口处喘不过气的模样。

    “姨,你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连书雅勉强笑开,“可能是感冒了。”

    “去看看吧,都到医院了。”

    陆沁安指了指旁边的一道门,“没人排队呢,挂个号就成。”

    这里是妇科。

    隔壁的门依旧是妇科门诊。

    连书雅僵了会,眼底忽然出现一丝惊慌,低头看着自己小腹。

    “四嫂,你是说我……”

    “书雅,你没发现自己比以前胖了些么。虽然脸色很苍白,看起来也很累,可身形的确是丰满了……”

    “可四哥昨天还说我瘦……”

    陆沁安呵呵了两声,“那个直男懂什么,他连你头发剪了都没看出来。”

    她压低了声音。

    “总之,先检查看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