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13章 入赘!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10
    名城。

    四月底,天气暖了不少。

    顾园一如既往的安静,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家里佣人也遣散了不少。

    前几日老太太跟抱抱一块搬回来,屋子里才总算多了点生气。

    银白色汽车径直开进院子里,停在中间。

    “四少。”

    老管家一身黑色西装,依旧礼数周到的将车门打开。

    顾重深风尘仆仆,扬起眸看着打开的玄关门。

    “褚少爷在厅里等。”

    许是一直担忧的出了问题,顾重深浓眉拧起,一颗心往下沉了沉。

    在他身后,老管家将车门关上。

    从顾重深的角度看过去,还能瞧见他发白的发。

    “英伯,头发不染了吧。”

    “让其他人分担一下你的工作,日后就在顾园养老,外边风大,进去吧。”

    他说完便走。

    老管家在原处愣了几秒,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后脑勺,好半晌才长长的叹气了一声。

    提步往里走,唇畔上露着淡淡的笑容。

    ……

    “子楠,怎么回事?”

    褚子楠就在厅里,面前放着茶,却一口未动,反倒是旁边是烟灰缸里,落了几支烟头。

    闻言他几乎在瞬间起身。

    “抱抱高烧不退。”

    顾重深手掌捏紧,高大的身躯在那瞬间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昨天开始的,吃了药输完液之后也不见好转,书彦过来看过,拿了三姐夫的药,刚刚才稳住。”

    褚子楠扒扒发,将烟捻熄,看着他身后。

    “安安没跟你一块回来?”

    顾重深摇摇头,眸色沉凝下来,看不出其中情绪。

    他薄唇蠕动了下,显然是打算再说什么,只忽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小四,上来。”

    老太太不知何时出现在楼道口,挨靠在栏杆旁,看着他。

    顾重深很快点头,逆着光走上去。

    推开房间的门,抱抱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看书,已经逐渐长开的脸蛋上落了一丝日光,乌黑发亮的眸子暖暖的,看着书本。

    他听见了声音,很快抬起头。

    “爸爸。”

    嗓音还是虚弱,许是还未曾恢复。

    顾重深“嗯”了一声,见他左顾右盼的,抢在他前头开了口。

    “她们俩没回来。”

    小家伙反应快,几乎在听见顾重深这句话的瞬间,眸光里的光亮便黯淡了下去。

    周围寂了下。

    抱抱看了一会书,再抬起头,发现顾重深一直凝着他,还用那样幽深而难以理解的目光。

    忽然皱着眉,“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只是发个烧,都退了。”

    顾重深失神,这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大。

    他往旁边移开目光,声音温淡而没有起伏。

    “好好休息。”

    走出去,顾重深轻轻带上了门。

    旁边书房门还开着,老太太就在那边,头发不知何时已全是银白,身形也似乎佝偻了许多。

    “小四,你过来。”

    顾重深“嗯”了一声,跟上。

    还谨慎的将书房门重新关闭,似是生怕被人听见。

    “抱抱的事有没有跟安安提?”

    顾重深拧起眉,“还没有,想等确认之后再……她的身子能不能再怀孕,很难说。”

    谁又不知道陆沁安身子落下的病根呢。

    老太太轻叹,坐在太师椅上,面容上尽是疲倦。

    “若非英武出了事,我们也不会发现……抱抱还有这毛病。”

    “说起来,还是他妈造的孽,若是当初不害安安,那个男孩活了下来,也许抱抱早就痊愈了,也不至于……”

    顾重深低着头没说话,那挺拔的身躯在面对娇小的老太太时,气势敛的格外小心。

    “安安跟吃吃什么时候回来?”

    老太太忽然转了话题。

    “几个小时前安安给我打了电话,说得在那边呆一段时间……一段时间是多久?我老太太没多少日子了,想孙女儿。”

    顾重深一时说不上话,他总不能直接说,自己甚至想过,把他们都接过去。

    在那边长期呆一阵子。

    老太太故土难离,怕是断然不会答应。

    “吃吃觉得那里好玩,没尽兴、舍不得走。等过几天腻了差不多。”

    老太太闻言,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大约也知道f城那边的事,说起来宁老比她辈分要高,宁家虽在国内尚不如顾氏集团,可时间更长,多年积累下来的威望,在f城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总归是要生……你跟安安好好说,再要一个,若是男孩,事情也好解决。”

    顾重深苦笑,可宁老要的哪有那么简单呢。

    他不仅仅要曾孙要曾孙女,还要一个招赘上门的女婿。

    ……

    洛杉矶的夜里。

    小肉团子捧着手机,正要给遥远的太平洋彼岸打电话。

    可还没拨通,手机先一步响起。

    她吓了一跳。

    “咦?太爷爷。”

    接通,屏幕里便出现一张大脸,宁老本是板着一张脸,突然看见里头那张嫩嫩的小脸蛋。

    脸上情绪立刻缓和下来,连原本已经到嘴边了的凶巴巴的话,都直接吞了回去。

    “我的小心肝啊……你有没有想太爷爷?”

    小肉团子眨巴了下眼睛,有些心虚,可还是硬着头皮点头。

    “想。”

    “呵呵呵,太爷爷也很想你,可你跟你妈都没良心,这都多长时间了还不回来。”

    这话小肉团子没法接,求助似的看向自家妈咪。

    陆沁安本是穿着妥当等着跟四叔视频,没料想走过来,屏幕里的人却是宁老。

    她闷着一张脸。

    “爷爷,我们再呆一阵子。”

    “一阵子是多久!”

    宁老一听就炸了。

    “一个两个的都不守信,还真想在那边定居了不成!别怪我没警告你,不听老子的话,有的是手段治你们!”

    陆沁安缩了缩。

    却是小肉团子如今底气足,仗着宁老隔的远也买办法过来骂她,一下子气焰嚣张,小声抗议。

    “你凶吃吃。”

    她咕哝了几句。

    声音虽小,可宁老总归听的清楚,嘴角抽搐了下,再一次迅速变脸。

    满脸皱纹堆叠起来,笑容几乎要溢出屏幕……

    “胡说,太爷爷才没有凶你

    陆沁安看的目瞪口呆。

    那边,小肉团子哼哼唧唧的,才不相信,“你凶吃吃的妈咪……凶妈咪就等于凶吃吃,就是坏。”

    宁老梗了下,一时竟无言以对。

    好半晌才总算挤出几个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叩叩叩。”的声音响起。

    镜头转动,陆沁安这才看清楚,视频那边的布置,似乎是酒店。

    宁老微眯了眯眼,把声音关掉,陆沁安便只能听见那边的音,而不论她们说什么,都传不过去。

    “让他进来。”

    门打开,陆沁安看不见那头情况,只隐约听见了脚步声。

    “我原还不敢指望您过来,是觉着理亏了?”

    宁老阴阳怪气的,陆沁安也一头雾水。

    而下一刻,那边忽然传来一道低哑深沉的嗓音。

    “宁老严重了,失约是我的错,理当来赔罪。”

    “是爸爸!”

    小肉团子耳朵灵,很快分辨出来。

    ……

    进来的人的确是顾重深,刚回到名城没多久,就收到消息。

    说是宁老亲自过来了,就住在距离顾氏不远的酒店,看那架势,要是他不肯出面,保不齐真会去公司闹。

    堂堂宁氏集团的董事长,真要出面闹,也是个不小的笑话。

    “知道是你的错就好,你们帮我解决了一点家事,孙女曾孙女勉强借给你一周也算仁至义尽。”

    “如今一周时间已过,你非但不把人还回来,还敢将她们拐骗到国外……”

    “是结婚。”

    顾重深没什么耐心,开门见山。

    他薄唇抿了抿,声音温淡,“我们已经复婚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不存在拐骗一说。”

    “正好,安安也觉得没有当面告知您心里歉疚,举行婚礼的时候一定邀请您……”

    “我呸!”

    宁老也是个火爆脾气。

    他一下子气的脸红脖子粗,“你丫是不是仗着现在在自己的地盘,就在我老头子面前嚣张!想当年我在商场打拼的时候,你小子连一只蝌蚪都不是!”

    小肉团子愣了愣,听着这个比喻,没明白。

    “妈咪,为什么爸爸是蝌蚪?”

    陆沁安囧。

    “妈咪?”

    某妈咪绞尽脑汁想答案,可她那点智商和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脑子,只能给个无言以对。

    “就……爸爸说的你下次问他嘛。”

    “哦。”

    小肉团子显然知道自家妈咪的水平,乖乖点头。

    ……

    “正因如此,日后您护不了她们母女的时候,我还还再护几十年。”

    顾重深不咸不淡的加深了最后几个字。

    宁老一时气的说不上话……

    好半晌他也只能捂着胸口不住大喘气,“你到底要什么条件才肯离开我孙女!”

    “这也是我想问宁老的,您需要什么条件,才肯不反对我们。”

    宁老嗤笑,脸色瞬间认真起来,斩钉截铁的说出几个字。

    “入赘!”

    周围空气瞬间凝滞。

    隔着长远的距离,陆沁安也僵在那,小脸沉凝起来,将吃吃抱在怀里。

    顾重深脸上没有什么情绪,甚至于眼眸都不曾扬一扬,只薄唇蠕动了下,嗓音温淡沉稳。

    “不可能。”

    小肉团子抓了抓头发,这下更听不懂了。

    她总归也没什么兴趣,便从陆沁安身上爬下来去找连书雅玩。

    陆沁安坐在原处,认认真真听着那边的对话。

    “既是如此,那就离开安安。”

    “否则……我反对到死!”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