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27章 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们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13
    陆沁安有些懵。

    她站在那,直接说不出话来。

    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面前只有男人冰冷的一张脸。

    浑身上下都散着阴沉气息。

    “四哥,这不怪四嫂,是我求她……”

    “你闭嘴!”

    连书彦直接吼了过去,一贯斯文的面容也板了起来,冷冰冰看着她。

    连书雅一时被凶的说不出话来。

    从小到大,她还没见过自家哥哥这样凶过。

    “哥……”

    “别叫我!”

    连书彦是真动了怒,旁边,楚乐白急急忙忙赶过来,想劝、劝不住。

    只能抱歉的朝连书雅看了看。

    “在妇科查到了你的监控,还有诊疗记录!连书雅,未婚先孕,你做出这种事,知不知道羞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便直接骂了出来。

    好在是周围没有外人。

    连书雅小脸一下子煞白,旁边战邕显然是看不下去。

    “我说,你……”

    “呵,我教训妹妹,与你一个外人有何干系?书雅,跟我回家!”

    陆沁安从未见过连书彦这样强势凶悍的模样,跟印象中那个全医院女护士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全然不一样。

    她愣了愣想开口……

    头顶是顾重深温凉的音。

    “太太还有心思管别人?”

    陆沁安一窒,目光转回来,便正对上那张没有温度的俊脸,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过,浑身气息宛如冬日冰天雪地,彻骨寒凉。

    “四叔,我……”

    她想解释,一时只不知从何开口。

    连书彦强行带着连书雅走了,那边,战邕也若有所思的离开。

    其他人默默走远。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陆沁安忽然觉得有些害怕,她小心伸出手,落在男人衣角上。

    拉了下。

    “书雅怀孕了……四叔。连医生跟连伯父伯母,会不会让她拿掉孩子?”

    她有些担心,若非这男人挡着,她是真想追上去的。

    当过母亲的人,心里对这种事根本没办法接受,毕竟对于书雅来说,哪怕没有战邕,以她的性情和经济实力,单独抚养一个孩子也没有任何问题。

    陆沁安说完好久,才发现始终没得到回应。

    她抬起头看着顾重深。

    被拽着的衣角陡然被扯开。

    两人之间顿时隔了一步距离……

    “四叔?”

    “什么时候知道的。”

    顾重深在问。

    陆沁安皱着眉,盯着面前那双黑色皮鞋。

    明明两人之间只隔了一步距离,可不知怎的,她总觉得两人其实好远好远。

    “在拉斯维加斯……我去医院检查身体,顺道让书雅做了检查。”

    “她想要这个孩子。”

    陆沁安努力斟酌字词,“那时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绑架犯,可书雅想要,四叔,那是一条小生命,三个月……有胚胎了。”

    顾重深不说话。

    她咬紧唇,无论如何想帮帮连书雅。

    “四叔,要不你劝劝连医生他们吧……那个男人,就是战邕,看起来很爱书雅。”

    昨天晚上,陆沁安见过他眼底浓郁到像是要溢出来的情绪。

    旁观者清,若非心里真有了人,如何会大老远从拉斯维加斯再追回来。

    若非放不下,又怎么会冒着被抓的风险,出现在医院。

    顾重深却只轻嗤了一声,垂眸,眸里不起波澜。

    “他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相信?”

    “没有啊……”

    陆沁安努力解释。

    “就是,就是直觉,至少给他们一个机会……那毕竟是一条生命,难道真要那么残忍吗?”

    也不知是话里哪个字眼深深刺激到顾重深。

    男人陡然扣紧双掌,嗓音沉郁。

    “还不知悔改!”

    陆沁安微怔。

    他凶的过分,哪怕努力控制,身子却还不经意的哆嗦了下。

    “我又没做错为什么要悔改?”

    她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着些不敢相信。

    她只是……想帮帮书雅。

    “一个陌生男人,一个绑架过你的人!在拉斯维加斯就见到了人为什么不告诉我,书雅跟一个那样危险的男人在一起,又为什么还帮他隐瞒?”

    一整晚的调查,战邕这个人没查出来。

    可他化名老鹰,却是查了个一清二楚。

    顾重深怒,眼底尽是失望,转身就走……

    陆沁安忽然有些心慌意乱,直接抓着他的手,“四叔,你别这样……”

    她不喜他这样生气,像是真不愿理她了。

    手掌被握住,女人的手柔软干净,像是一团软软的云,在他心底缭啊缭的……

    可顾重深仍不曾回头,只强行松开手,转身走远。

    “好好反省!”

    ……

    其实到最后,陆沁安都闹不明白他生气的点。

    她没有选择告诉他们,一是为了保护书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二来……是相信书雅的眼光啊。

    书雅也是跟她年纪差不多的,总不至于幼稚到去喜欢一个绑架自己,伤害自己的男人。

    撑着手坐在病床旁,陆沁安有些懵,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总是不经意的叹气。

    抱抱皱眉看着她。

    “安安,你到底在烦什么?”

    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垮着脸,整个人都松松垮垮的没什么神气。

    陆沁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唇蠕动了下,想解释来着。

    可下一刻又忽然想到什么,摇摇头。

    “你还小,不懂。”

    抱抱没好气的瞪她,“出息,我都十岁了。”

    “那也是小屁孩一个。”

    抱抱见她没有解释的意思,轻轻“哼”了一声将脸别到一边。

    病房里顿时安安静静的,陆沁安又是不经意一声长叹。

    抱抱忍无可忍。

    他拿出手机。

    “爸,你来管管你老婆好不好?她烦死了。”

    陆沁安听见声音,立刻回过神,还有些紧张的听着。

    小家伙脸色不好看,本就病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感冒发烧已经让他在医院里住了下来。

    “干嘛不来?你有没有那么忙啊……喂,老头,你什么意思?”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下一刻,抱抱有些生气的将手机收回来。

    转过身,对上陆沁安希冀的目光。

    她的情绪总是难以隐藏,只能轻咳嗽几声来掩饰自己……

    “那个,我给你削个苹果。”

    “不想吃。”

    抱抱表示,他也是有骨气的,无功不受禄,哼。

    陆沁安“哦”了一声,小脸微凝,立刻又堆上笑脸。

    “那……梨子?”

    “他不肯来。”

    小家伙抓了抓头发,这会是真有点烦了。

    那个老头,以前听见安安的事,哪回不是兴奋的不行,表面上不动声色,要不了一会就直接赶过来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说公司很忙没时间过来啦,还说今晚可能不回家,有应酬……”

    “反正我最迟明天也出院了,来不来无所谓嘛。”

    “喂。”

    抱抱忽然吃了一惊。

    “你……你该不会是要哭吧?”

    陆沁安一怔,下意识抬起头,“才不会,他不来就不来呗,老娘还不乐意见他呢。”

    抱抱“呼”了一声,长长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他仔仔细细的盯着陆沁安,没放过她半点表情变化,直到那颗削好的梨塞到他手里。

    这才终于转移了注意力。

    他对女孩子的眼泪最没办法了……

    ……

    陆沁安帮抱抱准备好晚餐,便直接去幼儿园接了吃吃过来。

    小肉团子知道哥哥生病,担心的不得了,非要在医院里陪。

    可没法子,医院距离学校太远。

    陆沁安好说歹说,直到抱抱干脆将她哄睡了才抱着离开。

    外面下着雨。

    怀里抱着个份量十足的小丫头,陆沁安也没法子撑伞,就这么懵圈的站在那。

    医院外雨幕密布。

    “好吵哦。”

    许是雨声太大,小肉团子总算醒过来。

    陆沁安这才将她放下来,揉了揉酸疼的手臂。

    “跟妈咪回家哦?不许闹了。”

    小肉团子点点头,“嗯”了一声,“明天再来看哥哥。”

    “可是我们怎么回去呀?”

    她歪着脑袋,好疑惑的看着自家妈咪。

    妈咪从来不开车,外头都是大雨,出租车又停在很远的地方,看妈咪按了好久的手机,似乎手机上也打不到车。

    小肉团子伸出手,扯了扯她。

    “爸爸接哦?”

    先前哥哥小声交代过她,爸爸最近很忙,要努力让爸爸跟妈咪见面……

    虽然不明白缘由,可吃吃自认自己是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

    便推了推陆沁安。

    “吃吃困嘛,叫爸爸接……”

    陆沁安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飞快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

    隔着很远,对面十分安静,男人的声音很清楚。

    “医院?”

    陆沁安轻声解释,“嗯,我跟吃吃在……下着雨打不到车,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们。”

    那边沉默了几秒,旋即传来男人低哑的嗓音。

    “我不方便,派人去接你。”

    陆沁安张张嘴,想说让他亲自过来来着,可话到嘴边终究没说出口。

    只是“哦”了一声,挂断电话。

    大约十分钟,高宇就到了。

    “太太,小小姐,总裁让我过来送你们回家,上车吧!”

    陆沁安将吃吃安座在儿童座椅上,自己坐在旁边。

    车子拐弯的时候正好抬起头,瞧见对面不远的高楼。

    那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物,也是她十分熟悉的地方。

    而此时,顶楼,灯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