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31章 我不打算原谅你了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13
    室内昏暗,只留了一盏浅浅的灯。

    男人颀长的身形出现在屋内,目光在四下你扫过,隐隐约约的瞧见屋内布置有些改变。

    打开灯,餐桌上摆放着几盘精致的菜肴。

    看的出来都是他平日里爱吃的。

    走过去,顾重深没在厅里瞧见人,便随意拿起筷子尝了几口,味道还不错。

    只是已经凉透了。

    屋子里没有人。

    直到顾重深朝房间里走进去,打开了房门,才终于瞧见那道蜷缩在床上的小小身躯。

    室内昏暗的光线下,她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缩成了一团,背对着他。

    “太太。”

    低低哑哑的唤了一声,顾重深缓步靠近,站定在床边。

    四下却安安静静的,床上的女人没有反应。

    从他的目光看过去,只隐约能瞧见陆沁安僵硬着的背影,侧脸冰冷,没什么情绪。

    “抱歉太太,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四叔没有往心里去,忘记了。”

    顾重深不得不承认,除开忘记的原因之外,还有这两天两人之间的争吵和冷战。

    他许是下意识忽略掉……

    “似乎没吃饱,桌上有太太做的饭菜,帮四叔热一热好不好?”

    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可那边,陆沁安身子却终于颤抖了下,因着心里头藏了许久的委屈,还有被冷风吹了整晚之后,越来越纷乱的心绪。

    顾重深似是松了一口气,也不催促,就这么站定在床边,挺拔的身躯宛如一颗松柏般,静静立在那。

    床上的小小的身子僵了很久,许是压根不愿动的。

    可忽然肚子咕噜噜叫了一声。

    陆沁安这才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径直从男人身侧越过。

    经过餐厅,很快便瞧见了餐桌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几盘菜,还有角落里,被胡乱摔在那里的玫瑰花。

    她扫了一眼,胡乱拿去微波炉里热了,就在旁边守着,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计时器。

    “为什么给四叔做菜?”

    顾重深问了一句,意料之中的不会有回应。

    字是听见“滴”的一声之后,便径直打开微波炉,抢在她前头将盘子端出来。

    眼神里泛着难得的柔缓之色。

    桌上摆着漂亮精致的两只青花碗,一看便价值不菲。

    陆沁安瞧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那碗饭,眼眸垂下。

    手里握着的筷子还是特制的。

    顾重深这人讲究,但凡是他会住的地方,餐盘都重新配过,连带着室内的装修,也是他亲自过目过的。

    他虽是个男人,可一个人掌管着偌大的顾氏集团,在有些事情上却一直心细如发。

    甚至于,他连她平时穿的内衣品牌都知道,心血来潮了还会为她买两套新款式。

    而这样的人,忘记了跟她约的时间。

    “不热了,将就着吃吧。”

    陆沁安抿了抿唇,今晚第一次扬起眸看他。

    眼神是清澈干净的,只是眼圈里泛着红,还微微发肿,甚至于原本精致的妆容也有些花。

    许是先前哭的太久,神情格外憔悴。

    顾重深微怔,长指握着盘子,看了她好几秒,才终于乖乖收回手。

    “不热没法吃。”

    “那就倒掉。”

    陆沁安声音清冷,只将就着热好的那盘青菜,胡乱往嘴里塞了些东西。

    总归也没人领情。

    可顾重深总是了解她,这时似乎能明白她心里头在想什么,当即握着碗筷,吃的时候筷子便直接朝另外几盘菜里落。

    囫囵吞下去,没有半点嫌弃。

    陆沁安知道他平时有多讲究,因为胃病的缘故,如今连咖啡都喝的少,冷饮更是半点不沾。

    现在可好,当着她的面,大口大口吃冷菜。

    “味道很好,太太有心了。”

    顾重深似是不经意的评价了一声。

    旁边,某姑娘却咬紧唇,差点按捺不住,想直接将盘子抢过来。

    可男人不许。

    他只用那样幽暗深邃的眸光盯着她,像是在认认真真看着稀世珍宝,眼底都溢了温和。

    陆沁安手一抖,终于还是克制住那份冲动,没有直接动手。

    那边,顾重深还是自顾自的吃下去。

    任凭她看着,仿佛吃下嘴的是山珍海味。

    终于,吃的着急,噎住了。

    陆沁安看着他难受的样,递过去一杯水。

    “这算什么呢?”

    她轻轻开口,咬紧了唇,脸上泛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你这样,到底算什么呢?”

    室内气氛凝滞了两秒,顾重深面无表情的继续低头在吃,直到盘子彻底干净下来,他这才拿起纸巾擦干净嘴。

    缓缓扬起眸。

    “太太指的又是什么?”

    陆沁安微怔,心底那些怒气快要真忍不住了……

    “既是太太做好的饭菜,当然要吃完。”

    呵。

    陆沁安自嘲的笑了笑,“你这是捉弄着我玩么?顾重深,你觉得欺负我很好玩是不是!”

    她忽然鼻尖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明明是他放了她鸽子,明明是他故意欺负她,怎么如今还能这样正大光明的说出这种话?

    在他心里……

    “我是不是很傻?”

    顾重深脸色沉了沉,浓眉轻拢了起来。

    扬起的眸光深邃,隐隐约约有些复杂的情绪在里头。

    像是忽然落下的涟漪,她眼圈红起来的时候,小脸上出现委屈和强行忍住眼泪的时候,心重重的刺了下。

    陆沁安只嗓音轻轻柔柔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吸附住,几是要听不清。

    小手捏紧,静静看着他。

    “是,我不懂事……跟了你越来越不懂事。之前是我做的不好,我不该不听话,不该让你多担心,更不该和别的男人有牵扯……”

    “可可说四叔是因为在乎我才生气,说你只是想给我一个教训。说你并不是真正生我的气,而是想让我长记性,想让我知道保护自己,知道远离那样危险的男人……”

    陆沁安压低了嗓音,声若蚊蚋。

    她眼圈整个泛红,可抽了抽鼻子,却终不会再让自己哭出来。

    她不在是以前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哪怕眼泪在这个男人面前尤其有用。

    陆沁安如今不想当着他的面哭。

    “那现在……四叔你能原谅我么?”

    闻言,顾重深忽然愣住。

    他没见过这样的她。

    他的小妻子被他放了鸽子,这时应该跟他大吵大闹,跟他讲道理甚至动手的,可偏偏……还能放下身段求他原谅。

    老男人心里一时捉摸不透了。

    “今天的确是四叔忘了,上次的事你也的确该长点教训,战邕是什么人……外头的名声你不清楚也就算了,可他终究是绑架过你的人,怎么就没有一点防备心!”

    顾重深阴沉着脸,想到这件事心里就有气。

    “吃吃都比你懂……”

    “顾重深。”

    女人轻轻柔柔的嗓音,忽然将他的话打断。

    抬起眸子,就对上一张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像是真气到了极点,反而冷静下来。

    陆沁安只咬紧唇,深呼吸一口气。

    “你原谅我了么?”

    某男人被问的有些懵,他脸色又不自觉沉了几分。

    他对于这个小女人一贯是了解的,尤其安安心思单纯,就那点小心机也都写在脸上。

    两人吵过闹过,可她从来是好哄的。

    只这时,一下子竟觉得难以招架。

    见她逼问的厉害。

    顾重深好半晌才终于点头,薄唇蠕动了几下,吐出两个字。

    “原谅。”

    本也没有真跟她置气的意思,只觉着每次由着她撒撒娇,嘴上认认错就过了,不长记性。

    加上最近公司确实忙,又斟酌着抱抱的事如何告知,这才耽搁了两天。

    哪怕今晚她没找来,顾重深也打算过完今天便找她和好。

    跟她冷战,心里苦的是他……

    “原谅就好。”

    陆沁安似是松了一口气,脸上尽是轻松模样,缓缓笑了笑。

    “桌上的菜都是为你准备的,愿意吃就吃,不吃的倒掉。”

    她往旁边走,直到在屋子角落里寻出来那束玫瑰花,满目艳丽,衬的小脸嫣红。

    陆沁安伸长手递过去,“这也是送给你的。”

    本来是想好好哄哄他。

    顾重深这下彻底惊愕,他是知道陆沁安花粉过敏的事,挑这么一束花,这样拿着,该是提前吃了药。

    于是伸手去接,可一个大男人拿着花,总有些哭笑不得的意味。

    “太太送我玫瑰?”

    “嗯。”

    陆沁安轻叹,“觉得很适合你。”

    本来么,还有第三样礼物。

    她垂眸,却紧了紧手掌,将衣服更拢好一些。

    “我累了,先去睡。”

    似是不想再跟他多说话,陆沁安忽然冷漠转过身。

    那样的态度,让原本以为两人已经和好的顾重深脸色笑容立刻消失。

    他抓着明艳的花束,抿紧的薄唇掀了掀。

    “太太……”

    分明是要说些什么的,可终不知该如何出口。

    下午,他还等着她过来服软,这才短短几个小时时间,主客颠倒。

    顾重深瞧着立在身前不远的纤细背影,沉声解释。

    “今天的饭局很重要,下午答应你时草率了,忙起来就没往心里去……”

    抓了抓发,有些烦。

    他知道她这会跟以前不太一样的,不是说说而已。

    可下一刻,陆沁安终于“哦”了一声,缓缓转过身看着他。

    笑容灿烂。

    “我知道,你进来的时候就说过了。”

    “那么……”

    “没有那么,四叔,我不打算原谅你了。”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