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35章 我不要她救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抱抱其实一贯是敏感的。

    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从在学校出事开始到现在,明明他身上没有什么外伤,只不知为何晕了过去。

    结果从上午到现在,一直不被允许离开。

    甚至于,他被带到了仁和医院。

    给他做检查的是连书彦。

    “连叔叔,我怎么了?”

    实在不是抱抱怀疑,而是从头到尾,连书彦的脸色都很凝重。

    从出生到五岁,连书彦是他接触最多的人,抱抱如何不了解?

    “没事,就是一点感冒,许是上次没有痊愈……”

    “这个理由我上次重复发烧的时候,你就用过了。”

    小家伙异常机智,加上本就比同龄人的心智要成熟,当下脸色格外认真的看过去。

    “连叔叔,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之前的病……复发了?”

    他皱着眉,实是不明白。

    白血病这种,治好了之后,哪还会复发呢?

    连书彦一顿,差点笑出声,摇摇头。

    “差不多是这样,你的身体确实出了点小毛病,但没有之前那么严重。这一次的治疗很简单的。”

    抱抱松了一口气。

    可忽然想到了什么,英俊的小脸整个皱了起来。

    “那安安为什么那样担心?”

    他不傻,安安是什么性子他还不清楚么,若非真是事情严重,哪会哭哭啼啼的。

    连书彦顿时一愣,嘴角的笑容凝固在那,一时竟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

    只斟酌着开口,“可能……因为她要动手术。”

    “嗯?”

    ……

    “妈咪,不可以做胆小鬼哦。”

    小肉团子站在病床边,瞧着始终苦着一张脸的陆沁安,可怜巴巴的瞅着。

    便无奈的长长叹了一口气。

    “可是好难受……”

    手术前,整天不能吃东西。

    陆沁安如今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就干干躺在那。

    小肉团子爬在她床边,撑着脸蛋望着她。

    好半晌才偷偷摸摸似的往后看,顾重深坐在旁边,面前放着资料,是高宇刚刚送过来的。

    “靠过来,妈咪……”

    小肉团子神秘兮兮的凑近,漂亮的手在兜兜里翻找了一会,等了一会之后便往陆沁安身边移过去。

    直到软软的身子靠在她身边,在旁边摸啊摸的,终于碰着了陆沁安的手。

    飞快将什么东西塞了进去。

    陆沁安诧然挑眉。

    “是哥哥买给吃吃的,很甜……妈咪你尝尝。”

    小肉团子还记得,哥哥跟她说过,人在饥饿的时候要吃点甜的东西。

    陆沁安一下子感激涕零,真想抱着小肉团子好好大哭一场。

    “妈咪真没白疼你……”

    “那可不,妈咪是吃吃在这世界上最最喜欢的人了。”

    小肉团子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快吃。”

    “吃什么?”

    陆沁安刚好剥开糖果纸,正要往嘴里塞,却不想旁边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顾重深就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无处安放的长腿交叠在一起,面前放着几份未处理完的资料。

    他眯了眯眸,手里的笔缓缓落下,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这边。

    “吃吃,过来。”

    小肉团子嘟着唇,虽然不大情愿,可爸爸真生气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害怕的。

    便下意识朝那边走过去……

    步伐缓慢。

    “给妈咪吃了什么。”

    小肉团子低着头,手指绞在一块,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

    那边,陆沁安却直接将脸别到一边,反正不去看他。

    “太太。”

    某男人已不悦,见母女俩都老油条似的不说话,当下指了指旁边,让小肉团子去那呆着,自己则起身。

    高大挺拔的身躯逐渐靠近,在周身形成一道阴影。

    正好将她整个身子覆了下来。

    “拿出来。”

    陆沁安闭着嘴,摇头不说话。

    旁边,顾重深紧紧盯着她的脸,直到某一刻,瞧见她嘴动了下……

    蓦地眯起眼。

    “吐出来。”

    语气稍微显严厉了些。

    陆沁安一下子眼泪便在里头打转。

    她咬紧了唇,可怜巴巴的瞅着。

    “忘了医生的交代?到待会手术之前,不能吃任何东西。”

    他实在太凶,陆沁安委屈的都要哭了。

    本就饿的难受,这会不过就是偷吃一颗糖,至于像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么……

    好半晌,她还是不动。

    顾重深终于无忍受,长指扣在她下巴上,稍一用力,便直接将她嘴巴打开。

    里头是一颗糖。

    陆沁安下颌被捏的生疼,顿时有些委屈。

    气呼呼将糖吐了出来扔在垃圾桶,“不就是吃了一颗糖么,你至于这样?”

    顾重深抿了抿,没说话。

    他不知道这颗糖到底能不能吃,总归只冷冰冰的转过身,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

    留着陆沁安在那生闷气。

    “说什么治病怀孕是我们俩的事,结果吃药的是我,动手术的是我,之后怀胎十月生产的……还是我。”

    想到这,陆沁安心里又生出些复杂情绪。

    “为什么不是你来怀孕!”

    话落,连在那边刚刚被训了的小肉团子,都忍不住开口。

    奶声奶气的解释。

    “妈咪,男孩子不能怀孕呢。老师说过的,小宝宝是女孩子才能生出来的……所以不可以跟男孩子太亲密,不然会生小宝宝的。”

    至于什么叫“亲密”,老师说了一些具体的,她不太理解,却也知道不能做。

    现在却是学着抱抱平时的模样,小科学家似的认真解释。

    “可能过很多很多年之后,男孩子也可以生小宝宝。但现在反正不行……所以妈咪,爸爸帮不了你。”

    陆沁安前一刻还觉得自己生了个小棉袄,可怎么才刚过一会就不一样了呢。

    “女儿都懂的道理,你当妈的不懂?”

    某男人没好气的看过来,有时真觉着自己大概是娶了个小孩。

    幼稚的可以。

    陆沁安哀怨的瘪着嘴,她自然是知道这些,只是心里多少有点害怕,又有点难受,再加一丢丢的无奈。

    生气抱怨罢了。

    顾重深不爱惯着她,好半晌病房里都安安静静的。

    小肉团子自己乖乖的在那玩起了游戏。

    打完了一关之后抬起头,发现爸爸已经起身,走到床边。

    “要是能,我来生。”

    陆沁安轻哼了一声,“站着说话不腰疼。”

    “太太……”

    顾重深无奈,直接将人拉到怀里,“这样吧,等手术结束之后,四叔答应你一个条件。比如想去哪里玩……”

    “我要别的。”

    陆沁安眼睛发亮。

    “四叔,我想好了要什么,可不可以现在说?”

    那双清澈的眸子闪闪发光,有那么一瞬间,顾重深几乎是开始后悔了的。

    可陆沁安却不给他反悔的机会,直接抓着他的衣服。

    “那你帮帮书雅和战邕就好了。”

    就在今天上午,战邕已经正式去连家提亲了。

    当然不可避免的,被连伯父伯母直接轰了出来。

    可总归是有进展的。

    只是他们几个都在旁边看热闹,大多跟连书彦站在同一阵线,明知道战邕真心实意的,可就不肯松口。

    依林清欢分析,分明是因为上次宁家救人,都败在战邕手底下,一个个气不过,这才故意为难他。

    果然,顾重深当下黑了脸。

    “换一个。”

    “不换。”

    陆沁安是打从心底觉着对不住连书雅,当初的订婚礼还是因为他们俩的事,后来连累她名声被毁,被绑架也是因为这个。

    “顾太太,手术时间到了。”

    病房门没关,护士轻轻推开过来通知。

    瞧见里头的场景,“需要去手术室里准备麻醉。”

    “好。”

    顾重深点头,让开了身子。

    那边,陆沁安缓缓下床,跟在护士身后,直接朝手术室里走去。

    小肉团子放下手里的游戏,乖乖跟在后头。

    肉呼呼的脸上尽是担忧。

    “爸爸,妈咪是不是会很痛痛?”

    “是。”

    小肉团子脸颊顿时整个苍白下去,有些紧张的盯着手术室。

    好半晌才嗫嚅着开口。

    “要不然我们不要弟弟妹妹了……”

    她知道妈咪是为了生小宝宝才这样辛苦的,也知道妈咪会很辛苦,原本听了爸爸的话在妈咪打退堂鼓的时候帮着劝,可现在,她自己忽然害怕了。

    顾重深垂眸,牵着那双软嫩嫩的小手,只认真的凝着她,却最终,一言不发。

    ……

    那边,抱抱有些诧异的盯着连书彦。

    “安安为什么要动手术?”

    “他们想要二胎么。”

    连书彦倒是早有说辞。

    他安抚了小家伙几句,“没事的,虽然手术有一点点危险,但医生医术高明。嗯……就是之前救了吃吃的那位,不会有事的。”

    抱抱点了点头,忽然瞧着自己床头挂着的血袋。

    愣了下。

    他忽然飞快的朝床尾靠近,翻开挂在病床上的本子。

    上头凌乱的写着几个看不太清的字。

    可他仍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的眼睛。

    他记得这几个字的。

    因为属于疑难杂症,又是除了他们一家人之外不在别的地方能见到的病症,起的名字很随意。

    本子上的字迹虽然潦草,可若是白血病还是很好认的。

    这几个字分明是……

    他恍然想起自己的哥哥顾英武,恍然记起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

    记得二姨要求安安救英武。

    记得他们说过。

    是要拿命是去换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