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38章 他的女人,是很多小脾气的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19
    “你……说什么?”

    秦傲直接僵在那,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原本僵直的身体忽然佝偻起来,缓缓转过身。

    “要是不相信大可去查,只不过么,抱抱总归是这世上跟你血脉最近的男孩,查出来的结果怕只会让你更难接受。”

    “另外,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到时候你会想找我的。”

    秦傲接过那张写着她手机号的纸条时,身体整个是颤抖的。

    一双浑浊的目光微微凝在上头,瞧着那几个黑体大字,不敢相信。

    ……

    医院的日子总是难熬,幸好如今她也时时刻刻有人陪着。

    陆沁安闲极无聊的翻看着电视剧,虽是暑假,可最近实没有太好的剧。

    至于今天,一个个电视台正好都在播放着特别节目。

    现在是广告时间。

    她偏头往旁边看去,一道颀长的身躯坐在那,目光紧紧盯着面前桌面上的电脑屏幕。

    从她住院开始,这男人几乎是把办公室搬了过来,时时刻刻守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离开。

    此时似是正在视讯会议,里头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不满意的,当下蹙起了好看的浓眉。

    “你们现在是指望着我帮你们想办法?”

    顾重深薄唇蠕动了下,声音冰冷。

    他脸上从来没有太多表情,如今更是阴沉的可怕,靠在身后的背脊笔挺,好半晌才勾了勾唇。

    “想不出来,这个项目换人。”

    那边一下就惊了,陆沁安自是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可很快,顾重深直接将耳机取下来。

    下意识的,便抬起头朝她的方向看过去。

    正对上一双明媚的眸。

    顾重深立刻扬了扬眉,唇畔勾开一抹笑意,就这么认认真真凝着她,似是怎么也看不腻的样子。

    “四叔,你忙完啦?”

    陆沁安捏了捏手指,试探性的开口。

    她实在是闷得慌。

    上次手术之后到是几天就出院了,后来两个月之内动了三次手术,这一次,是最严重的。

    听小白说她手术过程中出了点差错,差点出事。

    术后便只看见男人泛红的眼眶和格外憔悴的模样,只是陆沁安自己,对手术过程倒没有太多印象。

    再几天,她如今身子恢复的还不错,只是这男人时时刻刻守在这,前两天不能下床的时候,连擦澡这种事也半点不肯假手他人。

    “有事?”

    顾重深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黑眸温淡,没有太多情绪。

    有时候,陆沁安又开始捉摸不透,明明看着那样体贴关切,可在她想开口说出去的时候,总是先一步堵了她的话。

    “叩叩叩”的敲门声传来。

    “进来。”

    高宇等了两秒,推门进去。

    他总还格外小心翼翼的探头探脑,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总裁,这是今天需要批阅的文件,另外……刚刚林副总给我打电话,说请我一定转告您,他跟团队会在两天内提出一个完美的设计方案。”

    顾重深神色不动,甚至连眼帘都不曾掀起。

    只拿了文件过来,很快开始阅览。

    “两个小时之后过来取。”

    “好的。”

    似是不喜他在这里候着,顾重深很快打发了人离开。

    房间里顿时安安静静的,电视机声音被陆沁安调的很低,她目光落在屏幕上头,心思却不知早就飞到哪里。

    “人走了,太太还有什么不高兴?”

    他知道她不高兴。

    从一个小时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他在忙碌的时候,也总会感觉到从旁边射过来的视线。

    “没有。”

    就是待的烦了,他不在她还能偷偷跑出去,可他人杵在这,所有的活动空间都被束缚在这张床上。

    陆沁安心里闷的厉害。

    这次手术之后她身体大好了,再调养一阵子也能开始备孕,前几天秦傲还来过一次,说的无非就是那些。

    陆沁安起先没往心里去,可有时候总会担心,若是她这次真生下个男孩,抱抱会不会多想?

    “叩叩叩”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次,对方比高宇更急躁,直接冲了进来。

    顾重深冷冷抬起头。

    来的人是文娱事业部的总经理。

    “顾总,是这样的……咱们前些日子投资的电影,原本准备黄金周上线,可现下……没过审。”

    顾重深蹙眉,“理由?”

    “说是可能会对青少年造成不好影响。”

    这个理由就算是陆沁安也能听出来,就只是理由而已。

    果然,顾重深当下放下手里的东西,打了电话出去。

    “对,帮我约陈局。”

    他顿了下,“可以。”

    那边,文娱经理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前期几个亿的投资,若是最后电影不能上线,全部都打了水漂。

    “您忙,我先回公司了……”

    人来的快走的也快,陆沁安瞧着他似乎没那么忙了,想了想终于开口。

    “四叔……”

    “嗯?”

    “你今晚有什么安排?”

    顾重深没有抬头,只飞快扫过文件上的每一个字,偶尔按一按发疼的肩颈,签字的动作飞快。

    “刚刚听见了?有饭局。”

    好半晌,空气一直是静默的。

    顾重深到这时才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缓缓转过身朝那边看去。

    陆沁安脸上已再没了笑意,直接将脸转过去看着电视。

    里头是歌舞表演,顾重深自是没兴趣的。

    放下手里的工作,缓缓起身走过去,“太太……四叔最近很忙。”

    “待会放学之后抱抱跟吃吃都会过来,我跟医生打个招呼,派人带你们出去逛逛。只限医院附近。”

    他大概能想到,这姑娘是闷着了。

    可话说完,陆沁安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好转,甚至于更难看。

    顾重深自认已是做了极大让步,当下压低了嗓音,“还有哪里不满意?”

    “没有。”

    她不肯说。

    顾重深也没有猜的意思,只“嗯”了一声,坐回去。

    而门边,很快又有其他人进来。

    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很久,而今天一直到下午五点多,来的人依旧络绎不绝。

    高宇过来将文件拿走的时候,陆沁安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她“啪”的一下将手机放在自己面前的小桌子上,声音很大。

    “怎么了?”

    “四叔你要是这么忙……在公司呆着就好,不用刻意过来陪我。”

    前两天他还会过去一趟,今天却是整天呆在这里半步不曾离开。

    陆沁安原本还以为他是为了晚上的安排,可没想到……

    越想心里越闷,真气的不行。

    “嗯,没想到事情会更多起来。”

    顾重深按着疲倦的太阳穴,缓缓起身。

    他垂眸看了一眼腕表,已差不多六点。

    “外面堵车,我差不多到时间过去了。待会孩子们就到了,老管家会再过来陪你们。”

    话落,没有得到回应,只瞧见某姑娘闷着的一张脸,可怜巴巴的模样,像是真委屈了。

    顾重深不明所以。

    拿着外套,本已走到门边,终于还是折返回来,长腿笔直迈开,直接走到她面前,定定瞧着。

    “乖一点,嗯?”

    陆沁安抬起头,正瞧见他染满了疲倦的眉宇,其实一整天两人都在一起,她知道他整天处理了多少事情,也知道他有多忙多辛苦。

    心底那些怨气一下就散了不少,点点头。

    ……

    顾重深很快离开,时间紧,这场饭局也关系到一个大项目和几个亿的投资。

    总归不好迟到,何况陈局也需要应付。

    一场饭局下来,事情倒还算顺利,只是终究避免不了喝了点酒。

    离开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从帝国出来。

    远处是盛开缭绕的焰火。

    “总裁,去找太太还是?”

    顾重深点头,按着发疼的脑袋,身子斜靠在椅背上,目光落在外头车水马龙上,经过的路边总还瞧见一对对情侣,和无数手里拿着花走过的女孩。

    他下意识蹙拢眉宇,心里微沉。

    “今天是什么日子?”

    “七夕,总裁。”

    高宇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不堵车了,待会送您到医院之后,我还来得及赶在十二点前回去,说好了要跟老婆一起过的,赶不回去怕是会挨骂。”

    “总裁,您可没有别的行程了吧?”

    他半开着玩笑,却不知后座的男人脸色彻底阴沉了下去。

    到现在某男人才终于想通。

    怪不得那女人从早上开始就欲言又止。

    怪不得还支支吾吾。

    怪不得还不高兴,变着法子挑他的刺。

    顾重深到现在终于想通,指了指车外某处。

    “在这停一下。”

    他的小妻子有时候心思细腻的很,旁敲侧击了一整天,他却偏还出来吃了这顿饭。

    顾重深莞尔。

    ……

    陆沁安刚让老管家接了孩子们回去。

    她还在观察期,虽是能下床了,可不能出院。

    已是深夜,四下本就安静。

    陆沁安出了电梯往外走,手机“嗡嗡嗡”的响起来。

    “太太。”

    男人低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陆沁安“嗯”了一声,懒得给他好态度。

    那边也不生气,只哑然笑着开口。

    “抬起头。”

    陆沁安下意识扬起目光,左前方便是她住的病房,而房间门口,立着一道高大而熟悉的身躯……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