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成婚,顾少请温柔 第346章 大的小的都没出息
作者:焚香的小说      更新:2017-12-24
    空气是死一般的寂静。

    陆沁安直接僵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眼圈当下就红了,身子往旁边动了动,想张嘴,却寻不到自己的声音。

    “妈咪?”

    小肉团子这时格外敏感,终于察觉到不对劲。

    她缓缓往旁边看,却只瞧见陆沁安忽然往外掉的眼泪。

    一下子,肉呼呼的小脸也跟着凝了起来。

    小手落在陆沁安衣角上,用力扯了扯。

    “哥哥在哪,妈咪?”

    “哥哥呢!”

    陆沁安只顾着哭,这时候心底那些害怕和恐惧,终于在也不受控制。

    她静静盯着面前那张床,白布覆盖下的地方没有半点起伏。

    旁边,推出来的护士看着这一幕,也下意识停下脚步。

    “家属是么?节哀顺变。”

    他们在医院工作,总是见惯了生死。

    见状便往旁边退了退。

    陆沁安这下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腿一软,直接跌在旁边。

    “抱抱……抱抱?”

    小肉团子目光跟着移动,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前些日子,因为爷爷去世的,哥哥跟她解释过的,关于死亡的意义。

    白布盖上去,人就是死了。

    之后便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再也不会跟她说话,跟她玩闹,跟她笑。

    她永永远远的,失去了这个人。

    可如今才过多久……哥哥怎么也会这样呢?

    “哇”的一声,小肉团子一下子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吃吃要哥哥的……抱抱哥哥,呜呜呜!”

    母女俩抱在一起,小肉团子不住在陆沁安怀里挣扎,却是哭的一双眼睛通红。

    “他好端端的……怎么会没了呢?我的抱抱……”

    “他这么乖的一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陆沁安控制不住情绪,伤心、悲愤、还有那些被遮掩住的愤怒,尽都涌了上来。

    她哭到喘不过气。

    周围的护士也只是隐隐约约听着她说话。

    好半晌,有些狐疑。

    “这位太太,您跟死者……是什么关系?”

    陆沁安咬紧唇,泪眼朦胧,哭到上气不接下气,这时便只能勉强找到呼吸。

    “我是他妈妈……”

    “什么?”

    护士大吃一惊,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直到飞快翻开旁边的册子,皱着眉。

    “可他今年四十二……”

    “四十二?”

    陆沁安抽噎了下,半晌才明白,许是刚刚哭的厉害,大脑一时缺氧,竟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这时恍然睁大眼。

    “你们俩在这做什么?”

    正要开口,旁边却忽然传来一道温雅低沉的嗓音,隐约还带着些不耐。

    陆沁安用力揉了揉眼睛,看过去,可怜巴巴的瘪着唇,伤心的不行。

    “四叔……抱抱他,他……”

    “呜呜呜,爸爸!哥哥没了,吃吃的哥哥没了呜呜呜!”

    顾重深皱着眉,盯着那对泣不成声的母女,他不在的时候便已经哭的整栋楼都能听见,这时见了他,更是夸张。

    几是要山崩地裂的节奏。

    好半晌,顾重深才按着抽疼的太阳穴,“那不是抱抱。”

    哭声将他的声音尽都掩盖过去。

    “你们俩别哭了!”

    “呜呜呜,哥哥……”

    “妈的,都给我住嘴,这不是抱抱!”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过来,这里是住院部,实是太过吵闹。

    顾重深直接将那只小的抓起来,总归是劝不住的,便拧着她往另外的方向走。

    陆沁安眼圈红红的,只隐约看见父女俩离开,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这男人没良心。

    可仍跟了上去。

    还没走进病房。

    便听见小肉团子奶声奶气的音传来。

    扬的很高很高的音调。

    “葛葛!”

    吃吃直接朝床上扑过去。

    还在门外的陆沁安却愣住,扬起眸,正对上男人深黑的目光。

    “还不快进来!”

    陆沁安僵住,大脑有一瞬间是当机了的。

    她眨了下眼,好半晌才看清病房外的门牌号。

    至于对面……

    真正的家属已经到了。

    她有些囧,连忙走进去。

    小家伙正坐在床上,脸色有苍白,格外虚弱的模样。

    却仍好声好气哄着小肉团子。

    头疼的跟她解释。

    “哥哥没有死,哥哥不会离开吃吃的。”

    小肉团子“哦”了一声,总归是开心的。

    可想明白,便嘟着唇,有些不悦的往身后看过去。

    陆沁安僵在门边,看着好端端坐在那的抱抱,眼睛里的蓄着的泪还没有停止,她下意识抬起手擦了擦……

    “哭成什么样,没出息。”

    某男人在旁边实在是看不过去,抽了纸巾过来帮她擦。

    那边,小肉团子也跟着叹气。

    “笨妈咪。”

    陆沁安实在没办法忍受自己被女儿嘲笑。

    想反驳的来着,可一想到刚刚闹出的笑话,到嘴边的话也生生吞了回去。

    她嗫嚅着捏紧手指。

    “抱抱没事就好……”

    小家伙点点头,英俊的面庞上还有些苍白。

    “其实我也以为自己熬不过去了,可刚刚好的有人救了我。”

    几人听了抱抱说的话,都愣在那。

    “她有药?”

    连书彦吃了一惊,下意识皱了眉,“她是什么人,哪来的药?”

    抱抱摇头。

    “是个中年女人,看起来五十来岁,很漂亮……而且,跟姨奶奶有点像。

    “谁?”

    这下,轮到陆沁安反应不过来,她脑袋快要当机。

    “姨奶奶……我姨妈,陈姗姗?”

    抱抱认真点头。

    陆沁安倒抽了一口凉气,神色怔怔的站在那。

    好半晌才哆嗦着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小心拿过去给抱抱看。

    “是她吗?”

    “比她看起来老一点,但应该是一个人。”

    怎么可能!

    陆沁安大惊失色,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

    她用力捏紧手掌,说不出话来。

    直到顾重深直接牵着她的手走出去,在医院楼下吹了吹冷风,一双厚实的手掌落在她肩头,将人揽入怀里。

    头顶传来男人低哑的嗓音。

    “冷静下来了么。”

    陆沁安点点头,又摇摇头,眼睛红肿着,半晌组织不好语言。

    “我给抱抱看的……是我妈的照片,可是四叔,我妈她已经去世了啊。”

    她皱着小脸,怎么也想不通。

    “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遇见过一个人,有点眼熟的……现在想想,就是像母亲。”

    “可七年前……她就已经去世了啊。”

    那一年,母亲骤然去世,她什么也来不及反应,只能听从她的遗嘱,回到名城。

    小辰当时还在病中,后续也仓促处理。

    之后不久她便来到了名城,为了外公的遗产跟四叔结了婚。

    如今想想,一个已经去世的人,怎么可能再出现。

    顾重深却浓眉紧锁,脸色比她的更要阴沉。

    他比她想的远,本不该存在的人突然出现,总不是那样简单的。

    “给小辰打个电话问问吧。”

    经他一提醒,陆沁安才恍然反应过来,“对对对,小辰可能会知道……”

    电话打过去,却一直没有接通。

    陆沁安心乱无助,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顾重深拥着她,粗粝的指腹落在她脸颊上,轻轻将眼泪擦拭。

    “别着急,如果你的母亲没有死,她既然出现救了抱抱,自然还会再出现的。”

    “退一万步说,那既是你的母亲,如果还活着,总是好事。”

    周围冷风一直在吹。

    陆沁安脸贴在男人胸膛上,听着那格外有节奏的心跳声,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男人低低哑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也不知怎的,似乎总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

    这份心思埋在心底,老男人哄着那发心思杂乱的姑娘,好半晌才让她重新回了病房。

    陆沁安眼睛涨疼涨疼的,走进去之后便听见外头传来男人低哑的声音。

    顾重深在打电话,约莫是让人去查这次的事情,以及……陈莹莹的下落。

    “吃吃睡了?”

    走进病房,连书彦查看过抱抱的情况,留了药便走了。

    夜已深,抱抱就是要转院也得到明天。

    在床旁边,趴着一只肉团子。

    抱抱在她身上盖了毛毯,干净的俊脸扬起,点了点头。

    “吃吃说累了。”

    陆沁安轻呼出一口气,“是啊,哭了两天,还一直发烧。”

    掌心抚上去,这回倒是退烧了的。

    室内安静。

    “都怪我。”

    好半晌,周围忽然传来一道清澈的嗓音,失落和自责都要溢出来似的。

    陆沁安轻扬眸。

    “如果不是我去见外公,也不至于……而且,我没赶上你们的婚礼。”

    小家伙难得有这样为难的时候,也只有这个样子,陆沁安才会觉着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

    平日里他总是老成惯了,以前的张扬习性逐渐收敛起来。

    十来岁的少年,行事作风比二十多岁的人都要稳健。

    陆沁安眼珠子转啊转的,却突然在旁边瞧见一个漂亮精致的小盒子。

    她试探性的拿过来,发现抱抱脸上出现一丝小小的赧色。

    “给我的哦?”

    小家伙点点头,将目光移开。

    陆沁安飞快将盒子打开,里头是一枚好看的胸针,reby限定,全球一百枚。

    她惊呼一声,喜色都写在脸上。

    “你怎么知道这个……”

    “平时不是最喜欢这个设计师么,看见顺手就买了。”

    小家伙脸上还有些傲娇之色。

    陆沁安瞧着却是再也忍不住,凑过去在那软嫩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