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转香江〕〔落枝飞〕〔极品贴身家丁〕〔药师种田:娘子,〕〔弟弟凶猛:男神走〕〔步步为局〕〔巨富女婿〕〔BOSS有病得早治〕〔大巫有道〕〔我家系统能改运〕〔都市至尊狂兵〕〔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重生之阵法大宗师〕〔都市巨豪〕〔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最佳娱乐时代〕〔笙歌落尽负流年〕〔医品至尊〕〔重生之嫡女风华〕〔超神纪元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天运贵女之寒门锦绣 第142章
    在一番礼仪都过去,只剩下最后一个步骤掀盖头的时候,江老大激动得手都有些抖,一点一点的掀开,入眼的还是那个人,可是以往的时候,陆曼音一直都是素净着一张脸,衣着也很是朴实,可是今天一身大红的媳妇,精致的妆容,让她本就清丽的容颜,让人多了一份惊艳的感觉。

    陆曼音也看着江老大,她一直都知道他跟一般的乡下人不同,却没想到当他穿上这修身的红色长袍,比城里的公子哥更加多了一份冷峻之感。

    “哎呀,鹏哥哥看嫂子,看得眼睛都拔出来了”何姿因为有两个哥哥宠着,所以比较活泼一些,再加上她两个哥哥跟江老大关系好,她也把江老大当成哥哥,所以直接看着江老大打趣。

    谢慧却不敢打趣江老大,一是性格关系,二来她站的位置正好对着陆曼音,所以她拘谨的说了一句。

    “嫂子真漂亮”

    两人被这一打趣,都红了脸,江老大笑着敲了一下何姿的额头“好好陪着你嫂子,别忘了我交代你的”

    “知道了”何姿捂着额头,带着委屈,带着调皮的说了一句。

    “曼音,我先去前面宴客,等我回来”

    “恩”陆曼音虽然不是大门不出的大家闺秀,可在这个日子,这个场景,也有些抹不开面,红着脸点了点头。

    何姿见江老大带着人出去了,就笑着给陆曼音见礼问好“嫂子你一定饿了吧,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给你拿来”

    “嫂子现在还早,鹏哥哥不会这么早回来,嫂子你想吃什么,我们给你去端来,吃了也好歇一会”谢慧比何姿要细心,性子要稳一些,所以她发现了陆曼音那精致妆容下的青眼与疲惫。

    “谢谢两位妹妹了,我不挑食,两位妹妹看着拿一些就好”陆曼音是确实饿了,再者她也看得出这两个小姑娘虽然性子不同,但一样眼眸清澈,所以也没有扭捏。

    “面条,在炒两个小菜,你看行吗?”谢慧想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好的”陆曼音看着谢慧,眼中有着感激,面条不会太麻烦,却是最能顶饿,再配上两个小菜也不会显得太寒酸,可谓再好不好的安排,这个小姑娘好细腻聪慧的心思。

    “嫂子,要不要吃糕点,我听说今天的糕点都是**姐特意让人做的,可好吃了,你要不要”

    “也好,多拿一些过来,咱们三人坐着无聊也好打发些时间”陆曼音看着何姿一脸垂涎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被家人宠着长大的。

    王氏跟连氏都在厨房这边帮忙,看到女儿来了,跟大厨说了一声之后就跟她们打听陆曼音,何姿跟谢慧按照自己的感观跟自己的娘说了,话说完那边大厨也已经将面条跟炒菜准备好了。

    “照慧姐儿这么说的,这陆曼音倒是个不错的”连氏很清楚自己的女儿的性子,她都说好,那这陆曼音必定差不离。

    “。”王氏没说话,蹲下身子继续手里的活计,连氏没有得到回答也不在意,也蹲下身子,不在说话。

    今天江家来的客人除了之前夏帖子的人,还有很多不请自来的,江老爹他们都知道很多人都是冲着苏楠来的,毕竟他们家一个乡下地主,还请不来那些大官。

    苏楠本来在江家接待的,只是当迎亲队回来的时候,他就跟崔之浩回了苏家,站在绣楼的三楼阁楼,屋里因为烧了火炉,两人又有武功在身,倒也不觉得冷。

    “这陆家的心眼倒是不少”崔之浩看着江家的方向,看着陆家本家那两个送亲的少年,黑眸眯了眯“不声不响的攀上了督查使林家,不过这冯治倒是一手好钻营手段”

    “也真是狂妄得可以,难道真以为凭着一个不着四六的关系,能够从三爷这边将你这个苏大公子给挖了墙角?”

    苏楠听了这么多,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他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居然会得出这么可笑的结论。

    “怎么,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这个心思,那他们为何在陆曼音那般态度下,找了空子钻来送亲是为什么?”崔之浩接收到那个白眼,怔了一下。

    “他们是来探虚实的?”江家院中一个身影出现在眼中的时候,崔之浩突然福至心灵的喊了一声。

    苏楠给了一个你还不算太蠢的眼神给他,才缓缓的开口“当年的文武之争,文虽败落,多少世家大儒陨落,朝中大多把持在各个公侯世家手中,只是他们立世不过百年,在加上先前四境不稳,很多事情不显,可现在四境安稳,皇上趁其不备夺了两府兵权,他们自然意识到了底蕴跟子孙培养的重要性,可是如今京中的书院。”

    崔之浩哈着嘴,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冲着香山书院而来,而陆家是来打头阵的,而他们来这一出,是做给外人看的,毕竟陆曼音在怎么恼恨陆家本家,也不可能对外宣扬,她跟陆家本家真正的关系,要是真这么做,世人只会说她太过计较凉薄”

    “他们要来书院,你收则罢,不收只怕他们也会使舆论逼迫”这舆论当然伤不到苏楠,江家却会被推上风口浪尖,但是世人皆知苏楠对妻子的爱重,对江老爹的敬重,他必定不会袖手旁观,任由事态如此发展。

    “你打算怎么办”

    “这书院本就是解人疑惑,授人以业的地方,广受天下学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能过书院考核就行”苏楠对于这一点倒是一点不以为意,有教无类他没有这么大的宏伟志向,但是既然做了,总要有始有终。

    “呵呵,这怕过得了的人不多”

    “不多就不多”苏楠虽这么想,但心里却不这么认为,人才凋零说的也不过是凌墨的皇城,在地方上可不少,就青云的那几个同窗就有几人不错,尤其是杨家那个三小子。

    “喂,你当初把这个绣楼盖这么高,是不是故意的”站在这里,不说江家,就是整个槐树村都在视野之内,要是真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在这里就可以掌握全局。

    “你说呢。”苏楠挑眉看了他一眼,崔之浩了然,他还以为他的性子变了,感情还是一样的,习惯的将一切握在手里,也就是嫂子什么都不管,一心围着他跟孩子转,他说东嫂子绝对不会说西,要是换一个人,只怕也没有这份和睦了。

    “江家今天过后可算是出名了,那一池的四季睡莲就足够那些眼高于顶的人另眼相看了”

    “。”

    苏楠看了江家那边一眼,没说话,但心里却想着,只怕明天过后,他岳父那老头子要心疼了,苏楠想的没错,此刻江老爹跟汪老爹还有书斋老掌柜,城里的几个老爷一起坐在水榭这边,听着他们说起他百般看不上眼的莲花,脸就抽搐个不停。

    他之前一直抱怨这莲池的莲花只开花不长藕,跟自家池塘那边的长着浪费,可他怎么也不想到,这一池的莲花就是一个芽,就要一两银子,要是长好的一颗,就得翻十倍不止,当初女婿买回来的可不是一个芽啊,哆嗦着手算了一下,就这么一个水榭莲池,比他江家整个大院花的钱还要多。

    以前怎么没发觉女婿是个败家子啊,江老爹抬头朝苏家绣楼阁楼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满是恼怒。

    今天凌熠辰跟方景同也在这边凑热闹,按说他们都是第一次见识民间的嫁娶,很是新鲜,特别是这席面,在他们的印象之中,每次的宴席,那些饭菜都是做摆设的,真正吃的人没多少,可是在这里呢,每一桌都是大鱼大肉送上去,收回来的不是空的,也吃动过。

    “你们不知道,这在乡下,每家每户都不宽裕,鱼肉更是一年吃不上几回,江家的席面不仅好吃,还油水足,村里的人自然是敞开了肚子吃,那些城里的老爷,虽然端持着身份,可在大气氛下,胃口自然也好,人多吃饭也香嘛”古明杰今天也来了,他也知道在那次狼叫事件,二哥不在家,大哥被大嫂拉住没能过来帮忙,让苏家有了想法,他爹本要来解释,但他觉得刻意解释,反而不好。

    日久见人心,以后他二哥当家,关系总会修补回来了。

    “这倒也是”方景同想着刚才东厢房那边的一幕幕,在看面前的菜色,也忍不住想着,真有这么好吃?

    “文兵,你这一整天的也不说话,怎么了?”苏青云见他们说得热闹也不插嘴,只是淡笑的看着,只是看着坐在身边同样不出声的杨文兵,忍不住用胳膊拐了他一下。

    “啊。没事啊,喝酒吗,来啊”

    杨文兵一开口,这下不仅苏青云,就是方景同跟凌熠辰都看了过来,看着杨文兵的眼神透着关切“杨文兵,病了?”

    这小子可不是个好酒的人,每次到喝酒的时候,他是能推就推,今天主动喝酒,方景同自然以为他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以前我不喝,你不肯,现在我主动喝了,你反倒说我病了,我看你才病得不轻”杨文兵见自己不过是稍微反常,他们一个个就这么大的反应,心中的郁气消了一半,他们拿他当兄弟,在这个大好的日子,何必为了家里的事情扫了他们的兴致。

    “还别说,我还真希望我病了,这样就能休息几天了”方景同杯子一放,头靠在椅子上,满脸的苦色,那个洪先生简直就是个鬼见愁,苏先生明明给了两天休沐,可是他呢,没到休沐的时候,那布置的课业翻倍不止。

    “你别忘了,洪先生就在水榭暖阁那边,要是听了你这话,说不定。”苏青云虽然也同情他们,可是谁让他们的身份不同呢。

    “啊。没事,我什么都没说”方景同一听洪先生的名头,立刻坐直的身子,真是倒是文虎色变的地步了。

    “对了,我听我爹说,年后,你们的课业要做调整,除了洪先生,其余先生的课业每月一堂,剩下的就是他的课”苏青云好像嫌方景同心里不够苦,追加了一句。

    “恩?你说真的。”方景同却没有如苏青云想的哀嚎,而是明眸微闪,不确定的问。

    “当然是真的”

    “青云你别忘了,你跟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这幸灾乐祸的样子给谁看?”凌熠辰夹了一筷子菜吃了一口,看了苏青云一眼道。

    “呵呵,我年后主攻六艺,跟你们不一个班了”

    两人的手一顿,没在说话了,他们都明白明年他们的课业会不同了,只是方景同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苏先生会这么直接的将他跟凌熠辰摆在一起教学。

    “青云,今天一天怎么没见囡囡啊”古明杰看着气氛不对,立刻找了一个话题,以图打破这怪异的气氛,尽管他不明白,为何青云不跟凌熠辰一个一班,方景同却可以。

    “今天忙乱,姥爷让妹妹在自己院子待着呢”

    “也是,今天来的人可真不少”古明杰顿了一下,看着东厢房那边村里各家的孩子,在看水榭暖阁那边,却没有人家带着孩子来的,两边的人不说身份天差地别,就是心思只怕也是天壤之别。

    尤其是今天江家大房二房那边来的人不少,以江老爷对囡囡的疼爱,肯定不会愿意囡囡跟他们这些人接触,不说磕碰了,只怕说句难听的,江老爷都会跳起来,在这样的日子,干脆就不让囡囡出现,免得闹出事情。

    “少爷”

    “恩,怎么啦?”

    马胜见自家少爷没起身,他看看屋里的人,最后走了进来,在苏青云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你先带人去三舅他们住的西厢,我去找姥爷”

    “怎么了?”凌熠辰察觉出苏青云那一瞬间的变化,拧眉问道。

    “马胜说门口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姥姥的兄长,我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西游:最强Wifi系〕〔听说你又吃狗粮了〕〔逆天狂女:天才驯〕〔阴阳师在东京〕〔女扮男装:王爷的〕〔特种兵之超级系统〕〔英雄恨之帝王雄心〕〔三国之龙图天下〕〔宫檐〕〔混元天书〕〔隋唐大猛士〕〔少女与战车之炎黄〕〔大周昏君〕〔穿越兽世:兽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