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尸王小道长〕〔我有无限宝石〕〔我的弟子是孙悟空〕〔网游之极品领主〕〔寒冬乍暖,你还在〕〔万历驾到〕〔爱并非索取〕〔透视仙王在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山村透视兵王〕〔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至尊〕〔婚婚欲睡:顾少,〕〔总裁爹地霸道宠〕〔为你抹去一世尘埃〕〔妖帝撩人:逆天邪〕〔幸得识卿桃花面〕〔奉孝夫人是花姐[综〕〔武当宗师在都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氪命玩家已上线 5.氪命的第五天
    罗飞飞刚想说这些玩偶应该越不过地上那道光影的界限,稳住别慌,就听见身后窗外的路灯“噼啪”两声,最后“叭”地熄灭了。

    罗飞飞:……

    崔子源:……

    窗外无月,一下子地上的光亮就消失得只剩下个淡淡的轮廓,像是蒙了层薄纱。

    玩偶们静了两秒,就在罗飞飞以为它们还是顾忌地上这层淡淡的光亮时,忽而爆发出更加诡谲的笑声,同时张着獠牙朝窗边二人聚过来。

    崔子源大惊:“大哥大哥!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罗飞飞也不知道怎么办,头皮炸得他几乎觉得头发都根根竖了起来,全身每个毛孔都在抗拒。

    二人紧贴着窗边,为首的兔子玩偶忽然朝罗飞飞扑过来,罗飞飞浑身一激灵,顺手抄起旁边的椅子将它打了回去。

    兔子玩偶摔入玩偶群中,带倒一大片,一只接一只地婴孩般哭泣起来,毛骨悚然。

    罗飞飞看着手中的椅子一怔,偏过头看了眼窗户,对崔子源喊道:“趴下!”

    崔子源胳膊被一只小熊玩偶死咬住不放,痛得嗷嗷直叫,听见这声条件反射地就蹲了下去,随后头顶一阵凉风刮过,玻璃窗传来四分五裂的巨响。

    他有点骇然地抬起头,就见罗飞飞已经翻上了窗,膝盖和手肘都被玻璃碎渣蹭破了流出些血,正转头看着他:“你还傻站在那干嘛?”

    崔子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大哥就是大哥,就算变成女装大佬还是大哥。

    身后玩偶见两人要逃,漆黑的眼珠渐渐都泛了红。

    崔子源扭头就看见这渗人的一幕,魂魄飞了一秒,立刻连滚带爬地翻过了窗户。

    二人在空寂无人的商店街狂奔,尽管被玻璃划破的皮肉生疼,也敌不过身后那些玩偶带来的恐惧。

    鬼知道这些平日萌萌哒的小东西诡异起来怎么能这样吓人。

    好在他们的体力并没有因为体型改变而变差。

    身后的玩偶不知疲倦地穷追不舍,罗飞飞本想跑到下一个光亮处就能脱身,可谁知举目所及的地方竟一盏亮着的路灯都没有。

    天上乌云重重,也将月亮紧紧裹藏,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不熟悉路径,再加上光线昏暗,罗飞飞和崔子源一不小心拐进了死胡同。

    身后玩偶们已经堵死了退路,想转身另寻出路已是不可能。

    墙有些高,四周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以罗飞飞现在的身高要翻过去着实困难。

    罗飞飞瞥了眼崔子源,目光落到飘在他上方的黄色气球上,神色暗了暗。

    他不是队友,换句话说是竞争对手,二人虽说认识也仅仅是相处过一晚的关系,而且整晚基本都是崔子源在毫无防备地絮絮叨叨,就差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他了。

    对刚认识的人推心置腹,罗飞飞只觉得这人单纯可交,但谈不上什么感情。

    而且自己刚刚两次救了对方,已是仁至义尽了。

    那么,必要的时候……

    上面这些邪恶的念头刚一冒出来,崔子源却突然看向罗飞飞。

    罗飞飞一怔,不知他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崔子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扯了扯嘴角,露出个慷慨赴死的笑容:“大哥,你踩着我肩膀先上去吧。”

    罗飞飞看着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怪异。

    他叹了口气,跟崔子源一起挨着墙尽量远离那些步步逼近的诡异玩偶:“不要叫我大哥。”

    崔子源:“哦,飞飞。”

    “……”罗飞飞嘴角一抽,“算了,还是大哥吧。”

    大哥这种称呼,莫名其妙带了点责任。

    罗飞飞又觉得不能拿崔子源去挡刀了。

    他心想算了,这不是还有复活机会么,游戏还长,刚开始结仇没什么好处,与其他玩家处好关系倒是对以后的关卡有利无害。

    玩偶们密密麻麻地涌进了小巷,眼见要够到二人脚边。

    罗飞飞抬起脚预备踹时,一团燃烧着的东西从天而降落在玩偶群中,玩偶们咯咯咯咯的笑声顷刻化为凄厉的鸣叫,着了火的在地上打滚,没被波及的畏惧火光四处逃窜,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玩偶大军只一瞬便土崩瓦解。

    突然的变故让预备好领盒饭的两人都有点傻了眼。

    与此同时,头顶传来一个从容中透着点急切的声音,这种环境下尾音还带了些笑意:“喂,下面的,快上来。”

    罗飞飞闻言抬头看去,就见到一个年轻男人不知何时跨坐在墙头,黑色的风衣下裹着白色衬衫和紧身休闲裤,从墙头垂下的一条腿笔直修长。

    这人的长相属于张扬的那种,过目难忘,下面他扔下的那团火还在燃烧着,火光的映衬下,他浅浅勾着唇角,挺帅气的一张脸笑得透着股邪劲。

    他上方还悬着只粉色的气球。

    男人朝下面的罗飞飞伸出手,罗飞飞也不作他想,握住这只手借力登上墙头,而后又返身将崔子源拉了上来。

    ……

    祁羽是在找队友的时候路过了这堵墙,听见隔壁传来诡异的动静,想着应该是有别的玩家在那,便随手一跃翻上墙头。

    墙那边竟然是两个女孩子被一群玩偶围攻,而且其中一个还有着和自己同样颜色的气球,本着怜香惜玉和拯救队友的心,祁羽当然不能不管。

    “我们最讨厌光和火了。”

    这是他得到的线索。

    他从衣兜里拿出先前小女孩丢下的兔子玩偶,另一手拿出从某个店里搜刮来的打火机,啪嗒一声,手中的兔子剧烈挣扎起来,立刻变成一团火球。

    祁羽一扬手,燃烧的兔子玩偶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摔进墙那边的玩偶群中。

    ……

    祁羽看着巷子里乱作一团的玩偶们,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看了一会儿才一个翻身跳下墙的另一边,站在下面对罗飞飞伸出双手:“跳下来吧,别怕,我接着你。”

    罗飞飞坐在墙头思考了两秒是应该借着一个女孩子的人设弱柳迎风来伪装自己好呢,还是无视他直接跳下去好呢,下面的人却不给他考虑更久的机会,他只当人家一个女孩子是在害怕墙的高度,踮起脚抓住对方的手腕拉了下来。

    罗飞飞被拽了个措手不及,失去平衡往下坠去,一句脏话压在喉咙口险些蹦出。

    下一刻他已经扑了对方满怀,胸口结结实实地撞在对方胸膛,祁羽被撞得退了一步,挂着笑容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恰在此时,随着一段英文版的圣诞歌在乐园上空回荡,周围光线蓦地明亮起来,随处可见的绚烂霓虹映亮了每一寸土地,路边的花草树木回春般重又变得生机勃勃,不远处传来轻快悦耳的歌声,一墙之隔玩偶们的哀嚎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游客们的欢声笑语。

    似乎恢复了最初的模样,恍若刚才怪诞诡谲的一切从未存在过,就如再普通不过的夜晚乐园。

    暖白的灯光将几人映得明晰。

    罗飞飞抬头打量着面前的人,光线一亮,才发现对方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发梢微卷,再配上他这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看上去有些纨绔。

    他不知怎的脑子一抽,伸出手拽了一下对方的小辫子,心道:

    巧了,他也有马尾。

    只见过男孩子拽女孩子马尾辫的,反过来还真少见。

    祁羽脸上诧异更甚,目光不自主地也落在对方脑后那一束长长的马尾上,手指动了动。

    而不待他动作,系统提示适时地响了起来,二人脸色同时微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