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学霸小军医〕〔天下第二美〕〔造尸成神〕〔回乡做食神〕〔绿茵表演家〕〔逆流非君所愿〕〔九品匠师〕〔星临诸天〕〔昨天还能怎么皮〕〔逍遥大亨〕〔异世界宠物店〕〔大唐昏君〕〔艾泽拉斯之救赎〕〔女主播修炼记〕〔悠然的古代日常〕〔重生六零养娃日常〕〔重生1989:全阴女〕〔我不是大仙尊啊〕〔神女嫁到:逆天丫〕〔溺宠嚣张弃妃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氪命玩家已上线 18.氪命的第十八天
    所有人诡异地沉默了半刻,先前带罗飞飞进社团的男生突然爆出一句:“卧槽,我作业还没做!”

    社长被他吼得也一愣,反应过来后斜眼看着他说:“你特么吓傻了吧,明天周末。”

    玩家中有几个学生党,对罗飞飞的“鬼故事”有种感同身受的绝望。

    俞元洲干笑两声:“这个厉害了,还真感受到一丝清凉……”

    当然,更多的是早就步入社会对此无动于衷的人。

    祁羽饶有兴致地问:“没了?”

    罗飞飞吹灭了蜡烛,藏在暗处的神情十足无辜:“没了,我就调节下气氛,你们继续。”

    不是鬼故事,胜似鬼故事,蜡烛已经被他吹灭,社长就也摆摆手算他过了。

    下一位玩家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生,他左右看了看,不确定地问:“这是……到我了?”

    “嗯,到你了方文柏。”社长说完,脑袋一转又补充道,“哎,别学罗飞飞啊,认真点。”

    “嗯。”方文柏轻轻吸了口气,开口道,“这个故事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是发生在一间女生寝室的。”

    这个游戏里大家扮演的是学生的角色,待会儿不出意外还要回寝室过夜的,闻言三个女生一齐盯向他,神色复杂,只想让他立刻住嘴。

    方文柏对上她们视线又转移开,将目光焦点聚在几人围着的中间地面,淡淡地继续说:“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宿舍不像现在,管理没有特别严,偶尔有无关人员跑进去是正常的。”

    “有个独住的女生,每天晚上都会遇见一个阿姨来敲门,问她:‘小姑娘,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单薄怎么行,要买件红色保暖衣吗?’”

    “女生觉得烦,每次都说‘不用’打发走人,可那个阿姨每天都来,她向宿管反映过几次都没什么效果。”

    “有一天,那个阿姨又来敲门了。女生想,买了她就不会再来了吧?于是,她说:‘好了我买,你别再敲我门了。’”

    “那个阿姨听了很高兴,立刻说:‘不敲了不敲了,我肯定不敲了。’”

    “第二天,那个女生很晚都没有出门。大家推门进去后发现女生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盖着棉被,好像是还在睡觉。”

    “而掀开被子……”方文柏停了两秒,然后慢悠悠地说,“他们发现,女生脖子以下的皮肤全部都被剥了,血肉模糊。”

    “就好像,穿了一件鲜红色的保暖衣……”

    这鬼故事是谁家妈妈编来吓不穿秋衣秋裤的女儿的吧!

    罗飞飞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奚小白搓着胳膊,觉得浑身一痛,方文柏却灵思泉涌:“哦,说到女生寝室,我这儿还有一个故事……”

    女孩子们的内心有些崩溃,方文柏话没说完,罗飞飞偏过头替他吹灭了蜡烛,温和一笑:“社长,该下一个了。”

    “行了,一人讲一个就够了啊。”社长说,“嗯,最后一个了,说吧。”

    最后一个,也就是说当这个故事讲完,整个美术室就会被黑暗笼罩,而按照游戏走向,“鬼”也许就会出现在他们中间。

    想到此处,所有人都不由得握紧了手中剩余的半截蜡烛,人在紧张的时候就会无意识握紧什么东西,尽管小小的一根蜡烛并不能抵什么用。

    “其实,关于这个美术室闹鬼的传闻,我倒是想到一点事情。”最后一人,也就是带罗飞飞前来的npc说,“我想到一年前我们这个学校,好像有女生自杀过……而且就是个美术生,具体的不知道,但我想……或许她就是死在这个美术室里、或者是对这个美术室有什么执念,所以才会有昨天的闹鬼传闻呢?”

    淡淡的疑问落下,他面无表情地吹灭了蜡烛。

    陡然间最后一点光源也消失不见,整个美术室一片漆黑,众人连呼吸都禁不住放得极其轻微,像约好了似的没有人开口讲话。

    石膏像立在周围,没有神采的眼睛窥伺着中央暗处的一群人。

    鸦雀无声。

    长长的沉默过后,俞元洲忍不住用气声问:“什么情况?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没人回答他,他不安地挪了下腿,不小心碰到旁边的秦莓,后者本就精神紧张,立刻小声尖叫起来:“有东西碰我!”

    “什么东西?!”有人跟着心惊胆战。

    “是我!”俞元洲轻声吼道,“卧槽……你别吓人行吗?”

    “是我吓人吗?我是被你吓的,好端端的你碰我干嘛?!”

    “我是故意的吗?明明是你大惊小怪!”

    一场小争吵将刚才酝酿出的气氛消散殆尽,社长扶着额头:“你们安静点,鬼都被你们吓跑了。”

    “哪里来的鬼,都这么久了还没动静,我看这游戏是失败啦。”秦莓气呼呼地说,“我就说才十个人,怎么可能管用……”

    罗飞飞静静地扫了眼美术室,捏住手中的蜡烛,神色并不轻松。

    如果是现实,玩这样的招灵游戏八成没有效果才是正常,可在这游戏中,既然这样设计了就不可能没事,若现在无事只可能是……时候未到。

    等了十来分钟,仍旧是连一丝凉风都没刮过,却等到了系统的任务完成提示,与此同时,社长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唉……我就知道。散了吧散了吧,大家辛苦了啊,回去早点睡。”

    所有人走出美术室,按照系统提示准备回去各自的宿舍。

    已经过了晚熄灯的时间,但宿舍门卫像没看到他们一样任由他们从面前走了过去,而进入宿舍区大门后,社长和另一个舍员不知何时也就消失了,只余下八名玩家。

    女寝和男寝是分开的,两拨人在宿舍楼下道别,临走前,罗菲叫住了罗飞飞:“那个,你叫罗飞飞?”

    “……嗯,是我。”罗飞飞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

    要糟……她莫非发现了什么?

    “你好,我叫罗菲。”罗菲对他伸出手,染成红色的指甲尖尖的,“我们的名字真是很巧,还有,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我也觉得好像在哪见过……”秦莓站在罗菲后面,小声嘟囔着。

    “没有哦,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们。”罗飞飞立刻挂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大方地握了下她的手,“如果你见过我也许是在游戏公司吧?抱歉,我没什么印象。”

    祁羽在旁边听见,噗地笑了一声。

    简单聊了两句,罗飞飞装傻到底,毕竟怎么也不可能承认上一关自己是个女装大佬。

    三个女孩子结伴往女生宿舍楼走,剩余五人则是回到男生宿舍楼,罗飞飞找到自己的寝室拉开屋门,“啧”了一声。

    这学校住宿条件真是好过头了,竟然全部是单间,现实中哪里会存在。

    回想起自己上学时的住宿环境,罗飞飞心里感慨,刚准备走进屋,身后传来祁羽带着笑的声音:“罗罗,要不我们住一间吧?有个照应?”

    罗飞飞关门的动作滞了一瞬,怎么都觉得这人是想报复自己之前骗他的事。

    他回过头对祁羽扯开嘴角:“不用,我喜欢一个人睡。嗯,还是说……你害怕?”

    祁羽被拒绝一点也不意外,耸耸肩:“好吧,那你保重。我就在对门,你有事……”

    话没说完,罗飞飞的屋门在他面前无情地合上。

    祁羽吃下这闭门羹,眼神在这扇门上凝聚了会儿,轻笑出声。

    俞元洲站在门口面对着黑漆漆的空宿舍,咽了下唾沫,脑中忍不住想起红色的保暖衣的故事,继而又联想起所有能想到的寝室鬼故事,尽管这些故事都是女寝的,还是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

    他对着漆黑寝室心里打鼓时,听见旁边祁羽跟罗飞飞的对话,立刻说:“那个,我能跟你一起住吗?”

    祁羽也拉开了门,听见这话对他说:“哦,不好意思,我喜欢一个人睡。”

    说完,微笑着合上了门,好像前一刻对罗飞飞提出合住的不是他一样。

    被残忍拒绝的俞元洲独自在走廊的穿堂风中,看看周围几扇紧闭大门,哭丧着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婚情告急:总裁请〕〔余依许越〕〔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逆流黄金时代〕〔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我,神技之主!〕〔[综]金木重生·番〕〔无限动漫在都市〕〔都市玄幻之最强守〕〔林诗曼肖凡〕〔穿越到1931〕〔温柔深处是危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