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末张家记〕〔穿越八零:麻辣小〕〔帝少追缉令,天才〕〔风流乞丐村医〕〔显国公府〕〔重生都市写轮眼〕〔我不当鬼帝〕〔惹火萌妻:总裁老〕〔书穿小炮灰逆袭记〕〔我在古代当后娘〕〔凌天战魂〕〔爆宠骄妻,老婆你〕〔武神圣帝〕〔菜刀通天〕〔情深似浅〕〔慕以瞳温望舒小说〕〔重生麻辣小军嫂〕〔一吻成瘾:总裁老〕〔绝世死龙〕〔鬼事局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氪命玩家已上线 22.氪命的第二十二天
    两人下意识看向他们之间一人宽的空隙,理所当然的空无一物,都看见对方眼中映出自己的模样。

    再看向电梯的镜面,镜中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仿佛刚刚看见的东西只是精神紧张产生的错觉。

    “看见了?”祁羽问。

    “看见了。”罗飞飞说。

    电梯仍在漆黑的楼中发出令人安心的暖白光芒,好像黑暗里唯一的救赎。

    罗飞飞说着,欲言又止地又看了眼二人之间的空隙,紧接着跟在祁羽身后走进门。

    右上角的电子数字不断递增,电梯有条不紊地升到六楼,前方的一大块空间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被光切分成黑白分明的两界。

    两人脚步放得极轻,像两只夜游的大猫,按墙上指示牌的指引静悄悄地寻到档案室所在处,果不其然有个瘦小的身影背对他们猫着腰站在档案室门口,藏在暗处的手臂一动一动,发出细碎的声音,不知在干什么。

    “奚小白。”罗飞飞出声喊道。

    “!”奚小白受到惊吓猝然弹起来,有金属的东西从手中落到铺着瓷砖的地面发出一声脆响,她手忙脚乱地转过身,神色慌乱,“谁、谁?!”

    祁羽走过去,一手插在校服下装口袋里,一边用探究的目光看着面前紧张的女孩子:“别怕,是我们。”

    奚小白看着他,神色胆怯中透出警惕。

    “你怎么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其他人呢?”祁羽笑着问。

    “我……”奚小白往后退了一步,单薄的后背紧贴着档案室大门,声音轻细地小声反驳,“你们不也这么晚跑出来……她们两个睡着了,我睡不着,就、就出来看看。”

    说着蹲下身将掉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攥在手心。

    “你刚刚是在……撬锁?”罗飞飞看清了她手中握着的是一根发卡,黑色发卡顶端的漆已经磨掉了,露出银白的铁丝。

    奚小白迟疑地看着他们,轻轻点头:“我只是试试……之前在网上看见过的攻略,但好像没用。”

    “嚯,厉害啊。”祁羽赞叹着,走上前示意奚小白让开,弯腰仔细看了眼门锁,又敲了两下门板,握住门把用力推了推,并没有任何反应。

    他往后退了几步,站在大概四米远的地方露出搞事的微笑:“开门呢不需要那么复杂,我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方法。”

    罗飞飞看见他这动作大概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默默给他让开道。

    祁羽对他笑了笑,果然两步跑上前,借力一个旋身抬脚猛地踹在门边,留下灰扑扑鞋印的同时,那扇门发出断裂的可怜声响,不情不愿地被踹到档案室内的墙上,在寂静的楼中响声震天。

    罗飞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见怪不怪,奚小白捏着细细的发卡,看得目瞪口呆。

    档案室不知是多久没人进去过了,一踹门带起尘埃乱扬,罗飞飞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说:“你是不是练过?”

    “嗯,算是。”祁羽活动着脚腕,“走吧,进去找找。”随后转头看着愣在一边的奚小白,“你呢?”

    奚小白把发卡重新夹在头发上,将耳边一缕垂下的发丝别到耳后,细声细气地说:“我、我跟你们一起找。”

    档案室里暗摸摸的,罗飞飞试着打开墙壁上的日光灯开关,“嗞嗞”的电流声过后头顶的灯管闪了两下,好像终于油尽灯枯一样归于寂灭。

    祁羽摸索着从进门后拐角处的柜子里拿出个东西,笑着说:“看我们发现了什么?”

    是一只手电筒,祁羽“啪”地打开开关,一束像蒙了层纱发出的半亮光线射了出来。

    他伸手往里面摸了两下,又掏出两只手电筒,正好一人一只,像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一样。

    毕竟是游戏,什么地方出现什么道具都没什么好奇怪的,有了照明工具,他们将档案室粗略分了三块,奚小白主动往最里侧的架子走过去,罗飞飞则选择了中间那一块。

    两束光分别往各自的地方离开,祁羽默默注视着余下那一块区域,脚步轻快地踱过去,将手电筒低低地抛起在空中转了个圈,又轻轻接在手中。

    档案室算不上大,但一个个档案架子间挨得极近,差不多只能容纳一人行走,每一排都密密麻麻放着无数的学生档案,他们所知道的线索只有性别和名字拼音首字母,真要一个个找起来不知要找到猴年马月。

    而罗飞飞还没找完第一个架子,就听见另一边奚小白远远地低呼一声:“我、我好像找到了!”

    这开挂的速度?

    罗飞飞放下手中的档案,往奚小白那边的光亮走过去,便看见她蹲在地上,脚边放着打开的档案袋,手中正在翻阅几张纸,见罗飞飞过来,忙递给他:“你看,是不是她?”

    罗飞飞刚接过档案,没两秒祁羽也凑了过来,伸手捏着档案纸册的另一边:“我看看。”

    架子间狭小的空间对于三个成年人而言太挤了点,奚小白蹲着甚至觉得空气都被两个高个子给挤没了,夹在他们中间左右看了看,弱弱地说:“那个,要不你们看着,我先出去吧……”

    “那你小心点。”罗飞飞关照道。

    奚小白应了一声往外挪去,手电的光停在档案架右侧。

    祁羽将手电的光对准档案,右上角出现了一个朴素女孩子的证件照,看上去文文弱弱的,是在人群中很不起眼的那种。

    “奚明明。”罗飞飞轻声念出档案上的名字,确实与笔仙的“xmm”对上了,“这个姓……”

    祁羽看着奚小白刚刚离开的方向,隐约还能看见对方的手电筒灯光在这座档案架旁边模糊地亮着,与罗飞飞想到了一处,但没有吱声。

    再往下看这个女孩的档案,是一年前高一(4)班的学生,也是学校的美术特长生,除此以外并没有特别的介绍,也没有记录女生自杀的原因。

    照片上的女孩笑得乖巧,先前看到的女鬼与这女孩重合起来,令人难免唏嘘。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罗飞飞突然问祁羽。

    祁羽并没有注意,经他一提醒动了动鼻子,脸色微变,这时一旁的奚小白也慌乱地喊道:“天呐!你们快出来!着火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很是可疑。

    的确是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可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

    来不及多想,两人忙带着档案往架子外侧移动,这才看见档案室另一头刚刚被两人高的书架挡住的火光。

    档案室里全是纸制品,火势像是有人浇了把油一样蔓延得极快,等他们跑到门口时已经快烧到第三个书架了,根本来不及救援。

    “怎么回事?”祁羽问奚小白,他第一反应是奚小白做的,可看到起火的地方在档案室另一头后并不认为这个女孩可以短时间做到这些。

    “我……我不知道……”奚小白睁大了眼,惊慌无措,“我刚刚突然就……等等,刚刚起火后我好像看见有个影子窜出了门!”

    几人往身后的走廊望过去,档案室的火光已经铺天盖地,将整个走廊映作一片橙红。

    回到电梯处,鲜红的数字显示电梯已然停在了一楼。

    刚刚,这幢楼里还有第四个人。

    罗飞飞注视着电梯门,回想着刚刚的场景忍不住想,火烧档案室,究竟是想毁掉档案,亦或是想……杀人呢?

    罗飞飞瞥了眼自己收到的任务,忽然产生一种想法。

    这个游戏从来没有禁止过玩家间互相伤害,只是先前一直自然而然地认为所有玩家都是同一阵线同一任务,友好合作才是正道。

    可如今看来,或许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侯神算〕〔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仙魔实录〕〔末世之最强组织〕〔[综]金木重生·番〕〔自在求仙〕〔无限动漫在都市〕〔婚爱入骨:总裁诱〕〔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穿越回来了〕〔萌妻至上:邪王嗜〕〔神医农女:买个相〕〔都市之天赋技能系
  sitemap